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499节

你这一上来就承认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你那个诚恳的态度是怎么回事……你这和盘托出的积极劲儿是怎么回事……
卫然道:“我这就把石盏的计划全部说出来,请范太守务必牢记清楚,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等会儿!”范维及时打断卫然,“你这表现不像个囚雷谷弟子,反倒像个精忠报国的官员!”
卫然道:“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梁导的朋友——梁导他人现在在幽州吧?”
范维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他来幽州的事情十分隐秘,不可能事先跟你联络的。”
卫然解释道:“我到幽州以来,前期跟桓侯接触了两次,就在上一次,桓侯夫人都是待在娘家的,桓侯还求我给他修理机关。而如今桓侯夫人已经回到了桓侯身边,梁导多次跟我说过他母亲的脾气,在桓侯没有抛弃那个小妾之前,桓侯夫人怎么可能乖乖的回来?我想只有一个人能够说服那位有性格的桓侯夫人,那就是梁导。”
范维叹服:“你果然聪明。”
卫然笑道:“可能确实比耿三立聪明一点——梁导如今怎么样?”
范维不知道卫然为什么提起耿三立,只是回答卫然的问题道:“他在参加一项试炼,这项训练很艰苦,但回报也很大。”
“需要我帮忙吗?”
“这个没法帮忙的,毕竟是试炼。”
“你觉得他能通过吗?”
“我觉得……希望渺茫,连熊将军都过不了,梁导不过是个金丹境……”
范维不想再讨论这件事情,转移话题道:“你既然自称是他的朋友,他应该告诉过你,我曾经教过他一个绝招,这个绝招的名字是?”
“让人头大。”
“这招的终极版本是?”
“让人头疼。”卫然对答如流。
“看来你们关系真的不错。”
卫然道:“现在你能相信我的话了吗?”
范维沉吟了一会儿,道:“你过去是他的朋友,这确凿无疑。但并不代表着你现在还是他的朋友,这样吧,再给我一天时间,我去问问梁导。”
卫然叹了口气,在世人眼中,他叛出玄星阁,抛弃了过往的朋友,甚至杀了范长坡,玄星阁弟子梁导当然要跟他划清界限。
范维会有这种想法,再正常不过。
卫然只担心时间上来不及。
“我劝你提前做好准备,不要小看了石盏。”卫然叮嘱道。
和范维的交流暂时中止,卫然退出太守的房间去找耿伟强。
远远的看到耿伟强很不高兴,挥舞着拳头在说什么,卫然怕耿伟强乱来,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
靠得近了才发现,其实耿伟强不是发怒,而是替他的堂弟耿三立打抱不平。
原来耿三立有些眼力,头脑也算灵活,常常盯着拍卖会捡漏。
有一次拍卖会上,耿三立还真就捡漏捡到一个好宝贝,那是一颗剑丸。
那剑丸品质不俗,乃是军方某位大佬的战利品,大佬不便出面,便委托中间人拍卖,价值17万颗化气锻骨丹。
结果那中间人不知什么原因,把价格误搞成7万丹,马上就被耿三立给买了下来。
这七万丹是耿三立一辈子的积蓄,还借了不少人的,就是为了投机捡漏而准备的。
7万丹砸下去,耿三立一点都不心疼,因为这就相当于赚了10万丹药!
耿三立也知道这种暴利不可久留,便赶紧联系另外的卖家,想要把剑丸卖出去。
不过那军方大佬反应也很快,先是臭骂了一顿中间人,然后让中间人去强行把剑丸给讨要回来,强行取消交易。
耿三立如何肯心服?到手的10万丹药又要吐出去,这比没赚到更难受。
于是他提出,要我把剑丸还回去可以,你好歹意思意思,拿五万丹药出来当辛苦费,不然我这一趟岂不是白弄了。
这本来是个合理的要求,只不过5万丹的辛苦费实在是有些夸张,耿三立特意提出这个数字,是准备让对方压价。
对方本来蛮横,杀价也是杀得绝,直接把五万丹药的辛苦费杀到五千。
五千实在是太少了,耿三立提出要2万,结果对方恼怒起来,一颗丹药都不肯给了,并勒令耿三立交出剑丸,辛苦费免谈,否则要他小命。
军方大佬耿三立肯定是惹不起的,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这样被人胁迫,他心里不是滋味。
于是他把自己的苦处和耿伟强说了说,仅仅是发发牢骚。没想到耿伟强听罢义愤填膺,打算要插手此事。
耿三立向来是个怂人,只是苦劝耿伟强忍住一时之气。
耿伟强见卫然过来,道:“你听听这事气不气人?”
卫然点头道:“确实气人,对方太过强横,摆明了欺负人。不过事情怎样处理,我尊重耿三立的意见,他又不是个小孩,他已经二十多岁了。”
耿三立及时纠正:“我已经36岁了。”
耿伟强忿忿道:“你已经怂了36年了!”
虽然不满意,但是耿伟强还是听从了卫然的意见,暂时作罢。
两人离开官署,耿伟强道:“10万化气锻骨丹可不是小数目,你怎么听了眼睛都不眨一下?”
卫然道:“等于10颗上品九转金鳞丹,我上次出任务,花了两天时间,然后谷主奖励了我八颗九转金鳞丹。你觉得我听到这个数字会很惊讶吗?”
耿伟强感慨道:“囚雷谷不愧是天下第一黑道门派,财大气粗啊。”
“你好好配合我们,好处少不了你的。”

第九百七十七章 我爱学习
渤海旁。
一个军中打扮的年轻人出现在海边,那年轻人不过是20岁出头,皮肤有些黧黑,身手灵活身轻如燕,不过身上的盔甲并不高级,算不上什么军中要员。
年轻人对着大海里喊了一声:“梁导!”
没有回应。
年轻人又大喊了几声梁导的名字,过了一小会儿,梁导从海里冒出头来,手里拿着一把叉子,身上挂着海草。
如果卫然在这个地方,一定会为潮汐海灵梁导倾情演唱一首《一剪梅》。
“曾天!你怎么来了?我有好几年没见过你了!”梁导面露喜色。
被称为曾天的那个年轻人道:“你回幽州也不来找我!”
梁导连忙道:“我当然是找过你的,而且第1件事情就是找你,但是我那老爹没有给我多少时间,我寻了一会儿就被他赶到这海里来参加这鬼试炼。”
曾天道:“这能怪谁呢?我这破职务事情多,又没得升迁的机会,你找不找我是正常的,得怪你老爹不给我升职。”
梁导叹道:“要怪就怪你跟我关系太近了,你是我在军中最好的朋友,而我呢?一直不受老爹待见,所以连累了你。”
曾天摆了摆手:“不提那个了,我今天来找你,是向你道别。”
梁导吃了一惊:“怎么我刚来你就要走?咱哥俩还没来得及好好聊聊呢!”
“是我老爹叫我回一趟家,据说是爷爷过世了,不管是真是假,我必须回去一趟才行了,至于还能不能回到幽州,那就看缘分了。”
“你爹是什么人?怎么以前从来没听你说过?”
曾天露出无奈的表情:“我的父亲,我的爷爷,包括太爷爷,乃至祖上五代,全部都是混黑道的,而且都是帮主。”
梁导眼睛一亮:“黑二代啊!你爹该不会是完颜承鳞吧?”
“别特么胡说,他姓完颜,我姓曾,而且囚雷谷主是没有儿子的。”
梁导一边思索着哪个邪派的帮主姓曾,一边问道:“那你怎么不继承你爹的帮主之位,反而来了军中?”
曾天一脸唏嘘,回忆起了几年前的事情。
那一日曾天回到家中,发现老爹在他房间里,面色很难看。
“老爹,你怎么回事?竟然随便进我房间?”曾天质问道。
老爹面色沉重,扬了扬手中的书:“你看看我在你床底下找到了什么书!”
曾天看到那几本书,心中暗道不妙。
老爹板着脸道:“瞧瞧你看的什么书!《论语》!《中庸》!《春秋》!天哪!难道你要乖乖读书吗?你忘记了曾经和我的约定吗?说好的不学无术,飞鹰走狗,整天调戏良家女子,横行乡里,做做坏事,好让老爹我安心!你呢?竟然偷偷的变成一个乖学生!这让老爹我在黑道上怎么混?”
既已经到了这份上,曾天索性把话摊开了:“我才不想过那种一帆风顺的黑帮老大生活呢!只有学习,才能让我获得挑战自我的快乐!”
老爹一听就火了:“学习学习!你整天就知道学习!还有,你穿的什么衣服?竟然穿一身儒衫!身上连一个纹身都没有,刀疤也没有!哪里有一点黑帮的气质!”
曾天梗着脖子道:“穿儒衫怎么了?穿儒衫更像一个读书人!”
老爹一把抢过曾天的包袱:“让我看看你包裹里装的啥……什么!竟然是茶叶?还有果子!”
“茶叶和果子怎么了?”
老爹额头上青筋暴露:“我们黑帮的人都是喝酒的!茶顶个鸟用!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饿了给老子吃鸡腿啃牛肩,拿果子充饥算什么好汉?”
曾天呵呵一笑:“什么啃牛肩,厮杀耕牛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我才不做犯法的事。”
老爹听到曾天口中说出“犯法”二字,如遭五雷轰顶!
“儿子,你变了!你小时候最憧憬我们黑道的好汉,说我们最有男子气概,是你最崇拜的模样……”老爹又失落又痛心,“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太让我失望了,你知道帮里的人怎么说的吗?你知道道上的朋友怎么说的吗?他们说……你是个认真读书的乖学生!你一心只想着学习!”
说到这里,老爹的声音几乎哽咽:“你让我这黑道老爹怎么见人!我已经丢脸丢到不敢在路上走了!”
曾天一脸不以为然,拿出包袱里的竹筒喝了一口水,开始温习功课。
老爹看着曾天的行为,一脸痛心疾首:“为什么喝水?为什么不喝酒?”
“你喝完水,竹筒为什么轻轻的放着?连声音都不发出来?黑道男儿都是喝完酒直接把碗摔了!”
“别读书了!别背了!你活到15岁连一句骂人的脏话都不会,就知道背书!背书能帮你吵架吗?”
“能啊,《孟子》里就有很多辩论技巧,你看这一篇《见梁惠王》……”
“见你麻痹的梁惠王!还有,爹在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对城里的青楼了如指掌了,你竟然连家里的丫鬟都不睡!”
老爹越说越生气,一把抢过曾天的书丢在地上,然后怒道:“不准你沉迷学习!你给老子听好了,从今天开始,只有在休假时和过年过节时,你才可以看书,才可以学习!而且每次学习的时间不准超过一个时辰!你听清楚没有!”
曾天翻了个白眼,拿起毛笔开始练习书法。
“不准练书法!一手丑字乃是我黑道男儿的通行证,什么?你竟然写下我爱学习四个大字?逆子!逆子啊!”老爹气得直跳脚。
曾天恍若无事,弯下腰把被丢掉的书捡起来,叠的整整齐齐,然后拿起扫帚扫地。
“什么?你竟然搞卫生?有哪个黑道男儿是搞卫生的?你竟然连桌子底下和床底下也不忘记扫?老天爷啊!我的教育太失败了!怎么把儿子教成了这个样子!”
痛心疾首的老爹指着曾天吼道:“你给我滚!滚出这个家门!我没有你这种沉迷学习的逆子!”
曾天走出门外,回头道:“放心,我会在天黑之前准时赶回来的,我还要到厨房帮厨呢!”
……
听到这里,梁导已经笑出鹅叫声。
曾天道:“我祖祖辈辈都是坏人,我偏不按他们的来,所以我想当个好人,想要精忠报国,于是就来到了军中。”
“那现在你爹呢?还在混黑道吗?”
“没有了,他也改行了,现在在搞一个中立的组织,好像是卖情报吧。”
“那你这一趟回老家,你老爹会不会让你继承这个中立的组织?”
首节上一节499/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