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从伪装者开始 第2节

而在强忍住笑之后,汪曼春才轻咳了一声,继续问道:“听你的口音,是东北人?”

“嗯呐,上个月刚刚从满铁那边调过来的。”

“满铁?这就难怪了。”汪曼春听了这才恍然地点了点头,随即便站起身来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做得不错,赏你了!”

李强也不推辞,一脸坦然地接过了钞票,恭声道:“多谢,多谢汪处长!”

汪曼春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面色一冷,连声音也变得冷冰冰了起来,“把那几个人统统拉到矿场上去!”

“全……全部?那……那个转变者……”

不等李强把话说完,便被汪曼春毫不留情地给打断了,“什么转变者?你们有对那些可疑人员进行过审讯吗!”

此话一出,李强立刻会意,随即“啪”地打了一个立正,高声道:“没有进行过审讯,也没有发现转变者!”

“很好!执行命令!”

“是!”

半小时后。

废矿场里传来了一排密集的枪声,声声刺耳响彻天际。

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随着枪声的起伏在刹那间逝去,从伤口留出的鲜血渗透了黑色矿石,尸体跌落进幽深的矿道。

而就在那些人死去的同时,距离事发地大约几百米之外的矿山顶上,一个身穿日本军服,手臂上挂着宪兵臂章的日本宪兵也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恭敬地向一旁站在身处黑暗的人影报告道:“报告课长,所有可疑人员已全部被76号的汪处长处死。”

“你可看清楚了?”南造云子给自己点了一颗香烟,确认道。

“看清楚了,一共六个全部一枪命中要害,绝无生还可能!”

“很好!立刻向上面报告,对于汪曼春的考察,可以结束了!”

“是!”

第二章 暗潮涌动(求投资求收藏)

上海宪兵司令部,特高一课办公室。

汪曼春两腿一碰,“啪”地一个立正,笔挺地站在日本特高一课课长南造云子的面前。

“上海改组委员会还没有正式成立,就已经死了三个代理会长了!重庆分子的暗杀行动一分钟也没有停止过。还有,红党的谍报网也在上海收集了大量军事、经济的情报,他们办的红色杂志一直在叫嚣帝国的灭亡。可是我们却依旧束手无策……”南造云子一脸严肃地看着汪曼春,质问道,“汪处长,听说昨天晚上你把已经转变了的‘转变者’也一并杀了,那么请问,我们应该到哪里去找延安分子和重庆分子的线索呢?”

汪曼春则一脸的镇定,“没有‘转变者’。”

南造云子立刻眉毛一挑,“你说什么?”

“上个星期,我在电讯处发现有人秘密拍摄了一卷军用密码本的胶卷,并把它藏在电讯处的3号档案柜里,被我发现后收缴了。电讯处有六个人有3号档案柜的钥匙,我就把他们全杀了……”

南造云子没说话,而是向汪曼春递了个眼神,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我对这六个人的社会关系做了详尽的调查,秘密搜查了他们的住所,发现其中有一个人居然在法租界和英租界都租了房子,而这个人家境一般,独身一人……”

没等汪曼春说完,南造云子便截道:“显而易见,他租的是用来联络的联络点。”

“不错!”汪曼春肯定道,“于是我就撒网捕鱼,为了不惊动他们,我只是悄悄地调用了警察局的几个弟兄,布置了流动观察岗。”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南造云子意味深远地问。

“我想继续制造一个‘转变者’出来,也就是红党,抑或是军统局他们口中所说的‘叛徒’。而这个‘叛徒’正在带着76号四处抓人,他们人人自危,就会有人撤出上海。如果我们运气好,成功地煽动一个‘锄奸’计划出来,他们只要一行动,我们就收网。”

“好主意。”南造云子用欣赏的眼神望着汪曼春,“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但是我们知道他们是一群什么人――嗜血如狂的冷血杀手,同时也是受过专门训练的战士,与这样一群人较量,我们绝不容有失。”

“是。卑职当尽全力,效忠汪主席。”汪曼春笃定道。

南造云子则立刻纠正道:“是效忠天皇!”

“是!”

听到这,南造云子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自打警备处被裁撤之后,我就一直在考虑新的人选来替我去处理一些不便亲自出面的事务,所以我才会把你提到现在的位置上来,你可千万别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才是啊!”

“是!南造课长的提携之恩,曼春定当涌泉以报!”

“很好!”说着,南造云子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模糊的照片,缓缓递到汪曼春面前,问道:“认识他们吗?”

照片上是两个人正在走路的画面,从拍摄的角度看,很明显能看出是偷拍的。

汪曼春接过照片,诧异地盯着照片里模糊的身影,愣了一会儿才轻声回道:“认识,是我的师哥明楼和他的管家阿诚。”

“他们之间关系如何?”

“铜墙铁壁。”

“是吗?”南造云子讪讪一笑,“你叔叔汪芙蕖,作为上海新政府金融业的首席投资顾问向新政府郑重推荐了他。”

汪曼春听了不由得一怔,连忙追问道:“他会回来吗?”

南造云子没有回答却反问道:“你觉得呢?”

汪曼春目光不自觉地一黯,“不知道。”

“你跟他什么关系?”南造云子又问。

“……没关系。”汪曼春不由得紧张起来。

“我听说,你们是曾经的恋人?”

汪曼春苦笑,“曾经的师兄妹罢了。”

南造云子则立刻给了她一个了然的神情,“明白了。现在上海的金融市场很混乱,特高课和76号还有一个重要职责,就是维持社会秩序,金融稳定了,才能稳定人心,孰轻孰重我相信你应该很清楚。”

“是。”

南造云子从她手里拿过照片,又看了一会儿,笑道:“我有预感,你们师兄妹很快就能再见了。”

汪曼春看着桌子上的照片,又看了看南造云子,抿嘴浅笑一下,眼神中竟泛出一些惆怅。

……

“仪器出现机械故障,急需维修,速派技师抢修工作站。”

一串包含了重要的信息的电波,伴随着发报的嘀嗒声,从上海某处发射而出,一路向西而去……

法租界的一间古旧的阁楼里,发报完毕之后的李强终于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随即又将目光落在了那一份份摊在自己面前的绝密情报上,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八月二十八,汪精卫集团已于76号成功举行伪国民党第六次******,汪自任代主席,并于会后召开“六届一中全会”,成立中央党部,以便着手建立政权。」

「原76号亦于日前正式改组为伪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主任暂由警政部长周佛海兼任,副主任人选待定。」

「季云卿伏诛,青帮内部已然大乱,是否趁热打铁采取行动,请求指示。」

「毒蜂顺利完成掩护任务,但身份亦已暴露,请求紧急转移。」

……

仔细看了那些情报之后,李强便一张一张地将其丢进了脚边的火盆里,直到确认完全烧毁之后才又带上了耳机,滴滴答答地将那些几乎是情报人员用命换回来的宝贵情报以最快的速度发送了出去。

时间不大,便收到了上峰的回复。

「所有上海潜伏小组即刻保持静默,擅自行动者,家法处置!另,准许毒蜂紧急转移请求,死间计划暂缓。」

而就在李强刚一摘下耳机,正准备把译好的电文烧毁的时候,便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给惊出了一身冷汗。

好在多年的潜伏经历让他很快冷静了下来,只让电话响了两声便拿起了话筒,镇静地说道:“哪位?”

然而电话的另一边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是我!”

汪曼春!?

李强的神经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直觉告诉他,这个杀人成瘾的女魔头这么晚打电话过来准没好事!

可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表面上李强却立刻谄笑了一声,道:“是汪处长啊!您老有什么吩咐?”

然而电话那边的汪曼春依旧语气冰冷,“给你二十分钟,立刻到我办公室来,听到没有?”

李强也不含糊,立刻隔空打了个立正,恭声道:“是!”

第三章 秘密接头(求投资求收藏)

阴湿的街道,一个身着一袭长旗袍的中年女子撑着伞来到一家茶馆门口,谨慎地回望了一阵之后才收起伞走了进去。

由于是阴雨天,使得即便是墙上点着壁灯,却依旧很是昏暗,店里的客人自然也是十分的稀少。

女子走到一处角落,坐了下来,向伙计点了一壶茶后,一个低沉的男声便从一旁的屏风后面传了过来,“最近我们内部出了一些问题。”

“严重吗?”女子一边扫视着周遭的环境一边低声问道。

“后果很严重。”屏风后面的男子稍微顿了顿,然后才继续说道,“《红色先锋》杂志的印刷厂可能要暂时关闭一段时间。你的印刷资金暂时存放到香港银行,以待备用。”

话音刚落,伙计便端着一壶茶走了过来,直到他离开后,男子才又继续说道:“你负责购买的医用设备已经经由香港中转,抵达了前线,任务完成得非常好,组织上让我转达对你的感谢。”

“有什么具体任务给我吗?”

“我们需要你继续留在现在的位置上,维持身份,保持常态,以待将来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我想参加战斗!”

男子顿了顿,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一直在战斗!从未停止。”

“可是我并不那么觉得……”

女子还要再说什么,却被那男子给直接打断了,“那是因为你低估了自己的能量,你为我党提供的活动经费、还为前线购买了大量药品和医疗设备,已经为抗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同时也救活了很多战士。你的身份是一把天然保护伞,我们需要你,你有很多我们不具备的优势。不过可以预见的是,日本人即将展开大规模的搜捕行动,你的第一要务,就是保护好自己,切记不可盲目行动。”

听到这,女子的脸上虽然有些无奈,但还是轻声且坚定地说了声:“是!”

“再过几天,下个月前线急需的药品清单应该就会送到了,到时我自会想办法跟你取得联系。”

此话一出,女子的眼睛便是一亮,“真的吗,那太好了!”

“另外我还是要再嘱咐你一句,尽管你的身份特殊,但行事也要特别的小心,千万别让76号的人抓到任何实质性的证据。”

女子听了重重地点了点头,“嗯,我明白!”

时间不大,两人便一先一后地起身离开了茶馆。

然而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两人接头的整个过程全部都被一双隐藏在暗处的眼睛看得清清楚楚了……

从茶馆出来,男子先是扫视了一圈行人稀少的街道,随后才撑起伞向一辆停靠在角落里的黑色轿车走去。

“黎叔。”坐在驾驶位上的是一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的女子,不知在这里已经等了多久,一见男子上车便立刻招呼了一声。

而黎叔却只是微微点头,随即便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开车!”

年轻女子则直接一脚油门,径直将车子驶出了街道。

“锦云,前天晚上,我们潜伏在76号的最后几个同志也已经确认牺牲了。”车子开动后不久,坐在后排的黎叔便用低沉的声音对开着车的那个名叫程锦云的年轻女子说道。

程锦云听罢顿时便觉得有些恍惚,险些将车子撞到路边的电线杆上,好在黎叔及时开口提醒,这才险些酿成大祸。

“在哪?”好半晌,程锦云才终于稳住了心神,一脸惊诧地问道。

“废矿场。”

此话一出,车内便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寂之中,过了一会儿,黎叔才继续说道:“第一潜伏小组至今已全部阵亡,而且我们内部出了叛徒。”

“谁?”

首节 上一节 2/123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