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反派联姻后 第135节

经过整个冬天的养膘,小灰成功升级为一只跑得飞快的胖狗。不知是乾顾训练偷懒,还是小灰锻炼偷懒,或者他俩都偷懒,小灰一天天长大,也一天天的圆滚滚。

林泉担心小灰圆滚滚的影响健康,专职照顾小灰的兽医则再三保证,小灰非常健康,它只是圆一点儿而已。对此,林泉理解为小灰的小日子过得无忧无虑,心宽体胖。

晚些时候,周其然和于何上门,与林泉商量婚礼布置的细节。周其然属于清闲的围观群众,于何肩扛喜糖设计的重任,款式、包装、味道都得认真思考。

林泉果断的全权交给于何,他的理由很简单,他对于何的选择充满信心。

于何笑了笑,这其实是林泉给他提供的便利,设计喜糖对于家的生意大有好处。许多人看好乾家和林家的将来,无论新林家或是旧林家,林家注定焕发强大的生机。

于何征求了林泉的意见,喜糖造型敲定为一只小狗叼着一朵牵牛花。林泉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好,就这个。”

一旁,周其然超无语的瞄了眼林泉:“林少爷,你自己的婚礼,敢不敢别这么懒?”

周其然不确定季家药物的后遗症有没有清除干净,林泉的状态是否正常。

这些年,他习惯了脑壳有坑的傻林泉,假如林泉一夜之间进化到林家继承者传说中的无敌模式,周其然反倒是压力巨大。不管怎样的林泉,都是周其然从小认识的好朋友,这一点不会改变。

林泉坚决不认周其然的偷懒说法,声称是于何优秀,赋予了图案非凡意义。对林泉,以及另一个林泉,均是不可替代的特殊存在,作为喜糖刚刚好。

当然,周其然半个字都不信林泉的解释,他挑眉:“你确定自己很勤快?婚戒设计好了?再来一次大红心形?”

林泉闻言笑了笑:“结婚戒指是高等机密,现在不能泄露秘密。婚礼那天,你们就能看到它,超惊喜的。”

“惊喜?怕不是惊吓。”周其然的嘴角抽了抽,林泉这话一听就不靠谱,他非常有必要做好承受大惊吓的心理准备。

只不过,乾顾都不怕林泉胡闹,周其然更没必要发愁,他大不了装作不认识林泉。订婚宴那会儿,周其然就默默的和某位风格不常规的林少爷拉开距离,恨不得不认识这家伙。

周其然顿了顿,跳到下一个话题:“前两天,疗养院那边联系我。”

“是季商?”林泉无比淡然地问了句。

“不是他还能是谁,”周其然不满地哼了声,“季商坚持要见你一面。他不信你不肯理他,他认为是乾顾瞒着你打压他,你完全不知情。”

林泉:“……”

季家二公子是不是吃药吃傻了,自己亲手研究的药竟然吃出了妄想症?乾顾瞒着林泉对付季商?不许季商守护林泉?阻拦季商对林泉的深厚感情?

这位竹马六号显然病得不轻,还拒绝治疗。

不让季商在林泉面前晃悠是确有其事,至于别的,乾顾告诉过林泉。林泉本人十二分的支持乾顾的处理方式,送季商到季商该去的地方。

他和乾顾的双手用来拥抱幸福,拥抱珍视的人,而不是为对付这些坏蛋,陷到万劫不复的地步。此刻的他,另一个他,都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季商自以为囚禁林泉,占为己有是对林泉的感情,大错特错。

林泉身边有关心他照顾他的乾顾,他恢复记忆后,也想起了那个替林家小少爷复仇的乾顾,无论哪个乾顾,林泉可以真切感受到对方的真情实感。

乾顾给林泉的温暖和依赖,林泉放不下。正因如此,林家小少爷不惜代价,必须回到过去,不让乾顾独自一人困在黑夜。

如果季商对林泉扭曲的控制也能称之为爱,大哥林天业对傅云腾妥妥的世纪深爱,爱得傅云腾一辈子专属待遇的那种。

林泉缓缓说道:“其然,不用理那家伙。他有精力闹腾,看来是药效还不够痛苦,过阵子就消停了。”

季商自己调配的药物,理所当然由他自己研发解药。然而,林泉对这些不感兴趣,不想再听到这人的相关信息。

林泉的内心有暖意,他心底的温度只给亲朋好友,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力气关心所有人,尤其是某些不怀好意的家伙。

对林泉好的,林泉也对他们好,对林泉不好的,不要指望他笑呵呵送好处上门。他不是那个遭到药物控制和催眠影响的林泉,以往的心机算计在他这儿注定一无所获,只会被林泉毫不留情的扎成筛子。

周其然见林泉确实放下了过往,他点点头,季商相关的消息不会再出现,周家足以处理这点小事情。

但某某人至今在大众视野之外,周其然忍不住好奇:“那个姓傅的,你大哥到底压不压得住,别哪天姓傅的又蹦出来膈应人。”

林泉勾了勾嘴角,笑意加深:“放心,蹦不了,他这会儿正在享受幸福的新婚生活。”

没错,“幸福”的新婚生活。

同一时刻的某座小岛,傅云腾沉着一张脸,怒瞪林天业。

他和外界无法经常保持联系,心情差到了极点。傅家的处境不容乐观,林天业已然疯到这地步,林家还有林如徐和林泉,尤其是林泉,天知道疯到哪种程度。

林泉一旦重拾记忆,必定灭了傅家,再加上乾顾的辅助,傅云腾怀疑家里扛不住此次危机。他好不容易得到一切,眼看着傅家的发展越来越好,岂料,转眼间一败涂地。

林天业浑然不在意傅云腾的敌视目光,他微笑端起饭菜放在桌上:“今天换了新菜,尝尝味道。”

傅云腾不悦的皱眉,他终究还是拿起筷子,沉默吃饭。现在不止一个他,他连绝食抗议都办不到。

他起初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等他发觉自己出了大问题,为时已晚。他改变不了现况,他面对的是一个极度依恋林天业的自己,卑微渴求林天业的注视。

傅云腾尝试各种办法,始终不能说服另一个自己,对方更是留信息劝说傅云腾,劝傅云腾积极讨好林天业,赢得林天业更多的重视,获取更亲密的关系。对方的想法不可理喻,气得傅云腾火冒三丈。

他没办法得到另一个自己的帮助,他也控制不住愈发危险的林天业。要不是林天业对他仍有些许不知真假的感情,傅云腾恐怕早就彻底死去,消失得无声无息。

自从林泉跟随乾顾走出疗养院,一切迈向失控。原本听话的林泉,变得不听话了,紧接着,追着傅云腾跑的林天业,他一反常态的扛起傅云腾私奔。

林家人的发疯格外棘手,林家的邪门毛病,寻常家族望尘莫及。

傅云腾一声不吭的夹菜,绝食毫无意义。他完全可以想象,另一个他对林天业厨艺的赞不绝口,大口大口的吃得激动。另一个傅云腾不会饿着自己,只会吃撑,生怕没吃完,惹得林天业心情不佳。

他仇视林天业,同样仇视不争气的另一个自己。他不懂哪个步骤出了错,破药效错得如此夸张,他变得不再是他。

更令傅云腾气愤不已的是,林天业不会凑上前占便宜,他没必要这么做。每当另一个傅云腾出现,立刻亲昵的缠着林天业不放手,时时刻刻腻在林天业周围,唯恐林天业不要他。

另一个傅云腾极其主动,不但热情亲吻林天业,夜里更是表现积极,竭尽所能的讨好林天业。每次傅云腾醒来,发现他又睡在林天业怀里,遍身的痕迹,傅云腾分分钟气炸。

愤怒的傅云腾报复林天业无数次,迟迟无法成功。有林天业变聪明的缘故,也有另一个他拼死拼活的拖后腿,提防傅云腾伤害林天业。

这样的日子,逼得傅云腾处于狂化的边缘,他要么顺从接受,要么发疯反抗,他明显不像是甘愿依附林天业的个性,他愈发狠毒的针对林天业。

傅云腾的手段一次比一次极端,林天业从不放在心上。傅云腾再闹腾,也逃不了走不掉。即使傅云腾走了,他也会自己跑回来,另一个深深依恋林天业的傅云腾一直存在着。

一个傅云腾恨不得林天业死,另一个傅云腾祈祷林天业毫发无损。一个傅云腾千方百计要离开,另一个傅云腾倚着林天业,不愿和他分开一分一秒。

既矛盾又有趣,生活比以前有意思。

林天业扬起嘴角,坐在他对面的傅云腾的表情正在发生变化,他了解这样的情况,是另一个傅云腾出来了。

首节上一节135/137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