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老道传奇:三探无底洞 第16节

  窝囊废伸手一抬,虽是丈二金身的泥胎,却并不觉得沉重,当下背在身后,脚踩登云履,手提幽冥灯,足踏云雾下了无底洞,前边有车后边有辙,又来到金殿之中。那些个女鬼见又来了一个不怕死的,立时龇牙咧嘴扑将过来。费通厉声呵斥,将灯笼举在半空中,正对金甲神将胸前的照胆镜,幽冥鬼火被铜镜一照,立时寒光四射,流星火石一般。一众女鬼惊得厉声尖叫,四散而逃,化为十几缕飞烟,在宫殿之内绕了几圈,相继落在墙壁之上,再定睛观瞧,原来是壁画中的宫女。

  坐在玉台正中的飞天蜈蚣肖长安见势头不对,脸色大变,身形一纵蹿将起来,三步两步抢至大殿当中,一头扎进了太液池。费通心说“不好”,抢步追上前去,抻脖瞪眼看了半天,池水清澈见底,水波不兴,哪有飞天蜈蚣的踪迹?他暗自揣测,莫非池子下边暗藏玄机?而今来了三趟了,能让这个飞贼跑了吗?窝囊废心道一声:“今儿个我也是砸锅卖铁——豁出去了!上天追到你凌霄殿,下海追到你水晶宫,说什么也不能再白跑一趟了!”当下背上金甲神将,小短腿紧捯几步,纵身跃入水池。

  原以为跃入水池,就得从里到外来个透心凉,怎知身上连个水点儿也没有,身子却不住下沉,如同落入了万丈深渊。费通借脚下的登云履稳住身形,低头向下看去,飞天蜈蚣足踏黑云,正往深处飞奔。窝囊废心里头一清二楚,不在近前拿不住飞贼,当即紧追不舍。追了半天仍不见到底,身旁左右混沌一片。费通越追越嘀咕,无底洞怎么这么深?胡思乱想之际,瞧见洞中涌出一道光雾,同时传来“吱吱喳喳”的怪响,转瞬到了眼前,竟然是无数飞鸟大小的萤火虫,密密麻麻地连天接地,扑扑棱棱往人脸上乱撞。按说这东西不吓人,田间地头倒也常见,可谁瞧见过这么大还会叫的?费通看得头皮发麻,正不知如何理会,又冲出一群大蝙蝠,分为黄、褐、白、赤、黑五色,皆是肚腹向天,在洞中倒悬飞行,在“光雾”中往来穿梭,争吃那些萤火虫。窝囊废一只手托着背上的金甲神将,一只手拎着幽冥灯,如何追得上飞贼?费通眼见飞天蜈蚣在光雾当中左躲右闪,逃得越来越远,一时心中起急,举起金甲神将,双膀一用力,对着飞天蜈蚣砸了下去。但见云雾之中电光石火般伸出一只巨手,臂上金甲灿然,一把攥住了飞天蜈蚣!

  4

  费通见金甲神将拿住了肖长安,立即冲上前去,掏出走阴差的批票,开口大喊一声:“肖长安!”飞天蜈蚣肖长安出道多年,在大江南北作案无数,常与官差打交道,可谓见多识广,却不知阴差办案的路数,突然听得费通叫他,虽然没敢应声,但是抬头看了一眼,这一下就让阴司大票勾上了三魂七魄。一阵阴风卷过,飞天蜈蚣肖长安化为一缕飞灰,眨眼踪迹全无,隐在云雾中的大手也旋即不见。费通瞧了瞧手上的阴司大票,上边已然多出一行小字,正是贼人肖长安的生辰名姓,不由得长舒一口气,可把这件案子销了!正自得意,忽觉身子一沉,脚下落空,合身往下一扑,已然到了洞口之外,朱砂脸老道还在原地等他。

  窝囊废兀自嘀咕,又看了看手中的批票,飞天蜈蚣肖长安的生辰名姓还在其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对朱砂脸老道打了一躬,揣上批票就要走。

  朱砂脸老道却说:“阁下留步,贫道有一事相求。”

  老道自称姓李,名道通,江湖上人称李老道,也是个画符念咒、降妖捉怪的火居道人。三魂七魄误入阴阳枕,困在此中多年,留在尘世的肉身已朽,他想出也出不去了,求费通用走阴差的批票,将他从阴阳枕中勾出去,若能重入六道轮回,下辈子当作结草衔环之报。

  费通见朱砂脸老道相貌不凡,说话也挺客气,全不似油嘴滑舌的崔老道,从来也没有个正经的时候。他心下寻思,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捎带脚就办了。张瞎子让我拿一个,我给他拿去两个,这叫好事成双,何况这又是积德行善的阴功一件,往后在阴阳两路、黑白两道上,谁不得高看我一眼?于是点头答应,举起批票,照之前的法子高叫一声“李道通”,话未落地,骤然一阵阴风吹过费通的面门,李老道可就不见了,低头再看时,走阴差的批票上多了李道通的生辰名姓。

  窝囊废三探无底洞,一张走阴差的批票拿住两个亡魂,这回稳当住了,抬脚迈着四方步往回走,心里那叫一个美,随口哼唱了一段折子戏《闹地府》:“森罗殿岂容你任意搅闹,尔篡改生死簿罪责难逃,众鬼卒快与我将他锁了……”那个舒坦劲儿,堪比三伏天喝着了凉井水、三九天钻进了热被窝、吃黄豆放了一串连珠屁、吃萝卜打了一通酽气嗝儿。

  转过天来,窝囊废睡到日上三竿,彻底还了阳,拿热手巾擦了把脸,换上一身笔挺的官衣,抖擞精神地离了家门。他先去城隍庙找张瞎子交批票,这一次大功告成,估摸着再也用不上张瞎子,连卖糕干的都懒得找了。空着两手到了城隍庙,见得张瞎子,免不了添油加醋胡吹一通,不仅拿住了飞天蜈蚣肖长安,顺手还带出一个苦命的李老道,功德大了去了。可是取出批票一瞧,窝囊废就傻眼了,上边写得明明白白的,只有肖长安的生辰名姓,李老道上哪儿去了?

  张瞎子只当他是信口开河,就没再多问。费通也没多想,管他什么张老道、李老道,只要批票上有肖长安的名姓,把那个认死理的瞎老头儿对付过去就行了。由打城隍庙出来,窝囊废真可谓如释重负,这些天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干的这叫什么差事?瞅了瞅天色快该吃晌午饭了,不如去找崔老道喝上两杯,主要是他在张瞎子面前没吹过瘾,还得跟崔老道卖派卖派。于是一点手叫来一个拉“胶皮”(也就是洋车,南方叫黄包车)的。窝囊废为了摆谱儿不愿意走路,反正车夫也不敢找他要钱,抬屁股往车上一坐,压得车夫直嘬牙花子,硬着头皮也得跑。车铃铛“丁零零”一响,洋车忽悠悠、颤巍巍,载着费大队长从西大街到南大街,再来到南门口,车夫累得大汗淋漓、两腿发软。费通一看崔老道正在卦摊儿后头正襟危坐,赶紧也给这位道爷叫了一辆“胶皮”。二人去了锅店街北口,有个字号叫“又一斋”的南路馆子。费通心里痛快,先和崔老道坐定了,一嗓子把跑堂的叫过来:“堂倌,要一个金华火锅,半斤腊肉,通州火腿要熟的,两壶玫瑰露,四斤荷叶饼,葱、酱各要两碟,你再给掂配几个热炒。”崔老道一看窝囊废点菜这利索劲儿,心说:“他这官可不白当,这才几天,看得出来没少胡吃海塞。”

  跑堂的跑跑颠儿颠儿报知后厨,给这二位沏上一壶碧螺春,让他们清清口。片刻,吃的喝的摆上桌来。二人端起酒杯互道一个“请”字,饮尽了杯中酒。崔老道多圆滑,一瞧费通的脸色就知道交了差事,也明白费通请客喝酒的意思,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岂能不给他费大队长搬梯子?他当即说道:“费大队长太厉害了,阳世捉贼,阴间拿鬼。他当年开封府倒坐南衙的包龙图日断阳夜断阴,那也不过如此,抓贼追凶更离不了展昭展雄飞。您费大队长一个人就全办了,这番功绩,足以在‘凌烟阁上标名,丹凤楼前画影’。您能不能给我讲讲,三探无底洞是如何拿住飞天蜈蚣的,也让贫道长长见识、开开眼界。”

  费通一听这话就对路,钱没有白花的,崔老道是比张瞎子会说话。当时把筷子一撂,上嘴皮子一碰下嘴皮子,话匣子可就打开了,吹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拿绣花针当擀面杖说,大小节骨眼儿、犄角旮旯,没有说不到的,还光拣露脸的说,狼狈之处一字不提。崔老道给他个耳朵,紧着下筷子往嘴里划拉。窝囊废在对面口沫横飞滔滔不绝,说来说去,说到从阴阳枕中带出一个老道,姓李名道通……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李道通”这三个字一出口,崔老道大吃一惊,刚喝的一口酒喷了费通一脸。原来这个李老道不是旁人,正是崔老道的同门师兄。他师父白鹤真人平生只收过两个徒弟,头一个是李道通,二一个是崔道成。李道通天赋异禀,无论什么玄门道法一点就通,但是不走正路,被白鹤真人逐出师门。他又听说跟随师父的小徒弟崔道成,经师父指点上龙虎山五雷殿偷看了两行半天书,得了五行道术,可以呼风唤雨、移山填海,好悬没把他气死,遂有兴妖灭道之念。因为炼成了妖术邪法,会遭天罗地网格灭,李道通躲入阴阳枕躲避天劫,等到劫数过去,他的三魂七魄却出不来了。后来阴阳枕落在肖长安之手,李道通在枕中传了肖长安一身异术,从此杀人越货四处作案,得了“飞天蜈蚣”的名号。李道通告诉肖长安,你在外边作案时万一失了手,可将三魂七魄吐出,遁入阴阳枕,免受阴世之苦。实则是以肖长安做饵,引来阴差勾魂,再借走阴差的批票,将他自己勾出阴阳枕。

  当年白鹤真人道破天机,死前交给崔老道一个锦囊,命他下山途中拆看。崔老道在龙虎山上偷看两行半天书,放走金蟾,错失一世富贵。他失魂落魄地下了山,回到家才想起师父给了他一个锦囊。打开来反反复复看了八百六十遍,原来恩师白鹤真人早已洞悉一切前后因果,他崔道成根本没有那一世富贵,他这辈子是应劫而来。师父之所以让他上龙虎山,皆因他师兄李道通反出师门,入了“外道天魔”,上天垂象,合该道门中有此一场大劫,到时候天下大暗,死人无数,非止一城一地之祸。故经崔道成之手放金蟾下龙虎山借窍应地,以《神鹰图》换取蟒宝应火,在广济龙王庙捉妖应水,让他偷看两行半天书应风,凑齐“地火水风”应此劫数。

  崔老道不敢违背师命,一件事一件事去做,却怎么也想不明白,早在清朝末年,李道通就让天雷劈死了,那还怎么兴妖灭道?直到此时此刻方知,窝囊废这个倒霉鬼,三探无底洞捉拿飞天蜈蚣,岂料全是李道通的诡计。崔老道可真害怕了,关系到生死存亡,卦也捏不准了,顾不上跟费通多说,跑回家中收拾一番,赶去追查李道通的下落。怎知他前脚刚出门,李老道就冒了李子龙的名号,改头换面来到天津城,这才引出后文书“枪打美人台,收尸白骨塔”。欲知后事如何,且留《火神:九河龙蛇》分说。

  咱们这部《崔老道传奇》,说到此处就该告一段落了。当然了,这只是“四神斗三妖”的一部分,本书借崔老道之口,讲述天津卫四大奇人的传说。书中的人物也不止这四位,更有七绝八怪、九虎十龙,以及九河下梢的三教九流、行帮各派。想当年,崔老道在天津城南门口说野书,以此挣钱糊口养活一家老小。“四神斗三妖”是他压箱底的顶门杠子,很多内容是他吃铁丝拉笊篱——自己在肚子里胡编的,说个稀奇、道个古怪罢了,大可不必当真。毕竟是“神鬼妖魔多变幻,公道从来在人心”!
首节上一节16/16返回目录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