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反派联姻后 第133节

小男孩毫不怀疑林泉的话,他按照林泉的指引,立刻调整位置转向另外的一条路。

一时间,林泉心情复杂,他曾无数次期待有这么一天,他的人生拥有转机。他终于看到了这条路,他们也终于来到了这条路,通往获救的正确道路。

林泉趴在小男孩的后背,他的意识越来越沉,时间所剩无几,他快要坚持不住了。在他昏睡之前,他开口说道:“林泉……”

“阿木,你说什么?”对方问。

林泉重复道:“林泉,是我的名字,山林的林,泉水的泉,我的名字。”

“林泉,好,我记住了。我的名字是乾顾,你忘了不要紧,我下次再告诉你。”对方说道。

林泉低低地应了声,他很累,却又没来由的安心。他已经尽力改变,目前的程度是他交换时间的极限。

曾经,他盼着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人告诉他往哪儿走,什么吉什么凶,什么对什么错。遗憾的是他没能等到这个人,他只有自己提醒自己,自己帮助自己走出困境。

以后是什么样,林泉不清楚,他注定会昏迷遗忘,忘记他和乾顾的相处。剧情即将走到新的方向,未来已经截然不同。

林泉交换的时间耗尽,他将忘记这些经历,但他相信这一次,乾顾不会再忘记他的姓名。

缓缓的,林泉合上双眼,清醒的状态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他仍是那个受药物刺激,情绪状况失控的林家小少爷,乾顾背着他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

迷迷糊糊的,林泉听到小男孩和他说话:“阿木,我们得救了。是爷爷,爷爷带人来了,我们安全了,快醒醒,阿木。”

“林泉,我记得你的名字,林泉,阿木。”

周围非常嘈杂,各种声音响起,他们显得特别高兴:“小少爷找到了,找到了。”

林泉醒来时在医院,病房很安静,这里不止他一个人,另有一位同病房的病友。

听到林泉问“这是哪儿”,旁边病床的小男孩扭过头,他的眼睛蒙着纱布,阳光映在他身后,镶嵌了一圈金边。

对方笑着喊了一声:“林泉。”

林泉疑惑的看着对方:“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认识这个人吗,似乎有点印象,又好像什么都记不起来。

对方并不在意林泉的陌生态度,林泉能够清醒,他总算松了一口气:“没事,你睡迷糊了,又忘了我,我慢慢给你说。小灰还在我这儿,给你,别弄丢了。”

说着,小男孩在旁边拿起小灰狗的毛绒布偶,递向林泉的大致位置,他的手悬在半空:“给你,要收好。”

林泉接过布偶,是他熟悉的小毛绒布偶狗,是他珍视的宝贝。他想了想,问道:“你是谁?”

“我是乾顾,”小男孩说道,“阿木,别害怕,安全了,我们已经安全了。”

窗外的阳光有些耀眼,照得整个世界亮堂堂的。

第93章 姓乾的

林泉小时候,小伙伴有周其然,有于何,也有傅云腾和季商,以及一位特殊的小伙伴,小灰。

其余的那些人,他们急需林家扶持时,百般讨好林泉。一旦他们察觉林家的形势不妙,立刻掉头就走,现实得格外真切。

最终,林泉的好友名单只剩周其然和于何。

这一年,林泉就读高一,他的成长烦恼与别人不同。周其然悲痛考试一次比一次难,林泉依旧轻松高分,思索要不要跳个级。

周其然大呼不公平,他看书时间比林泉长,偏偏成绩比林泉差十万八千里。周其然有时忍不住怀疑自己的智商,究竟是他不正常,还是林泉聪明得人神共愤。

他宁愿早点继承家业,也坚决不和林泉比谁的分数高,他的成绩单回回惨遭碾压,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周其然趴在走廊的栏杆,看着不远处的操场,他问旁边的林泉:“你大学选哪儿?还是跟着姓乾的?”

进入高中后,周其然简直被这里拼死拼活的精英学生模式逼疯,他后悔和林泉选同所学校,学习进度快得他天天两行血泪。

林泉的视线望向前方,这会儿有一场球赛,赛场上的某个引起无数尖叫的身影属于乾顾。

乾顾比林泉高两届,毕业在即,大家好奇他的择校方向,盼着稍微距离乾顾近些,增加与乾家的项目合作,然而他们无处打听准确的消息,据说,乾顾还没决定。

乾顾包揽全校各种第一,第一的学习成绩,第一的体育成绩,第一的相貌身材,对比得其他人暗淡无光。

除了林泉。

林家小少爷天生的高颜值,又具备出色的运动细胞,还有与身俱来的高智商应对学业难题。面对乾顾的优秀,林泉没有丝毫压力。

至于家族的实力,林家同样和乾家不相上下。这些年家族发展壮大,林泉的两个哥哥出力不少。大哥林天业的念叨多些,二哥林如徐则是长期冷着一张脸,他们的办事效率都很高。

不止一次,有人挑拨林家三兄弟的关系,妄图摧毁林泉在林家的稳固地位,却没能成功。即使林泉他们兄弟间有矛盾,也不是外人可以随便评论。

林泉了解大哥和二哥,不同的个性对应不同的相处方式。他没有紧握林家的一切,林家财产很大部分在他两个哥哥那儿,该给哥哥们的东西,林泉从不吝啬。

与其说林泉是林家继承者,不如说他们三人是林家继承者,由林泉出面维持继承者名号而已。

林泉逐渐清醒,记忆恢复,他着手整理父母案子的相关证据。林泉发觉林与知的异样,意识到人为继承者的存在。

他没有急着动手,无论是林家钻石矿的秘密,还是季家对药物的研发,林泉必须加倍的小心谨慎。

有人挑拨林家三兄弟的关系,自然就有人破坏林泉和乾顾的感情。但,林泉和乾顾不约而同的无视那些话,压根不落入陷阱。

他们是朋友,又迈过了友情的界线。年幼的乾顾背着神志不清的林泉走出黑暗,来到明亮的阳光之下。当时的安心和依赖,一直延续到现在,随着时间的增长,不减反增。

正因如此,周其然提问的答案显而易见。林泉笑道:“大学,他去哪儿,我去哪儿,考试压力又不大。”

“说得轻巧,”周其然哼了声,“压力不大?你摸着你的良心,看着我再说一次。”

周其然为了跟上学习进度,拖着只剩半口气。他比不了林泉,更比不过乾顾,他的技能点从头到尾没有点在各个学科。

他俩正说着话,胖乎乎的于何拎着几杯果汁欢乐的跑上前,一瓶递给林泉,两瓶给了林泉。

周其然丹凤眼一扬:“你确定数量正确?”

偏心,妥妥的偏心,凭什么又是他少一瓶。

“有一瓶给乾顾。”于何的回答完全在意料中,他笑了笑,“新的口味搭配,你们尝尝喜不喜欢。”

林泉接过两瓶果汁,他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拎着果汁走向操场。一旁,周其然的嘴角抽了抽:“比赛结束了,姓乾的他自己不能过来,要你给他送过去?你到底懂不懂,有些事不能太主动。”

首节上一节133/137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