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第75节

门口有着数十具青城剑派的弟子,身上皆是中了无数箭支,如同刺猬一般。
顾凤青看也不看,跨过尸体,走了进去。
走近院中,这才发现里面竟然别有洞天。
这院子依山而建,看似建着屋子,但实际上只是障眼法,实则里面则是将山体掏出来一个大洞。
大约数十丈大小。
山洞昏暗,故此锦衣卫都打着火把。
借着这火光,可以看到山洞中摆放着数十个大箱子,里面全都装满了金银珠宝。
除此之外,还放着一些甲胄、刀剑和弓弩!
见到这些,顾凤青还没说话,胡桓就怒声道:“青城剑派果真是狼子野心,竟敢私藏甲胄弓弩,死有余辜!”
大夏尚武,官府不禁刀剑,但对于甲胄、弓弩却管理的十分严格!
若私藏一副,流放千里,私藏五副,满门抄斩,私藏十副,株连九族!
此刻这里摆放着的皮甲、弓弩,至少不下于数百副!
见到这,就等于是坐实了青城剑派谋逆之举!
当然,对于锦衣卫而言,这些都是小节,反正青城剑派已经被满门尽灭了。
唯有那满箱满箱装着的金银珠宝,吸引着众多人的目光。
火把‘噼里啪啦’的燃烧,入目出满是反射着光芒的财务,让在场的人全都呼吸一滞。
周围的这些锦衣卫,虽然满身杀气,目光凶悍,可在看到这些金银珠宝的时候,也是差点眼睛都看直了。
不过好歹心里还有着理智,没有做出什么僭越之举。
对于这些金银珠宝,顾凤青只是扫视了一眼,随即便跟着应含光直接走到了山洞里一处小屋内。
里面摆放着几个木架子,架子上全是线装的书籍。
青城剑派的武学秘籍,赫然全部在此!
走到木架前,看着上面摆放着各种武学,顾凤青饶有兴趣观摩着。
“果真不愧是青城剑派,江湖一流的名门正道,流传数百年下来,底蕴真是惊人!”
除了青城剑派赖以成名的绝学‘青城心法、摧心掌、松风剑法’之外,这书架上尚且还有七八本不输于这等镇派绝学的武功秘籍。
“蓝砂手、袖里乾坤剑、无影幻脚、蛇行狸翻术……”
“这才是青城剑派真正的宝物啊!”
“此行不亏!”
顾凤青合上秘籍,将其丢在木架上,道:“这些武功秘籍,全部封箱送回百户所!”
“另外,金银珠宝以及各类奇珍,按照往常惯例,七成送到我处,其余三成让今日所有参与的锦衣卫分了!”
“还有,在此役中战死的锦衣卫三倍抚恤、负伤者双倍奖赏!”
听到这话,应含光顿时面露喜色,当即单膝跪下:“是!”
随后他站起身来,兴奋的说道:“马无夜草不肥,还是抄灭这些江湖门派爽快啊,一次就能富得流油!”
“要是能多来几次的话,我老应也能在应天府买它个几百亩地,到时候也学学那富户乡绅,整个三进大院,在买他十七八个小妾暖床!”
听到这话,站在一边的胡桓却是眼皮子直跳。
抄了一个青城剑派就已经了不得了,你竟然还想再来几次!
就不怕江湖震动,到时候举世为敌啊!
不提胡桓的心思,周围的其他锦衣卫,听到这话,也都是欢呼出声。
这些金银珠宝,合计价值超过百万两,纵然顾凤青拿走七成,可还剩下三层。
几位大人再分分,落到他们这些普通的番子的手上,最起码每个人也能分到数百两!
换成地,那就是几十上百亩!
岂不是发财了!
“行了,此间事了,咱们也该打道回府了!”
“想必京城里的天使,也已经在去应天府的路上了!”
顾凤青走出山洞,望着天色。
此时金乌落山,月色升起,远远望去,就仿佛缺了一角的玉盘——
“又快到月圆之夜了呀!”
他感叹着,心中有些期待。
“这一次……又将给我带来什么武学秘籍呢?”
……
锦衣卫正在进行善后,遇见未死的青城弟子则是上去补刀,然后挖坑埋了。
遇到自家同袍则是搀扶起来,若是死了,便将尸体带走。
一番处理,等到全都弄完,已经是月上中天,这才带着一些活捉的青城弟子下山。
“走快点!”
一名锦衣卫推搡着潘川,口中骂骂咧咧。
潘川、朱修明、江云鹤全都被五花大绑,跟随着上百名被活捉的青城剑派弟子下山。
他们被绑成一串,一个个情绪低落,下山之时,也是时不时回头望着山门处,脸上露出哀伤。
而潘川,更是一步三回头,那山门处残缺倒塌的牌坊、已成废墟的建筑、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无不是昭示着昔日名震蜀中、江湖闻名的青城剑派,彻底没了!
“往后——”
“再无青城剑派了!”
一念至此,潘川忽的悲从心来,不禁怆然泣下。
()

第85章 断弦三刀,如影随形
德安府,固州。
固州古时称作云梦,原属荆州之城,周为云梦荆州泽,春秋时属郧(yun)国,战国时属楚国。
自秦至魏、晋,一直属安陆县。
顾凤青一行人经云梦,因天色已晚,便在县中驿馆安息下来。
驿馆无法容纳这五六百人,所以大部分锦衣卫便在驿馆周围扎营——锦衣卫番子以往出任务经常野外驻营,所以倒也并不在乎。
顾凤青在驿馆内,见了当地的闻讯而来、心中忐忑的县令,直到月上柳梢头,这才安息下来。
有驿员送上热水,洗漱了一番之后,顾凤青便早早的上床歇息。
今日是月圆之夜,睡前顾凤青将窗户打开,便平躺在床上,平复着呼吸。
已入了深秋,又是夜晚,鸟鸣声不多,显得寂静。
一些锦衣卫在外巡逻值守,绣春刀碰撞发出铿锵的声音。
听着这声音,不多时,顾凤青便已入睡。
月华放着光明,映照着大地,时间缓缓划过,外间隐隐约约传来打更人‘梆梆梆’的敲锣声,已经是三更天了。
一道月华忽的落下,透过窗户,照射在顾凤青的身上。
胸前的‘如梦令’陡然之间悬浮起来,月华将其笼罩,仿若披了一层银辉。
……
意识中,顾凤青又来了朦胧之处。
还是无法动作,只能听到、看到、感觉到。
底下的凹槽当中,陡然自上落下一层银色光滑,倒灌而入凹槽之中。
“来了!”
见到这一幕,顾凤青顿时精神一凝。
却见底下凹槽被湖水灌满之后,水波粼粼,犹如月光照耀般,清澈透亮。
随即不见湖水有任何动静,却忽的折射出一道金色光芒映照在湖水上空,呈现出金色小人景象。
顾凤青凝神看去,便见那金色小人手持一把长刀,正在演练着武学!
确切的说,是刀法!
此刀法迅捷无比,出刀之时快如闪电,令人目不暇接,只看到一道光芒闪过,随即虚空破碎。
明明看不清动作,但顾凤青举目望去的时候,却能体会到这刀法当中的玄妙。
足足演练了三遍,金色小人这才收刀停歇。
顾凤青本以为已经结束,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金色小人竟然再次身体一动,演练了起来!
而这一次所演练的,竟然和之前完全不同!
而是另外一种武学!
“这是……”
“轻功?!”
顾凤青心中一动,凝神望去,便见金色小人依照着某种韵律,正在湖水上空辗转腾挪,将身法奥秘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这不是轻功,确切的说,应该是一种身法!”
顾凤青瞬间就沉醉其中,细细品味着其中的精髓。
盏茶时间后,金色小人演练完毕,站在原地静默了片刻,随后这才消散,化作点点金光,最终凌空组成两本书籍,化作一道流光,投注到顾凤青脑海当中。
而底下的银色湖水,也四散蔓延开来,流入朦胧混沌之中,开始滋养顾凤青的肉身。
……
顾凤青从梦中醒来,感受着脑海中多出的两本秘籍,虽面上不动声色,但眼中却闪过一抹欣喜。
这一次,‘如梦令’竟是一次性给了两门武学!
“《断弦三刀》!”
“《如影随形》!”
脑海中闪过这两本武学的口诀心法,诸般奥妙涌上心头,他已经将其中的精髓全部学会了!
所欠缺的,只是练习!
“如影随形,乃是一个辗转腾挪轻身之法,如影子一般快速闪现,叫人捉摸不透。”
首节上一节75/376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