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549节

敖威卿摇头:“我不知道。”
刘川风稍稍一用力,剑刃又刺进去些许。
敖威卿慌忙道:“我是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他的神兵叫刹那星火。”
曾天插嘴道:“可真没想到,这儿全是水,竟有人拿着火属性的武器投奔龙神宫。”
敖威卿道:“我知道的事情都一五一十说了,现在你能放过我了吧?”
曾天看了一眼刘川风:“怎么处理?”
刘川风想了想:“好像还没到跟龙神宫开战的时候,我们不杀他,但是他身上的宝物就让我们代为保管吧。”
于是两人把龙神宫的三王子剥了个精光,洗劫一番扬长而去。
敖威卿感到十分羞辱,心中又是凛然:鹭山书院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了吗?
据他所知,刘川风在鹭山书院还不算什么顶级高手……
曾天也有同样的想法,他对刘川风道:“你说我们鹭山书院作为十大门派之一,是不是有点过于强了?”
刘川风有些好笑:“今天若不是你帮忙,我可能要花小半个时辰才能战胜敖威卿,有什么好吹的?”
曾天道:“那也是能战胜啊!你能胜过敖威卿,掌门人能战胜敖瞬卿,那我们鹭山书院岂不是比龙神宫还要强?掌门人说什么再过五十年成为五大门派之一,依我看,我们现在就是5大门派了,还当什么十大门派呀?”
刘川风摆摆手:“不要太膨胀了,掌门人的说法肯定有他的道理。龙神宫肯定不止敖威卿和敖瞬卿两兄弟,他们的底蕴深厚着呢!”
“那我们的设立范围也不比他们小啊!”
“你之所以觉得龙神宫没有想象中的强,是因为它经过了长时间的内耗。敖瞬卿好不容易把他那些不听话的兄弟姐妹都解决了,接下来就是迅猛发展的时候了。”
两人正说着,忽然刘川风接到一条剑讯。
剑讯上只有两个字:没事。
这种没头没脑,看上去没有任何价值的剑讯,一般是没人拦截的。
但其实是梁导发给刘川风的暗号。
按照事先约定,“没事”意思就是——玄星阁没有神兵使。
曾天奇道:“这就怪了,六个逃亡的神兵使,已经确定了5个,最后一个竟然不在玄星阁,难道在齐云宗?凭什么呀?”
刘川风皱着眉头道:“这不合常理,当年丹霞山一战之后,齐云宗元气大伤,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齐云宗是比不过玄星阁的,为什么最后那个神兵使会选择齐云宗呢?”
曾天道:“在这儿瞎想也没用,不如直接去齐云宗探一探。”
刘川风点了点头:“我隐隐有一种预感,我觉得最后那个人不在齐云宗……先查探了再说吧。”
卫然这边和江华商量好了防御部署,安排了三种应对方案之后,就准备动身去白马寺了。
此时,刘川风和曾天回来了。
卫然听完两人的汇报,用手指敲着桌子,喃喃道:“刹那星火的神兵使在龙神宫,最后一个神兵使找不着……”
梁导道:“你说会不会是投靠了朝廷?”
卫然沉吟道:“应该不大可能,诸天教跟我们鹭山书院不同。我之所以能够与桓侯不起争端,第一是因为桓侯是个割据的军阀,谁也不听,不算军方的爪牙,第二是因为有你在,就有了一个缓冲的因素。而诸天教跟军方打了好几次仗了,还记得赊刀人是怎么出名的吗?就是屡次击退军方出的名!”
“那你说最后一个神兵使哪儿去了?”
拂晓和尚催促道:“先把眼下紧急的做好吧,大海捞针的事情慢慢来。”
卫然辞别众人,带着六笔跟拂晓和尚来到洛阳白马寺。
卫然也算是白马寺的老熟人了,进入寺庙没有遭到任何人的阻拦,但是走到一半,和尚们终于注意到跟在卫然身后的两个人。
那胖和尚也就罢了,每过两三年都回来探望一次的老熟人。
但剩下那个人,好像有点古怪?
海澜大师亲自迎出门来,先跟卫然客客气气地打了招呼,然后才望向六笔,神色不豫。
六笔却一脸坦然,根本没有什么不自在。
卫然呵呵一笑:“方丈,我这番来有要紧事和你说,其他恩怨都请稍稍押后。”
海澜大师修养深湛,很快化解了自己的情绪,问道:“卫掌门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白马寺可能有大难了!”卫然正色道。

第千零六十六章 这是什么思路?
海澜方丈听完卫然的叙述,震惊得久久不能言语。
此时海灯法师越众而出,道:“阿弥陀佛,老衲能证明卫施主所言句句属实。”
修行宿命通的海灯法师,对未来的一切隐隐有所察觉,但是却不如天书这么具体。
卫然道:“我们鹭山书院都认为轩辕定海会先对白马寺下手,不知贵寺有何看法?”
海澜大师面色郑重,跟几个老和尚商量一番之后,道:“卫掌门说的有道理,此事不可不防!”
海灯法师道:“老衲建议开启妙法莲华金刚圈,抵挡轩辕定海这魔头。”
有人反对道:“妙法莲华金刚圈消耗太大,不如把野和尚这叛逆交出去,任其自生自灭,那也是这叛逆咎由自取的。”
也有人道:“为了一个叛逆而赌上全寺僧人的性命,称不上慈悲为怀!”
“我们出家人,何必参与那些纷纷扰扰?”
卫然笑了笑,没有作声。
海澜大师道:“卫掌门因何发笑?”
卫然笑道:“我想起秦灭六国的故事,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赂秦而力亏……”
海澜大师点了点头:“老僧已有决断,准备开启妙法莲华金刚圈,等待魔头前来!”
卫然三人在白马寺等待了两天,却没有任何动静。
海澜大师有些担忧:“魔头并没有来我们这边,会不会是去幽州了?”
说实话卫然也不是很放心:“是啊,轩辕定海占据着主动,我们这样被动挨打不是个好办法。”
海澜大师道:“卫掌门向来聪慧,为何想不到号召天下,结盟主动进攻之计?”
卫然面露苦笑:“我当然想到了号召天下结盟之事,但是别人不信啊!连玄星阁和天师道都不信,都把轩辕定海当成以前那个轩辕定海,鹭山书院不过是个成立二十几年的新门派,哪里来的影响力去号召那些大门派呢?”
海澜大师叹了口气:“现在只能等玉京剑派或者天师道主动站出来当这个盟主了,只是听说卫掌门和玉京剑派关系不大好?”
卫然道:“我和玉京剑派的关系的确很糟糕,但是请大师放心,只要玉京剑派肯当这个盟主,而且愿意邀请我鹭山书院,我一定摒弃前嫌,为了修行界的未来而加入联盟!”
海澜大师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卫施主的确是有远见有担当的大掌门,唯一的遗憾是太年轻了,影响力还不够。”
卫然道:“我倒是觉得,最大的遗憾是修行界那些有影响力的人,只顾着自己的眼前。”
海澜大师道:“老衲虽不才,恳请卫掌门去劝说天师道或者玉京剑派,陈述利害,让他们重视此事,及早结成联盟!”
六笔轻笑道:“老和尚,结成联盟当然是好事,但我们掌门人又没得盟主当——你这是让我们掌门人把脸伸上去让别人打啊!我们拿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别人还不愿意让我们贴呢!”
海澜大师也不生气:“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老衲愿意陪卫掌门一起去。”
拂晓和尚也道:“掌门人去玉京剑派龙神宫齐云宗这些地方,十有八九会遭到羞辱,可不仅仅是费力不讨好。不过掌门人,小僧认为眼下不是计较个人荣辱的时候。”
卫然没有犹豫太久,这就做出了决定:“海澜大师说得有理,我既然自认为有担当,就应该丢掉自己的面子。行吧,你说的事情我愿意去做。”
海澜大师大喜过望,连忙行礼道:“卫掌门高义!老衲佩服!”
白马寺一众僧侣齐齐行礼:“卫掌门高义!”
六笔冷笑道:“修行界面临浩劫,大门派全部无动于衷,我们这两个小门派却操碎了心,真是可笑!”
海澜大师不以为忤:“的确有些可笑,不过这不正是你追随卫掌门的原因吗?”
卫然也觉得有些荒谬,这些大门派存在得太久,总有一股莫名其妙的信心。而鹭山书院和白马寺却先天下之忧而忧,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了,就要认真做好。
海澜大师把寺里的事情交代好,就准备和卫然一起出发。
忽然间卫然脸色一变,拿出一个不停震动的灰色小贝壳,那灰色小贝壳逐渐变小,变得只有指甲盖大小,然后被卫然塞入了耳内。
“请稍等。鹭山书院那边发来消息了。”卫然知会了海澜大师一声,便走进禅房接听消息去了。
过了一阵子,卫然从禅房里走出来,一边走着一边露出思索的神态。
六笔急忙问道:“如何?可是诸天教动手了?”
卫然点了点头:“诸天教的确动手了。”
六笔一拍大腿,也顾不得在名刹之内不得骂脏话:“他奶奶的!狗日的轩辕定海竟先对我们鹭山书院出手!还等什么?赶紧回去救援吧!”
卫然面露古怪:“不对,诸天教的确动手了,但不是打我们鹭山书院,而是对最强的玉京剑派下手了……”
所有人都面露愕然:“什么?竟然先打玉京剑派?这是什么思路?这是什么道理?”
卫然苦笑道:“我也觉得这不合常理,所以我没有猜到轩辕定海的这一步举动。”
众人思来想去,觉得只有疯子才会这么做。
“那现在怎么办?”六笔问道。
卫然回答道:“竹喧恳求我去营救他的父亲。”
六笔有些诧异:“我记得二夫人在打击玉京剑派的时候,向来是不遗余力的。”
卫然点头道:“那是站在我们鹭山书院的角度,敌对门派的势力当然越弱越好,但是站在女儿的角度,她希望我能够尽量留下他父亲一条命。”
六笔道:“二夫人对他父亲的实力没什么信心啊!姜云好歹是玉京剑派的掌门人,属于这世上立于最巅峰的那一批人之一,哪会那么容易落败?这几千年来也就出了一个洛停云!”
卫然道:“天书预言轩辕定海的实力涨到了10倍,林羡鱼说轩辕定海收集十把神兵,这不禁让人产生一种联想——是否一把神兵能提升一倍呢?如果是这样的话,轩辕定海此时已经达到原来的三倍实力,打败姜云很有可能!”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轩辕定海本来就是教主级别的实力,达到原来的三倍就已经很恐怖了!
海澜大师面露忧色:“只希望这个猜测是不对的。
卫然道:“先不要慌,这只是没有根据的猜测而已。但万一是真的,谁能承担得起呢?究竟如何,值得我亲自去蜀山看看——方丈好生保重!”
说罢,他率领六笔和拂晓和尚往蜀山而去。

第千零六十七章 余归晚
卫然一行人还没进入益州地界,就被拦住了。
拦路者也是三人,其中有一个人从服饰和体格来看,应该是白狼国的。
卫然当即下令:“你们俩挡住这三个碍事的。”说罢自顾自的往前去了。
那三人的主要目的是拖延卫然的时间,哪里肯放卫然走?他们没有理睬拂晓和尚和六笔,齐齐袭向卫然的后背。
卫然仿佛没有察觉一般,继续往前,丝毫不顾背后的袭击。
忽然间佛光大盛,拂晓和尚身周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把三人硬生生地吸了回来。
三人身形不由自主的后退,那白狼国的人咬着牙一脚跺下去,这一脚虽然坐跺在半空中,却发出了跺在地面一般的沉闷声响,白狼国的人身后出现一个硕大的狼头虚影,竟然挣脱了拂晓和尚的吸引力,再次向前突进!
六笔只说了一个字:“定!”
那人的脚步再难移动一分,无论他怎样奋力,无论那狼头如何凶恶,都无法挣脱定笔的束缚。
首节上一节549/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