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明末皇太子 第307节

陈光先摇了摇头,自己在金陵结识的这位好友才华横溢,便是他爹都说了张正卿有状元之才,现在看榜果然如此,只是自视太高了些……

不过陈光先的目光很快又落回到了皇榜细细搜索,这次会考他得三百二十七分,排在第五十一位,当然得三百二十七分的还有另外两名士子,皇榜排名没有并列一说,一般分数一样,便以姓氏几笔来决定名次,排第五十位的姓古,第四十九位姓丁……

陈光先此刻在找的人名叫黄士奇,虽说他与张正卿二人与这黄士奇仅仅只有一面之缘,但是相谈甚欢,颇有引为知己之意,但望江楼一别以后,黄士奇便如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难觅半点踪影。

陈光先和张云文一样,知道黄士奇绝非寻常人,但自认不会超过他二人的家世,一个乃是当朝辅臣之子,一个是浙江布政之后,两人在此番会试当中不敢说傲视所有人,但至少也是站在顶端的人之一!

因此没有黄士奇的消息,二人尽管有些纳闷可也没放在心上,但是此番会试陈光先已然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皇榜,黄士奇之名竟然没有!

师承念台先生,才学不在二人之下,此番会试会籍籍无名?怎么可能!

陈光先绝不相信以黄士奇之才会考不中,那么为何如此,想来只有两个原因,一是黄士奇用了假名,二是黄士奇根本没参加此届会试……

张正卿的目光从皇榜上移开,脸上浮现出一缕苦笑,他可不是那种喜欢死钻牛角尖的人,既然一时半会想不明白,何必浪费心神。

二人离去,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路,陈光先的话不少人都听到了,他身边的英俊少年便是此届会试皇榜头名,如果不出以外,殿试过后,此子只要有七八成的希望进入头甲,没准就是本科的状元,大明政坛上一颗新星即将遥遥升起!

望江楼的小二早就跑了回去,这段时间在望江楼留在墨宝的士子数十上百,放榜之后,望江楼第一件事要做的便是将中榜士子的字帖给找出来然后裱好,等到金殿放榜之后,根据名次再将这些字帖分别挂在显眼的位置,以供食客瞻仰。

朱慈炯的那首诗写的很不错,只可惜这年头不缺好诗,缺的是名头,就好像当朝宰辅史可法若是写了一首不说驴头不对马嘴,至少是意境、文采很一般的诗词挂在这里,食客看了以后谁敢说不好,只怕被吹捧上天都不算有多稀奇。

同理,如果一个名不经传的士子题了一首诗词,哪怕有李易安之婉约,有苏东坡之豪放,挂在这里,也一定会有人评头论足,指出其中不足。

朱慈炯题的诗是随便抄的,比起张正卿的不差,但如今张正卿已然夺取皇榜头名,他的诗比起朱慈炯的诗,按身价论高了何止百倍,更何况朱慈炯题诗的时候连名讳都未留,更加不可能得到望江楼东家的重视,没拿去引火估计都是看在张正卿一起题诗的面子上了……

但不管是张正卿、陈芳远还是其他中榜士子,他们如今都不会有其它心思,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猜策论题,当然对于真正的饱学士子来说,功课自不必备的那么细,但分析天子可能会出题的大致方向还是要做的。

毕竟殿试对于所有的中榜士子来说才是真正的临门一脚,闯过去天高云阔,踏上仕途,实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伟大理念,但闯不过去,那么也唯有一年半以后再来,机会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均等的,以才学定仕途!

第六百五十六章共担

史可法身为会试主考之一,乃是统筹阅卷的最主要人选之一,但真要说起来他的工作量并不算太重,甚至可以说是挂名,阅卷工作自有下面的五十名考官去做,只有那些拿不准打分主意的卷子才会交到几位主考官的手里进行平定,而这些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一百。

比如张正卿的儒考卷和类考卷,每一份考卷会由三名考官进行打分,最后统计平均分作为最终得分,然而张正卿的儒考卷其中两名考官给了九十五分,一名却只给了八十分,相差悬殊太大,因此会交给主考评定,最终的结果是史可法和陈邦彦一致认定,此卷可得满分!

给满分并不是说张正卿的文章做的便是毫无瑕疵,恐怕张正卿自己都不会这么认为,但史可法如今身为儒林领袖,对于儒家学子因为天子新学政策而导致越来越势微的情况岂能没有感触,张正卿的文章一看就是儒学底子极其雄厚,儒家传统学说最纯正的传人,岂能不让史可法等人心喜,如果说张正卿的文章能得九十分,那么最后的十分则是来自于几位儒臣主考的观感和激励后进,这也是朱慈炯所说儒家文章里面主考官评定好恶感影响最终成绩的最主要原因。

史可法如今的心思已然不在会试上面,四场考试结束,他的任务基本上完成了,本来殿试要淘汰三成士子,同样需要阅卷,但是天子似乎没有让几位主考初阅之后,再让他定名次的意思,既然天子有亲自上阵的想法,史可法自然不会与天子争这阅卷之权。

何况他手头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关于福建水师解散重组的事情,史可法身为军部尚书自是责无旁贷,但了解的并不是很具体,但金殿大朝过后,史可法对于天子之意已然了然于胸。

大明这几年扩张的速度太快了,但如果真要算起来可以很清晰的发现一件事,号称战无不胜的大明陆军,实际上经历的恶战还是天子刚刚继位不久之后的事情,房山一战和大同一战加上四川双战,才是彻底奠定大明陆军无敌威名的主要战役,其它相比起来无疑要逊色的多,甚至可以说,野战九军的震慑力似乎还要在战力之上……

大明境内平定以后,在原有两京十三省的基础上,扩张来的地盘已然有原先两个大明大,但辽东、朝鲜是满清拱手让出来的,青海等四省现在设府治县,也是在李自成肆掠以后,内部部族实力弱到最低点的时候被徐景等人顺手接收的,更不用说哈萨克汗国的地盘,东南也是一样,顾骏入东南也是捡了个现成的,张献忠几乎覆灭了整个东南的情况下,被大明顺势接手。

简单点说,说起来圣武朝这几年拓土无数,但几乎没几处是野战军亲自动手打下来的,各大野战军干的最多也是最频繁的事情只有一个,剿匪……

而这次显然不一样!

史可法叹了口气,看了看坐在客椅上的郑……朱成功,直到现在都没有明白,为什么天子会对此子那么恩荣备至,甚至为了给其铺路,将这天大的功勋扔给了他,如果能完成,朱成功在大明青年将领中的声望估计将会攀升至顶点,这并不是说朱成功比顾骏、李丰等人强,而是这几年没有证明自己的机会。

史可法缓声道:“大明立国以来,日本国内动荡,时有侵犯大明属国之举,朝鲜、琉球等国更是身受其害,哪些失败的大名甚至泛海进入大明境内,倭寇之患经年不绝,天子曾对老臣畅言,称日本撮尔小国,民生虽困顿不堪,然骨子里面心心念念不忘的便是侵略野心,中原强盛之时,恭谨如猫狐,然中原虚弱之时,便化身豺狼,想要占中原之地以图存,雀占鸠巢之心千年从未变过,历史上更是多次侵略朝鲜以期夺朝鲜之地进攻中原皇朝,天子明言,对待日本,只有一种方式可以永绝后患,一个字,屠!但凡男子一律诛杀,灭其全族!”

朱成功身躯微微一颤,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可还是止不住震怖,屠杀倭寇全族,男子一个不留!这得要死多少人?一百万?两百万?还是五百万?

恐怕工笔史书之上,他朱成功一个屠夫的名号是彻底要坐实了,但是他没得选择,天子赐其名又赐其姓,恐怕其中深意便在此处了吧。

“福建水师解散重组,将会分为八个部分,其中七部水师,每部二十艘大型战船和三十艘中型战船,将由洪武舰队中层将官统带,在划定区域巡海,打击海匪维护海贸安全,每部三千水军,其中两千由原福建水师汉兵,另从松江海军大营抽调一千共同组成,朱提督将会率领两百艘大型战船五百艘中型战船,四万异族水军,一万海军陆战队,执行平定日本之战役,朱提督可有信心?”

朱成功肃然道:“成功必定不惜一切完成平定日本之役,永绝倭寇之患。”

“好。”史可法赞道:“天子眼光,冠绝古今,岂会看错人,老臣也相信郑提督必定会完成讨日灭族之大业,天子让老臣带一句话给朱提督。”

朱成功立即站了起来,微微躬身,聆听圣训,岂能不恭!

史可法很满意的点点头,天子圣眷最是容易使人骄狂,朱成功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是能紧守本心的,拱手道:“天子言,绝族倭寇之邦,必有数百万人死于此役,夺民百万有干天和,业孽缠身,天子当与你共担之!”

朱成功扑倒在地,朝乾清宫方向三叩首后站起身道:“倭寇之患,臣身为原福建水师提督,一直深有感触,倭寇之凶残、毒辣、卑劣,成功更是知之甚详,天子诏命,绝其族、灭其根,臣自当誓死以承皇命,岂敢让天子背负恶名,血屠哪怕千万人,臣当一肩扛之!”

史可法目光深邃的看了朱成功几眼,当真是天子看重的才俊,恐怕终不会负君王之厚望呐……

第六百五十七章盘口

圣武六年十二月二十,殿试!

一千五百多名士子辰时刚至,便鱼贯进入紫禁城,乾清宫大殿之外,已然准备好了一千多张考桌,每个考桌下面还有一只火盆,一千多只燃烧着木炭的火盆,多多少少驱散了一些冬日里的寒气。

不过也不是所有士子都需要在殿外忍受寒霜之苦,四科前一百多士子将会直接进入乾清宫正殿参考,这或多或少也是对于成绩优异者的一种福利。

每张考桌上都放有笔墨纸砚乃至镇纸,不过这天寒地冻的光是研墨便是一件苦差事,更不用说还要用冻的麻木的手在寒风中书写文章了……

圣武朝的重臣全部汇聚乾清宫正殿,按照品级两边站定,殿试的规则包括史可法在内都无人知晓,但天子不需主考阅卷他们倒是清楚的很,一千五百多名士子写的文章,天子亲阅这将是多么庞大的工作量?恐怕一天都未必够吧,内阁九位辅臣深感今天殿试,天子纯粹就是在浪费他们时间,毕竟年底了,他们委实太忙了些……

张正卿站在自己的考桌后面,第一排,抬头便是御阶,更是能够清晰感觉到皇家气度之威严,不过脸上却是古井无波,拥有着远远不是他这个年龄应该有的沉稳与从容。

史可法看了暗暗点头,不愧是封疆大吏的儿子,家学渊源颇为深厚,文章更是作的条理分明又不失景秀,当真是难得一遇的人才,如果不出意外,实乃状元的不二人选!

陈邦彦的目光则是落在五十一号桌子后面的陈芳远身上,会试考核的考试姓名都是被糊上的,但陈邦彦身为父亲岂能不认识自己儿子的字迹,但也正是因为是他陈邦彦的儿子,为了不引朝野非议,他在考官评分之后,对陈芳远的儒考卷和类考卷都落了十分,至于时事,陈芳远尽管也提到大航海时代代表着海贸时代的开端,但却不是重点,陈芳远叙述的重点是海洋征服为主,贸易为辅,起点便底了一截,自然没有继续减分的必要,但若是不被减少二十分,陈芳远的名次已经足够排在十五以内!

有个主考老爹,有时候对于考生来说,未必是件多值得骄傲和幸运的事。

“陛下驾到!”

朱慈炯身穿朝服,步上陛阶,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让看多了天子朝会无精打采的朝臣心底不住感叹……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慈炯坐定,群臣,乾清宫内外士子尽皆跪倒,山呼万岁!

张正卿自不会例外,只是方才眼角余光一撇天子圣颜,恍惚中倒是生出一丝熟悉的感觉,不过这里显然不是胡思乱想的场合。

“平身吧!”

犹如一道炸雷陡然间在张正卿的脑海里面炸响,这道声音并不熟悉,毕竟他与那黄士奇也仅仅只有一面之缘,但配合先前那匆匆一眼,张正卿立即可以断定,那日望江楼一聚,所谓的黄士奇果然是化名,但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算让他猜一万次,他都不可能将那个文文弱弱的黄士奇和雄才伟略的圣武大帝联系到一起去……

首节上一节307/324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