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第257节

这是柳生飘雪的‘飘雪人间’之中,最为核心的一朵雪花!
这一朵雪花,很是耀眼、夺目。
因为这其中,蕴含着磅礴刀无以复加的刀气!
然而,这朵雪花刚刚出现,却瞬间就消失的不见踪影。
因为——
一只手,握住了一把刀!
柳生但马守的手,握住了柳生飘雪的刀!
因为这千钧一发之际的一握,使得这一刀并未真正的完全斩出。
“父亲?”
柳生飘雪的刀还有一半未曾出鞘,出鞘的一半却被柳生但马守紧紧的握住——这只手掌,鲜血淋漓。
是被她的刀意所伤!
“滴答~”
鲜血滴落地面。
柳生但马守摇了摇头。
“不要出刀!”
女儿的刀气入体,让他体内掀起了惊涛骇浪,但他却强忍着。
只是身躯还是有些不可避免的发颤。
可他却恍若未见。
一双眸子,一直紧紧的盯着面前的顾凤青,脸上露出一抹无奈而又苦涩的表情。
“你不能对他出刀!”
“因为这一刀若是斩出……其后果你远远无法承受!”
……
……
()

第263章 杀人还要诛心!
“因为这一刀若是斩出……其后果你远远无法承受!”
当柳生但马守的声音传出之后,柳生飘雪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万万都没有想到,在自己心目中无所不能的父亲,眼下竟然露出此等无奈、苦涩的神情,更是说出此等颓丧至极的话来。
这还是被东瀛无数武士视若神明的父亲吗?
这还是柳生新阴派的派主吗?
面对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他自己不敢拔刀也就算了。
居然还阻止自己的女儿拔刀!
他到底在惧怕什么?!
柳生飘雪是一个聪明人,她很清楚,自己的父亲能够放下自己的刀做出这样的选择,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是她的父亲疯了!
要么,就是父亲认为毫无胜算!
可这怎么可能?!
她的父亲,柳生但马守在东瀛可是为数不多的剑道宗师之一,哪怕是面对其余宗师,也从未惧怕。
三大幕府乃至是东瀛皇室都要对之极尽拉拢,而父亲都并不放在欣赏,可眼下……
他竟然惧怕到如此地步?
难不成,眼前的这位大夏锦衣卫指挥使,要比东瀛三大幕府连同皇室加在一起都要可怕?
亦或者,父亲认为即便是和自己联手,也不能对这位指挥使造成任何伤害?
无数的疑问浮现在柳生飘雪的脑海中,让她一时间心乱如麻,竟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就在她思绪纷飞的时候,就在此时,柳生飘雪却忽然发现,自己的父亲居然完全不顾手上的伤口和鲜血,一把将她的刀给拔出来,扔到丢上。
随后,他竟然连自己的佩刀,也丢在了地上!
这可是他视若生命的佩刀!
打从她记事起,就从未见过父亲将之遗落的刀!
无论是坐卧行走,都要佩在腰间,或者放在手边的刀!
竟然……
就这么丢在了地上?!
柳生飘雪蓦然瞪大了眼睛,连嘴巴都不自觉的张开。
她想要说些什么,可终究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顾大人……”
柳生但马守无视自家女儿的震惊和不可思议,对着顾凤青行了一礼,随即道:“在下愿为大人效力,柳生新阴派也愿为锦衣卫效力!”
“所求唯有一点……”
“我柳生新阴派上下,活命的机会!”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态度十分恭敬,神情十分诚恳,哪怕是仔细看,都没有看出半点的不情愿。
“还有呢?”
顾凤青却没有半点意外的神情,似乎早就料到这一幕。
是以,他握着绣春刀的手,早在柳生但马守阻止柳生飘雪的那一刻便已经松开。
看着面前这位手掌不断流着鲜血的剑道宗师,似笑非笑道:“你的剑道威力如何,本官尚未得见!不过你的眼力,倒当真不差!”
说罢,他竟是叹了一口气。
似乎对于此番不能出手,而有些惋惜。
柳生但马守感觉到了这丝惋惜,因此心神又是猛然一跳:“顾大人的威名在下早已经听说已久,世人皆知您的刀道修为已然究极天人,非常人所能及!”
“在下虽然自诩剑道绝高,可面对大人,仍旧是没有丝毫胜算!”
“因此,若是刚才像向顾大人出刀,除了送死之外,我想不出有任何别的意义!”
他的态度愈来愈低,话语当中的求饶之意也愈来愈明显。
难以置信,堂堂东瀛顶尖剑道流派柳生新阴派的派主,此刻竟是在顾凤青的面前毫无尊严。
就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柳生飘雪在旁边,看到这一幕,整个人完全呆愣住了。
她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似乎在逐渐的破碎。
自己的父亲,竟然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完全放弃了自己的尊严!
她完全无法接受!
扭过头看着顾凤青,一双眸子当中带着毫不加以掩饰的杀意,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
就是这个人,将自己视若神明、无所不能的父亲,打入尘埃之中!
就是这个人!
顾凤青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也感受到了她的杀意。
但却毫不在意。
反而还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此女,目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之意。
“你的女儿不错。”
对于刀客,顾凤青向来都不会吝啬宽恕,也向来都不会吝啬赞赏。
“若是大人喜欢……”
柳生但马守一咬牙,沉声道:“在下愿将飘雪送与大人,贴身照顾!”
尽管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柳生但马守的心都在滴血,但他还是强忍着说出这句话。
身为东瀛为数不多的剑道宗师之一,且又是柳生新阴派的派主,他自认眼光不差——
眼前的这位大夏锦衣卫指挥使,无论是他在传闻当中所了解,还是眼下亲眼接触的这短暂时间,他都深深的明白出一个道理。
此人无论是手段、实力、心机、城府,都可谓是一时枭雄!
若是尚未成长的枭雄,也仅仅只是枭雄之姿罢了!
可眼前这人,自身刀道修为究极天人,麾下又有众多实力顶尖的刀客,锦衣卫更是成为大夏最强的势力。
说句毫不夸张的说,他眼下已然是这个世界上,势力最为庞大的男人!
换句话来说,眼前这个人,是这个世上最大的靠山!
既然为了活命他可以求饶,为何不能索性直接加入锦衣卫?
而加入之后,若是自己的女儿被其看重,那么无论是他,还是他的柳生新阴派都必将得到无数的好处!
也正因如此,他才说出这句话。
只是……
“父亲,你……”
柳生飘雪下意识的转头,看着自己父亲,眼中带着难以置信之色,她怎么也没有想到……
自己的父亲,竟然要将她送给眼前的这个男人!
她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
从自己的父亲卑躬屈膝,再到父亲不断的求饶,最后竟是要将她这个女儿给送出去……
她的父亲,还是原先的那个父亲吗?!
柳生飘雪呆立在原地,双眼失神,茫然无措。
“不不不,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
顾凤青摇头失笑:“我是说她的天赋很好,并没有说喜欢她。”
“这世上美颜的女子不计其数,固然值得令人欣赏,可与刀道比起来,终究还是失了一些滋味。”
言及此处,他忽然笑出声来。
首节上一节257/376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