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545节

然而就是这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坏了事。
卫然的手在地面上一抓,抓起了一个巨大的雷球,那雷球足足有水缸大小,噼啪作响,蕴含着狂暴的雷电力量。
这是震雷周天阵的雷电力量!这太子原本用来对付其他掌门人的,不知卫然精善阵法,反过来把震雷周天阵的力量化为己用。
卫然还嫌不够,几乎是在同时使出了空砂尘!
他要把这一个呼吸的时间利用到最大!
这就是千钧一发的机会。
太子身体硬挨了这两击,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身体如破麻袋一般倒飞了出去。整个“万钧黄帝身”被全部轰得爆炸,无数黄色闪光碎片四面激射,连醒掌天下都握不稳。
卫然吐气开声,把大汉弘纲枪飞掷了出去,将太子的身体重重钉死在地面。
电光石火之间,完全逆转!
卫然手捏剑诀蓄力,忽然烈焰腾腾而起,先是化为八条小火龙缠绕卫然的身体,然后全部灌注在紫电青霜之上,剑身顿时变得通红!
他本来想试试新学的绝招“太岁”,但终究还是使出了落星真解中最为纯熟的“荧惑”。
灼热的气息令人窒息,炽热的剑气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呼啸而出!卫然一剑斩下,整个铜炉崖禁不住巨大的力量,竟被斩为两截!
轰隆隆,地面剧烈起伏塌陷,白雪消融翻涌,四处飞溅,而整个太行山的鸟兽都惊慌失措,四处奔走。
一剑之威,竟至于斯!
如此磅礴得令人心悸的力量,岂是失去了万钧黄帝身的太子所能承受的?
卫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终于结束了。
卫然从太子的尸体上拔出大汉弘纲枪,踢了太子的尸体一脚,然后眼睛瞥到了远处的醒掌天下。
这可是不得了的宝贝!
正在卫然弯腰去捡宝贝时,忽然之间,雪地里暴起一个人影,朝远方遁逃而去。
卫然的手指刚刚接触到醒掌天下,心情激动,一时没料到太子竟还没死。
不过没关系,失去了醒掌天下和万钧黄帝身的太子根本不堪一击。1
卫然拿出浮云奔浪绫,正欲制造水遁追击,忽然察觉到什么,便收起了浮云奔浪绫,御剑往前飞行。
太子仓皇如丧家之犬,冷不防天边斜刺来一个人,那人从怀中掏出六支笔,大吼道:“刘熙瑜!你逼死我母亲,今日正是报应之时!”
太子平时根本没把六笔放在眼里,但此时身上全无倚仗,哪里架得住怒火滔天的六笔?只得慌忙辩解道:“你母亲不是被我逼死的,你去找皇后啊!”
六笔冷笑道:“皇后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还不是你怂恿?而且皇后就是你娘,这笔账算在你身上不冤。”
六笔懒得跟太子啰嗦,直接使出最强绝招六笔合一,一时间定电山火幻域六种威能同时降临,凶暴而紊乱的真元将太子无情吞噬。
太子发出凄厉的嚎叫:“卫然!你要救我!你不能让我死!否则20年之后你会后悔的!”
卫然一边御剑飞行,一边不紧不慢地说道:“为什么二十年之后我会后悔?”
“我翻了天书,二十年后的劫难必须要我来阻止,否则大家都会死!”太子一边痛呼,一边咬着牙说了这番话。
卫然皱起眉头:“二十年后的劫难?必须由你来阻止?这是什么道理?你是主角吗?”
太子的气息逐渐微弱:“我说真的!那是天书预示的大难,修行界将毁于一旦!”
见太子说的这么郑重,卫然决定好好思考一下。
但他没有要求六笔停手。
所以这一思考,太子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卫然一拍脑袋:“你死了,那我就用不着思考了。”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六笔为母报仇,心怀大畅。
大道五十,谁能成为遁去的一?上天决不允许存在两个“遁去的一”,所以王衍死了,太子活了下来。
没想到卫然出现了。所以卫然和太子必须争个你死我活。
这一次,活下来的人是卫然。
卫然埋怨道:“你也不早点来!我差点栽在他手上!”
六笔道:“我可是从白狼国赶过来,你知道有多远吗!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可就让他给逃了。”
卫然摇头:“他逃不了的,他的机动性比不上我,我如果想走,早就走了,不过是想借震雷周天阵阴他一手。”
六笔唏嘘道:“想不到你真的战胜了他,现在我对你是心服口服。”
卫然有些心有余悸:“这一战有不少运气成分在里边,如果没有这些运气,我真无法确定能不能获胜。”
此时卿瓶那边也结束了战斗,她提着一个白狼国人的尸体走过来道:“要不是这厮的搅局,我早就把那文姬给杀了。”
卫然道:“不不不,你杀文姬的时机刚刚好,早了晚了都不行,绝对的最佳时机。”
卿瓶指着那白狼国人的尸体问道:“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嫁祸给白狼国?”
卫然摇头:“六笔决定背这口锅,这是事先说好的。”
六笔道:“你搞错了,原计划是你弄死太子,我来背黑锅。但眼下的情况,太子就是我弄死的,这是事实,不算背黑锅。”
卫然哂笑道:“你就是个抢人头的。”
六笔摊手道:“我又打不过他,只能抢一抢人头这样子。”
卿瓶有些搞不明白。
卫然解释道:“杀死太子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是个罪名,但是如果有一天六笔重返皇宫的话,这件事反而能成为他的一些资本,成就他的声望。”
卿瓶感慨道:“你们这些勾心斗角真的麻烦。”
六笔和卫然就商量了一会儿才各自散去。
三天之后,六笔千里迢迢来到鹭山书院,第一件事就是质问卫然:“不是说好我背锅的吗?你怎么又嫁祸给白狼国了?”
卫然面露惊愕:“我什么时候嫁祸给白狼国了?”
“现在大汉帝国都要出动大军攻打白狼国了!”
卫然陷入了沉思:“这件事非我所愿,肯定是朝廷动的手脚。”
六笔奇道:“死了太子,父皇不生气吗?”
卫然猜测道:“也许是丞相的手笔,又或者军方再推波助澜,具体如何我也不清楚。”
六笔觉得这事好生荒诞。
太子之死,最后竟然成了大汉帝国攻打白狼国的借口……

第千零五十九章 薛定谔步伐(上)
距离太子之死,已经过去二十年了。
二十年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漫长的过程,而对于寿命绵长的修行者来说,其实不算什么。
这些年来,丞相刘协主持的变法并没有收到相应的效果,或者说益处与弊端抵消了。
变法的每一个条目的初衷都是好的,的的确确一心一意是为了百姓。
然而由于修行者们的存在,朝廷的掌控能力太差了。
朝廷掌控能力一差,就会导致下属官员和小吏阳奉阴违,好的条目一到了下边落实的时候,就逐渐变了味,最终实施到老百姓身上,已经不再是丞相心目中的模样。
当丞相花费了大量钱财和大量官员精力,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时,朝堂之上当然会有人怀疑丞相的能力。
于是丞相借助太子之死,发动了一场对外战争来转移内部矛盾。
攻打白狼国这一举动迅速得到了军方的赞同与支持,而如今的大汉帝国,但凡军方支持了,这件事就基本稳了。
皇帝也没有忘记太子是死于那六支笔之下,特别嘱咐军方,在攻打白狼国的时候,顺便把六笔的据点给端了。
六笔辛辛苦苦经营多年,相当一部分资源都送给了鹭山书院,好不容易有了一点起色,如何能抵挡住军方如潮水一般的铁骑?他不得不放弃了白狼国的基业,回到鹭山书院避难。
对于六笔的回归,卫然当然是欢迎的。原先六笔虽然也常回鹭山书院,却都是为了听课与讲课。
一方面吸取卫然所教的理科知识,另一方面担任鹭山书院的客座教授。
如今白狼国的据点被毁,他也不用当什么客座教授了,直接常驻。
这样一来,鹭山书院教理科知识的,临颖公主和曾天负责初级,拂晓和尚和六笔以及刘川风负责中级,江华负责高级。
理科知识能达到高级的学生比较少,所以江华一个人差不多了。有时候客座教授兰瑾瑜会来授课,讲的也是高级,帮江华分担一下授课压力。
中级的人最多,所以管丹秋偶尔会帮忙讲一讲中级的课业内容。
如此一来,鹭山书院的师资力量比较完善了,卫然不必再亲自授课,于是他闭关冲击沧浪境。
这一日,拂晓和尚在山门口大声道:“恭迎掌门人出关!”
书院一众弟子纷纷来到广场集合,旁边有好事的宾客问道:“拂晓大师,我听闻您和白马寺有8年之约,说在玄星阁呆上8年就回去,为何8年之后你没有回白马寺,而是选择来到了鹭山书院?”
拂晓和尚双手合十道:“是因为卫掌门,我愿跟随他。”
宾客问道:“我听说大师和卫掌门是朋友,可否站在朋友的角度上说一说卫掌门是个什么人?”
拂晓和尚想了想:“卫然是个目的性极强的人,一举一动都想把效率达到最高,花最小的精力把事情办好。一般来说,目的性极强的人很容易产生执着,但是卫然反而心性豁达,用他的豁达消除了一些执念,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
“那不是两种相反的品质吗?”
“没错,两种相反的品质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却不显得矛盾冲突,这才是最难得的。这也是掌门人值得追随的原因之一。”说到这里,拂晓和尚面露崇敬。
六笔笑道:“师弟你就是太善良了,只看到卫然身上的优点,我告诉你,他狡猾着呢!”
梁导插嘴道:“狡猾好!他要是不狡猾啊,我还真不来了!”
公主正欲发表自己的见解,忽然听得洞穴轰然之声,知道卫然已经出来了,便及时闭上了嘴。
卫然越众而出,神采奕奕。
鹭山书院所有弟子拱手齐声道:“恭迎掌门人出关!”
卫然大声道:“诸位!书院开派已经23年,这23年里,我们打败了赤魔门,势力范围冲出幽州,延伸到了并州和兖州,甚至冀州!是名副其实的北方第一大派!能获得如此成就,全考我们书院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这是我们共同的成就!”
所有弟子齐声道:“掌门人威武!”
卫然又道:“我们的下一步目标是,在接下来的50年之内与本家并驾齐驱,不满足于十大门派的的地位,也要搏一搏那五大门派的荣光!”
众人听到这个目标,都激动不已。
院长姜竹喧不由得面露自豪的微笑,一个新开的门派,20多年就进入了天下十大门派之列,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壮举!
这里边少不了她作为院长的主持,里里外外操心良多。
而接下来竟然还要争取和立派两三千年的玉京剑派以及天师道平起平坐,这样的目标可以称得上是狂妄!
然而,姜竹喧知道这一切是有可能的。
而大夫人卿瓶并没有什么激动的情绪,她觉得鹭山书院和那些两三千年的大门派平起平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有什么好激动的?
许多宾客感受到鹭山书院的万众一心,都暗暗赞叹不已。
至于卫然所说的那个目标,他们是不以为然的,那当然是掌门人鼓舞士气的一句口号罢了,就跟“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一样。
卫然朗声道:“借这个机会,我要向所有人传授一门我最新领悟的身法,这一门身法远超过凌绝天魁步,我将它命名为薛定谔步伐!这就是我们鹭山书院的镇派绝学!”
首节上一节545/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