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第259节

所有人都愣在原地,眼中露出沉吟之色。
顾凤青的手段,不可为不狠。
杀人不可怕。
死的人多了,固然会让其他人畏惧、胆怯,但却很有可能会让更多的人激起复仇之心!
而杀人之后还诛心,这就属于绝户计!
让他们即便被杀,也不敢反抗,更是不敢生出这样的心思。
但凡有人生出这样的心思,不用大夏来对付,那些原本被打断脊梁、毫无尊严的人就会主动将矛头对准这些人!
因为他们……
绝不允许有人将自己的自尊重新捡起来!
他们的骨头碎了,他们的脊梁断了,他们的自尊跌入尘埃……大家都是一样的人,
可凭什么,
你能接上骨头,养好脊梁,捡起自尊?
“大人此计,当真绝妙!如此一来,此地将世代为我大夏附庸,永生永世生不出反叛之心!”
此计虽毒,可在场众人却并未有人露出不忍之色。
在他们看来,这世上只有两种人。
敌人和同僚!
而毫无疑问,无论是敌人,还是同僚,都是大夏人!
除了大夏之外,这世上皆是番邦蛮夷。
既然是番邦蛮夷,又岂值得同情?!
“可是大人,光凭这一点恐怕不足以完成诛心吧。”绝无神又是说道。
“这是自然。”
顾凤青长身而立,轻声说道:“本官给柳生但马守三封驾贴,让他刺杀三大幕府将军,就是后续!”
“本官就是要以石破天惊的方式告诉世人……”
“大夏的锦衣卫来了!”
“本官顾凤青……来了!”
“从本官踏足此地的那一刻起,这里就是我锦衣卫说的算!”
“顺我锦衣卫者昌,逆我锦衣卫者亡!!!”
……
……
()

第264章 三大幕府联合
这一日,注定将会被记载于东瀛史册。
因为就在这一日,东瀛柳生新阴派的派主,被无数东瀛武士视若神明的武道宗师柳生但马守,一人纵横三大幕府。
然后,将三大幕府的将军全部击杀!
随后远遁离去,只留下了一封信!
一封以大夏文所写的信——
锦衣卫驾贴!
三大幕府将军全部殒命,这自然不可避免的造成了慌乱。
一时间,东瀛各地大乱,各大诸侯大名蠢蠢欲动。
只是,因为事发太过突然,尚且还无法确定消息,所以那些大名也都没有擅自行动,反而在让自己手下密探全力打探消息,求证此事的真伪。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户幕府,德川家族的第一顺位长子松平信康此刻正暴跳如雷。
德川家族,其实本姓松平,德川家康的本名叫做松平广忠,只是奉敕改姓德川。
就在今日下午,他的父亲松平广忠接待柳生但马守——那柳生但马守身为柳生新阴派的派主,自身又是武道宗师,无论在三大幕府还是皇室,都是座上宾,最为尊贵的贵客。
此前他们德川家也是多次邀请,可柳生但马守却一直都不曾理会,如今柳生但马守主动上门,德川家康自然是喜不自胜,早早的便让家里开始扫洒,准备迎接。
可谁曾想……
那柳生但马守竟然来了之后,一剑将父亲刺杀,随后便远遁离开。
直到现在,松平信康都不知道,柳生但马守为什么要杀他父亲!
“难道那柳生但马守已经被皇室或者是其他两大幕府的人招揽了吗?”
松平信康心中也这样想过。
但这个想法,他很快就否决了。
柳生但马守此人身为武道宗师,向来不理会凡尘俗世,哪怕是投靠别人,也不可能主动对宗师之下的人对手。
可他父亲,确实是柳生但马守杀的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松平信康完全找不到任何头绪。
此刻的他,双眸泛着血丝,面上带着因愤怒而显露出来的红晕,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
他虽然愤怒,可更多的,还是恐惧!
柳生但马守杀了他的父亲,焉知不能杀他?
更重要的是,他们德川家族身为东瀛三大幕府之一,底下无数人都在看着——他很清楚,底下那些人,无论是各地诸侯还是手下的家臣大名,心里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父亲在时,他们不敢妄动,可父亲现在不在了……焉知他们不会蠢蠢欲动!
德川家族,如今可谓是危在旦夕!
一念至此,松平信康心中更是焦急。
此刻在屋内,他坐在首位之上,一双泛着血丝的眸子扫视着整个屋内。
每一个被他目光所注视的大臣,都是下意识的微微躬身,低下头颅不敢说话。
德川家族的长子顺位继承人,确实不是等闲。
虽年纪尚浅,但已经初具威严。
在他的威严之下,没有人敢在此时接受他的怒火。
整个屋内,一片寂静。
“渡边守纲!”
松平信康看着坐在手下的其中一人,沉声道:“你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呢?这么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还没有一点消息?难道你麾下的精锐全都死光了吗?!”
渡边守纲,本是德川家族十六神将之一,号称‘枪之半藏’,枪法极为勇武,乃是德川家康颇为倚重的家臣。
按理来说,此人身为家中元老,无论是谁都要礼遇,哪怕是德川家康在时,也不能如此无理,但此时此刻松平信康却毫不客气。
很显然,他已经很不耐烦了。
此言一出,渡边守纲也没在于他话中的不客气,反而站出来,拜倒在地:“世子,臣派出去的探子至今还没有回来,确实都已经失去了联系,想来应当已经凶多吉少了……”
什么?
“一群废物!”
松平信康一拍桌子,怒声吼道:“那柳生但马守杀我父亲,这么长时间了,我德川家族至今还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你们到底有什么用?!”
世子之怒,令全场寂静。
因为父亲突然丧命,让他这个身为儿子的很是暴怒,大家都很理解。
所以对于其话语当中的不客气,都没有放在心上。
正因这样的情况下,渡边守纲还跪倒再地,诚恳道:“世子殿下,臣有负于殿下信任,臣罪该万死!”
“只是……”
“如今将军突然逝世,我德川家族不能群龙无首,需要尽早选出将军稳定家族军心,因此渡边斗胆,请世子殿下即位!”
这话一说出,若是旁人恐怕求之不得。
但松平信康却气急反笑。
“即位?”
“如今杀我父亲的凶手还没找到,父亲之仇还未报,我怎么能就这样即位?”
“渡边君,我知你是好意,但若是不报此仇,我决不可能即位!”
松平信康话语当中带着决然。
其实如渡边守纲所言,眼下即位,对于德川家是最好的选择,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稳定局势。
但松平信康却很清楚——
杀他父亲的是柳生但马守!
此人身为武道宗师,在东瀛这个地方,武道宗师太少了!
所以他在这里,近乎无敌!
若是此人想要杀谁,几乎是天下无人能敌!
因此,除非把柳生但马守杀掉,否则的话他即便是即位也不可能保证安全——说不准刚刚即位,那柳生但马守便上门将他给一剑斩杀了!
父亲的死,让他很愤怒!
可他更怕死!
而渡边守纲感受到了他的恐惧,因此跪伏在地的头颅之下,瞳孔猛然一缩。
“请世子殿下放心!”
“此次臣将亲自前去探查,定将此事调查个一清二楚!”
“不!不是调查清楚!”
松平信康咬着牙说道:“不管是什么原因,不管是谁干的,杀掉他!杀掉这个凶手!”
说完,他扭头看着坐在首位之前的四人,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酒井君、本多君、榊(shén)原君、井伊君,我父亲在世时,最为信任你们,而在德川家,你们也被誉为‘德川四天王’!”
“你们都是我的长辈,在行军打仗、谋略算计方面,我不如你们!”
“可如今我父亲身死,我能依靠的也只有你们了!”
此言一出,坐在最前面的四人纷纷膝行而前,拜倒在地:“但请世子殿下吩咐!”
首节上一节259/376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