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从伪装者开始 第94节

“诶!”然而不等李强把话说完,藤田芳政便连忙摆了摆手,“这犯了错了要罚,立功就要授奖,从古至今,无论是在中国,还是日本,都是一样的道理,明队长就不要太过谦虚了。”

说到这,那藤田芳政便不动声色地向南造云子使了个眼色。

后者则立刻会意,主动开口接过了话茬问道:“明队长,有个问题憋在我的心里很久了,不知……”

“南造课长请问,卑职定当知无不言。”

“听说你在东北的时候,曾经救过松冈先生的命,是么?”

南造云子的话才刚一说出口,李强就立刻从她的话中过滤出了一个关键词——松冈先生。

闹了半天原来是因为那个松冈洋右啊!

不过话说回来,那家伙不是早已经辞去满铁总裁的职务了么?

难道是自己之前为了给那李士群施压,请求他出面替自己说情的举动,引起了什么误会不成?

如果是那样的话……

想到这,李强便笑了笑,“南造课长,您可真会开玩笑!我在满铁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调查员,怎么可能接触到松冈先生那样的大人物呢?更别提什么救过他的命了。”

不想此话一出,非但没有消除藤田芳政和南造云子之前的误会,反倒让两人更加确信自己之前的判断了。

理由也很简单,就因为李士群接到过松冈洋右的电话,这可是有记录可查的。

所以在他们看来,李强越是否认,就越能说明他就是那松冈洋右的密派了!

如此,就刚好正中了李强的下怀。

可就在这时,那个打从一开始就看李强不顺眼的川田伦也却很不识趣地捅破了那层双方好不容易糊上的窗户纸,“不对吧?明队长,如果果真如你所说,那么在你被送进76号大牢的时候,松冈先生又怎么会亲自打电话过来替你求情呢?”

“有这回事?”听了那川田伦也的话,李强便立刻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说道,“那……想必应该是他老人家体恤下属,亦或是出于对满铁的声誉和形象等方面的考虑,才亲自打电话过来的吧!”

“明队长,你以为你这么说我们就会相信吗?”

然而话音未落,一旁的藤田芳政便忍不住厉声呵斥道:“注意你的态度,川田课长!”

不想那川田伦也遭到呵斥之后非但没有收敛,反倒更加变本加厉地说道:“嘁,说到底不就是个密派嘛!用得着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吗?”

此话一出,不等那藤田芳政开口,李强便眯了眯眼,抢在了他的前面,一字一顿地对他说道:“川田课长,你啊!真是太不懂规矩了!”

说完,李强便转头看向了藤田芳政,仿佛是在对他说:这家伙是你的手下,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藤田芳政倒也干脆,直接用命令的口吻沉声说道:“出去!”

川田伦也听了不由得一愣,刚要说什么藤田芳政便索性直接把眼睛一瞪,更加严厉地说道:“我叫你出去!”

见藤田芳政动了真怒,川田伦也即便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乖乖地退了出去。

就在他离开之后,李强便笑着替藤田芳政倒了杯酒,然后才继续对众人说道:“既然大家都知道了,那这个戏我就不演了!没错,我的确救过松冈先生的命,而之所以被调到这来,并不是为了监视谁,而是要执行一项绝密的任务!”

第一百九十五章 绝密任务

绝密任务?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便一下子全都集中在了李强的身上,就连坐在对面的那个仿佛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郑耀先,也将夹着雪茄的右手放下,看了过来。

“既然是绝密任务,那按理说我们就好过多地打听了。”短暂的沉默过后,藤田芳政便率先开口说道, 但紧接着却又话锋一转,“只是这上海啊,不比东北,英国人,美国人,再加上新政府和抗日分子, 各方势力混杂交错,复杂的很。明队长孤身一人行动,难免会力有未逮的时候,所以如果届时如有需要我们配合的地方,还请明队长千万不要客气才是啊……”

然而李强却并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转过头看了一眼郑耀先,问道:“这位是?”

“郑耀先,特工总部第二处处长,同时也是大日本帝国特种作战指导顾问。”

不想话音未落,李强便不自觉地眯了眯眼,“郑耀先?这个名字听起来倒是挺耳熟的,只是让我怎么也想不通的是,身为戴笠的心腹爱将,堂堂军统八人众的老六, 怎么会突然叛逃组织, 加入76号了呢?”

此话一出,一旁的南造云子便不禁在心中暗想:看不出来,这小子还真是有些本事的。仅凭一个名字就能说出那郑耀先的背景,看来他在满铁的时候, 应该有着很高的查看调阅机密档案的权限, 难怪松冈先生会让他来上海执行绝密任务。

而就在南造云子更加坚信, 李强就是松冈洋右的密派的时候,郑耀先便已然一脸淡定地给出了自己的解释:“说起来,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那戴笠不但嫉贤妒能,疑心病还重,我当初那么卖力地替他办事,可是到头来他还是不信任我,还两次三番,想方设法地试探我,考验我!这种不被信任的日子,我受够了!所以才通过长谷川君的引荐,脱离了军统,加入到了藤田长官的麾下。”

“如此看来,郑处长也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啊!”说着,李强便有意无意地看了藤田芳政一眼,见后者微微点头,这才继续说道, “既然在坐的都是自己人, 那我也就有什么说什么了, 实不相瞒,松冈先生之所以在卸任前把我从东北调到上海来,实际上是为了秘密追查消灭一个代号叫‘财神’的军统特工以及他领导的行动小组。”

然而话音未落,郑耀先便一辆惊讶地说道:“你说谁?‘财神’?他不是一直都在东北活动么?怎么突然跑到上海来了?”

“郑处长,你知道那個家伙的底细?”藤田芳政听了连忙问道。

郑耀先则点了点头,“此人是军统复兴社时期的老人,加入军统的时间比我还要早上半年,因此论资历比我要高出不少。不过即便我们同为军统效力,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是只闻其名,却从未见其人,甚至连高矮胖瘦都不知道,就更别提那家伙的模样长相了。不过传闻中,这家伙身手敏捷,能够飞檐走壁如履平地;明明实力很强,却过分慎重;能够从三四层楼高的地方跳下毫发无损;能双手使枪百发百中;能一口气喝下五坛高粱酒;身高超过两米;随身还带着一只跟沈万三同款的聚宝盆,想要多少金银就能变出多少……”

“好了好了,可以了郑处长。”眼见那郑耀先越说越是离谱,藤田芳政连忙抬手打断了他。

而一旁的李强则连忙趁机说道:“藤田长官,其实刚刚郑处长所说的那些有关‘财神’的传闻虽然听起来十分离谱,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依据的。但就那个家伙的行事风格来说,就很符合那条‘明明实力很强,却过分慎重’的传闻。至于重庆方面为什么突然将他和他的小组调到上海来,我想十有八九跟新政府有关。”

此话一出,南造云子的眼中立刻精芒连闪,“既如此,那不知明队长经过这段时间的秘密调查之后,是否查出了一些眉目呢?”

听到这,李强先是有意无意地看了汪曼春一眼,然后才继续说道:“实不相瞒,在樱花号专列出事之前,我就已经锁定了一个可疑人物,我敢肯定此人即便不是‘财神’,也是财神小组的核心成员,只要能够抓到他,再想办法撬开他的嘴,就一定能顺藤摸瓜将他们一网打尽!只可惜……”

“可惜什么?”藤田芳政和南造云子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只可惜,就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他却被人开枪给打死了!”

话音未落,汪曼春便立刻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而一旁的南造云子却是先瞥了她一眼,然后才一字一顿地确认道:“明队长,你说的那个可疑人物,该不会是76号的那个陈亮吧?”

“没错,就是他!根据我的调查,此人经常打着76号的旗号出入苏州的黑市,甚至还胆大包天地亲自参与了好几次军火走私的买卖,而且跟樱花号专列有关的大部分绝密信息也都是他经手的,所以我就断定,樱花号专列的泄密,陈亮绝对脱不了干系。可哪曾想明楼那个蠢货,竟然抢在了我的前面一枪把他给毙了,真的是……”

一见李强三句两句就把矛头指向了自己的师哥,汪曼春立刻就不干了,“明队长,你有事说事,用不着在这含沙射影的,我师哥可是在查明陈亮私自参与黑市军火买卖之后,才枪毙了他以正军法的,有那么多人可以作证,完全合规合法,何错之有?”

李强也不甘示弱,“汪处长,我只是就事论事,难道你就不觉得那个陈亮的死太过于巧合了吗?”

“既然你那么在意那家伙的死活,那为什么不提前跟我师哥打个招呼?”

“汪处长,这种事情,你叫我怎么提前打招呼?再说我怎么知道你那个宝贝师哥有没有问题啊?”

“你!”

“够了!汪处长,注意你说话的态度!”眼见两人越吵越凶,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藤田芳政便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十分偏向地训斥了汪曼春一句,然后才转头对李强问道,“明队长,明楼的问题咱们还是先放一放,我觉得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找出那个‘财神’和他的小组,然后将其彻底消灭,你说呢?”

第一百九十六章 重获信任

“叮铃铃——”

就在李强还在上海饭店跟藤田芳政等人商议如何搜捕“财神”和他的小组成员的时候,一通电话便打进了明公馆。

听到电话铃声,阿香便立刻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然而刚一来到客厅就被守在那里的阿诚给拦了下来。

“阿香,这个电话是打给大哥的,回房歇息去吧!”

阿香很懂事的点了点头,“好的阿诚哥, 那我就先回房了。”

说完便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而与此同时,书房里的明楼则已经拿起了电话听筒,接通了刚刚那通电话。

紧接着,一个略带沧桑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请问,是张公馆吗?”

“不,这里是李公馆,你打错了?”明楼淡淡地回道。

“是吗?那就应该没错了。”说到这, 对面那个声音稍微顿了顿, 然后才继续说道,“听阿强说,你们打算跟我们再进行一次合作?”

“是的。”

“具体的合作内容呢?”

“刺杀汪芙蕖!”

然而对方却很是干脆地“抱歉,这种任务,我们小组可不会参与。”

“不,你好像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不是想让你们小组帮忙去刺杀汪芙蕖,而是请你们帮忙打个掩护。”

“你该不会是打算以此打消日本人对你的怀疑吧?恕我直言,日本人也不是傻瓜,你这么做很有可能适得其反。”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

“实不相瞒,打掩护的不只你们一组人,我还安排了其他的人手,只是负责刺杀我的这一组必须由最优秀的顶级特工出马才行,因为行动的地点是76号总部!”

“看来你们这次是打算搞一个大动静出来啊!行动时间呢?”

“除夕夜。”明楼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们还是找机会见個面,有些细节在电话里可是没办法敲定的。”

“细节问题, 你跟阿强敲定就可以了,我的事多,主要的精力还是要放在上峰交代下来的任务上面,实在是无暇分身啊!”

“那好吧!我知道了,抗战必胜!”

“抗战必胜!”

……

从上海饭店出来,李强便随手拦了一辆黄包车坐了上去。

可奇怪的是,他的目的地却并不是明公馆,而是吩咐那个车夫将他拉进了一条地形极为复杂的弄堂。

好不容易甩掉了跟在自己身后的“尾巴”之后,李强这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同时也在不禁暗自庆幸,如果自己没有回明公馆换衣服的话,恐怕就不会及时地收到“满铁派人秘密来沪,追查‘财神’及其小组成员”的消息了。

真要是那样的话,刚刚那场饭局可就彻彻底底地变成鸿门宴了。

一想到这,李强便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然后才紧了紧自己的风衣,七拐八拐地走出了弄堂,重新拦了一辆黄包车,扬长而去了……

此时的饭店包间里, 尽管筵席已散, 但除了李强以外,其他人竟然全都在假装离开之后又偷偷折返了回来。

“川田课长,本部那边有回复了吗?”

川田伦也立刻起身回道:“有了!经确认,满铁那边的确有派人到上海追查‘财神’及其小组成员。”

藤田芳政听了不禁连连点头,同时心中的那块石头也总算是落了地,“如此看来,那小子并没有说谎。”

不想话音未落,郑耀先便率先开口,“对此,我持保留意见。我还是建议藤田长官派人严密监视此人的一举一动。”

一旁的汪曼春也随之附和道:“我赞同郑处长的提议。”

然而就在这时,刚刚那几个被李强甩掉的“尾巴”便灰溜溜地回来了。

“看见没有,这可是我们宪兵队里跟踪技术最好的几个人了,可结果呢?不还是被那小子很轻松地就甩掉了?所以在我看来,派人监视非但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收获,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好了!”说到这,藤田芳政看了看表,“时间也不早了,各位请回吧!南造课长,你留一下,我有话跟伱说。”

此话一出,其他人便乖乖地起身离开了包间。

直到这时,藤田芳政才开口对南造云子说道:“孤狼已经启程了吗?”

“已经启程了,预计三天后抵沪。”南造云子点头回道。

“可惜了,她要是还留在东北的话,或许还能帮我们暗中调查核实一下。”藤田芳政很是遗憾地说道,“不过算了,毕竟尽快甄别明楼的身份,才是我们的头等大事,明白吗?”

“属下明白!”

“至于那个阿强,你找个人,伪装成财神小组的组员,试试他!”

“是!”

“嗯,再过几天我就要去南京军部述职了,这边就交给你了。”

听到这,南造云子的心里便立刻就是一阵狂喜,索性站起身来“啪”地打了个立正,神情激动地说道:“藤田长官放心,属下一定尽心尽力,绝不辜负您的信任!”

……

时间来到午夜,一座从外面看上去好像已经荒废许久了的钟楼上面,李强正带着耳机聚精会神地记录着刚刚收到的电文。

「组织急电,请务必于午夜零点三十分准时接收,同频514。」

这,便是程锦云交给自己的那张纸条上面的内容。

尽管尚不清楚组织到底给自己安排了什么任务,但是仅凭这一点就说明自己已经通过了组织的审查,重新获得了组织的信任。而这,便足以让李强心情为之大好了。

首节 上一节 94/123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