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第132节

流淌到地上,与雨水交融,竟然形成了令人触目惊心的鲜红之色。
如此大的雨,也洗不尽长街的血。
茶馆内,傅雨石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整个人都愣住了。
此时一股狂风吹来,身躯都不由微微颤抖起来——身为江湖宿老,先天境界的剑尊傅雨石,当然不可能因为狂风的吹拂而冷。
他的颤抖,是源自内心。
他的寒冷,是源自灵魂。
狂风将雨吹斜,暴雨飘进屋檐,豆大的雨滴砸落在他的头上,可他却依旧恍若未见。
傅雨石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原以为的天罗地网,竟然是以这样的结局收场。
纵然眼前的顾凤青已经脸色苍白,看似到了强弩以末的境地,似乎只要随便来个人就能将其杀掉,继而完成今夜的围杀。
今夜他没有动手,或许如果加上他,就能毕其功于一役!
但……真的是这样吗?
傅雨石这样扪心质问。
随后他就发现,面对这个问题,他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就是不敢!
他的剑,根本就不敢拔出来!
“父亲,你根本就不该说出这句话!”
这一刻,他忽然想到了女儿之前跟他说的那一句话,不由心神一颤。
原本看到女儿跟在顾凤青身边,他还满是震怒,但此时此刻……他心中只剩下庆幸。
……
大雨还在下。
郭心远、陆文忠以及楚休等人,和那些江湖人战在一起——这些江湖人大都是二流一流,以境界来看,郭心远等人远远比不上。
可领悟了刀意的他们,其真正的战斗力,却根本就不能以境界来划分。
所以,面对郭心远等人,那些江湖人竟然一直处在下风。
方南与阴阳双煞战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流逝,阴阳双煞兄弟俩的气息愈来愈若,而方南却越来越凶,气势也越来越盛。
似乎……快要到了某个临界点。
绝无神和戚半寒的战斗也已经即将揭晓。
顾凤青没有去帮忙,对于他的手下而言,这些敌人固然是对手,可同样也是他们迈入无上刀道的磨刀石。
迈过去,他们才有资格继续跟在自己身边,迈不过去……或许这就将是他们的终点。
地面上已经伏尸无数。
在五百黑衣刀卫和千余内卫的围杀下,中毒的三千东、西厂番子和峰火寨成员组成的大军,根本就不是对手。
到现在,已经死伤大半。
暴雨倾盆,也洗不尽满城的鲜血。
顾凤青站在高处,只是淡漠的望着。
忽然,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微微偏了一些头。
目光所及之处,便见激战中的方南忽然浑身的刀意再次暴涨,全身真气激荡,以无可匹敌的威势迸发而出。
紧接着,就见青、红、黄、白、黑五色之气汇聚在方南的头顶,在狂风暴雨之下,虽然十分微弱,看起来明灭不定,但还是异常坚韧的融合、交织。
“五气朝元,汇入泥丸宫。”
“随即交织融合,化为成顶上三花!”
望着这一幕,顾凤青心有所感。
踏入一流之后,接下来便是先天。
虽然先天对顾凤青而言已经没有瓶颈,但观摩方南突破,对他之后突破先天,仍旧有着极大的好处。
这一幕,在这昏暗的战场内,自然是极为醒目。
不少人的目光都注视过来,顿时为之一愣。
而阴阳双煞兄弟二人见了却是登时骇然失色。
“他竟然……”
“竟然成就先天?!”
方南半步先天的时候,便已经让他们难以抵挡,若是突破先天了,这还得了?
两兄弟对视一眼,下意识的就想要阻止方南突破,可就在当下,却忽然感受到一道极为冷漠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
两人顿时身体一僵。
这道目光……自然是顾凤青投注过来的。
面对顾凤青的注视,两人竟然不敢有丝毫异动,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方南,看着方南头顶五色之气交织融合,随后——
“轰!”
一道闷雷陡然乍现,恰在此时,五色之气也融合完毕,随即陡然放出一道光华,恍若孤室悬光,一道璀璨的刀气之花在方南的头顶渐渐成型。
在这一刻,一股更为磅礴的气势从他身上激荡而出,周身一丈之地,地面的雨水被震离地面,落下的雨滴凝滞半空。
在这一刻,无尽的暴雨和狂风,竟然诡异的被分开,竟一点一滴都落不到方南的头上。
“多谢你们助我成就先天!”
方南持刀斜指,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他看着面前惊骇欲绝的阴阳双煞,嘴角一咧:“作为回报,便让你们从这无尽的修罗战场中,解脱出来吧!”
话音一落,死亡威胁下的兄弟俩,在也承受不住,竟然各自转头要逃。
然而,他们的身体刚刚转身,身躯才刚背对方南,便听得一声刀鸣之声骤起。
下一刻——
兄弟二人的下肢还在原地,可上半身竟然从腰间截断,扑入三步之外的泥水之中。
断弦三刀,人如断弦!
……
……
()

第157章 ?轰动朝野,天下皆惊!
当战斗停歇的时候,整条长街,入目已经满是鲜红。
磅礴的雨水和鲜血混杂交织,在豆大雨滴的砸落之下,溅起无数波纹涟漪,望之恍若血海翻涌。
无数尸体伏尸在地,残肢断臂和倒塌的墙梁建筑在旁,如同地狱般,望之使人心惊。
这一战,注定要轰动朝野,震惊天下!
东厂、西厂和峰火寨的番役已经全部被杀,两三千人,无一幸免。
曹文宣、古今福、雨正初三位来自东西二厂的太监公公,也都被诛!
风里刀封雨星、阴阳双煞两兄弟、一字剑禹文石、白额山君阚高阳、天山七剑使,尽数身亡。
唯有七现神龙戚半寒,还在苦苦支撑。
但他面对着绝无神,显然也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戚半寒,你半生求名,若只在边关杀贼,还能名传天下青史留名,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沾入这权势场中!”
“身为江湖人,却妄想求名之时沾染朝堂权力……古往今来,多少王佐之才、天纵之资都折戟沉沙,你又有何特殊之处?”
“如今更是伙同阉人,向我锦衣卫出刀——”
“今日,便是你之死期!”
绝无神气势冲霄,刀意纵横,涵盖天地。
此刻话语落下,手中长刀高举,恍若要斩天绝地一般,对着戚半寒宣判出他的命运!
断情刀,绝情绝义,绝亲绝友。一刀斩出,天地色变。
面对绝无神的这一刀,戚半寒便是全盛之时都只能暂避锋芒,更遑论此刻他早已经力竭?
长枪的枪尖被斩断,只剩下一杆铁胆枪身,戚半寒以其支地,撑住他的身躯站立。
眼见着这一刀临头,戚半寒惨笑一声。
“戚某这一生行事,前半生快意恩仇,要杀,便血流成河,要退,便百忍为金。”
“当年戚某出生边关小城,一家和睦,谁料辽兵来袭,守城驻军一枪未发、一箭未射便退去,徒留满城数万老弱面对辽兵,结果落得一个满城尽灭的下场!”
“眼见亲人被杀,戚某发狂之下杀得百余人,后重伤逃离,一路辗转结识天下英杰,因志同道合,我们成立峰火寨立于边关,抵挡辽兵扣关!”
“峰火寨自成立之后,辽兵数次进犯,我等都拼尽全力帮助驻城守军抵挡辽兵锋锐,收拢老弱妇孺、刺探敌方军情,寸功未取,全数赠予守将,可谁知……当辽兵举重兵袭击峰火寨之时,那边关守军却丝毫不念及旧情,不但不发兵救援,反而将城关关闭,截断我峰火寨的后路……”
“峰火寨上下三百余人无一幸免,辽兵退去之后,峰火寨的火,烧了三天三夜!而戚某,也在寨门口看了三天三夜!”
“随后我孤身入关,向幽州刺史状告边关守军,可非但没有见着刺史之面,反倒因为白身状告命官,被而打了三十个杀威棒……从那天起,我就知道,在这个世道……强权之下,何来公道?!”
“后来……”
“后来我打算换一种活法!”
戚半寒眸中露出一抹追忆之色:“我杀了守将,将其枭首置于城门处,随后入的关内参加武举,以武举头名之身,获得偏将之职!”
“然后投靠太监,平步青云,回到边关之后,手握重权!”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一眼屋顶上的顾凤青:“我很羡慕你!”
“你可以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做出选择,而我一开始……却没得选择!”
“后来能做选择的时候,也是这个世道逼我不得不做出一个我不想做出的选择!”
“一朝踏错,再无回头的可能,我只能一错再错,但我不愿意就此沉沦,所以便又重立峰火寨,算是给心中留下仅有的一片净土!”
“龙飞九天岂惧亢龙有悔,鹰飞九霄未恐高不胜寒。”
言及此处,戚半寒嘴唇微动,轻轻吟唱着什么: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
“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
“一诺千金重。”
“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
“斗城东。”
“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
首节上一节132/376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