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GO:我是buff队长 第18节

  但半路上。

  他们走香蕉道,走警家回防的,全部跟CXG交火。

  香蕉道那边是赵亮,警家这边是罗冲。

  他们下包后,兵分两路,围剿CT。

  噗嗤!

  259最后的子弹打光,无效击杀两人后,在掏手枪,杀罗冲的时候,罗冲跳脸就是一刀。

  直接重刀砍死。

  T阵营胜利!

  “薄纱,好似。”

  “9爷被刀,没毛病啊,最后杀了两个。”

  “废物天禄,CT大优势都打不过。”

  “解散吧荣队。”

  “这会儿不会又发个520吧?”

  “荣,虽败犹荣,败给咱们C+仔的战队,也能荣。”

  弹幕都刷爆了。

  谁能想到,T开的天禄,拿下那么大的比分优势,把CXG给打得拿不了分。

  结果阵营转换。

  以为随便守守,拿下胜局。

  可下半场特娘的一分也不拿。

  还被对面指挥耍的团团转。

  最后指挥还被对方指挥刀。

  多丢人现眼啊。

  干脆解散算了。

  ……

  “芜湖!”

  “漂亮。”

  “爽啊,暴打荣队,拿下胜利。”

  罗冲他们兴奋的欢呼。

  首轮拿下胜利,那么下一轮拿下的话,就能进入最后的胜者组决赛。

  打个bo3,赢了拿下亚洲RMR门票,输了也还有机会跟败者组争抢门票。

  但罗冲想的是全胜晋级,可不想再去败者组游荡一圈。

  “都休息休息,该吃烟的吃烟。”

  “四点钟,胜者组第二轮,我看看对手是谁。”

  罗冲规定,比赛的时候,绝对一根烟也不能抽。

  必须要把比赛抽烟的风气给遏制住。

  一旦养成习惯,打比赛非要抽一口,不抽就拉胯,那怎么行?

  线下赛是不允许抽烟的。

  “输了。”

  “真输了。”

  259搓着脸,他能想到网络上的风暴了。

  其他队友也是满脸颓然。

  输给其他队,他们还能勉强接受。

  但输给这样一个队伍,连续丢分输的。

  这个打击,是难以承受的。

  教练都无话可说,阴沉着脸,丢人是丢大发了,职业队打不过业余队,不知道网上如何嘲笑讥讽他们。

  “哎,没办法。”

  “LVG比钢盔强多了,mo他们已经尽力了。”

  马西西说道:“不得不说,这一届的LVG确实厉害,MO他们是毫无脾气。”

  “什么?”

  “天禄败给了CXG,伱们没看玩笑吧?”

  他突然看到弹幕在刷屏,天禄败给抽象战队,大吃一惊。

  “不信?自己去看。”

  “真是笑死了,荣队从不失望。”

  “我之前就预料,坐等荣队爆冷,果然如我所愿,确实爆冷了,爆了一个大冷。”

  “从8:4到8:13,荣队被锤烂了。”

  “真的假的,顿悟队这么离谱的?”

  马西西正在查看比分。

  果然看到CXG与天禄的比分是1:0。

  “这……。”

  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天禄真爆冷,输给CXG。

  那是五个C+仔啊,天禄输给他们,那网络还不得炸翻天?

  再看看直播间密集的弹幕。

  马西西:“已经炸了。”

  “不是,这是怎么输的啊。”

  他百思不得其解。

  弹幕:“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上半场CXG稀烂,防守都打不明白,下半场一当进攻方,就跟顿悟一样,天禄警察局,就像是人家的后花园,随便冲。”

  “连冲八局B,还把把冲进去,打崩天禄,你敢信?”

  “最后一把才搞笑,天禄赌B,人家半道突然转A了,笑死。”

第15章 议论

  “别急。”

  “我先看看再说。”

  马西西打开回放,刚看着,mo他们来语音了。

  “马总。”

  “马总。”

  马西西简单的应了一声,问道:“你们知道天禄输了吗?”

  “啊?”

  “啊?”

  mo他们大吃一惊,“输给CXG了?”

  “怎么可能!”

  马西西道:“弹幕都刷疯了,真输给CXG了,8:13。听说后面天禄一分没拿。”

  “这CXG是怎么打的。”

  “我正准备看回放,看看到底是怎么输的。”

  “成。”

  马西西打开回放,跟直播间一起开,他调了加速的。

  “这个手枪局,打的就是出人意料,显然天禄没有防备。”

  “eco局这个天雷地火,闪光套餐,牛笔啊,轻取五杀。”

  他边看边说道。

  “这个精神小伙,枪法还行。”

  “不是,刚夸过他,怎么就犯这种低级错误,防都不防的嘛,直接起飞了。”

  他惊讶的对直播间说道。

  弹幕:“你看下去,继续看下去。”

  “后面还有更抽象的。”

  “CXG的防守,差的一匹,根本不会玩。”

  马西西继续看下去,也觉得有点辣眼睛了,露出地铁老人看手机的纠结表情。

  “不是。”

  马西西暂停回放,说道:“就这里啊。”

  “这个精神小伙,他刚住了2.8个,这个什么deeping的没睡醒还是怎么的。”

  “简单步枪就成,枪法怎么马成这样?”

  “这不是变形可以来形容了,是真的没枪法可言。”

  “一颗子弹的问题,他愣是一枪不中被反杀。”

  他不停歇的说道:“还有这一波,回防B点,显然是想打一波反清闪的。”

  “但这个闪是什么意思?丢来白自己人的,chong白着进烟雾,白给是吧。”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低级失误,粗糙的细节,马的一匹的枪法,“我都不知道,天禄是怎么输给这样的队伍的。”

  “说实话,看到这些操作,钢盔都打赢了,天禄怎么做到输的。”

  “就很怪。”

首节 上一节 18/166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