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年代白富美 第1节

七零年代白富美 作者:肉燃燃

沈华浓穿进一本女主“前世错今生改”的年代文里,成了被女主渣过要弥补的男主现任妻,女主虎视眈眈,男主跟她不共戴天,娘家满门坏分子,洗白之路难于上青天,为了不上天,沈华浓撸起袖子,当先锋打流氓,无偿提供救命方,改良代食品战饥荒,当人生导师指引妇女顶起半边天……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一不小心表演过猛,成了人人夸赞的白莲花!男主被她玩崩了:你们怎么又夸我媳妇儿?是你们瞎,还是我又精分失忆了?

第1章坏女配

沈华浓背着一背篓黄花蒿,尴尬的站在跟自己同名的原主娘家门口,看着破败不堪的门,有点犹豫。

一会进去了该不会被乱棍子打出来吧?

时间紧迫,耽搁不了,她深呼吸了几次,揉了揉因为生病还在发胀的脑袋,刚扬起手来,门突然从里面被拉开了。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高瘦男青年绷着脸,看到她先是震惊,然后迅速变成冷漠:“你杵在这里做什么?”

沈华浓微微一顿,迅速入戏,讪讪的笑:“哥哥,我是来......”

“你什么你,你已经跟我们脱离关系了,我可当不起你这一声哥哥。”

沈明泽面无表情的打断,伸手将她往边上一推。

“你挡住我门口的光了,麻烦你让让。”

沈华浓因为生病而浑身乏力,被这一推,后退两步才站稳了。

沈明泽眯着眼睛瞅她,见她还是不走,冷声道:“我记得当初有人说过,讨饭也不往这门口走的。你走不走?不走别怪我不客气!”

沈华浓从十岁开始,就跟渣爹后妈斗,一直斗了十年,成功将这两个害死她外公和亲妈的无情无义无耻之徒送进了监狱,她绝非善茬,脸皮绝对是够厚的,可这会儿面对此时名义上被她辜负的亲人,却有点接不了话。

世上坏人千万种,她最恨无情无义的那一种。

偏偏她自己手一滑点进一则推广小说,然后变成了小说中的恶毒女配角,就是对亲人特别薄情寡义的那一种。

那就很尴尬了。

虽然都是原主做的,可谁让她占了别人的身体呢,自然也要承担这具身体做的一切了。

原主父亲沈克勤以前是省城一家医院的院长,因为一起医疗事故闹出人命而获罪,后来虽然证明与其无关,但还是被开除了,在城里待不下去,就带着沈明泽和原主兄妹俩到这穷乡僻壤来了。

而原主因为父亲的罪名深受其苦,不想再继续受到牵连,在费尽心机勾搭上了小说中男主角霍庭之后,就跟疼爱她的父亲和哥哥断绝了往来。

都是一个村里在村头村尾的住着,她见到父兄也装作不认识,很是无情。

沈华浓硬着头皮道:“哥,我知道以前是我错了,我这次来是想......”

“哟,小泽,你家里来稀客了啊!”徐炳荣拎着一桶水,一瘸一拐的从屋边小道走过来。

扫了沈华浓一眼,道:“这是你妹子?我已经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

“让让!”

徐炳荣以前是个赌场大亨,现在年纪大了,须发皆白,背佝偻着,腿也瘸了,老态龙钟,看着就是一个普通的穷苦老头,不过嘴巴还挺厉害的。

沈华浓要说的话被他打断,面上有些讪讪,往边上让了让。

徐炳荣一瘸一拐的进了门。

“小泽,这么晚是谁来了?”屋里传来说话声,话落人已经站在眼前了。

是沈克勤,原主的父亲。

沈华浓赶紧上前来,低着脑袋,一股脑儿道:“我知道以前是我做错了,我没良心,让你们伤心了。爸,今天我来有要紧事跟你商量。”

旁边沈明泽要插嘴,被沈华浓毫不退让的堵上了。

“关系到咱们家能不能改善眼前的处境的大事!关系成千上万条人命,你们听完了要是还是让我滚,我也无话可说。”

沈明泽刚要开口讽刺,沈克勤就道:“进来吧。”

沈华浓跟着他进去,一进门就闻到一股霉味,连着下了大半个月的雨,这屋子又临河,屋里十分潮湿,傍晚微光从外洒进来,勉强让沈华浓看清楚屋里的摆设。

除了两张木板床,床板上堆着稻草和已经看不出本貌的床单,一个土垒的灶台上摆着两只碗,一个陶壶之外,什么也没有,哦,靠墙的床下还有一个木箱子。

除了床没地方可坐,沈华浓心中唏嘘。

她上辈子虽然有渣爹毒后妈,但至少是衣食无忧的,贫穷到这种程度她真是头一次见,也难怪从小娇生惯养的原主受不了了,换做她,也是无法忍受的。

“什么事?”沈克勤淡淡的问。

沈华浓将背后的背篓取下,放在地上了,道:“爸,现在村里很多人感染了疟疾,我跟昭昭也感染了,镇上的医院里奎宁都卖光了,说缺药......”

沈克勤刚才一眼就看到沈华浓面色不好,只是被女儿弄得寒了心,他忍了忍到底什么也没有问,这会听到女儿和外孙得了疟疾,倒是神色有动。

“昭昭怎么样了?霍庭呢?他回来没有,你托人传话让他赶紧去省城找药啊,省城应该会有的,霍庭在公安局上班,找找人......”

外孙女昭昭虽然跟他们走得也不是特别的亲近,但是却被他父亲霍庭教得很好,并没有跟闺女一样冷待自家,每次在村里见到了都是外公长外公短的叫着。

沈克勤面上的担忧和关心让沈华浓心中略放松,不是完全无动于衷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听李大娘说他昨天回来过,连夜带着昭昭去了省城。”

只带走了生病的外孙女,却没有带同样生病的女儿。

沈克勤迟疑的看着女儿,见她神色还算平和,一时也没有开口。

沈明泽双臂抱胸,斜倚在门框上看着外面,并没有跟进来,不过屋子小,他站在门口也能够听清楚屋里面的对话。

闻言,嗤笑了声,道:“你死皮赖脸的要嫁给霍庭,他对你也不怎么样嘛,这就不管你死活了?你以前不是挺有手段吗,现在只能等死?”

沈华浓心中一晒,面上也有点悻悻的。

沈明泽的话虽然扎心,可那就是事实。

霍庭就是被原主死皮赖脸赖上的。

原主趁着霍庭被小说中的女主陆柏薇抛弃之后,伤心难过,外加病重,靠着自己懂草药的知识,从后山割了一捆淫羊藿,趁夜熬药给病得神志不清的霍庭喝了。

之后霍庭药效上来,她又假装成陆柏薇,两人就发生了关系。

返回目录1/78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