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来的男太太 第155节

至于隔壁华山旅游区,也在经过最初的火爆之后,慢慢趋近了一种平衡。

汪泽坐在一间临时教室的后方,认真的听着讲台上,一位白发老中医讲着所谓的现代中医急救知识。这类课程从这几天开课开始,已经上了好几节了。

按照由几位老中医掌控的授课方向,此次前来的,包括汪泽在内的九名中医,少数服从多数的决定,为了让这群‘学生’更加快速掌握实用性的中医知识。

此次为其五天的授课,将着重急救知识以及一些常见病症的中医诊断。至于涉及各种内科,外科,疑难症等,将会在最后做一些笼统的介绍,至于学生们能记多少,是多少。

汪泽之所以坐在这里听课,原因是本来给他安排课程时间,在某位来自医药大省的省级老中医孟致远的坚持下,被压缩至两节课。

用对方的话说:“他年纪才多大,吃的盐有我吃得米多?就算是天才,也不过是纸上谈兵。别误人子弟了。咱们这是要走出国门炫耀中医文化的,万一弄个错的,那不是贻笑大方?而且他是个明星,来你们这边,不就是为了拿钱。他的课被我们帮忙讲了,他不该感谢我们,还能有什么意见?”

这话是对方当着导演和汪泽的面儿讲的。

贺导演当时就想为汪泽争辩几句,可想想这老家伙有恃无恐,旁边几个同级别的又多是阿谀奉承,甚至还越过两位国医,掌控全局的嚣张模样,他也怕给汪泽惹麻烦。

汪泽对此其实非常看得开,他汪家的医术岂是别人想学就学的,他推迟不了,来到这里,本来还在犹豫上课方向。现在既然对方‘好意’,那他就却之不恭好了。

至于后来听说,其他人,包括两位国医,之所以礼让对方,是因为对方在医药大省,几乎掌控了百分之六十的中药市场什么的。汪泽表示,他家先生掌控着全世界的药材市场,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但肯定比对方多。

“汪泽,你来回答一下,遇到我刚刚将的情况,要如何做。”台上,孟致远端的一副高高在上的严谨模样,蔑视的看着汪泽,仿佛在对方眼里,汪泽就是一只蝼蚁一般。

汪泽想起前两天贺导演告诉他的,这位姓孟的之所以针对他,是因为姓孟的一个孙子,二十多岁,刚刚从医学院毕业,本来此次也想过来授课的,但名额有限,插不进来。于是——

汪泽自然就成了对方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按照孟老您讲的方法……”

“什么叫做按照我讲的方法?”孟致远忽然爆喝,“你一个自持有中医传承的,这个时候,该讲讲你的方法。你们什么汪家的方法。什么我的方法?感情你是来偷师的。”

汪泽敛了敛眼睑,他的脾气本来就不是太好的。被一个在他看来屁本事没有的老家伙三番两次的吆喝,他又不是忍者神龟。

“孟老所承袭的中医,不过是道听途说的众家之物,没有自己独立的传承,的确是怕人偷师。”汪泽温和的笑道。

教室里的学生(⊙o⊙):卧槽,来了来了来了!

贺导演:……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一群‘学生’,一个个瞪大眼睛不说,还暗搓搓的把手机悄悄拿出来,准备录像。他们可是早听人说这位饰演伏天的汪泽是一名武功高手,而且网站上最近炒作的事情,他们也略有耳闻,据说人还懂得道家的东西,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有幸见识到。

一些学生对视一眼,满眼都是激动。不知道这个像雷公的老头,今天要和汪少侠怎么对决。

“你……”孟致远一个字刚出口,忽然重重的拍了一击讲桌。

“哐当!”那一掌,整个讲桌上的东西飞了不说,还直接将一个好好的桌子给拍了个洞。

众学生(⊙o⊙):这,这也是高手啊!原来传说是真的,真正的中医,都是懂得功夫的!

众拍摄共组人员:这,这是要动手了吗?好激动!导演,怎么办?

贺导:……唉!一个个都是祖宗啊!

第111章 底线

“小子, 你成功的惹怒了我。”孟致远一字一句。

“这不正是孟先生所希望的吗?”汪泽合上摊在桌上的笔记本,又认真的收好笔,“孟先生从看见我的第一眼, 便眼中有火。然后一次次的试图激怒我,一次次的将自己的德性放在底线上。”

“既然一开始就知道,为何要忍?看你也不像个怂货。既然一开始忍了, 何不继续忍下去。”

“呵呵!本来是准备的, 但是当你触动了我的底线,我便觉得没那个必要了。有句话说了好, 有些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颜色, 就以为自己可以开染房。”

“呵呵!牙尖嘴利。你身为演员,就不怕我把这件事爆出去?”

“我不作什么, 孟先生难道就不去爆料了?”

孟致远一挑眉,冷笑:“很好,既然你不怕, 那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你一个年不过弱冠的小兔崽子。不能虚心聆听老人之言,口出诋毁之言。我就当给你个教训好了。我就看看, 我爆料之后, 你还能不能在娱乐圈混下去。”

众学生⊙﹏⊙!:嘶!雷电霸王龙这老家伙好狠!

贺导演(T_T)/~~:要遭!药丸, 要死啊!

众中医(--;):……这孟致远是越来越小心眼了!

“……”汪泽默默的看着对方, 半晌笑道,“既然孟先生不客气,看来我也不用客气了。想来孟先生在针对我之前, 该是调查过。那就应该知道,我汪家的中医自古就有点与众不同。”

“能被末代老妖婆看上,自然不是什么正经的东西。”

汪泽顿了顿:“本来就不是真正有传承的中医,不懂得真正的中医,情有可原。我汪家传承的古中医,怕是你这样的见都没见识过。正好今日让你见识一番。也让某些人晓得天外有天,别坐井观天。汪某不才,正好在相面,占卜上,略有些心得。现在——最后问一次,孟先生,真准备撕破脸吗?”

“呃,汪老师,要不……”贺导小心翼翼的想说什么。

汪泽看过去,还未开口,就听孟致远断喝:“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不过是卖屁股的,真以为自己有多大本事,信不信老夫只要一句话……”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对方虽然在高声呵斥,但莫名让人觉得这个老头有些可怜!但随即想到人都这么老了,还在为名利奔波!又有些难以施舍自己的同情心。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汪泽看着对方叹息道,“的确,相对于您这样的八十有一的老者,汪某,的确是乳臭未干。”

众学生,众工作人员,众中医,贺导等(⊙o⊙):不是,那个汪泽,您刚说自己会相面的,这就打脸了。是不是太丢人了些?人家孟老的履历上,可是清清楚楚的写着今年七十岁。

孟致远的眼睛迅速缩紧,眼底的阴冷如果可以杀人的话,此刻的汪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汪泽被这眼神看的心悸,手指不自觉的摸上了手腕的珠串。

良久,两人隔空对视。

但观察的两人的众人,却只觉得心中‘咯噔’‘咯噔’不带停的。

汪泽看一眼贺熊,忽然道:“很抱歉贺导,怕是你这些天的功夫,要白白浪费了。”

贺熊艰难的吞咽一口唾沫,直觉不好,心里大叫:你什么意思?

汪泽看向孟致远:“不用如此看我,你的眼神还杀不了我。或许,孟,不,按照我这些天的推算和调查,您本姓本名应该不姓孟,也不叫什么致远。

如果我的得到调查信息没问题。你,原名该叫冯茂典,今年八十一岁。不想,不愿意承认也没关系,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只要是做过,总是有迹可循的。何况,您这样一位手上沾满血腥的人还活着,真相自然不会被埋没。”

什么什么?众人大惊,惊骇的看向汪泽,又看看孟致远。他们刚刚听到了什么,是不是教室里面的风扇声音太大了?

首节上一节155/287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