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年代白富美 第215节


沈华浓嘴角直抽抽,霍国安几个的脸色也没能好到哪里去,绷着脸接受思想教育,什么都不想说。

“霍庭他啊,从战场上退下来的铮铮铁骨汉子,可惜却没能顶得住资本家的糖衣炮弹袭击,美色就是万恶的资本家最后的垂死挣扎,是他们妄图腐朽我们同志的最后手段!”

“他就是被这糖衣炮弹给毁了,唉!组织上已经给过他机会了,只要他跟那资本家小姐划清界限就能继续在一线重要岗位上,可惜他冥顽不灵,有些行为很不妥当......”

“现在居然还有人在报纸上鼓吹要对资本家、对坏分子黑五类重新调查评估判定成分,这就是右倾思绪抬头,是要不得的!”

蒋红梅几个不约而同的看了眼沈华浓。

沈华浓:......看个屁呀看!是想看她无地自容、羞愧呢?还是想看她感动得痛哭流涕?

都别想。

她统统都没有,第一感觉就是自己好像真的变成了腐化好同志的糖衣炮弹了,怎么办?

因为岳长鸣的这番高谈阔论,已经空旷了一大半的走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下来,岳长鸣这会儿总算是发现了这些变化,他看看走廊前面,视线从沈华浓面上掠过,又收回来定了定。

古人言,城头观雪,舟中观霞,灯下观美人。

还有句话说,真正的美人是对比出来的。

抛开沈华浓本身的条件不提,这两条她也全部沾了。

在昏黄的烛光下、有灰扑扑蓬头黑面大眼袋的妇女映衬,她美得让岳长鸣没忍住溢出来的惊艳。

见沈华浓正盯着他,他还冲她扬了扬下巴说:“这位女同志,你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

沈华浓就说是啊,您说的可真有道理,以前上的思想教育课都没有今天的深刻。

岳长鸣笑了两声,道:“我说这么些,你们认同了也得记住啊。”

沈华浓点点头,问道:“领导,您结婚了吗?”

没美女问话,岳长鸣应了,说:“结了。”

提起家里成分好得呱呱叫,但彪悍无比的丑妻,他有些不自在,想想妻子那张黑脸,再看看沈华浓,更觉得她美上了一个新台阶。

沈华浓说:“您的媳妇肯定是个秀外慧中贤妻吧?能天天得您教育,每天的进步,真好,像您跟您媳妇这样的夫妻比那种,那个谁,霍庭是吗?比他跟他媳妇肯定要幸福多了,一个不贤惠的资本家小姐肯定过不好日子,他真是自找苦吃。”

岳长鸣干笑了两声,没接她这话,连继续给人做思想教育的心情都没有了。

这么一想,他心里还是有些羡慕霍庭的,成分不好但美的媳妇,如果像眼前这个这样的模样,他也是可以考虑考虑要不要换的。

第180章霍庭的私心

霍国安、霍国平和蒋红梅古怪的看着沈华浓。

沈华浓哼笑了一声,不再说什么,只专心看着前面去了。

岳长鸣身边跟着的年轻人,垂着脑袋忍不住嘴角翘了翘。

要说局里大家一直不太清楚霍副局长的妻子底细,是最近才捅出来,但对岳副书记的妻子钟大姐大家都熟悉得很。

钟大姐对岳长鸣看得挺紧,早在岳长鸣还只是个科员没住在单位分的房子的时候,三不五时的就会来局里晃一晃,现在住进来了就更别提了,大家就都知道他是靠妻子家里支助才活下来,还有了上学的机会,上学的时候就靠妻子养着,他岳父全家都对他有再造之恩。

别看他这么牛逼哄哄,不知道逼死多少人,但在老丈人和妻子面前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空有离婚的心,没有离婚的胆。

这个漂亮的女同志也是巧,直接往人心口上扎。

另外跟岳长鸣一起来的那个司机却是盯着沈华浓瞧,这女人他有印象,好像是见过的!照理说长得漂亮的女人如果见过肯定会有印象的,可就是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儿见过呢?

沈华浓似有所察觉,偏头看过来,这司机赶紧收回了视线,不再明目张胆的盯着瞧了,假装左顾右盼四下张望,看到脸色不大好的霍国安几个,他就想到了霍庭。

啊,他记起来了,对,的确是见过,他见过这个女人,在公安局见过!

这就是霍庭霍副局长的媳妇儿!

只是上次见到她的时候,好像没有今天这么出挑,现在想想那回多半是她刻意遮掩过了,现在衣服头发虽然还是一样的老气横秋,但她头上、面上沾了水,潮湿的刘海全部被拨开了,五官一下子全部暴露在外,就连眼尾的伪装都淡了,让人完全忽视了她的衣着和老太太发髻。

这就有意思了,她跟岳副书记说的话,真的是无心的吗?

岳长鸣被这一打岔,都没心情说话了。

霍国安几个也很郁闷,都不说话了,剩下的几个人也没好意思再开口说话,气氛就安静了下来。

一切井然有序的进行着,又等了一会儿,终于轮到沈华浓他们了,他们是最后一批了,约莫还有两船的人,底下也只剩下一条救援船。

沈华浓站在霍国安他们前面,先到了阳台边上,这时雨差不多都停了,只有顶棚还往下滴水。

栏杆前面放着一把椅子,得先踩在椅子上爬到水泥护栏上面,再从上面往下跳,从这里到船面的高差并不是特别高,船头上还挂着一盏夜用灯,能看清楚船板的情况,虽然船板晃悠着,但有个公安在下方护着,跳的时候对方能够扶一把。

不是很危险,沈华浓也不怕,只是在往下看,看见接她人的脸的时候,动作顿了一下。

他一身泥一身水站在灯前,神情严肃,目光一碰就跟沈华浓的纠缠上了。

沈华浓探出身子朝他笑了笑。

他微微低了下头,很快又抬起来,低声道:“别怕,我接得住。”

沈华浓嗯了声,稳稳神没有犹豫就跳下去了,男人两只大掌第一时间就擎住了她的腰,他手臂往前伸着,两人之间还有些许距离,他的手简直就跟钳子似的掐着她,疼得要命。

还有这姿势......感觉像是奥特曼抓了个小怪兽掐腰给举起来了,看架势还正想举着小怪兽往墙上连撞。

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啊!

沈华浓疼得直瘪嘴,“宝宝,你......”

霍庭忽的手一松,沈华浓就往下落了,慌乱中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就没有了,他身上的泥水马上就浸透了她的,沈华浓的下巴磕到他肩膀上了,嘴上碰了一嘴的泥。

这人......她气死了!

顺势将脏兮兮的衣领往边上扯了扯,在他脖子上用力咬了一口,又呸了两声低声说了句什么,说完立刻就往后退开了。

霍庭先咬牙忍着她发疯,就听见了她说的那两个字,人还恍惚着,就见她已经退开了,小脸在自己身上蹭到的泥,连衣服也湿了一片。

他目光暗了暗。
首节上一节215/78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