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496节

耿伟强想必是在牢狱里馋得久了,吃起肉来狼吞虎咽,不过这对一个军人来说倒不是什么缺点。
卫然耐心的等着耿伟强吃到心满意足,才问道:“耿将军,你在渔阳郡有什么忠心的手下或者内应吗?”
耿伟强嘴里满是食物,含糊不清的说道:“狗屁忠心手下,原来都忠心于我,现在都忠心于范维。要说内应的话……”
讲到这里,耿伟强似乎有些犹豫。
石盏连忙催促他说出来。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堂弟名叫耿三立……”
石盏道:“这个人我知道!他是范维的手下,职位不高也不低,非要要说的话算高吧,属于那种努力一把就能影响到决策的人。范维为了笼络人心,特意没有排挤耿三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耿将军的旧部很快就被范维给笼络了。”
卫然眼睛一亮:“你跟你这堂弟感情还好吗?”
耿伟强道:“感情……还行吧,但是他不能当内应的。”
“为什么?”
“他的胆子太小了,属于那种很怂的人,你让他去冒险,他是绝对不敢的,更别说要颠覆范维在渔阳郡的统治。”
卫然马上道:“不管他胆不胆小,这个耿三立我觉得可以争取一下。”
石盏笑了笑:“男人嘛,偶尔需要一些东西使自己变得胆大,如果权力和财富不能使他变得胆大,那我们就用美女,用各种他感兴趣的东西,那时候他就会做出一些平常不敢做的事情。”
卫然又问道:“你觉得如果你回去的话,会有多少人支持你?”
耿伟强道:“如果没有你们支持的话,不超过10个。”
“这也太少了……”卫然有些失望。
他心里想说的是,你这太守也当的太失败了……
耿伟强道:“不是还有你们囚雷谷吗?”
这人倒是光棍。
“没错,只要你全力配合我们,就算你在渔阳郡没有一个内应,我们也能助你上台!”
卫然也道:“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小心思,入狱之后你就已经不是折冲将军了,不要想着当年的辉煌,你现在一无所有!”
既然石盏唱红脸,那我就暂且唱一唱黑脸。
耿伟强拍着胸膛道:“放心,我知道是谁把我放出来的,我识得好歹!”
石盏阴恻恻的说:“光是嘴上说一说那可不算数,得看行动。”
说罢他啪啪啪拍了三下手掌,两个囚雷谷弟子推进来一个头上罩着麻袋的被缚之人。
这就是要纳投名状了,卫然加入囚雷谷的时候,也杀了两个玄星阁弟子,虽然其中有一个是奸细。
后来范长坡死了,卫然才真正获得信任。
所以根本不用猜,头上罩着麻袋的人必定是山阳王的手下,说不定还是耿伟强所认识的人。
石盏伸手去摘那被缚之人头上的麻布袋,同时要介绍此人的身份,却被耿伟强摆手阻止了。
“怎么?反悔了吗?没关系,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耿伟强解释道:“没有必要介绍什么身份,老子看都懒得看,不就是纳投名状吗?拿把刀来,管他是谁,老子直接一刀给他捅了。”
卫然递了一把刀给耿伟强。
然而石盏还是把罩在被缚之头上的麻布袋给扯了下来:“别着急,说不定看到他的脸之后,你就改变主意了呢?”
耿伟强面无表情的看着当年的战友,道:“石盏大人还有什么想介绍的吗?”
“我记得你和他是八年的战友,一起出生入死?”
“没错,但我更记得在我入狱之后,他一次都没来看过我,对我避之不及。”
话说到这个份上,石盏也没什么兴致了,示意耿伟强可以掌控此人的生死,是杀是放全由他。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自由选择,一旦耿伟强顾念旧情,那一定没有好果子吃。轻则重回监牢,重则死在渔阳郡。
那人先是本能的挣扎着,但特制的绳子哪有那么容易挣开?意识到自己必死无疑之后,那人先是破口大骂,耿伟强的脸色毫无波动,那人骂了一阵,又跪下来苦苦哀求,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说了两个动人的故事,无非是重点描述当年出生入死的同袍情谊。
耿伟强没有阻止那人的诉说,但是听完之后,他甚至没有刻意作出冷漠的神态,依然面无表情的问:“你说完了?”
那人绝望的低下头。
耿伟强一刀捅进去,干脆利落,然后对那人的尸体道:“你说的那些过往记忆确实很动人,所以我决定不折磨你,给你个痛快。”
石盏抚掌而起:“耿将军果然有诚意。”
卫然感到有些不适,这种事情他亲自体验过一次,如此再亲眼目睹一次,依然有些想吐的感觉。
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个邪派弟子,而且是个邪派的头目,世人眼中的大恶人,他不应该对这种事反感。
于是他强压下心头的不适,用冷笑来掩饰自己的内心。
总有人说,邪派快意恩仇,正派虚伪恶心,伪君子还不如真小人,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亲眼见过真正的恶,那些坏人,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坏多了。
硬生生打断无辜百姓四肢强逼他们乞讨的蛇头,都比不上这些大恶人。
真小人和伪君子同样差劲,没有高下之分。
“不过是杀人罢了,我很擅长。”耿伟强把刀上的血在旧日同袍的衣服上擦拭了几下,草草的将刀插在腰间,“我们什么时候干大事?”
石盏道:“耿将军有如此热情,我感到欣慰,不过在举大事之前,还有另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
“你擅长的事。”

第九百七十二章 我多想回到家乡
卫然不知道石盏让耿伟强做了什么事情,第二天,石盏让卫然带着耿伟强去渔阳郡转一转。
这一去并不是直接发动夺权,而是先探探口风,卫然起先不同意这个方案,认为耿伟强不应该因为这么无聊的理由而提前暴露。
但听了石盏的计划之后,卫然改变了想法。
石盏的计划简单而完备,而且耿伟强确实根本不重要,暴露不暴露,根本影响不了大局。
但是耿伟强本人非常重视这次露面,用他自己的说法,那就是强者归来。
卫然心道:你究竟算不算强者,难道你自己心里没点那个数吗?
不过他还是得陪着耿伟强去一趟,因为任由耿伟强一个人傻乎乎的闯进去,有可能会死……
两人直冲冲的走进官署,门口那些士兵哪敢阻拦,只是慌忙向太守范维去报信了。
很快官署里走出来一个文官模样的人,口中呵斥道:“什么人胆敢擅闯太守官署?直接拿下!”
卫然把手按在左手鸣鸿刀的刀柄上,士兵们无一人敢靠近。
那文官觉得有些丢人,用提高音量的方式来掩饰内心的尴尬:“来者何人,还不报上名来?”
卫然没有说话,任由耿伟强应对。
耿伟强笑道:“葛主簿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些年官运亨通,看到故人竟认不出来?”
葛主簿闻言这才定睛一看,禁不住惊呼出口:“你是耿太……你是耿伟强!”
此言一出,原本安静的官署顿时热闹起来,不少人一股脑儿涌过来,纷纷道:“真的是耿太守!”
“耿太守是谁?”
“那时候你还没来,所以不认识他。”
“老张在耿太守手里干过活。”
“你可别乱说话,现在是范太守说了算,究竟是谁当太守你可得拎清了。”
“哦……哦……是耿伟强,他不是太守了。”
“耿伟强不是入狱了吗?怎么就没事人一般出现在我们这里,难道他越狱了?”
“会不会是假冒的?”
“耿三立!你哥回来了!快来快来!”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想靠近耿伟强仔细看一看真假,但是被卫然身上的煞气所震慑,都不敢造次。
葛主簿眯起眼睛:“耿伟强,你回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耿伟强叹了口气:“葛主簿,我当年对你还算不错吧?我思来想去,没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没想到多年不见,你的第1句话竟然是质问我。”
葛主簿淡淡道:“此一时彼一时,当年我是你的手下,你入狱之前我四处为你奔走,一心一意为你开脱,虽然没能成功,但也算是仁至义尽。如今渔阳郡已经不是当年的渔阳郡,我当年为你尽心尽力,如今为范太守尽心尽力,有何不妥?”
说这句话的时候,葛主簿问心无愧,倒是有些风骨。
如果不是因为阵营的问题,卫然真想给这位葛主簿喝一声彩。
耿伟强并没有生气,反而拍手鼓掌:“葛主簿风采依旧,脾气也没变,让我好生钦佩。”
“别说那些没用的,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耿伟强道:“实不相瞒,我好不容易恢复了自由之身,早已没有了和范太守争雄的心思,当年让我入狱的贪腐之案真相我也不想查了,人年纪一大就怀念故乡,现在只想回到我的家乡渔阳郡,为家乡的建设出一份力,如果这个官署欢迎我,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愿意奉献自己的微薄之力。这官署之中有不少人是我的朋友,应该知道我对家乡的一片热心。”
卫然眼中闪过异色,这耿伟强好像挺会说话的,跟昨天那个冷漠而人狠话不多的形象有所出入。
不过也不奇怪,毕竟是当过太守的人,掌管这么多个县,好歹是个大官,哪个当大官的不会说场面话呢?
听到耿伟强的话,不少人心中开始动摇,怀念起当年耿伟强对他们的好来,只要耿伟强不是来捣乱的,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赶走他呢?
一个一心为自己的家乡奉献力量的中年人,我们是否可以接纳他呢?
就在众人审视自己内心的时候,忽然一个30多岁的瘦汉子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欢喜的喊道:“伟哥!你回来了!”
伟哥两个字差点让卫然半天没回过神来,看来此人就是耿伟强所说的那个胆小的堂弟耿三立。
耿三立又瘦又小,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在官署里应该是负责文职,此人眼神游移,腰习惯性的微微弓起,是没有自信的表现,想必常常被人使唤,常常点头哈腰唯唯诺诺。
看来耿伟强对自己这个堂弟的评价没有错,耿三立难堪大用,卫然暂时打消了拉拢耿三立的想法。
耿伟强其实看不起这个堂弟,但是当着别人的面做出很热情的样子,兄弟情深感人肺腑。
打断这感人重逢场面的,是葛主簿:“耿伟强,如果你真的是回来为故乡贡献力量的,我们当然会接受你,但你所说的究竟是真是假,我看只有太守才能裁定。”
耿伟强点头:“我希望能见到范太守,跟他好好聊一聊。”
太守不是那么好见的,但是耿伟强的露面把握的很好,既引起了关注又没有引起反感,在这种情况下,他可以见太守一面。
葛主簿引着耿伟强来到太守所在之处,卫然装成耿伟强的护卫跟在后边。
到了屋门口,葛主簿就称有公事先走,把二人留在屋前。
耿伟强刚要敲门,就被一个龅牙汉子给拦住了。
“太守正有公干,闲杂人不得打扰。”那个龅牙汉子说话时手捉着刀柄。
卫然一看就明白了,这不就是故意拦路吗?葛主簿假意让耿伟强去见太守,到门口就走了,无非是丢给耿伟强一个考验。
“你说要怎样才能见到太守?”卫然开口道。
“我们太守出自军中,最敬重英雄好汉,如果你能从我飞影刀谭青手上胜得一招两式,那就勉强有进这门的资格了。”
果然如此,这就是进门的考验了,如果耿伟强没本事,那么连见太守的资格都没有。
耿伟强本能地想要拔刀,却被卫然抢先道:“行,你是太守的护卫,我是耿将军的护卫,我们俩过过招再合适不过。”
首节上一节496/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