七零年代白富美 第417节


霍庭听完夸了她两句,两人都挺好奇文件袋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于是又开了灯窝在床上一起翻看。

这本御厨手札是繁体老版格式,毛笔书写的,纸张已经有些发黄,有几页纸还略有损毁字迹糊了,但是里面的内容,沈华浓只看了两页就被惊到了。

她不敢说自己阅览群谱,但一本菜谱究竟有没有价值,价值几何,她还是能够看出来的,不可置信的往后又看了两页,沈华浓突然翻身坐了起来,穿着睡衣就想要下床去。

被霍庭长臂缠着给拖了回来:“干什么去?”

沈华浓着了魔似的道:“我试试里面的菜谱是不是真的。”

霍庭以前就知道她喜欢做菜,她专注起来,眼里再也看不进去别的,包括他,现在看她这样,哭笑不得的道:“现在都凌晨一点了,要试明天再说,当心着凉了。”

说着说着,他还有点儿心酸酸的,除了沈克勤和沈明泽父子俩之外,他还从没有见过沈华浓这么激动兴奋的时候,所以,他现在的目标就是先打败菜谱吗?!

“你不懂,”沈华浓激动的道,看昭昭翻了个身呓语了两句,才找回点理智。

压低了声音道:“上面有好几道菜都失传了,后人摸索着做出来的也不知道对不对,我可以试试这上面的方法比对一下。”

“还有的菜式我只听说过,还没有见过,也想验证一下。”

还指着一页给他看,“你看这些我听都没有听过,可惜了雪点红梅、麒麟蛋这几个都毁了,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霍庭凑上前去看了看,还不就是那些字,他没看出什么来,打了个呵欠道:“媳妇儿,那反正菜谱也在你手上,不急这一会儿啊,明天再试,现在也没有材料,先睡觉。”

说完忍不住咕噜了句:“你要对我跟这菜谱一样热情猴急就好了,我随时都让你翻,翻上翻下翻前翻后,我都听你的。”

沈华浓:......

真想把他说的这话给录音,然后再放给他听听!

嗯,回头将让他去弄一张录音机票!

想着菜谱反正已经在自己手里了又跑不掉,沈华浓才重新躺回被窝,但是心情激动也睡不着了,翻了个身,从枕头底下找出这手札继续翻看。

刚看了一页,正兴起,霍庭忍无可忍将她书给没收了,压在自己枕头底下,长臂将人箍住,“睡觉。”

“书给我,我睡不着。”

霍庭不给,半侧了个身半压着她,语带威胁问道:“真的睡不着?大半夜的翻书伤眼睛,你不如翻我,来,就当我是那本菜谱,你今天想趴着看还是躺着看?”

沈华浓扯了扯他的脸,好笑的道:“你少想一些黄色念头,身体疲劳的时候还强来一场当心会不j......”

不等她说完,霍庭就气得将她嘴巴给捂住了,一听开头就知道她不会说什么好话。

他巴掌大得很,捂过来直接蒙住了沈华浓的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狐狸眼瞪着他。

少了被遮住的、略显乖巧的鼻头和嘴巴,只看那双眼睛,她就像是狐狸变的女妖精,又狡猾又勾人,不知道在想什么坏主意。

可霍庭心里知道她的好,就连他那个疑神疑鬼的上司都夸她了,秦老爷子人走了竟然还给她送了礼物留了话。

这个表里不一的女妖精叫他又骄傲又是心痒痒,对视着对视着,霍庭忍不住低下头就亲过来。

他一项下嘴就没个轻重,以前也没有亲过她眼睛啊,沈华浓心里骂了他一句,赶紧闭上眼睛,微凉的唇轻轻的像是羽毛一样落在她眼皮上了,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亲完左边再亲右边。

随后他抬起头来,沈华浓就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又凑过来左右都亲了一遍,明明落下来很轻很轻,沈华浓却觉得像是被他施了法术一样,不知道几遍了,他嘴都挪开了,她还感觉眼皮上有些重。

脑海里浮现的是最后一次闭眼前他温柔又深情的样子,还真是讨人喜欢啊。

霍庭看她还闭着眼睛,心里对菜谱的酸意稍微减轻了点儿,松开了手,腿却搅住她的腿,将人半裹在怀里。

所以说,菜谱能这样吗?!

然后,他得意的凑在沈华浓耳边低低的笑:“今天太晚了,先睡觉吧,免得你又诅咒我。”

“媳妇儿,你现在困了吗?”

“你要是睡不着就跟我说会儿话。”

他敢捂她嘴,沈华浓本来很气啊,可想到他刚才的傻样,又不想跟他计较了。

她就喜欢他,喜欢她的样子。

说着说着,沈华浓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在梦里没人打扰了,她就继续专心的翻看那本御厨手札。

之前她刚看到已经失传的陶方伯的十景点心,这菜谱上说这道点心也只是编写人根据袁枚《随园食单》中的记载,再加上自己的理解做出来的,究竟是不是原版也无从考证,就看了这么一句话就被霍庭夺了去。

沈华浓做点心其实相对偏弱,但也知道这道十景点心,被袁枚评价为“吃陶方伯十景点心而天下之点心可废”,评价这么高,她当然心急的继续往后看了。

先是材料,只见上面写着:糯米粉、霍庭、粘米粉、霍庭、澄粉、霍庭......

沈华浓眨眨眼,往后看制作方法,依旧是:现将糯米粉、霍庭、霍庭霍庭......

她急死了,继续往后翻,这册子上什么桶子鸡和青酱肉也全部被霍庭占了一大半。

她再翻到最前面去看,明明之前有印象的一道菜居然也被“霍庭”这两个字给乱码了,占据了半面江山。

菜谱乱码了,沈华浓烦得浑身发热,气得用力一跺脚,她就从梦里醒了。

睁开眼睛发现后背贴在霍庭胸膛上,男人胳膊和腿都缠着她,她就跟个大抱枕一样被他熊抱着,而昭昭靠在她怀里,前后都被挤着,她能不热吗!后背都见了汗了。

刚讲横在身上的胳膊挪开,霍庭就醒了,外面天还只是麻麻亮,但已经到了该起床的时间了。

沈华浓趴在霍庭身上够着床头的拉绳开关拉开了灯,然后就迫不及待的从霍庭枕头底下摸出那本菜谱翻看,跳着翻了几页,才松了口气。

霍庭被她从被子里踢出来,脸都黑了。

跟菜谱比,他还是输了!

菜谱被沈华浓仔细的锁在柜子里收好了,而他只能迎着风并挡着风先送妻女去三花宾馆,然后再独自赶去医院。

随着越来越多的秦家故交从远处赶过来,霍庭和沈华浓夫妻俩这几天都不清闲,忙着忙着就到了秦老追悼会的日子。
首节上一节417/78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