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GO:我是buff队长 第116节

  G2把加时赛的暂停给用了。

  “TaZ这时候很着急,但他不能急,不仅战术不能讲了,还不能给压力。”

  “只有想办法稳住队伍的心态。”

  “上前给选手拍一拍,说一声加油,我们能行的。”

  玩机器看到G2教练的动作,没有声音,也给模仿出来,“行个勾八啊行。”

  “波黑爆头王,这都变成软脚虾了。”

  “下半场,冲神把虾腿都狙断了。”

  “Niko真是会虾的,需要他站出来的时候,反而是隐身了。”

  “小孩一个人独木难支,呼吸也是在瞎搞,本该攒资源给小孩起大狙的,非要拿着战败补偿的经济,把把强起。”

  “至于huNter跟nexa,下半场有他们吗?”

  弹幕:“玩÷开始开始了。”

  “不忘初心,牢记尼黑啊。”

  “逮着机会就狂黑,没办法上半场玩÷忍的太难受了。”

  “我特么听到他的声音,都快憋出内伤来了。”

  “什么波黑爆头王,还得看我CN爆头王。”

  “巴尔干CS?不好意思,现在是CNCS回合。”

  ……

  “CXG这边神色要放松许多,有说有笑的。”

  “你看族长那笑的灿烂的逼脸,尼玛上半场都被打成司马脸了,这会儿总算可以笑了。”

  “我当时特么都想喷死他。”

  “真的。”

  玩机器说道:“批爱暂时免喷好吧,这个A点他会守的。”

  “什么叫我嘴脸变得快,这就开始舔了?”

  “不是,你们上半场满屏的刷人家批爱的时候忘了?”

  “还有人叫族长别特么把爱葬了,先把狙给葬了再说。”

  “人家多听劝了,没看到弹幕,比赛现场都生出超感应,听到你们的心声。”

  “他真把狙给葬了。”

  “我现在就好奇,到底那回合,CXG在警家都说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暂停结束。

  第二十六回合。

  “喔~~~。”

  “CXG开局不利,冲神又送首杀了。”

  “他强顶香蕉道,没有想到对方会三个巴拉飞过来,直接原地升天。”

  “旺仔也极度身体不适,马上丢烟自保退后点。”

  “这个套路好久都没有出现了,根本没办法防的好吧。”

  “但确实一出手,就拿到G2想要的效果。”

  “这个烟雾肯定不会尊重的,伱超级大哥都炸死了。”

  “CT就算补防,A点的也不可能回得这么快。”

  “族长确是在赶。”

  “但来不及了,G2封了警家烟,爆闪就冲了进来。”

  “旺仔很难顶住的,他血量不多……。”

  “他顶住了,接了一个,马上缩回三箱后……。”

  “闪光!”

  镜头给到了警家,捏着闪光跑来的族长。

  “族长快啊。”

  “旺仔等着你的闪光救命。”

  “闪光脱手,朝着包点飞了过去。”

  “Boom!”

  “爆开了。”

  “包点全白,旺仔拉出来就准备抓吃白的人。”

  “啊?!”

  “孩儿!孩儿他把准备刷人头的旺仔给狙死了。”

  “他回头又朝着警家烟,混了一枪,把deeping给抽死了。”

  “孩儿他开了啊。”

  “多好的一个闪光,小孩一个人给破坏了。”

  玩机器惨叫不已的说道:“旺仔千呼万唤的警家闪啊,族长给的如此完美,时机如此恰到好处。”

  “马上就是人头入账,却被小孩狙死了,外带还隔烟带走了个人头。”

  “这小孩是开了吧?”

  “兄弟们,我跟你们说,这个闪光,要不是孩儿,G2绝对要出大事。”

  “旺仔最少还能带走两个,刚才Niko,nexa就在水池大马路上,没有任何掩体的。”

  “太关键了这一枪,简直就是拯救了G2。”

  “孩儿,你怎么就没吃白啊。”

  “吃了该多好啊。”

  弹幕全是刷着孩儿的。

  也是能看中这一枪的关键。

  旺仔是必死的,只不过在于能杀多少,给队友创造出多打少的环境,能够优势回防。

  可他这一死,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二打四。”

  “族长摸到了教堂,后花园有烟雾,他暂时没有动。”

  “cut摸的是香蕉道,huNter在断来路。”

  “cut很是小心,到了香蕉道就开始静步,绝对有人断后的,不用猜都知道。”

  “但他能不能打过欧尼酱。”

  “欧尼酱后面还有第二道防线要突破,孩狙在架。”

  玩机器看到两人还没有走,就知道CXG要强行打这一波了。

  “没关系,他们有经济的,打也无所谓,足够下一分全起,反正打完就要易边了。”

  “族长很敢,他在后花园直架烟雾,等的就是烟散拼反应。”

  “可架烟的是Niko。”

  “烟散了,能不能磕过?”

  “磕过了!!!”

  玩机器大喊,“波黑虾王没有架住这个烟雾,反应没有拼过族长。”

  “族长瞬间打出了秒杀。”

  “他再一个大拉,小孩在架香蕉道,打了小孩露出一个完美的背身。”

  “就剩下一个nexa,他的残局都不用看,根本不会有任何思路的。”

  “还想脱时间,C4的时间不多了。”

  “族长,cut放开脚步,快速搜点,棺材下没有,只能在死箱。”

  “两个人双拉,直接抓死,拆包。”

  “来得及吗?”

  玩机器紧盯着拆包的时间,CT都有钳子的。

  当拆包条跟C4包条,都在快速衰减,C4已经开始滴滴滴的响了。

  C4即将爆炸的一刻,拆包条先一步走完。

  “拆掉了。”

  “极限拆包,半秒不到的时间。”

  玩机器兴奋的大喊,要是有摄像头,观众都能看到他站起来叫了,“刚才要是慢一步杀掉nexa,这个包就拆不掉。”

  “我的天,好极限的拆包。”

  “导播把画面切给了CXG选手。”

  “族长直接蹦跶了起来,这个极限回防,极限拆包,他打出了精彩绝伦的三杀!”

  “他就该喊,也该叫!”

  “变了,拿上步枪的族长真的变了,这样的残局,他们两个都能打回来。”

  “cut也发挥,完美配合。”

  “喔~~~,简直太秀了族长。”

  “神级发挥,他就是一个战神,怒吼战神。”

  “发型都乱了,那修长的发梢,遮挡了眼睛,也根本没有影响到了发挥。”

  “反而似乎成为他的物理外挂。”

  弹幕:“帅炸天我的长。”

  “牛笔克拉斯,太炸裂了,这个回防都打回来了。”

  “虾是真的软,罗冲打断虾腿,族长打爆他的虾脑。”

  “小孩真的要委屈哭了,为什么你们没看住啊。”

  “老子真的服气玩÷,你这都能把族长的发型吹一波?”

首节 上一节 116/166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