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第305节

现如今江湖上的各派掌门人,其实都是三十年前与神剑山庄谢玉峰同时期出山,诸如中原九绝这些,虽然时代大致相同,但其实在时间上还要稍稍晚一些。
而这位师祖,是比谢玉峰更早混迹江湖,也更早成名的高手!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今天机阁百晓生制作的天榜,其实都是这三十年间成名的人物,而这位祖师,三十年前便已经位列天榜。
这三十年来,因为早已归隐,故此才从天榜上换了下去。
传闻中,这位恒山派的祖师四十岁才出山,短短三年之年被荣登天机阁百晓生天榜行列,成为举世闻名的武道宗师。
只是这位祖师也仅仅只是在江湖上出现了十年左右,随后便回归恒山,从此再无生息。
三十年下来,不少江湖人都猜测,这位是不是已经去世了,可未曾想,他居然还活着!
算算岁数,如今已经有八十岁了吧!
而这位祖师,闭关了三十年,他都修为又该到了何等地步?!
一念至此,两人心神微颤。
此时,就见这位逸林老法师虽然胡须皆白、年岁已高,但身上传来的气息却异常浑厚,没有丝毫衰弱之意。
甚至在泰庄主和法性主持两人看来,这位逸林老法师身上的气息恍若大海一般,深不可测。
事实上也果然如他们所想的那般,只见这位逸林老法师刚刚抵达半山腰,手一招,一把剑器便从山顶上飞掠下来,直接插入了山腰的石砖上,磅礴的气势席卷而去,竟是将石砖掀开激荡着倒飞出去,犹如一枚枚裹挟着深厚真气的暗器般,射向一众黑衣刀卫。
与此同时,恒山剑派后山隐居的弟子和长老们此刻也终于纷纷赶来,一时间剑气横空,肆虐纷飞,如同狂风骤雨一般朝着锦衣卫席卷。
眼看着恒山剑派的剑气锋芒,就要在此时爆发而来!
然而,他们终究还是无法展示出来了——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绝无神、傅青冥、萧十三郎、段玉、鸠摩智、李清欢六人忽然出现,手中绣春刀纷纷扬起,磅礴刀气呼啸而出,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后发先至,轻而易举的将那一块块碎石尽数碾成粉碎。
更有甚至,一道火焰长刀,伴随着一柄看似平平无奇的飞刀,却瞬间跨越虚空,抵达逸林老法师的面前。
“胆敢阻碍锦衣卫办事,真是不知死活!”
轻描淡写的话音传来,那声音当中所蕴含的冰冷,让周围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至于逸林老法师,他的脸色也骤然变得苍白。
眼睁睁看着近在咫尺的火焰刀气和飞刀呼啸而来,整个人面色狂变,心中更是警兆顿生,身形急速爆退的同时,一招手长剑也‘嗡’的一声飞来,掠入掌心之中。
“铛!”
千钧一发之际,这柄长剑挡住了飞刀,也挡住火焰长刀,只是逸林老法师也整个人倒飞出去,凌空之中吼出一句难以置信的声音:“这不可能!!!”
“你们到底是谁?!”
逸林老法师在数十仗之外稳住身形,眼中也露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万万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能将他打的倒飞出去!
闭关三十年,江湖上何时出现了这么恐怖的刀客?!
只是,逸林老法师虽然震惊,但场上却还有比他们更加震惊的人。
“咦?”
轻咦之声陡然响起,随机一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掠上山峰。
这一个字眼才刚刚出现,人还不见踪影。
这个字眼刚刚落下,人已经落在了半山腰众人的眼前。
来人身着飞鱼服,腰配绣春刀,气度俨然,行走之时步伐稳健,面色沉稳,一片坦然自若的神色。
而他的身边,则是站着绝无神、傅青冥、柳生但马守等一众宗师。
正是顾凤青。
此刻,顾凤青看着不远处的逸林,脸上露出一抹不加掩饰的诧异。
随后又看了看李清欢,却发现李清欢摇了摇头。
顾凤青的脸上,当即露出一抹凝重的神色。
眼前这个年迈的老者,竟然如此之强?!
刚才鸠摩智和李清欢一起出刀,而逸林居然还能拦下,虽然倒飞出去,但看其身上的气息却仅仅只是紊乱了片刻,随后便平复了下来。
要知道,这世上几乎很少有人能够挡住李清欢的一刀!
而这老者,非但挡住了李清欢飞刀的同时、还挡住了鸠摩智的一记火焰刀,并且看起来还是这么的游刃有余!
他莫非是……
超凡?!
顾凤青脑海之中,几乎是第一时间便蹦出这个念头!
不!
应该还不是超凡境界!
顾凤青仔细打量了一下,随机便否定了这个念头。
他接触过超凡境界的强者,当初在京城之时经常与白发魔女一起,固然两人未曾切磋,但他却能感觉的出来,超凡强者身上那种独特的韵味。
而眼前这位虽然乍一看之下无论是修为境界还是手段都强出武道宗师许多,但与超凡还是有着不同。
他身上,那股独属于超凡境界强者的韵味,太淡薄了!
无论是白发魔女还是顾凤青此前曾独自接触的前任锦衣卫指挥使苏逸仙,但凡见到他们,都能感觉到——
无论他们身处于何地,都与周围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融洽,那么的自然。
站在春日的河堤边,他们就是春日河堤的一份子。
身处大漠深处,他们便也恍若大漠中的烈日、沙砾。
他们是自己,他们也是世间所有。
这一点,哪怕是当初仅仅是领悟了一点超凡真谛的黄东邪,也隐约有所体现。
但从此人的身上,顾凤青却看不出任何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一面。
在他的目光看来,此人看似与周围的黄精融为一体,但却处处透露着刻意,就好像是——
被自然排斥一般!
“失败的跨境者!”
站在顾凤青身边的傅青冥忽然开口说道。
只见他持着刀,往日平静的脸上此刻却露出一抹罕见的意外:“曾经我在漠北见过,一个来自草原的失败跨境者,他在劫杀漠北的砍柴人,有一日撞到了我,然后被我杀了!”
“武道宗师抵达超凡,乃是一次生命的升华,难度很大。”
“许多宗师究其一生或许也无法触摸到那道门槛,当然也有很多宗师触摸到了门槛,但却在跨过去的时候失败了,而失败的结果,便是死!”
“当然,也有特例!”
傅青冥平静的说道:“有一些宗师在破境超凡的时候,虽然失败但却侥幸未死,他们因此获得了更强的修为境界,比一般的宗师要强,但却低于超凡。这样的人,我们称之为半步超凡。”
“且这样的武者因为根基已损,很难在重新破境,一辈子只能卡在这里,除非有天材地宝补足根基,否则再难有突破的机会!”
“当日我在漠北所见到的那名来自草原的失败破境者,便是因为根基受损,为了补足根基修炼邪功,想吸取武者血气弥补自身。”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顿了顿,补充道:“当初我见到这一位便已经很是意外,未曾想今日又见到一个!”
虽然他再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并无任何意外的神色,但顾凤青还是看得出来——傅青冥确实很意外。
他是一个沉默的人,而一个沉默的人这一次却说了这么多话,这自然表明他的心情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
说完这些话之后,傅青冥便又沉默了。
顾凤青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看向了这位老者。
“老朽已经很久未曾出山了,如我所料不错的话,诸位大人都是锦衣卫吧?”
逸林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可即便是锦衣卫,难道就能目无王法,肆意杀戮吗?敢问几位大人……我恒山剑派到底犯了什么法?到底触犯了那条律令?!”
傅青冥先前所说的还,逸林自然也是听到了。
尤其是傅青冥先前所说的他曾斩杀过一位半步超凡,他也听到了。
他并不怀疑傅青冥话语当中的真实性。
因为他能感觉的出来,面前这几位宗师,实力都很强!
尤其是先前说话的沉默男子,以及站在中间被众人簇拥着、此刻正在看着他的男人,都拥有与他一战、甚至斩杀他的实力!
正因如此,他才会耐着性子说话,与顾凤青将法度。
要不然早就上去大开杀戒了!
……
……
()

第290章 ?朱永昌的真正底蕴
可即便如此,说完这句话之后,逸林老法师也是双眸瞪得浑圆,死死的盯着顾凤青。
胸前起伏不定,彰显着他内心的怒火已经快要到了爆发的边缘!
自家弟子被无缘无故的杀戮,换做是谁都不会有好心情。
“目无王法?肆意杀戮?”
顾凤青笑了。
“且先不说你恒山剑派勾结金国,意图谋逆,证据已经确凿,便是没有……我锦衣卫但凡说你有罪,你便是有罪!”
“还敢跟本官要王法,你等告诉他……现如今在这大夏的地界,什么叫做王法?!”
顾凤青目光转到站在旁边的泰庄主和法性主持身上,冷笑说道。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这两人身上。
感受着顾凤青及众黑衣刀卫森然的目光,以及逸林老法师的怒火,两人心中叫苦不迭。
这算咋回事?
我就是在旁边看个热闹,怎么都能扯到我头上?!
尽管心中紧当的不行,甚至后背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浸湿,可他们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艰难的说道:“在大夏,锦衣卫的刀……”
“便是王法!”
锦衣卫的刀,便是王法!
这句话一出口,逸林老法师的脸色瞬间就是一变。
苍白,毫无血色。
因为就在这句话落下之后,全场所有的锦衣卫,则几乎是同一时间运使真气,浑身的刀意腾然爆发,一股令世人惊颤恐惧的张狂霸道,从他们身上陡然狂涌而出,惊天的煞气恍若风暴一般,席卷全场每一个角落——
“绣春刀下,万事皆休!”
首节上一节305/376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