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GO:我是buff队长 第22节

  “烟雾要散了,他不用打了,队友也回防到位了。”

  “他没有退,他还要打,子弹混完,烟雾散了,火也消失了。”

  “两人终于敢出手了,双拉要杀chong。”

  “chong还有两发子弹,没有换弹,他站在A大口看着包箱,人出来了,没有悬念,chong左右开弓,秒点两个爆头。”

  “两发子弹,两个点射爆头。”

  “拿下五杀!”

  “GG!”

  马西西一口气说完,喘了口气,道:“没得玩!”

  “牛欢喜被打成牛嗨皮了。”

第18章 打入胜者组决赛

  “???”

  CSBOY的直播间,直接被问号霸屏。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波操作。

  混烟混死两个,最后枪里两发子弹,单点两个爆头。

  这就是离谱给离谱他吗开门,离谱到家了。

  “太夸张了。”

  “最后单点,直接把我看湿了。”

  “到底多自信,才能打出这样自信的单点。”

  “不看击杀,哒哒就是两枪点头,这特娘什么反应。”

  “最抽象的是,AhaNg,SPine他们连一滴血都没打掉。”

  “太废物,太垃圾了。”

  “五打一,被一个人全杀,牛欢喜解散算逑了。”

  “这尼玛就是挂啊,挂壁打出这种操作,不是很正常的吗?”

  观众逐渐恢复理智,从震惊中回归正常,弹幕也变得丰富多样。

  马西西惊叹不已,道:“这波操作,真是把细节拉满,咱们撇开枪法问题,就说细节。”

  “chong拿到牛欢喜要打A的信息,封的第一个烟。”

  “你们仔细看,他封的包箱与花台之间的烟,很是靠A大口的。”

  “这个烟蔓延到A大口,挡住A小楼梯方向的视线,多出来的部分,刚好把包箱阴面方向的枪线也挡住了。”

  “他把A大的秒掉后,回头再扔一个包箱跟银行垃圾箱之间的火。”

  “土匪过不了不说,就是拉到垃圾箱后的位置,也看不到A大口的chong。”

  “然后,他站在烟后混烟对穿,两个土匪被穿死,两个土匪在包箱位,望着火在发呆。”

  马西西分析道:“这样的决策与细节,真的拉满到了极致,他在最快的速度,想到了如何打这一波。”

  “也可能没想到,牛欢喜这么优柔寡断,他的火真不敢踩。”

  mo出声道:“这种情况下,就算是踩火的话,他们也第一时间发现不了chong。”

  “要是贸然开枪混烟,以chong的站位,能够瞬间判断出发现穿点的位置。”

  “说不好,到底谁穿谁。”

  “只能说这个站位,还有这个烟雾,都利用到了最刁钻的地步。”

  “当然,前提还是他要秒掉A大,自信A大是单人突破。”

  “否则,这个操作真不好说。”

  弹幕:“草,这么说,A大被秒,他就无敌了?”

  “那要是莽烟冲呢。”

  “AhaNg,SPine两个人就是战犯,他们但凡果断点,哪里会有五杀。”

  “绝壁战犯,换了是我,绝对踩火杀了。”

  “弹幕算了吧,踩火出去,人家CT回防都到位了,杀了chong依旧是白给。”

  “那总比小丑一样站着。”

  “说白了,还是这混烟太离谱了,怎么一下混死两个,还不炸烟杀。”

  马西西看到这条弹幕,道:“炸烟杀,不说时间太短,A大被秒,拿到信息,第一时间就要穿烟的。”

  “而且,你能确定,对方还会站在烟后,不去A大?”

  “没有那个火,牛欢喜肯定会把chong给追杀的,但那个火就阻止了他们追的脚步。”

  “比赛中,瞬息万变,谁也无法分析到全面。”

  “只能相信自己第一反应。”

  mo赞同的说道:“chong的这一系列操作,也不是有准备的,都是临机应变,抓住机会恰好打出来的。”

  弹幕:“说白了,还是那两个战犯懦了。”

  马西西跟mo没有讨论懦不懦的问题。

  大家都看出来了。

  他们也没有必要去深究这个问题。

  不懦的话。

  chong大概率是打不出五杀操作来的。

  “太逆天了。”

  ……

  “卧槽。”

  “冲哥牛笔。”

  “一个人就干翻玩了。”

  “碉堡了。”

  拿下五杀。

  队友全部欢呼呐喊。

  李想在背后抱住罗冲,激动的大喊大叫,好像是他打出来的五杀一样。

  “EZ,EZ。”

  罗冲表示很淡定,“基操勿六。”

  但他嘴角的笑容,比ak还要难压。

  这一波。

  可以说是他凭一己之力单吃对方五人。

  名场面必不可少的。

  心脏也在砰砰的跳。

  绝不是他表面那么淡然。

  “冲哥,你最后是怎么打的。”

  “两个子弹快速单点,人都给我看傻了。”

  李想难以置信的问道,此刻,罗冲就是他眼中的神,必须要仰望的神祇。

  他是全程看到罗冲是如何拿下这个五杀的。

  “就这么打的呗。”

  罗冲也解释不了,这种操作,职业场上也有。

  伱可以说神经枪,也可以说是反应变态。

  但真要解释怎么打的,当事人怕是都讲不出来,完全是精神高度集中,紧张到了极点,下意识反应打出来的操作。

  “冲哥,你太特么强了。”

  “以前怎么跟我玩娱乐休闲局啊。”

  李想还有话没说,娱乐休闲局,老是干拉白给看手机的。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能一样吗?”

  “这可是比赛。”

  罗冲装比的说道:“好了,马上开始下半场了。”

  “必须拿下。”

  “13:0把他们带走。”

  众人士气如虹,喊道:“gogo!”

  短暂休息。

  下半场。

  第十三回合。

  手枪局!

  CXG转入进攻方,牛欢喜防守。

  最后一分,拿下就胜,拿不下继续打。

  牛欢喜想要在手枪局,靠着防守垂死挣扎。

  但进攻方都奈何不了CXG,就别说是防守方了。

  CXG全员静音,摸工地,摸短管。

  短管很快就被发现静音摸近。

  罗冲当机立断,“打!”

  两边同步,朝B点涌去。

  “完了啊。”

  “牛欢喜最后一分,他们不敢赌点,三B两人开的。”

  “CXG全员打B。”

首节 上一节 22/166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