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从伪装者开始 第14节

“是是是……”

在李士群的面前,梁仲春自然不敢造次,只能连忙点头称是。

李士群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又将目光转到了陈亮等人的身上,“谁让你们把枪掏出来的?人家只不过是在向政府表达自己的意见和立场,就要被你们用枪指着,传出去岂不让人笑话咱们汪主席毫无容人之量吗?都给我收回去!”

这话说出来虽然连李士群自己都不相信,却还是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尽管极不情愿,但陈亮等人却还是不得不乖乖地把枪收了起来,而另一边原本已经准备打退堂鼓的青帮混混们则仿佛被注射了兴奋剂一般,重新喊起了抗议口号。

就在这时,周公馆的大门再次开启,紧接着一个满面病态,干瘦如骷髅一般的中年便一边拍手一边走了出来。

一见来人,那梁仲春便瞬间来了精神,几乎是盼到了救星一般,一路小跑地跑了过去,完全忘记了自己还瘸着一条腿。

“丁长官!”

一看梁仲春那一副犹如受了气的小媳妇一般的样子,丁默邨就知道他一定是受了那个先于自己出来的李士群的气了,于是便向他使了一个了然的眼色,随即才缓步走到了李士群的面前。

“李副主任刚刚的那一番慷慨陈词说得实在是精彩至极,让人忍不住拍案叫绝啊!”

“丁主任,我这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就忍不住多说了两句,你可千万别介意啊!”李士群笑道。

“能够当面聆听你李副主任的教诲,是他们的福气,我又怎么会介意呢?只不过,这下属做错了事,自有我这个做上司的负责管教,就不劳李副主任操心了。”

“既如此,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先走一步了!”说罢李士群便向丁默邨微微鞠了一躬,随即便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丁长官,我……”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做好你自己的事。”说到这丁默邨稍微顿了顿,然后才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另外,看住你的手下,别再给我搞出像上次那样‘未经审讯就直接杀人’的事情出来!”

说完丁默邨也不等梁仲春如何回应,便直接拂袖而去了。

“奶奶的,老子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倒他娘的大霉了!”骂了两句该觉得不过瘾的梁仲春随即又转头瞪了一旁的陈亮等人一眼,“都看着我干什么?没听到刚刚李长官的话吗?还不快给我滚去维护和平共进,安定繁荣?”

而就在梁仲春还在冲着自己的手下发火的时候,一身秘书装扮的阿诚便已然站在了巡长王二柱的面前……

第二十七章 破格提拔(求投资求收藏)

“你就是大西路分局派来的领队?”阿诚一边快速地打量了王二柱一眼,一边问道。

王二柱则是“啪”地打了一个立正,恭声回道:“是的长官,卑职王二柱,是大西路分局的巡长。”

“巡长?”阿诚听了不禁眉毛一挑,随即便十分赞赏地称赞道,“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巡长竟然能在没有增援的情况下,只用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控制住了即将失控的局面,只让你当一个巡长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这个……”听了阿诚的称赞,王二柱不禁老脸一红,随即便有些吞吞吐吐地解释道,“报告长官,您误会了,那个控制住局面的办法并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我们巡逻队的‘大明白’想出来的!”

说着王二柱便一把将李强拽了过来,用手指着他仿佛在推销一件商品似的说道:“就是他!”

“大明白?这个称呼倒是蛮别致的!”阿诚同样打量了李强一眼,强忍住笑意说道。

而李强则立刻纠正道:“那是外号!我的名字叫阿强。”

“阿强?这个名字听上去正常多了。”阿诚点头说道,随即便用手指了指王二柱和李强两人,“那就你们两个一块儿跟我来吧!”

“去哪?”李强和王二柱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阿诚则神秘一笑,“别急,到了自然就知道了!两位,请跟我来吧!”

时间不大,李强和王二柱两人便跟着阿诚来到了周公馆的后花园。

然而刚一进到花园里面,眼尖的李强便立刻注意到了不远处正坐在凉亭之中的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人……是明楼吧?

尽管那个男子的相貌跟摆在明公馆的相片里的样子看上去多少有一些出入,但李强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人就是明镜的亲弟弟,明楼!

可是……根据汪曼春给的资料上说,他不是应该在港大做金融系教授吗?怎么突然回来了?而且还出现在周佛海这个铁杆儿汉奸的家里?

尽管脑海里接连不断地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问号,但表面上李强却表现得十分的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简单听阿诚说明了情况之后,明楼便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便很是赞赏地称赞了二人一句,“做得好!多亏了你们两个,才没让局面继续恶化下去。周先生对此很是满意,因此王二柱,阿强鉴于你们两个的出色表现,特命你们二人为特别巡查队的队长和副队长,专门负责愚园路一带的巡查以及秩序的维持工作。”

此话一出,王二柱和李强两人便忍不住对视了一眼,要知道明楼口中的愚园路指的就是周公馆门前的那条路,虽然整条路全长不足三公里,但是却将百乐门那样灯红酒绿的繁华商业街区,新政府军政要员的宅邸以及犹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兆丰公园统统囊括其中,可以说是整个上海除租界以外最为繁荣热闹的街道。

可即便如此,那周佛海却依旧将这条路的管制权放心大胆地交给了王二柱和李强两人,就足以看出其对他们两个的赏识和信任了。

“怎么,不愿意啊?”眼见两人迟迟没有回应,明楼便半开玩笑地问道。

两人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点头回道:“愿意!卑职当然愿意了!”

然而明楼却轻咳了一声,“愿意就好,那么从明天起你们就正式隶属于财政部保卫股了。”

“保……保卫股?”一直在最底层摸爬滚打的王二柱显然对这样的隶属关系很是陌生,不由得一脸懵懂地问道。

明楼正要开口解释,不想却被一旁的阿诚抢了先,“你们只需要知道,你们的上级只有一个,那就是明先生,其他人都管不着你们就可以了。哦,对了,薪水是每人每月四十块,队长和副队长一样,都是五十五块。”

“真的?”听了阿诚的解释之后,王二柱便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说道。

这也难怪,毕竟在此之前他早就受够了那个永野太郎的欺负了。而如此一来,不但可以彻底摆脱那个家伙的欺负,每个月的薪水也翻了一倍,虽然到时候到手的很有可能依旧还是军票,却也足以让他觉得跟着眼前这位长官,一定大有前途,并因此又惊又喜了。

而为了不让明楼和阿诚看出破绽,李强也故意装出了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甚至还用手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来确认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不是在做梦。

直到两人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明楼才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听着,我的权力有限,所以只能给你们二十个人的编制,并且除了按月发放薪水之外,不会给你们拨发半毛钱的经费。所以,你们不但要自行招募人员,还要自负盈亏。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如果你们能够把这支队伍带上正轨,那就说明你们有能力吃这碗饭,以后大把升官发财的机会,否则你们就是庸才,而我的身边是没有庸才的位置的!明白吗?”

“卑职明白!”王二柱和李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

“很好!阿诚!”

话音未落,阿诚便将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手上的皮箱放在了凉亭内的石桌上打开,里面赫然放着一沓崭新的军用手票和一把勃朗宁手枪。

“这是明先生为你们提前发放的一个月薪水,至于这把枪,就配发给王队长你了。”

“多谢明先生!”尽管对明楼用军票来提前发放薪水略有微词,但王二柱却还是小心翼翼地将枪和钱收好,千恩万谢地说道。

明楼又简单交待了两句之后,便吩咐阿诚将两人送出了周公馆。

临别之时,阿诚还不忘再一次叮嘱道:“你们两个可以走了!别忘了那一个月的期限。”

王二柱则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阿诚先生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报答明先生的。”

听到这,阿诚才笑着点了点头,“好,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第二十八章 出言献策(求投资求收藏)

从周公馆出来,王二柱就立刻带着人浩浩荡荡地回到警局交差,紧接着便又拉着一大票弟兄上演了一出集体辞职的戏码,搞得局长和那个永野太郎差点儿以为他们这是因为承受不住对他们的压榨和欺负,进而引发了哗变!

然而就在他们正准备下令进行武力镇压的时候,阿诚的电话便及时地打进了大西路分局的局长办公室,这才消除了双方的误会,让王二柱顺利地把人从警局里带了出来。

如此一来,只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这支刚刚成立的队伍算上王二柱和李强便已经有了十七个人了。

是夜,王二柱不顾李强的反对,说什么也要请他好好吃上一顿。

李强也知道自己拗不过他,于是便索性顺着他的意思,跟他一块儿来到了老正兴饭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已是满面红光的王二柱便一边用力拍打着李强的肩膀,一边很是感慨地说道:“弟儿啊,不瞒你说,自打咱们被调到这以来,今儿个可是哥哥我最痛快的一天了!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曾经一度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没什么太大的前途了,甚至都有些后悔当这个差了!”

“柱子哥,你这也太悲观了吧?”

“悲观?哼!你又不是不知道局长和永野那俩王八蛋是怎么对待咱们的?完全就是把咱们弟兄当驴来使唤啊!”

眼见王二柱越说越是激动,李强便连忙端起自己的酒杯劝道:“柱子哥,今儿个可是咱哥俩即将翻身的好日子,过去的糟心事咱就不提了,明长官不是说了吗?只要咱们好好干,今后大把升官发财的机会!来,喝酒!”

“说得好!什么狗屁局长顾问,在明长官面前那就是个屁!来,为了咱哥俩的大好前途,干!”

“干!”

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之后,李强稍微顿了顿,然后才试探着对王二柱说道:“柱子哥,弟弟我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王二柱听了连连摆手,“弟儿啊,你我虽说不是亲兄弟,但却跟亲兄弟一样啊!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就好,我难道还能挑你的理不成?说!放心大胆地说!”

“我是这么想的,虽说咱们目前的人员招募工作进展得十分顺利,但是这最后的三个空缺是不是应该再多花些功夫,仔细挑选一下?”

此话一出,王二柱便立刻明白了李强的用意,“你是打算将其他人进行分组管理么?”

“是的。如果我们能招募到合适的组长人选的话,就绝对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你看看,我就说你比我更适合当这个队长吧?”

“柱子哥你又来了,不是说好不提这茬了吗?不就是一个队长嘛!咱们哥俩谁当不一样呢?你说对吧?”

“怪我了!我自罚一杯!”说罢王二柱便端起酒杯罚了自己一杯,然后才继续说道,“不过现如今整个上海都乱哄哄的,咱们上哪去找合适的人选呢?”

“用不着那么麻烦,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要把咱们的薪资待遇一亮,还怕没有合适的人选上门么?”

“说的也是!那就照你说的办吧!”说到这,王二柱先是有意无意地看了李强一眼,然后才继续说道,“弟儿啊,你之前不是说已经找到将军票兑换成大洋的门路了吗?要不咱先用这些军票试试,看看你那个门路走不走得通啊?”

“柱子哥,不是我在找借口推脱,而是就目前的形势来讲,现在还不到时候。你想啊,巡查队刚刚成立,那明长官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不管出于哪方面的考虑,他都会派人暗中盯着咱们的一举一动,咱们要是因为这件事给明长官留下了什么不好的印象的话,岂不是得不偿失吗?”

“说的也是!”王二柱听了很是赞同地点了点头,“那你的意思是?”

“最快也要等过了第一个月,咱们站稳了脚跟再说。”

“好,我听你的!”

一夜无话,翌日一早,各大报纸便不约而同地在醒目位置刊登了一则招募启事:新政府财政部保卫股特别巡查队新立,现招募组长三名,每月薪水四十五块,提供食宿,希望广大有志青年踊跃报名,为国出力。报名地点……

尽管只有寥寥数语,却依旧引来了各方的关注,以至于还没等李强出门,就接到了王二柱要他尽快赶到报名地点的电话。

而就在李强准备出门的时候,不想却被明镜给叫住了,“阿强,你这要去上班么?”

在得到李强的肯定回复后,明镜才继续说道:“那正好,开车送我去正金银行办点事。”

李强不疑有他,立刻点头答应道:“知道了,大姐。我去备车!”

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李强便又快又稳地将车子停在了正金银行的门口。

“阿强,我先进去了,你去上班吧!车子放在这里就好,一会儿阿忠会送我回去的。”

尽管来到明家的时间不长,但李强对明镜口中的那个阿忠却已经很熟悉了。

阿忠姓洪,具体的职位是明氏企业的董事长助理,业务能力很强,是明镜当年花重金从吴凯声律师事务所挖来的,这么多年一直勤勤恳恳地替明家做事,堪称明镜在管理家族产业方面的左膀右臂,深受明镜的信任。

既如此,问题就来了,如果这是明镜的既定行程的话,为什么没有提前通知阿忠,而是让自己送她过来呢?

是一时疏忽?还是临时起意?亦或是另有深意呢?

而就在李强的大脑正在极速思考着各种可能性的时候,却无意间听到了一个几乎微不可查的声响。

尽管明镜已经足够小心,但李强却依旧准确地判断出刚刚的那个声响是从她手上的那只小皮箱里面发出来的。

箱子里到底装了什么,至于让明镜如此神神秘秘、遮遮掩掩?

带着这样的疑问,李强目送着明镜走进了金正银行,然后才下车离开。

然而李强却并没有立刻前去上班,而是找了一个相当隐蔽的电话亭拨通了汪曼春的电话号码……

第二十九章 真实意图(求推荐求投资)

“什么事?说!”电话接通,汪曼春那阴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好家伙,这娘们怎么连说话都跟个冰块似的?

狠狠地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之后,李强便立刻换上一副谄媚的口吻向汪曼春汇报道:“报告汪处长,小的刚刚送明镜去了金正银行。”

“金正银行?她去那做什么?”

首节 上一节 14/123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