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明末皇太子 第234节

大明第一工业基地!

八个鎏金大字,被铭刻在第一炼钢厂的正门左侧,天子御笔亲书,第一两个字足以让世人惊叹,但最让人惊叹的是梅山镇的人口密集度!

原本方圆不过二十里的小镇,经过数次扩张,面积扩大了超过一倍,比起寻常县城也差不了多少,但人口密集度,不要说是县城,就算是苏州、扬州这样的大府城与之相比,也多不到哪去,截止圣武元年年底,梅山镇的人口已经比一开始的二十余万人,翻了两倍有余,随时都有可能突破七十万大关!

七十万人簇拥在方圆四五十里的地界上,每家每户都至少拥有二到三个,在各处工厂务工的脱产工人,人均年收入达二十两以上!不说别的,光是这一项,就足以堪称奇迹!

然而在数十万劳工的眼里,今天才是他们真正见证奇迹的时刻!也将是对他们忙忙碌碌一年多来的辛勤付出进行的完美诠释!

每家每户张灯结彩,将整座梅山镇装点的比起过年还要喜庆,梅山主街已经不是净水泼地那么简单,而是铺起了十里红绸,从入口处,直抵新近建成的梅山铁路总站!

这一天终将会被载入史册,当蒸汽火车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声时,大明将向整个世界宣示,大明工业革命已经领先世界出现在了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当车轮滚动压过铁轨,车头奔驰远方时,大明的工业时代也将随之而来,带起大明这座巨大的车厢,一步迈入近代社会,遥遥领先于世界上的任何一处已知文明!

历史上英国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制造出世界第一条铁路,达林顿铁路的正式通车,可以说正是这条铁路的出现,带动了英国工业的全方位发展,英国也从此走向强盛,成为盛极一时的日不落帝国,以无敌之资向整个世界展现出大英帝国的无敌霸权!

然而梅山铁路的出现比达林顿铁路的出现,领先了近两个世纪,假以时日,大明就算不可能征服整个世界,但也足以让全世界在大明的铁蹄之下瑟瑟发抖!

只不过能看得那么长远的,整个大明除了有限的几位重生者以外,不会再有别人,天子召集大臣梅山观礼,所有人的心态无非就是看戏罢了。

甚至不少大臣看戏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要看天子的笑话!谁都知道天子在梅山镇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如今天子又兴师动众的带领众臣梅山观礼,若是效果一般,反响平平,众臣一定是喜闻乐见,甚至还会亲自操刀,撰写文章,在大明时政报上大肆口诛笔伐,最后将那个眼高于顶的赵立功彻底扳倒!

皇宫通往梅山镇的路上已被全程戒严,三万近卫军战士一个个荷枪实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身穿崭新的近卫军军服,绵延直到远方!

辰时刚过,帝后銮驾出承天门,数百肃立的官员显贵早已恭候多时,只不过这数百在大明官场声名赫赫的大员,此刻绝大多数也只能跟在銮驾后面步行前往梅山,够资格乘轿子而行,除了内阁五位辅臣就只有寥寥几名六十岁以上的老臣,当然还有一人例外,就是钦天监,也是如今医学院的副院长汤若望。

汤若望是天子特批,无数大臣很是不服,论年龄汤若望连五十都不到,论地位!医学院副院长最多和太医院院判同级,也就是七品小官,就算从钦天监官正去算,也只是正六品,今天随天子出现,除了这个汤若望以外,品阶最低的都是从三品,他汤若望还是化外之民,说白了就是一蛮夷,何德何能乘轿前往梅山,而他们这些位高权重者反倒要步行,简直岂有此理!

不过这种想法也只能憋在肚子里面,天子御赐,谁也没办法反驳,只能忍着,只不过看向汤若望轿子的目光很是不善。

巳时过半,终于抵达梅山镇,众臣何曾走过这么远的路,一个个腿都跟灌了铅一般酸痛难忍,但天子没说让他们歇息,他们谁又敢妄自停下,好在已经到了梅山镇,否则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瘫倒,再也挪不动半步。

朱慈炯很明显是故意的,他就是让这一帮子屹立在帝国顶端,一直以来养尊处优的大臣好好走上几十里路,一是磨练,二是要让他们看看清楚,如今的大明与往年有何不同,这金陵是帝都,最是能体现大明日新月异的变化,他就是要让群臣明白,在圣武朝为官,如果还想如同以往一般拿着俸禄混日子,那就迟早被淘汰!

当然,朱慈炯也知道,仅仅凭这几十里路要想改变官场上的陈年旧习,差不多和做梦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他带群臣来梅山,用最直观的方式,告诉群臣,他们将要面临的将会是一个怎样崭新的时代!

“微臣赵立功叩见陛下!”

梅山镇外,赵立功率领无数能工巧匠还有新型技术人才,列队迎接天子銮驾,赵立功被朱慈炯特赐君前免跪,他身为现代人,从内心也是极度排斥跪拜大礼,但大明毕竟还没有迈步进入现代文明,有些陋习想要改变,短时间谈何容易,朱慈炯绝不会说什么,但那一帮子如同苍蝇一样的儒家大臣,必然会拿他君前不恭说事,赵立功现在只想安心搞科研,实在没精神和这群鸟大臣在繁文缛节上扯皮,是以该跪还是得跪……

第四百九十七章梅山(中)

对待其他人,朱慈炯完全可以连銮驾都不用下,直接叫其平身都算的上是恩赐,但赵立功可不一样,人家不仅仅与他一样拥有一颗现代灵魂,更重要的是赵立功身上寄托了朱慈炯大力发展工业的希望。

这样的人物,朱慈炯岂敢怠慢!

“赵爱卿快快请起。”朱慈炯直接下了銮驾,走到赵立功身前,双手搀起赵立功道:“赵爱卿乃国之栋梁,朕已特旨君前免跪,以后赵卿面朕,切莫再如今日。”

群臣何曾见过天子对臣子这般作态过,一个个看向赵立功的眼神俱是眼热无比,这姓赵的何德何能居然能得天子这般赏识,说难听一点,以前最多也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匠人罢了,天子新朝,不但商人再不复往日卑微,就是工匠的地位也随之上升了无数个台阶,倒是他们这些苦读圣贤书的士子,在天子眼里反倒成了可有可无的人物,这圣武朝简直让他们儒生连个说理的地方也没有啊。

赵立功自不会做作,朱慈炯让他起来,他当然不会继续跪着,甚至朱慈炯让他一直跪下去,他也未必会搭理,君前我已经给了你个大皇帝的面子,可你要是嘚瑟,他大不了撂挑子不干,对于死过一次的人来说,死也并不是那么的可怕,相反如果他死了,只怕该哭的是他朱慈炯才对。

朱慈炯握住赵立功的一只手,不住的轻拍,看架势倒是像个长辈在勉励晚辈,赵立功一想到自己活了大几十岁,如今被一个年纪不到二十的小家伙这般慰藉,就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朕三日前收到赵卿的奏报,说真的,心里当真是激动莫名啊。”朱慈炯表情很是严肃道:“大明的第一列火车试车成功,这可是开天辟地,亘古未有的大事,赵爱卿可知朕身后这数百大臣此刻再想什么,他们多半不以为然,甚至还在想看朕的笑话,而朕今天就是要让这些自诩读书破万卷,闭目便知天下事的大臣们看看,他们与朕谁才是目光短浅,要让他们知道,如果不能与时俱进,那就必然会被时代所摒弃的道理!”

朱慈炯的话音很大,这番话与其是说给赵立功听得,倒不如说就是朱慈炯想要让群臣难堪,反正他嘴大,群臣憋屈也只能忍着,何况事实可以证明一切,待会自有狠狠打他们脸的时候。

群臣的脸色皆是难看无比,天子之语,可说是不留情面到了极点,意思就是说他们妄自尊大,目空一切啊!

赵立功忍住笑,来这个时代一年多,他已然习惯属于这个时代的规则,尽管他一心扑在钢铁厂和发展蒸汽动力上面,但身为实际上的梅山第一人,他有太多的下属不能违背规则,否则官场明里暗里掣肘,即便他身后站着的是皇帝,也必定麻烦无比,他是真的没精神把有限的精力消耗在与大臣的斗法当中。

所以朱慈炯的话他也只能估且

听之,却不能有任何表示,否则必然会被记恨上……

“陛下请上銮驾,微臣头前为您引路。”

“不必!”朱慈炯笑道:“梅山镇乃是大明的工业基地,是未来大明走向强盛的发源之地,这里如今发生的一切变化,朕虽时有耳闻,却毕竟没有亲眼见过,难免会有些许遗憾,如今恰逢此机会,当然要好好浏览一下梅山镇上的一切,以慰梦中之念。”

步行穿越了大半个梅山镇,当梅山火车总站的门楼映入朱慈炯眼帘,看到站台边上那一座如同怪兽般匍匐在铁轨上的绿皮火车时,朱慈炯还是忍不住震撼了一把,至于紧随其后的文武官员则是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那火车头以及一节节的车厢,完全不明白这如长蛇一般的巨物,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此火车共有多少节车厢,能够载重多少,时速如何?”

还是和现代人交流起来没有语言障碍啊,赵立功心里感叹,这辆火车从开始打造,一直到试运行,赵立功听到过无数千奇百怪的问题,唯有朱慈炯的三问才是每一问都切重关键,没有半点废话。

“回禀陛下,这第一辆火车如今共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的车头里面搭载的是提供动力的蒸汽机,以及锅炉房,第二部分则是客厢,共五节,容量极限可载一千五百人,第三部分则是货厢,共二十节一次性可装载粮食六十万石,时速可达每小时七十公里!”

“好!好!好!”朱慈炯连声赞叹,他不是很懂蒸汽机时代的机车动力,但这辆火车的承载力和时速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朱慈炯实在满意的很,他更清楚,对于现代社会的能源动力专家赵立功来说,这蒸汽火车仅仅只是一个过渡,唯有等到内燃机乃至电能全面普及之后,才能更加迅捷的加快大明工业化进程,那个时候的大明也必将让整个世界为之震撼!

朱慈炯转过身,面向群臣缓缓说道:“诸位爱卿,想必这几天以来,乃至在刚刚前来梅山的路上,你们都一直在猜测,朕所说的奇迹是什么,甚至诸位之中有很多人都以为朕只是随口一说,并不足以为凭,但朕要告诉诸位,奇迹之所以能够称之为奇迹,就是因为其能化腐朽为神奇,就是要将你们心里认定的不可能之事变为现实,现在你们眼中看到这奇形怪状的铁皮车厢,就是奇迹之一!”

“此为火车,乃是梅山工业基地的产物,是礼部侍郎赵立功一年多以来辛辛苦苦、日以继夜研究出来的产物,至于有什么作用,朕现在便可告诉诸位,这辆火车可将三万大军或者是上百万石粮食一次性运往松江府,所要耗费的是时间不过四个时辰!而要做到这一切,靠的就是这只车头,以及里面区区几吨煤而已!”

群臣哗然,委实是天子所言太过难以置信,四个时辰将上百万石粮食运到远在六七百里以外的松江?这岂怎么可能,天子大言,着实太过了啊!

第四百九十八章梅山(下)

“你们之中不乏饱学鸿儒,平日里张嘴闭嘴圣人之言,有事没事自我标榜,但你们可知,朕为何要大力发展新学?因为大明如今正在经历三千年未有之变革,正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巨大改变,时代在进步,如果你们还是只知道死读书,读死书,不知变通,那么迟早会被时代所摈弃,成为非但对大明无益甚至有害的腐儒!”

五位阁臣脸色很是难看,天子评价儒家士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以腐儒称之,他们日以继夜的去完成天子交代的事情,为的就是想要改变天子对于儒家的看法,如今看来效果近乎于无啊。

朱慈炯寒声道:“朕知道诸位爱卿多有不服,毕竟你们都是寒窗苦读那么多年,都是百里甚至千里挑一,大考之后跃过龙门,才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论道德文章,论填词作赋,你们比起谁都不差,但是朕今天不考道德文章,朕只教你们实务!”

“诸卿都是位列朝堂的高官,你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关乎百姓民生,然而……”朱慈炯一指火车道:“这是什么你们以前可曾知道,又可曾关心过,你们关心的是朕在梅山投入了金山银海,却以为是打了水漂,即便朕方才说了此车之用途,诸卿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嗤之以鼻,一百万个不信,朕也没指望你们会信,因为事实永远胜于雄辩,汤官正。”

“臣在。”汤若望原本看向火车的目光中隐隐泛起一股非同一般的神采,他相信如同神明再现,下凡来拯救大明的圣武皇帝绝非是空口大言之人,但天子所言又实在太过惊世骇俗,便是他一直以来学习研究的机械力学,想要做到这一点,也几乎没有半点可能!

朱慈炯面露微笑道:“汤官正与朝堂上的诸位臣工最大的不同是,你不但在神学上的造诣颇深,在数学、天文学、地理学、机械力学、化学同样也有建树,诸臣都是大儒,作作锦绣文章,吟诗作对没什么问题,可在其它方面,与汤官正相差实在太远,不知以汤爱卿的眼光对此火车有何看法。”

汤若望正色道:“若陛下所言皆能实现,当为主降神迹于世间……”

“套话虚言什么的就不用说了。”朱慈炯道:“朕尊重你们这些传教士的信仰,故而朕会在这金陵建教堂,让你们可以自由传教,朕治下的百姓是信佛、信道还是信主,朕皆不会干涉,但此火车乃是实务,朕务实不务虚,因此你只管说说你的见解,其余的对天主信徒去说便是。”

汤若望脸色赫然,作为一个立志要将天主的光芒照耀整个东方的传教士来说,汤若望最希望发展的信徒自然是至高无上的皇帝,如果圣武皇帝能够信奉天主,以圣武帝在民间的威望,天主的信仰必将遍及大明任何一处角落,只可惜,这位年轻的天子,对于信仰有着非同一般的豁达,但若是想让其信奉天主,看样子可能性极其渺茫啊。

“依微臣之见,能为这辆火车提供动力的应该是这截车头,能带动这么庞大的车厢,运载数以百万石的粮食,应该是将机械力学的原理发挥到了极致,臣未能亲眼见到此车提供动力的方式,是以不敢太作妄言。”

首节上一节234/324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