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第258节

“东瀛为数不多的宗师举派来投,甚至不惜做出送女之举,如此大的代价,所求的应当不止活命……”
“柳生但马守,你所要的究竟是什么?”
“东瀛!”
柳生但马守认真的说道。
“你要做东瀛国主?”
顾凤青一挑眉,有些诧异道。
“国主非我所愿!”
柳生但马守摇了摇头:“实不相瞒,在下所求也只是武道之路罢了,这尘世间究竟谁做国主我并不放在心上,在下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因为在下知道……”
“大人身为大夏锦衣卫指挥使,不远千里渡海而来,所图必然甚大!”
说到这里,柳生但马守单膝跪下,沉声道:“可无论大人所图为何,在下都不会阻止,甚至还会相助大人!”
“东瀛虽在海外,可也是大夏属国!如今虽因战乱而断了朝贡,但东瀛上下,却并未遗忘大夏上邦!”
“所以……”
“请顾大人念及东瀛下民生存不易,莫要妄动太多杀孽!”
“拜托了!!!”
说罢,他跪伏在地。
“未曾想,你心中竟有如此胸怀,倒是令本官有些感慨……”
跪伏之时,他的耳边传来顾凤青的声音。
此言一出,柳生但马守当即一愣,就以为顾凤青要答应,可谁知道,就在此时,顾凤青的声音却再度响起。
“可惜……”
“不够!”
不够!
这两个字传开,顿时让柳生但马守整个人身躯一颤,他下意识的抬起头,想要看到顾凤青的表情。
然则,就在此时,他的耳边再度响起顾凤青的声音。
“以你柳生但马守和整个柳生新阴派的投靠,只能保住你们自己的命!”
“而如此之大的愿望,以你的分量,却是远远不够!”
“除非……”
“杀了东瀛现任国主!”
轰隆!
顾凤青这句话一经传出,柳生但马守只感觉一股寒气陡然从心底生出,令他整个人都如坠冰窖,寒气透体而出,竟是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万万没有想到,顾凤青竟然提了一个这样的要求!
身为东瀛为数不多的武道宗师,尽管他对于凡尘皇室的再是如何不看重,可那……终究还是东瀛的皇室啊!
他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只是却还未曾开口,便感受到一道道锋锐的、丝毫都不加以掩饰的杀机,将他锁定!
这杀意,来自傅青冥!
来自李清欢!
来自鸠摩智、段玉、萧十三郎、绝无神!
五大宗师外加一个即将步入宗师的决定刀道高手将之锁定,前所未有的寒意,瞬间便涌入柳生但马守的心底。
让他整个人都恍若置身冰山之上,透体发凉!
柳生但马守,嘴唇哆嗦着,却完全发不出声音。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真个港口内,除了海浪拍打岸边发出的哗啦声之外,没有任何声音。
明明是夏季,炎热的天气,可此处港口,却冷的透体发寒。
这是三千黑衣刀卫和众多刀道高手们所散发的杀意,交织在一起之后,将此处的空气都影响到了。
滴答……
滴答……
滴答……
忽然有声音响起。
这是柳生但马守额头上的汗水滴落下来的声音。
天见可怜,身为先天三重境的武道宗师,真气自行循环,早已经寒暑不侵,可他此刻却汗流浃背,狂飙不止。
他心里很艰难!
他正在做着挣扎!
他知道,自己没有别的选择。
他自能答应。
可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看到柳生但马守身前的土地都已经被其汗水所完全浸湿,他眼中露出一抹决绝的神色,他终于下定决心了。
“愿听从大人……”
“算了!”
柳生但马守经过内心长时间的挣扎,终于下定决心打算听从顾凤青的话,可他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就被顾凤青所打断。
“你身为一个东瀛人,让你杀了自己的国主,我知道这很难下决心!”
“本官也并非强人所难之辈,所以便不逼你了!”
只见顾凤青似笑非笑的说道“只不过……”
“不杀东瀛国主可以,但你要杀了三大幕府将军!”
此言一出,一股比之刚才更强大的杀意顿时笼罩在他的身上。
这杀意之锋锐、霸道、恐怖,比之先前六道更加恐怖!
很显然,这道杀意出自顾凤青!
一时间,从未有过的寒意,瞬间蔓延到柳生但马守全身。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刚刚下定决心杀国主,可顾凤青却转眼之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但紧接着,他竟然就想要自己杀了三大幕府将军!
他知道,只要自己这一次但凡说出半个‘不’字,那么眼前这个人的绣春刀,便会毫不犹豫的划过他的脑袋。
而若是自己应下此事之后阳奉阴违,锦衣卫的屠刀,也必将跟随他一生一世!
这一刻,柳生但马守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他知道,眼前的这人,打从一开始所打的主意就是这个。
但他悲哀的发现——
自己,再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因为他发现,
眼前的这位大夏锦衣卫指挥使,明明在笑。
可在柳生但马守的眼中,
却像是一只来自地狱中的恶魔!
一只正欲择人而噬的恶魔!
……
“大人为何要他放走?又为何要给他三封锦衣卫的驾贴?”
顾凤青目视着柳生但马守离去。
旁边,绝无神有些不解的问道:“此人虽是武道宗师,可身为剑客,却早已心剑折断,毫无尊严可言,若是遇到同等的武道宗师,只需以势一压,一刀便能斩之……”
“如此不入流的人物,如何值得大人如此重视?”
绝无神刚才看的分明。
大人对这位柳生但马守,有些过分的重视。
就好像是在利用对方做着一些谋划。
“我等刀客,面对世间一切敌,固然可一刀斩之!”
“但需知有些事情,并非手中之刀所能斩!”
顾凤青目光并未移动,轻声说道:“绝无神,本官且问你,若要震慑敌人,需用什么方法最为简单?”
“杀人!”
绝无神毫不犹豫的说道:“杀人,可令人畏惧!”
“杀的人多了,固然可令人胆寒!”
“可若是敌人是一国呢?”
顾凤青摇头失笑,反问道。
此言一出,无论是绝无神还是周围的旁人,都是神情一愣。
身为刀客,他们眼里心中只有刀。
在他们看来,面对敌手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以刀将之斩杀。
可若是敌人是一国……
“一个国家,人数众多,杀是杀不完的!劳心不费不说,时间上我们也耗费不起!”
“因此……”
顾凤青笑道:“面对一国,以刀杀人固然必要,但这只是小术!”
“杀人诛心,才是大道!”
“本官之所以如此重视这柳生但马守,就是想要以此人,来诛整个东瀛上下的心!”
“让他们看看……”
“他们视若神明的武道宗师,他们心中无所不能的‘神明’,跪倒匍匐在自己脚下,卑躬屈膝,毫无尊严,自甘下贱,为活命而成马前卒!”
“番邦蛮夷,畏威而不怀德,想要教化收服彼辈,唯有打断他们的脊梁、碾碎他们的骨头,将他们那可怜的自尊踩在脚下、跌入尘埃……”
“如此……才能让化外蛮夷对我大夏心生畏惧!”
这一番话,顾凤青说的很轻。
可听在周围众人的耳中,却恍若平地一声雷,炸响在他们的耳边。
首节上一节258/376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