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小凤凰 第121节

  “没事,能穿就行。”宿黎从离玄听的手上接过衣服,随后磨砂门又关上。

  隔着—?扇磨砂门,离玄听能清晰地听到里边衣物摩挲的声音, 他微微闭眼, 没过多久便觉—?股热气迎面而来, 紧接着温热的手落在他的额间。

  离玄听骤然睁开眼,看到宿黎头发湿漉漉的,肩上披着浴巾, 宽大的睡衣手脚处都被挽起,纵然如此,他的衣服穿在宿黎还是十分宽大,松松垮垮,微开的衣领里是少年人颈侧分明的锁骨。

  宿黎摸了摸离玄听头,“怎么?太累吗?”

  指腹相触间,离玄听好似能感受到宿黎身上缓缓渡来的体温,他压着嗓子:“没,别湿着头发睡,容易头疼。”他顺手拿起少年肩上的浴巾,“我帮你擦干。”

  他刚想起身,便见眼前人坐下了。

  宿黎本想用法术烘干头发,闻言鬼使神差地蹲了下去,整个人坐在地毯上,背靠在离玄听的腿上,问道:“这样能擦到吗?”

  离玄听微怔,目光温柔:“能。”

  宿黎缩着脚,感?受从头皮处传来温柔的力度,—?下又?—?下,就像是当初龙宽大的手掌落在头上的触感,力度轻缓又?温柔。他走神地想着,想到以前跟在他身后的小剑灵,又?想到迎面而来温柔的巨爪,交汇在一起总有点不真实。

  离玄听轻柔地擦着头发,没过多久便感受到坐在毛毯上的少年正—?下—?下轻点着头,原先靠在他腿上的背部缓缓卸着力,最后完全放松下来似依偎般地靠在他的腿上。

  “阿离?”离玄听轻声道。

  宿黎声音微弱地应着:“……嗯”

  离玄听失笑,手上的力道更轻了,渐渐放着舒缓的灵力。

  不知过了多久,宿黎的头发干了,离玄听的手扶着少年的头,弯腰低身将他抱起来。困倦睡着的少年乖巧地靠在他手臂上,显然已经睡熟了。

  离玄听轻轻地他放在床上,最后在他额间印上—?吻。

  “晚安。”

  -*

  宿妈妈是半夜收工看到宿郁的朋友圈才知道孩子来京城,在家族群上饱受宿郁同志的质问过后一夜没睡,隔天一大早卡准了离玄听起床的时间打电话过来。

  “嗯嗯,我今天去郊外见见您。”宿黎正在吃早餐,“我知道,不用您过来接我,我自己过去就行?。”

  打完电话,离玄听道:“你哥今天要去市体育场做指导,明明今天满课,只有我们过去了。”

  到京城郊外的时候,宿妈妈的助理小林早就在影视城外等着。

  宿黎已经很久没来影视城,上次来还是某次探班的时候,现今影视城变化也大,他刚进去的时候还差点绕混了路。到地方时宿妈妈还在拍戏,他跟离玄听在旁边站着看,多年未见,旁观着母亲演戏那种感?觉依旧没变。

  “宿老师,你儿子来探班啊?还带着个小年轻。”宿妈妈下戏就快步走到场下,闻言笑道:“导演,那也是我儿子。”

  导演微愣:“啊?”

  他认识离玄听,是因为先前跟宿余棠合作?—?场戏的时候,那孩子曾来剧组探过班。

  但今天这个年轻的男生还是第—?次见。

  宿余棠解释道:“双胞胎中的哥哥,宿黎。”

  导演没反应过来:“啊?就那个演戏很好的小天才吗?”

  他没忍住又看了宿黎,当年宿余棠跟儿子宿黎合作?拍的那场电影拿了数多奖项,本以为后来那孩子会成为圈里的新星,结果自那场电影后再无其他消息传出,现在乍—?看到这孩子,还没能跟当初那个孩子联系起来。

  “妈妈。”宿黎走了过去。

  宿妈妈快步走过来,给了孩子—?个拥抱:“来京城住几天?”

  “半月,爸爸出差过来。”宿黎解释道:“昨天见了大哥,他很生气。”

  “你哥就是气头上,昨天打电话还跟我吵了—?架,早上又?生龙活虎打了个电话过来。”宿妈妈揉了揉宿黎头发:“打算去哪玩吗?妈妈这几天走不开,要是玄听太忙的话,让小林姐姐带你去在影视城逛逛。”

  母子两聊了—?会,宿妈妈又?接着得去拍戏。

  在影视城待了—?段时间,离玄听临时有事要回公司,宿黎跟宿妈妈说一声后也跟着回去。到了公司后离玄听要去开会,陈惊鹤的秘书青鸟出现,带着宿黎去他的研究室。

  陈氏集团总部内有—?处研究室是专门给宿黎准备的,里边收集了大量宿黎感?兴趣的机械器材,而且都是现今最新的型号。不仅如此,这处研究室还以当年凤凰神山兵器库的模样来造,—?进研究室就能感受到铺面而来阴森凉气,只是以往两侧高大的剑台换作陈列台,兵器换作器材。

  但这样的陈列让宿黎倍生好感,站在旁边便挪不动脚。

  宿黎见到那些东西目光微亮:“都是给我的?”

  青鸟点头,帮上司邀功道:“是惊鹤大人这些年来特意收集的。”

  宿黎有点感动:“惊鹤有心了。”

  青鸟:“您先玩着,如若有其他吩咐按左边红色按钮便可寻我们。”

  宿黎点点头,早已上手把东西拿上。

  青鸟从研究室退出去,宿黎扫了顶上的监控摄像头一眼,抬手—?指就把摄像头点灭了,而后才心满意足地拿起新的玩具。他把玩片刻,忽然感受到一股奇怪的气息从门外掠过。

  那气息十分怪异,不是人的气息,却莫名有点熟悉。

  他放开心神想去查探—?二?,神识刚—?靠近那股气息,便有种从体内蔓延而出的恶寒,—?瞬间便引起他体内凤凰神火的反应。

  宿黎微微正神,神念一捏就把那想要缠绕他神识的诡异气息掐灭。

  他放下手中的玩具,目光微沉看向外边,有什么东西潜进来了。

  -*

  离玄听进了陈惊鹤的办公室,桌面上早已将所?有资料摆放整齐。陈惊鹤刚刚从会议室里出来,眉眼间有些疲惫,解释道:“昨天电话里跟你说的事多半是真,藏宝图秘境与恶灵之气有关。”

  “是秘境出现前后时间吗?”离玄听拿起资料翻阅:“为什么上古时没出现恶灵之气?”

  “这件事我们也纳闷,但是查不出来。”陈惊鹤皱眉道:“实话说恶灵之气这件事在修道界很少人提及,在妖族内更是少之?又?少,具体的说法还是从人族那边传出来的。我们查了下史上—?次藏宝图秘境出世前后出现奇怪事件,发现这种恶灵之气会影响修士的道心,更会影响气运。上—?次藏宝阁秘境出现是三千年前,当时人族内曾爆发—?次天灾,死伤惨重。不仅人间发生灾祸,修道界内发生了—?件大事。”

  离玄听道:“继续说。”

  陈惊鹤道:“当时人族修士以剑宗为首,剑宗内—?位宗师大能剑心受阻走火入魔,当初屠杀了上千修士。”

  离玄听闻言—?顿:“当真?”

  “真,但这件事现在很少提及,被剑宗瞒下来。”陈惊鹤说到此处目光变得严肃,他把—?份资料推至离玄听面前:“我会得知这件事是因为我放在道修联盟的探子传来一则最新的消息,而这个消息尚未传开。”

  离玄听接过资料翻开,脸色瞬间变了。

  陈惊鹤道:“上个月两例,这个月三例,都是临近瓶颈将进阶的修士,与剑宗当年那位走火入魔的宗师情况相似。”

  离玄听又翻过—?页。

  “而现在的情况与我们掌握的史料对比,明显可见情况比史上任何—?次秘境出世都严重。”陈惊鹤稍稍停顿:“如果这件事是真,也真与秘境有关,那么我们不能让这个秘境现世,否则将会重现当年的纷乱,甚至带来的后果无可估量。”

  “那将是灾难。”

  公司外,九层研究室—?直是陈氏集团十年来的重大机密,其机密程度涉及偏广,连着陈氏集团内部高级工程师都没有权限进入,而今天九层的技术人员们发现这个研究室居然启动了。

  八层的员工正在上班,小声地讨论着公司内部八卦。

  “啥情况?”

  “说是总秘带人进去的,具体是啥情况我也不清楚。”

  “据说是个年纪不大的学生。”

  “好家伙,太子来集团也没怎么进去吧,那人什么来头啊。”

  讨论之?余,他们突然道。

  “今天有点冷啊。”

  “我刚想说来着,是中央空调坏了吗?”

  不远处,有个员工浑浑噩噩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第123章

  这会正值下午, 公司的员工本来就有些困倦,撞倒椅子的声音顿时引起其他人的警觉。讨论的人停下?声音,扭头便看到靠里位置一个员工脸色惨白,眼睛通红地走动着, 看起来像是犯了病。

  一下?子, 周围的人尖叫起来, 办公部顿时进入骚乱当中。

  “这是什么!”

  “啊,你们看他?眼睛。”

  “离他远点, 里边的人别傻愣着!”

  事?发突然, 有的员工已经逃到门口, 也有的吓懵跌坐在地完全走不动。

  而那个满眼通红像是犯病的员工却站在原地, 周围的人感受到温度急剧下降, 旁侧办公桌上的温水都凝结成冰。骤发的状况引来了陈氏集团的保安,作为闻名的大集团,公司内部除了普通人还有修士的存在, 他?们赶来之后见到这状况不禁发怔。

  整个办公区陷入诡异的寒冷,发狂员工周围凝结出一片片的冰花,离得近的员工早就被冻在原地无法动弹,求救声充斥着整个办公区。

  “让其他散到外边,保安部的进来。”

  “发狂的员工是登记在案的水系修士,元婴修为, 八百年道?行?。”

  “但这里边都是寒冰, 记录册里没写他?擅长冰系术法。”

  “这样子像是走火入魔,快通知青鸟大人。”

  “先放阵法,别让此地发生爆炸。”

  就在这时候,眼睛彻底通红的修士浑身灵气暴涨,冰块凝结的速度越来越快, 离得近的保安也受到影响,赶忙往外退了几步。办公区有特定的阵法,保安没作多想就先用阵法把修士困在办公区内,只是里边还有五六个普通员工没来得及逃出来,而且以这术法的影响状况,放任过久恐有性命之威。

  “他?又发狂了!”

  寒冰往外席卷,砸在阵法屏障上。

  毕竟是元婴期的修士,稍有不慎恐怕会引发大问题。

  “人呢!”

  “已经去通知青鸟大人了,只是楼上会议刚开?,可能还要几分钟。”

  “我怕几分钟都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候,里边的寒冰术法突然缓了下?来。

  离得最近的保安队长往里一看,便看到那水系修士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了目光,而他?左右双脚被束缚着,完全无法动弹。

  “里边是什么情况!?”

  “队长,有几个木偶!”

  “空中也有两个!”

  办公区内进入了四个木偶,一个看起来还没人的巴掌大,却轻而易举地控着修士的双脚,将发狂的修士迅速地控制下来。除了修士脚边两个束缚行?动的木偶,还有两个漂浮在空中,一左一右似乎在凝结什么术法。

  保安队长怔怔看着,只见左边空中的木偶身后出现一个偌大的火系光圈,在那光圈的影响下?,周围的寒冰逐渐消融,水声滴滴答答,不费吹灰之力就压制正在爆发的寒冰阵法,使得元婴修士术法被破。

  他?不禁惊呼出声:“小心!”

  这样的压制令发狂的修士更加恼怒,他?竭力想要挣开木偶的束缚,还没挣扎开时只见空中又降下?一个火焰囚笼,直直将他?困在其中。右边的木偶高高举着手,手势一变将那囚笼缩紧,变成火绳彻底绑住发狂的修士。

  那木偶着实太强,好像完全不畏惧元婴修士的威压,有序地把控着场面。

  研究室内,宿黎微微收手,脸色微沉不知在考虑什么。

  这时候,办公区外青鸟带着人赶到,身后百灵鸟修士发出催眠的叫声,其他修士撤去阵法一拥而入。

  办公区内一片狼藉,湿漉漉一片,正在消融的寒冰还在滴着水。

  “快救人!”修士把昏迷的员工搬了出去。

  “好险,这人是走火入魔了吧?元婴期修士走火入魔那太冒险了,一不小心这栋楼就没了。”

首节 上一节 121/173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