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崇祯本科生 第525节


原因很简单,明军不愿意攻城并不是真的被洪承畴的手段下到了,而是真实地考虑到了城中百姓的生死。

如果真的一座城都不攻,那绝对是助长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也打击了城里百姓信心。

几座城,攻打德州是伤害最小的,也是大军北伐路上最大的一只拦路虎。

要想把两个军尽量送到更靠近京城的天津卫去,就必须把大军的粮食补给送到他们已经完成任务所具备的基本条件下。军令是让军人去战胜敌人,而不是让军人白白去送死。

打德州不能用炮,得回到短兵相接的办法去打,还要不惧怕伤亡。

伍曼宇来到城墙上的时候,地上已经躺下了十几具敌军的尸体了,这些人全是战友用刺刀干掉的。

“小伍,你们班顺着台阶下城下面去,先想办法把城门打开。”连长命令道。

“知道了连长。”伍曼宇一招手,他身后的十来个人立刻跟着他溜下了城。这一切都很顺利,整个突袭行动完全没有被敌人发现。

伍曼宇顺着墙根慢慢朝下面走,天上有一丝月光,但是墙根处有阴影。在一个拐弯的地方,一个战士想冲过去,却被伍曼宇一把拽了回来。

在城门洞的旁边,一般会有一个藏兵洞。而伍曼宇眼前的这个藏兵洞里此刻却挤满了人,而且看上去还排着队。

“班长,他们在干嘛呢?”一个小战士问。

“嘘!”伍曼宇赶紧制止了战友话语。

一个金兵正好提着裤子从藏兵洞里笑着走出来,一边走一般还哼着小曲,他近乎赤裸的身体上满是汗水。

“兄弟,滋味如何?”排在队伍末尾的一个金兵用急切的口吻问。

“嘿嘿,全是黄花大闺女,美死个人咧!”金兵们淫笑着。

伍曼宇贴在墙上呼吸急促,他现在完全没有把握一下子干掉这么多敌人,可是连长布置的任务又必须得完成,怎么办?

“班长,动手吧?”伍曼宇身后的副班长催促到。

“上。”伍曼宇咬了咬牙,他把刺刀安到枪头上,然后一个转身就猛冲了出去。

那个赤身的金兵连影子都没发现就被刺刀从背后刺穿了身躯。一个班的明军在第一回合的交手中战果最大。在自己一方没有伤亡的情况当场杀死了五个金兵。

然而,藏兵洞这里的敌人可不是只有几个,他们足足有二三十个。伍曼宇看到的只是排队在外面的敌人,实际上洞内的队伍更长。

“班长,怎么这么多敌人啊?”副班长看着一下子从里面冒出来的敌人问。

“他xx,我还以为他们在qj一个女娃子,谁知道他们弄了好几个女人排队在xx。”敌人已经冲了出来,藏兵洞里的情况已经一目了然,完全是毁三观的存在。

“班长,快扔手榴弹吧,不然咱们班今天都得死在这。”副班长的手已经摸到腰间了。

“不行,连长说了不准提前开火,开火会暴露行动的。”伍曼宇看着也没有火器的敌人,还是想先过过招再说。

“杀!”七八个金兵瞅着明军一愣神的空档,提刀就冲了上来。也是因为他们要“干好事”,倒是把火器给留在了别处。

“噼里啪啦”明军这边也跟着接招,双方的打斗虽然有声音,可是却惊动不了远处的敌军主力。

短兵相接没有完全不吃亏的一方,除非双方实力相距太大,否则死伤难免。明军的技战能力并不比金兵高,所以第二回合伤亡难免。

“你受伤了?”伍曼宇扶着副班长问,对方已经快要站不起来了。

“快用火器,要不我们打不过。”副班长的胸前已经被敌人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而伤他的那个金兵正一脸鬼笑。

第五百一十三章:陈名夏魂丧德州城

“分散,结阵。”伍曼宇吼了一嗓子,然后明军这边立刻就以三三阵型背靠背开始结阵。

这个时候,双方的技战术就出现了分水岭了,金兵依旧以个人武力见长,主动攻过来的都是对自己武技很有信心的,而站在后面乱晃的,基本都是没什么本事了。

一个拿着鬼头刀的金兵步伐沉稳地朝伍曼宇这边三个人攻了过来,从对方的动作可以看出来是个好手。

伍曼宇用胳膊肘子碰了一下他左边的战友,然后他端着刺刀就是一个突刺。敌人一刀磕偏了伍曼宇的刺刀,然后顺势就削了过来。这一刀又快又狠,如果得手,估计伍曼宇的脑袋要搬家。

“呼”的一声,伍曼宇只感觉到一阵凉风从他的脸上掠了过去,要不是他弯腰转头来的快,刀锋绝对上了他的头。可就是这样,他的头盔也被刀刃带落。

好险!

就在伍曼宇转身的一瞬间,左边的战友已经把刺刀捅进了对方的胸口。鬼头刀噹地一声掉地上,对手捂着胸口后退好几步,满眼的不可置信。

刺杀术是明军最基本的技战术,这是每个军出去队列外必须要率先掌握的技术。昂拳作为明军基础拳术技能,是属于锻炼身体用的。朱由检觉得军体拳招式太肉,都没拿出来。

其实,这也就是后世抗战中日军拼刺强过国人的原因。日军也不可能个个都是武术高手,我们也不能各个都是名家,所以,简单有效的招式和简单的配合才是最有用的杀敌术。当然,它绝对不是刺刀一起向一个方向刺。

金兵不傻,在看到危险的时候自然不会傻站着等明军杀他,这是人的求生本能。几个金兵一看情况不对,自然要跑别处搬救兵或者找别的更厉害的武器来对付伍曼宇他们。

“班长,敌人跑了。”一个战士见好几个家伙撒丫子朝城内跑去,就急着大喊。

“开枪。”伍曼宇迅速抬起了枪口就对准了跑的最远的那个地方就扣动了扳机。既然已经控制不住了,那么只能赶紧打开城门再说。

一阵枪响,金兵没被打死的已经跑了一个干净,而明军这边,完成了城头突袭的友军也赶过来增援。

“连长,我提前开枪了。”伍曼宇有些沮丧。

“提前开火有过,打开城门有功,功过相抵。我会替你说情的,你们班不用喂猪。”连长提着一杆燧发枪就越过了伍曼宇朝城里冲去。

明军大部队像潮水一样从各个城门冲进了德州城。

陈名夏睡得正香,迷迷糊糊地就听到外面有声音,这个时候城内已经乱了起来了。

“怎么回事?”陈名夏一骨碌爬了起来赶紧问道。

“老爷,好像是明军攻进城了。”一个仆役惊惶地说。

“快,扶老爷我出去瞧瞧。”陈名夏可是很有派头的,探花出身的自然比一般进士要高傲。

德州城内的局势暂时还没那么坏,一是金兵人数有些多;二是明军没有使用炮火,仅仅只是燧发枪在攻击在,连手榴弹的爆炸声都很少。

陈名夏站在一栋少有的三层楼的上面看着城内,满脸的得意。

“大人,南人恐怕奈何不了我们,这都是您指挥有方。”一个军官奉承地说:“这些南人全靠火器犀利占优,一旦逼迫他们使用不了火器,他们就不会打仗了。”

“哼,一个流贼居然当上了什么军长,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崇祯那是没有遇到厉害的对手,又从西洋人那里学了一些奇淫巧技而已。论谋略想来当今天下,也只有洪大人和本官这样的人才是当世英豪。
首节上一节525/713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