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小凤凰 第51节

  作者有话要说:录歌小剧场。

  宿爸爸:唱生日歌会吗?happy birthday会吗宿郁?

  宿郁:谁不会啊,不就是哈皮不丝dei吗?

  宿妈妈:……

  

第57章

  阵法花费的时间比宿黎想象的要长, 没想到已经过了零点,等回到湖边营地的时候,他才知道宿爸爸所?说的生日快乐便是庆祝生辰的意?思。宿黎早就记不清自己是哪一天出?生的, 惊鹤以前也说过要给他庆祝生辰, 可他不记得哪天生辰, 于是就随便挑了一天过。

  过生辰对他来说可有可无, 只不过是图过生辰的时候神山里的热闹。

  离玄听的到来让湖边露营的人?感到十分惊讶, 宿明更是从?宿妈妈的怀里跳下来, 在离玄听旁边徘徊着,似乎在确认他, 又似乎认清他的味道。

  风妖见状微顿,平时的离玄听跟宿黎一般大?小,又是碰不到的魂体, 而现在脸长开了些, 更显俊气,看起来还有些不太?习惯。

  “这是玄听吗?”宿妈妈见到离玄听的时候微微一愣,“这比先前长高不少。”

  离玄听获得实体且长大?了的消息很快就在周围传开, 宿郁不知道这事, 所?以见到离玄听时有些稀奇。

  “这都高黎崽半个头多了。”宿郁穿着背心在炉边烤东西, 见白昀愣愣的便解释道:“他叫离玄听,先前也跟我们来, 只是你看不到他。”

  风妖帮忙拿着东西,见到宿黎一个人?裹着小毯子坐在小凳子上?, 宿黎是因为?布阵神力驱使?才突然化形,事发突然,宿爸爸给他套上?小衣服后怕孩子着凉,又顺便给他裹上?个小毯子。

  此?时见到他有些懵地坐在旁边, 风妖不禁想到第一次见到这宿黎的时候,也像现在这模样。此?时见状,他便问道:“怎么了?”

  “没。”宿黎有点困困的,体内灵力匮乏,提不太?起精神来。

  风妖道:“要不去帐篷里睡一会?”

  宿黎裹着毯子,半合着眼看前方的火堆,“不睡。”

  离玄听在旁边供人?围观了一番才逃开,刚离开人?群他便找到坐在旁边的宿黎,后者此?时正?微微坐着,头点着点,像是在打瞌睡,整个人?都被毛毯包裹着,显得脸十分的小。

  他搬了张小凳子到宿黎旁边坐下,肩膀不经意?地抵在宿黎微歪的头边上?,稍稍撑住他的身体。

  宿黎布阵完整个人?就有点迷迷糊糊,此?时见离玄听过来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问道:“你怎么跟之前不一样了?”

  离玄听帮他拉了下被子,问:“怎么不一样?”

  “有点意?外。”宿黎乍一看到离玄听这般模样有点不太?习惯,离玄听的实体由龙骨所?化,按理说会随着他神魂模样所?化,如今变成这般模样应该也是离玄听自己的意?愿,“我以为?你会跟之前一样。”

  周围的人?都忙着烧烤布置生日蛋糕,宿黎坐在营地的小板凳上?,靠在离玄听的肩头看着忙碌的景况。很快,烧烤都考好了,所?有人?都围在小桌子边,桌上?摆好了生日蛋糕,宿黎迷迷糊糊被宿爸爸抱到怀里,听到他问着:“崽崽,要许个生日愿望。”

  “愿望?”宿黎一顿。

  宿爸爸点头:“不要说出?来,说出?来就不灵了。”

  宿黎停了一会,然后道:“好了。”

  “明明呢?”宿爸爸问:“许好了吗?”

  宿明尾巴晃了晃,扬声?道:“喵~”

  两个孩子许完愿望就到了吃蛋糕的时候,离玄听化作实体之后第一次尝试人?族的食物,一开始吃还有些不习惯,但很快就被蛋糕独特的甜味跟烧烤的风味俘获,而宿黎吃了两块蛋糕就在宿爸爸的怀里睡着了,太?累还打起小小的呼噜。

  夜渐深,宿郁在另一边跟白昀讨论英语单词,白昀费劲口舌给他解释HappyBirthDay的正?确发音。宿妈妈抱着宿明给他顺毛,小猫咪露着肚皮发着咕噜咕噜的声?音。

  宿爸爸见离玄听一个人?在旁边坐,便主?动开口找话题道:“玄听怎么想变成这样?”

  离玄听知道他大?概是什么意?思,稍稍一顿,目光停在宿黎身上?:“比他大?一些,能照顾他。”

  宿爸爸恍然大?悟:“原来玄听想当哥哥啊。”

  宿妈妈应道:“之前我买了新的儿童床在仓库里散味,二?楼的空房间也可以收拾,等孩子们大?了就不能住一起了。”

  宿爸爸道:“也对,那上?次说别墅扩建的事,咱们家后面?那块地是时候可以施工了。”

  陈惊鹤在旁边听着,见状道:“说到买地的事,我也在你们家对面?不远地方买了块地。想着以后过来就能在旁边住,也能方便点。”

  他说完看向风妖:“怎么样风妖,你要不要从?山里搬出?来住?”

  风妖摇头:“不了,我住深山挺好的。”

  家长们讨论着买房的事,说着说着又到孩子将来上?学的事。提到这里,宿爸爸突然想起来:“哦对了惊鹤先生,玄听这上?户口的事还得忙活呢。”

  陈惊鹤恍然大?悟:“你不说我还忘了这一回事。”

  离玄听听到自己的名字稍稍一顿:“上?户口?”

  “就一人?族的身份证明,这现在人?族社会比我们那时候复杂多了。”陈惊鹤解释道:“在人?族社会走动少不了身份证明,你不上?户口就是个黑户,很多事都办不了。这件事得去妖管局办,不过这件事麻烦点,清风,你们家现在这条件也领养孩子估计在人?族部门?那过不去。”

  宿家已经有三个孩子,按照人?族法律,离玄听这情况是不能走收养途径上?宿家户口。宿爸爸闻言一愣:“你不说我都忘了这回事。”

  离玄听问道:“很麻烦吗?”

  “不麻烦,到时候走途径到我户口下就行了,等你‘成年?’再迁出?去。”陈惊鹤摆摆手,“我满足条件,底下也没孩子。”

  家长们很快就把离玄听的事给解决了,陈惊鹤打电话让人?去办,聊天聊到三点多,孩子们都各自回到帐篷里去睡,风妖告辞说要回山里聚灵阵去看看情况。宿爸爸把宿黎抱进去帐篷,对离玄听道:“叔叔帐篷没带多,晚上?你跟他们两个挤挤,就明明闹了些,你也多注意?黎崽的情况。”

  离玄听点了点头,等到宿爸爸出?去之后,他从?怀里拿出?凤凰玉,仔细地系在宿黎的颈间,又给他拉了拉被子,柔声?道:“好梦。”

  -

  隔天一大?早,宿爸爸去看帐篷里情况时,便见到三个孩子挤在一起的场面?。小猫咪变成了人?,宿明裹着被子缩在宿黎的怀里,而离玄听坐在旁边,似乎是在护着两个孩子。

  宿爸爸帮宿明穿好衣服,后者已经撒开脚丫到湖边玩耍。宿爸爸只好跟了出?去,宿黎在此?喧闹中悠悠转醒,体内的灵脉经过一晚的休息已经恢复不少,他借着玄听的手站起来,忽然就停住了。

  离玄听见他不往外走,疑惑问道:“怎么了?”

  宿黎看着他,过会又收回目光,简言道:“你比我高。”

  昨晚灵力消耗过度不太?清醒,但今早醒过来后他看离玄听得抬头才能看。

  山里的早上?空气清新,宿郁带着白昀在湖边钓鱼,而这时候宿妈妈的手机响了,原来是节目组里的百灵鸟打来的电话,昨天闹出?的乌龙搞得无法收场,但因为?傀儡表现得太?平常,带回去的素材只能勉强剪出?来几分钟视频,与其他家庭的短片比起差了十万八千里。

  用这个小短片来作宣传肯定?不够,该拍出?来的东西没拍出?来,效果没到位,所?以节目组那边过来问宿余棠,问她这两天是否有空配合做个宣传。

  “他们说配合台里另一档节目去当个嘉宾。”宿妈妈道:“这事我给拒了,跟他们说这两天会在微博做些互动就当是给昨天短片的事做个收尾。”

  陈惊鹤闻言道:“这做宣传不都是简单的事吗?你在微博发几个视频就能达到同样的宣传效果,你们要想省事,就直接开个直播好了。”

  直播?宿爸爸听完一顿,昨天录播都搞出?那么大?的事情,这直播要是一不小心出?事,那可就大?麻烦了。

  “能有啥大?麻烦啊,我觉得直播挺好的。”宿郁插了一嘴,“而且手机直播,你见势不对直接捂镜头,他们那种电视直播才是麻烦,都固定?镜头出?事都来不及撤。妈,要我说你想做宣传,你搞直播比发小视频划算,直播半小时就能解决的事情。”

  他补充道:“你们要是相信我,我给你们掌镜头,保证不出?差错。”

  宿爸爸:“……哦。”

  宿妈妈听到陈惊鹤的建议稍稍犹豫了会,才道:“其实直播的形式也还好,这段时间小林跟我说网上?很多朋友都喜欢黎崽,之前我们也只是录节目,其他的互动基本上?没参加,要么就播个几分钟?也是给观众们一个反馈,要感谢他们的喜欢。”

  宿爸爸听了一会,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当初借综艺一方面?是想让孩子交到朋友,另一方面?也考虑到受人?喜爱会对孩子修行有益。他们录节目归录节目,很少跟网上?的朋友交流,如今黎崽的身体好转,于修行因果而言,他们也需要让孩子回馈其他人?的喜欢。

  宿家家长拍定?要趁着这个机会搞直播,该安排的事就马上?拍上?来,说播就播。白昀见状道:“这山里的信号……好像不太?好。”

  这话一出?,宿妈妈下载直播软件都下了老半天,要在这环境下用手机直播简直天方夜谭。

  陈惊鹤道:“这有什么问题,你要直播设备我马上?叫人?送过来。”

  宿黎睡醒之后跟离玄听坐在湖边闭目修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见呼呼的风声?,睁开眼便见到空中有一打着螺旋桨的直升飞机缓缓落下。

  这个动静一下子就把两人?惊醒,坐在原地仰头见那直升飞机,离玄听第一次见,便问道:“这是什么?”

  宿黎已然不像第一次见飞机时的惊讶,“人?族会飞的宝器,是交通工具,叫肥鸡。”

  “肥鸡?”离玄听问。

  “嗯。”宿黎看向湖边的景况,只见陈惊鹤的秘书?青鸟带着几个人?搬着设备从?肥鸡下来,紧接着快速地布置起来。

  白昀见到这些人?支起了天线,还在地上?画了好些东西,紧接着此?间的信号就忽然变好起来,宿妈妈手机的下载速度直线攀升,很快就把直播软件下好了。

  秘书?青鸟见状道:“宿大?人?,您可以把直播间门?牌号给我。”

  宿妈妈疑惑地看向她。

  青鸟解释道:“这个直播平台是陈氏集团旗下,我会通知他们给您拓宽线路。”

  宿黎拉着离玄听到周围看情况,只见好些设备都是他没见过,但也有些是他熟悉的阵法。跟着青鸟过来的都是陈惊鹤的心腹,他们都是修为?有成的妖,也知道宿黎的身份,所?以当看到宿黎对这些感兴趣时,纷纷给他解释。

  宿黎问:“这些阵法是……”

  心腹答道:“凤凰大?人?,这是加强信号用的阵法,应急时最为?好用。”

  宿黎听他讲了一会,才知道现在有些擅长阵法的修士已经专研出?与时俱进的阵法来,但相反的是对上?古阵法传承甚少,惊鹤身边这些人?还好,但听说修道界留存的上?古阵图寥寥无几。

  “崽崽,快过来爸爸这边。”宿爸爸扬声?喊道:“玄听也过来,我们要开直播啦。”

  -

  这天早上?是周一,《萌娃》的观众们刚看完最新一期的节目,上?班族们正?挤着地铁去上?班,学生党已经在上?早课。昏昏欲睡的人?靠着手机提神,正?在漫无目的地刷着微博,忽然就刷到了宿余棠的更新微博的消息。

  微博简短,只是一条直播链接,一点开就直通某个知名平台直播间。

  【我靠,女神什么时候有直播间?】

  【新注册的?卧槽这直播间的等级,新号直接拉到最高级?】

  【不愧是女神。】

  【哇,感觉背景好美,这是在森林里吗?我感觉被治愈了。】

  【是新戏吗?还是其他宣传?我没看到女神去旅游的消息啊?】

  【啊啊啊女神,我能看看黎明宝宝吗?】

  【距离女神上?次营业已经过去一周了呜呜呜。】

  直播间里对着森林广阔的湖面?,清澈碧绿的湖面?,晴朗无云的天空,以及直播间的镜头上?突然出?现宿明。宿明怼脸站在镜头前,旁边还站着宿黎,兄弟两正?盯着镜头看。

  宿黎问:“什么是直播?”

  宿明宛如复读机:“什么是直播?”

  画外音是宿余棠的声?音:“崽崽们看镜头,其他的哥哥姐姐们可以通过手机看到你们,这个就是直播啦。”

  【卧槽我死了。】

  【这直播间也太?高清了,崽崽的眼睛呜呜呜,妈妈在这!!】

  宿爸爸的声?音出?现:“崽崽,要跟哥哥姐姐们说你好。”

  宿明马上?就应:“泥好!”

  宿黎则是盯着宿妈妈的镜头看了好一会,明明没看到其他人?,为?什么说其他人?能看到他,难道跟家里之前录节目一样吗?他犹犹豫豫,但还是说了句:“你好。”

  经过这段时间,他从?最开始不习惯镜头到如今习以为?常,反倒对这种精细巧妙的东西感兴趣,家里有好几台废弃的手机已经被他拆过了。

  【呜呜呜可爱死了。】

  【黎黎这看镜头的迷惑的大?眼睛哈哈哈。】

  宿爸爸又道:“要说谢谢。”

  两个孩子齐齐看向镜头,过了会又重新看镜头,一前一后鞠了个躬,然后说了谢谢。

  很多网友在弹幕上?问宿余棠为?何这个时候开直播,宿余棠解释是节目即将收官,带着孩子们表示感谢,感谢这段时间的支持跟喜欢。两个孩子都穿着休闲的服装,背景里还有其他人?的说话声?,似乎是一群人?到森林里游玩。

首节 上一节 51/173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