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仕途 第399节

“为什么?”陈杼一脸媚笑的看着姜叶说道。

“你是贱货,我不喜欢日贱货。”姜叶直言说道。

陈杼一点都不在意,笑得更加的妩媚了,“小弟弟,贱货日起来才更带感,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玩得了老汉推车,耍得起观音坐莲,去得了蓬门开得了菊关,怎么样,心动不?”

姜叶看着陈杼一脸的媚态,“三百块找五十还包夜,不稀罕。”

陈杼秀眉一挑,“老娘比她们高贵多了。”

姜叶撇了撇嘴,“我不这么认为,日了你,我小命就去了半条,日了她们,她们小命去了半条,你说呢?”

陈杼咯咯直笑,“你不觉得这是挑战吗?你连戴雪吟,沈怜都敢日,怎么到了我这里就萎了。”

“懒得理你,贱货。”姜叶拿出中南海点上一根深吸一口说道。

陈杼这个时候,将双腿微微分开,透着灯光看着那双穿着黑丝的大腿,姜叶不禁咽了一口口水,“贱货,收起你的这套,老子不吃你这套。”

“咯咯,沈怜说你是禽兽,我一点都没看出来。”陈杼说道。

姜叶瞪了她一眼,“我是禽兽,但是我却从来不日禽兽。”

陈杼继续以一副撩人的姿势坐在那里,不过言语间却并没有继续挑逗姜叶,端起酒杯优雅的喝了一口猩红的液体,然后缓缓开口说道,“我这批车子你让李星帮我做怎么样?”

“没门,你不安好心。”姜叶直言拒绝。

陈杼也不以为意,“我确实没安什么好心,但也仅仅是对你安好心罢了。”

“我好不容易将李星拉上岸,你想再拖他下水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倒是有两个人选可以帮你。”姜叶说道。

“就是南帝北柳探花两人?”陈杼看着姜叶说道,姜叶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他们俩,他们俩不比李星差。”

“随便你了,反正这也是送你的礼物。”陈杼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姜叶将烟蒂摁进烟灰缸里面,然后缓缓说道,“别说得那么好听,这只不过是你的敲门砖罢了,不过,我觉得顺水不适合你待。”

陈杼看着姜叶,收起脸上的笑意,“我就没打算留在顺水,顺水只不过是路过罢了,完全是因为你。”

“你的目的地是顺宁?”姜叶看着陈杼问道。陈杼没有否认的点了点头,“没错,我那么多个好姐妹都顺宁,我没有理由不去啊,我还没有被你日呢,咯咯。”

“滚。”姜叶吐出一个字,然后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我警告你,别过早的将战火烧起来,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你放心吧,龙为民现在还没那个魄力,不然,当初你打断龙家的腿又阴了他们放在湘南的棋子的时候战火就烧起来了,龙家现在里里外外大把事要忙,别以为戴家就这么便宜他们。”陈杼说道。

这些姜叶自然是知道的,“秦家怎么样?”

陈杼摇了摇头,“秦家上不了台面,不过,我倒是对陈家很感兴趣哦。”

姜叶闻言蹙了蹙眉头,“你说东北陈家?跟纳兰王爷走得很近的那个陈家?”

这么多年来,姜叶一直没有涉足东北,但是并不代表姜叶不关心东北的形势格局,陈杼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那个陈家。”

姜叶再一次点上一根烟大大的吸了一口,“陈家这几年的低调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啊,q四爷完蛋之后,纳兰王爷迅速崛起,看来陈家的功劳不小啊。”

陈杼笑了笑,“但是,q四爷完蛋陈家也伤到了胫骨啊,培植纳兰家也只不过是尽可能的挽回一些罢了,上面也是有意无意的放任陈家,这才让陈家得意迅速的恢复元气啊。”

姜叶闻言,点了点头,“看来是时候多关注一下东北那一块了。”

“咯咯。”陈杼轻笑道,“相公,看在我给你提了个醒的份上,一会是不是要好好的日娘子一次呢?娘子现在是如饥似渴啊。”

姜叶没好气的白了陈杼一眼,“滚,贱货。”

“咯咯。”陈杼一脸不以为意,“不过,你确实要准备一盘大棋了,东三省小瞧不得,辽古更是不可小觑,还有沿海几城。”

“老子没有三头六臂,管好我这一亩三分地就不错了。”姜叶说道,但是陈杼的话还是让姜叶留了个心眼,这些地方确实都不容小觑。

陈杼笑了笑,“我觉得叶飞不应该来湘南。”

姜叶点了点头,“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贱货,不然的话,他早就去东三省了。”

“这可跟我没关系,据说这是你们家老太爷的意思。”陈杼说道。

姜叶站起身来,“懒得你这个贱货,我先走了。”

陈杼媚笑着说道,“相公,真不留下来日我这个贱货吗?”

姜叶脑门一阵冷汗,逃也似的离开陈杼的别墅,开走了陈杼的车,姜叶的车子留在了和陈杼见面的茶楼。这个黑寡妇实在是太彪悍了,姜叶还真的有点吃不消,真怕一个没忍住把她给办了!到时候就麻烦大了!

第四百七十五章 他来了! 一 第九更!

第四百七十五章他来了!(一)第九更!

一边开着车子姜叶还心有余悸,黑寡妇陈杼太厉害了,别就真的以为黑寡妇会真的给姜叶日,就暂时而言这是不可能的,姜叶心里跟明镜似的,而且,姜叶暂时也不愿意去招惹这个马蜂窝,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姜叶心里清楚着这个陈杼真正恐怖的地方所在,辽古猛虎王的大儿子孙岳可是把陈杼当做是亲姐姐对待,这也是因为陈杼当年嫁给了龙家的人,这头小老虎才退而求其次的,要是姜叶真的就不以为意的日了这个黑寡妇,指不定,啥时候就倒在了那头小老虎的枪口下。

回到酒店,姜叶才发现自己的衬衫早就湿透了,詹秀看着姜叶说道,“回来了。”

姜叶点了点头,“我去洗澡。”

浴室里面,姜叶任由水流冲刷在身上,脑子里面却满是陈杼所说的话,陈杼可以的提醒自己小心东北陈家,绝对是没有道理的,陈家低调的这几年几乎是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是纳兰王爷的名号却是响当当的,而纳兰王爷只不过是陈家养的一条狗罢了,但是就是这么一条狗在东北跺跺脚也要震上一震,小觑不得啊。

陈杼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姜叶猜不透,但是暂时而言,这个黑寡妇对自己还是无害的,就像自己跟秦刚说的那般,黑寡妇陈杼就是一把双面刃,用好伤敌,反之,伤己。

足足大半个小时姜叶才裹着浴巾走出浴室,詹秀看着坐到自己旁边的姜叶,轻声说道,“遇到什么事了?”

姜叶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有点琢磨不明白陈杼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詹秀闻言笑了笑,“其实是你自己太为难自己了,没有什么事是能够看透的,只要暂时威胁不到你,你都可以不用去想,否则,太累,在湘南,你暂时还不用去担心这些,就算是龙为民来了,我照样收拾了他。”

姜叶轻轻的搂着詹秀的肩膀,“秀秀,你后悔吗?”

詹秀摇了摇头,“不后悔,没什么值得后悔的,我要给你生娃,要给你养娃,教娃。”

姜叶搂着詹秀的手用力的紧了紧,“谢谢你。”

詹秀深情的看着姜叶,“这是我应该做的,相夫教子本来就是我的义务和责任,我没什么大的追求,就是想要给你生一个纨绔,一个被我宠溺到整天在外面为非作歹,打着父亲的旗号到处拱白菜,踩人的不良二代。”

姜叶闻言,没有生气,哈哈大笑道,“对,咱们的儿子就应该是这副德行,像他老子我。”

首节 上一节 399/1044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