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532节

为了这件事情,姜竹喧忙得脚不沾地,幸好有临颖公主和管丹秋帮忙,才把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
姜竹喧埋怨道:“你的这些朋友,除了拂晓和尚,其他几个江华梁导谢宇之类的,都是不管事的懒散人。”
卫然苦笑道:“是我把他们给惯坏了,因为以前这种麻烦是他们都是直接塞给我的。”
温天佑来到了鹭山湖,参加鹭山书院的开派大典。
他来自混元宫,大小是个长老级的人物,在门派里地位崇高,仅次于宫主。
很少有人知道,混元宫是赤魔门的下属门派。不过囚雷谷覆灭之后,宫主的心思有些动摇。于是派温天佑来参加开派大典,观察一下鹭山书院。
温天佑对此不以为然,鹭山书院不过是个新开的门派,哪有什么底蕴,卫然对外宣称击杀了完颜承鳞,但这种把戏能骗得到我老温吗?观星境击杀沧浪境?当我傻的吗?
我就笑笑不说话。
温天佑认为是薛楚夜杀死了完颜承鳞,卫然不过是薛楚夜扶持的一个晚辈罢了。
年轻人而已。
不过温天佑也不能违抗上边的命令,便抱着不以为然和轻蔑的态度参加了鹭山书院这个新门派的开派大典。
一进山门,他便遇见一个胖和尚在指挥着迎宾,那和尚已是金丹境大圆满,境界和温天佑一样。
温天佑心想,掌门是观星境,这和尚应该就是二把手了。
那和尚态度谦和,让温天佑颇有虚荣感——鹭山书院的二把手对我这么客气,看来我这回有面子了!
他顺着和尚的指示继续往前走,终于找到了卫然,卫然正和一个瘦瘦的拿着阵盘的阵术师谈话。
温天佑打量着那阵术师,又开启混元心眼查看,发现这阵术师的实力比那和尚更强。
阵术师马上察觉到温天佑的查探,转过头来,皱着眉。
温天佑心中一凛:这阵术师比我强!他肯定是鹭山书院的二把手没跑了!
卫然一看到温天佑,便对那阵术师道:“江华,这是我们书院的客人,混元宫温长老。”
江华对温天佑点了点头,然后离去。
温天佑心道:不愧是二把手,有点傲气是正常的,更何况是我先无礼查探。
卫然对身后一声吆喝:“王卓!”
王卓飞快的跑来,一脸憨厚的笑容:“哥,什么事?”
卫然道:“有客人来了,你给他搬条椅子。”
“马上。”王卓飞快的去了。
温天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看花了。
刚才那个憨憨是以前囚雷谷的白虎使没错吧?应该不是长得像而已,因为卫然也叫了他“王卓”。
可是,堂堂白虎使,观星境的高手,怎么会称卫然为“哥”?
你们俩谁年纪大,瞎子都看得出来啊!
而且卫然怎么搞的,竟然让堂堂白虎使搬椅子?那不是下人做的事情吗?
而且白虎使似乎很乐意?
温天佑发现自己看不懂这地方了。
王卓很快就搬来了椅子,客客气气的请温天佑就座,并且露出憨厚的笑容。
不是,白虎使亲自给我搬椅子,我哪敢坐啊!
搁以前,别说太久,就两个月前,我看到白虎使那一身煞气,都不禁要打两个哆嗦,那必须主动行礼的!不然会招惹杀身之祸!
他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白虎使会亲自给他搬椅子——不行不行,这受不住。温天佑赶紧给王卓行了个礼。
然后,王卓恭恭敬敬的给温天佑回了个礼。然后望向卫然,期待得到卫然的评价。
卫然竖了一个大拇指,王卓欢天喜地的去了。
这一连串迷惑操作,直接把温天佑给整懵了。
但他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更多震撼他的事。
(注:清游自带竹林风一句出自王羲之“兰亭集序”,诗句是王羲之的儿子王义之所作)

第千零三十六章 开派大典
温天佑品着茶,心忖:卫然应该是把实力最强的人故意放在最前边给我看,接下来的肯定全部都是弱鸡了。
他四面打量着,发现一个身穿暗红色衣服的老者,那老者的实力,自己竟然看不透!
看不透,说明是观星境!
温天佑吃了一惊:“卫掌门,那位老者也是你们书院的人吗?”
卫然回头一看:“哦!他是我们书院负责炼丹的长老管先生。”
温天佑肃然起敬,起身对管先生行礼。
管老爷子不知道温天佑这样的客人对卫然意味着什么,不敢轻易表露态度,便客客气气的回了礼。
温天佑更加钦佩,这才是高人风范啊,明明境界高深,但态度和蔼。
“卫掌门,这位管先生贵为观星境,应该是你们书院的二把手吧?”温天佑试探性的问道。
卫然摇头:“不是。”
温天佑心道:不是才怪!你骗得了我吗?这样一个新开的小门派,有两个观星境,那不得当神仙给供起来?管先生铁定是二把手无疑。
就在这时,梁导和临颖公主走了过来,问道:“卫……掌门有什么活需要干吗?”
梁导看到旁边有客人,连忙改了口,今天这样的关键日子,必须给卫然面子。
卫然摆摆手道:“没你什么事儿,你一边玩去。倒是待会儿迎宾的奏乐要和公主商量一下。”
温天佑吓了一跳——因为他发现梁导也是观星境!
怎么回事?一个门派三个观星境?
这真的是个新门派吗?
温天佑有些忐忑,问道:“这个观星境也是你们门派的?”
卫然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然后让曾天和公主对接了一下奏乐的事情。
温天佑又问:“敢问刚才这位高人,在贵派担任何职?”
卫然愣了好一会儿,才把高人这个词语和梁导勉强联系起来。
他皱着眉头回忆:“梁导在我们书院究竟是个什么职位来着……我怎么没印象了?”
于是卫然问道:“梁导!你在书院里边是个什么职位?”
梁导道:“我负责打杂,你交代的事情我都干不了啊!”
卫然没好气道:“明明是你自己不愿意干,我又没强求你。”
梁导也觉得这样的关键日子,自己啥也不干,有些不好意思:“你给我指派一个任务吧,必须是简单的,太复杂的我不想弄。”
卫然道:“我让你去守门,你干不干?”
”好咧!”梁导二话不说,就爽快的跑去守山门了。
当然,说的好听一点,就是和拂晓和尚一起迎宾。
温天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什么神仙门派?观星境用来守门?
我们混元宫可是一个观星境都没有!万一哪天上天垂怜,出了一个观星境,那必须当神仙给供着!
你们却用观星境来守门?
温天佑有一丝怀疑人生了。
其实卫然倒不是故意让梁导去守门,他隐隐猜到自己开宗立派,同在幽州的赤魔门可能要掺一脚。
如果上官虹伶亲自来的话,拂晓和尚一人在山门口只怕有些危险,所以才派了梁导去支援。
温天佑不知道卫然的这些考虑,依然处在震惊之中,他回过神来才想起卫然刚才好像提到了“公主”。
于是他的眼神寻找着先前那个穿黄衣衫的女子。
临颖公主正遥遥的朝山门口招手:“六哥,你来了!”
六笔难得面露笑容:“七妹,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他远在白狼国,消息不如兰瑾瑜灵通,见到临颖公主颇为惊喜。
临颖公主问道:“四哥会不会来?”
六笔道:“如果他来,我就不来了。卫然哪有那么大面子?”
临颖公主吐了吐舌头:“那你看我面子大不大?”
六笔道:“如果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倒是值得我们俩都来。”
温天佑看到六笔,再次被震撼了!
又一个观星境!
你让我数一数,王卓、管先生、梁导……这是第4个了!
温天佑还是觉得太邪门,忍不住问道:“难道这一位也是你们书院的?”
卫然摆手道:“温长老误会了,他不是我们书院的。”
温天佑松了一口气,我就说嘛,也太变态了。
紧接着卫然又说:“他是我们下属门派的。”
温天佑差点被口水呛到!
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观星境的大佬,只是你们下属门派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温天佑觉得不可置信,向六笔投去询问的眼神。
六笔点了点头,证明卫然说的没错。
温天佑真的怀疑人生了。
当拂晓和尚邀来一只观星境的老虎时,温天佑已经表情呆滞,没有过多的反应了。
他已经麻木了。
一个新门派,有5个观星境的手下算什么稀奇呢?这太正常了嘛,呵呵……
正常个屁啊!这到底是什么神仙门派?
过了一阵子,奏乐声响起,有人来送礼了。
处于麻木之中的温天佑勉强提起一分精神,这就是考验卫然人脉的时候了。
司仪的声音在山门口响起:“玄星阁主薛楚夜,派人送来贺礼,九转金鳞丹二千枚!”
温天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首节上一节532/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