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仕途 第612节

郭大远递过一根中华给钱立伟,然后自己点上一根,叹了一口气,“要不是看在张老爷子的面子上,我们也不会有今天,老领导对我们有恩啊。”

钱立伟点了点头,“就算有恩,我们俩也都还清了,我想就算这事老师他知道也不会怪我们吧,我们两个人从小长大,但是,却并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想来,咱们在面上争斗也不短的时间了,原本以为可以瞒得过一些人,只是没想到啊......”

“好了,我们先去找老师,纸是包不住火的。”郭大远说道。

叶建业在得知今天遇到伏击之后就要从医院赶过来,不过却被阻止了,“建业,你现在就留在医院,哪也不要去,黄雅身上有伤,你现在一动要看住他,我马上让华伟强给你派两个人过去。”

“人刚才就已经到了,在门口看着呢。”叶建业说道。

“恩,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先这样了,我挂电话了。”姜叶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姜叶洗了个澡就躺倒床上睡下了,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过惊险了,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第七百六十一章 威怒江水! 七

第七百六十一章威怒江水!(七)

张信党给郭大远和钱立伟两人各倒了一杯茶,脸色很是难看的看着两人,“你们所说的都是真的?”

“老师,虽然我们也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是,这确实真真切切的发生着的。”郭大远说道。

钱立伟也点头附和着,“是啊,老师,之前我们也想过要将事态给压下去,但是,现在连市委副书记都遭人枪击了,这件事我们实在是捂不住了。”

张信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浑浊的目光里面闪现出浓厚的失望,伸出手指指了指两人,叹了一声气说道,“你们俩啊,让我说你们什么好,我知道你们是念及我这点旧情,但是,你们这样做却是在害新恒啊。”

郭大远和钱立伟两人都不吭声,张信党最后叹了一口气,“也罢,我也知道这事怪不得你们,但愿我这老头子还能有点说话的份量吧。”

“老师,您的意思是?”郭大远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张信党。

张信党摆了摆手,“我就老张家现在就新恒这一根独苗了,他父亲去得早,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么完了啊。”

“老师有什么我们能够做的,您尽管开口。”郭大远和钱立伟都同时表态说道。

张信党摆了摆手,“这事你们就别管了,你们俩也快下去了,明哲保身吧,你们所拥有的已经足够你们富余下半生了。”

郭大远和钱立伟虽然坏事没少干,但是此刻心里却是突然升起一股敢动,老师都在这个时候还能够为自己着想,“老师,谢谢您。”

张信党摆了摆手,“以前我就告诉过你们,老百姓是很容易满足的,他们不会给你们做了什么,他们只会记住你们为他们做了什么,你们俩啊,却还是想不透啊,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回去吧。”

郭大远和钱立伟两人走出张信党的家,钱立伟叫住郭大远,“老郭,这事你怎么看?”

郭大远掏出烟递过一根给钱立伟,然后自己点上一根,“老师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我们先看看情况吧,到时候再做决定。”

两人分别上了自己的车离开。

当天晚上,华伟强就带着人把正在酒店里面的张新恒给抓捕了,没有给任何的说法,也不让他向外界联系,就把人带回了江水县公安局,并且由市局的人看守,不让人靠近一步,华伟强知道这次事态的严重性,并且将事情汇报回了市里面,海明华和章怀民两人的态度都很强硬,就是必须要彻查到底,不管涉及到任何的人和事,当然了,华伟强也知道,有些时候听话不能听全,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姜叶是一个极有自己想法的人,所以,这事最后还是得姜叶拍板。

姜叶刚打开房门,就看见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站在门口,姜叶楞了一下,于是开口说道,“老人家,您有什么事吗?”

张信党定睛看着姜叶,“您就是姜书记吧?”

姜叶点了点头,“请问老先生是来找我的吗?”

张信党点了点头,“姜书记,可否借一步说话。”

姜叶点了点头,让过身子,“老人家您请进。”

姜叶重新将门给关上,然后给张信党到了一杯茶,张信党说了声谢谢,然后看着姜叶,“姜书记,我叫张信党,是张新恒的爷爷,想必你已经猜到我的来意了吧?”

姜叶打量着张信党,“张先生,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姜书记,我希望您能高抬贵手放我家新恒一马,我一定会让他离开湘南的,甚至是出国。”张信党看着姜叶说道。

姜叶脸色一沉,“张先生我想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并没有对张新恒也就是您的孙子做什么,这何来高抬贵手一说。”

张信党脸色有些难堪,“姜书记,我知道新恒做得太过,但是请您看在他父亲为国捐躯的份上,给我们老张家留个根吧。”

姜叶之前也有调查过,虽然说资料里面有些含糊,但是,也是知道张新恒的父亲是一个烈士,“张先生,张新恒有没有违法犯罪,什么罪,怎么判,这些都不是我能做主的,您也是老党员了,您也应该知道,不错怪一个好人,也绝对不放过一个坏人,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所作所为而付出代价,不然,这个世界就乱套了,无规矩不成方圆,国家法律也不是摆设。”

张信党没有想到姜叶会如此的难说话,“姜书记,我知道你心里有火,但是,我这个孙子绝对不能出事,我会豁出我这条老命不顾一切的抱住他。”

姜叶也来了火气,“你最好注意你的说辞,如果昨天晚上枪手得手了,那么,现在躺在冷冰冰的停尸间的那个人是我,你维护你孙子的心情我能明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这是在他父亲脸上抹黑,他父亲为了人民群众能够不顾自己的安慰,可是,张新恒他呢?他都做了些什么?要不要我现在带着你去医院看看那个还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还有那具已经冷透僵硬的尸体,你孙子的命就值钱,别人的命就不值钱了?还是你觉得因为他是烈士的孩子就可以无法无天为非作歹了,全国上下有多少为过捐躯的烈士,难道他们就没有后代,要是所有人都这样,那么,你觉得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你是个老党员,难道这点觉悟都没有吗?”

张信党被姜叶问得无言以对,只能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得逞?你难道不觉得可笑吗?是谁犯下的错?是谁让一个孩子没了父亲?让一对双胞胎失去了父亲?让他们阴阳相隔,做人做事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算今天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你,就算是省委书记,我也不会有半分妥协,既然你孙子敢做,那么,我就敢让他绳之于法,不管谁敢插手,我就收拾谁。”姜叶大声喝道。

张信党没有再说话,沉默的走出了姜叶的房间。

第七百六十二章 威怒江水! 八

第七百六十二章威怒江水!(八)

早上张信党给姜叶来了这么一出,姜叶心里也实在不好受,但是如果要让姜叶站在张信党的角度上去看待问题的话,那么姜叶倒也能够理解这位老人家,但是,让姜叶火大的是,你张信党是一位老党员,竟然还如此明目张胆的来包庇你的孙子,这完全是藐视自己,藐视法律,而且,自己就是那个差点成为枪下鬼的人,在县委招待所吃过早餐之后,姜叶带了点吃的来到医院给叶建业和黄雅。

黄雅喝完一小碗米粥之后就没有再吃东西了,叶建业则是啃了两个包子和一碗粥,吃完之后,叶建业就让黄雅休息,两人走出病房,叶建业看着姜叶,“你没什么事吧?”

姜叶摆了摆手,“没事,运气好,不然的话,恐怕你就见不到我了。”

叶建业双手紧紧握拳,“张新恒那个王八蛋也太胆大妄为了,我看也就别忍了,先把人控制起来再说,只要想弄他没什么弄不了的。”

姜叶拍了拍叶建业的肩膀,“走吧,跟我去一趟公安局,张新恒已经被看起来了。”

叶建业眉毛一挑,跟着姜叶身后走出了医院。

在路上姜叶又给华伟强打了一个电话,来到县局门口的时候,华伟强已经等候在了那里,姜叶和叶建业两人推开车门走下车来。

“姜书记。”华伟强恭谨的叫道,姜叶点了点头,“带我去看看张新恒。”

在一件单独的房间里面,姜叶看见了张新恒,张新恒也同样的看着进来的姜叶和叶建业。

“张少,别来无恙啊。”姜叶笑着坐到椅子上面点上一颗烟说道。

“呵呵,姜书记这么好心来看望我,可真是让我诚惶诚恐啊。“张新恒一脸不屑的笑道。

姜叶却也不以为意,用手敲了敲实木桌面,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张新恒,今天早上你爷爷来找过我,让我放你一马,你怎么看?”

首节 上一节 612/1044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