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474节

呵呵,我就知道你要那么打。
想卖个破绽?早被我看穿了。
你怎么能用我最熟悉的功法来跟我斗?
关键是,顾允溟一身的本事都在弈星窥天算经之上,不用的话出招没威力。
让一个研究了一辈子弈星流的人不用弈星流,几乎等于自废武功。
越打越被动的顾允溟不得不尝试新的打法——不使用弈星窥天算经,纯粹以寒冰剑气来对战,结果也不靠谱。
又交手了一百招,顾允溟心情越来越沉重,知道今天拿不下卫然了。
不只是今天而已,这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机会。
顾允溟知道大势已去,猛的一瞪脚,借着大力往上一窜,直接撞开地窖顶,冲天而起就要逃离延津药铺。
就在他撞开地窖顶的时候,刺目的阳光照射下来,把黑漆漆的地窖照得一片光明。
像顾允溟这样有实力的修行者,当然不会被这突兀阳光刺得睁不开眼。
真正把他刺得睁不开眼的,是飞剑藏光剑。
光剑如暴雨一般落下,把冲天而起的顾允溟重新钉回了地上。顾允溟倒在血泊之中,而光剑落下的夺夺之声依然连绵不绝。
直到把顾允溟钉得千疮百孔。
遍体鳞伤的卫然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坐在地上,望着顾允溟的尸体骂了一句:“狗叛徒!”
之前的局势太紧张,卫然所有的心思都投在疗毒和战斗之上,如今事情结束,他稍一思索,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
只有两个人知道他的卧底身份,一个是范长坡,一个是顾允溟。
现在两个都死了!还特么都是死在我的剑下!
谁能证明我是卧底?
坏了!我成铁叛徒了!
想到这里卫然不禁心乱如麻,我辛辛苦苦将近一年,到最后得到了什么?
囚雷谷那边被石盏怀疑和冷落,玄星阁这边没有人能给我证明,我还真是个铁叛徒!
我这一年究竟干了啥?囚雷谷没一点进展,玄星阁这边不进反退……
这还怎么玩?
眼下卫然面临的是一个最坏的局面,比当初杀了范长坡之后还要困难的局面!
走到这一步,我还能破局吗?
我太难了……
卫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第九百三十三章 你是灭霸吗?
君山岛。
薛南浮向薛楚夜汇报:“从幽州传回来的消息,卫然先是亲手杀死了范长坡,然后又残忍地杀害了顾允溟父子。”
薛楚夜沉吟道:“你怎么看?”
“我认为,卫然起初去幽州是假叛,应该是范长坡和顾允溟的计划,但后来被完颜承鳞策反了,杀了范长坡和顾允溟,成为了真叛——顺便提一句,我们玄星阁已经有七个人由假变真,卫然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完颜承鳞手段了得啊!”
薛楚夜沉默不语。
“父亲,你为何还不下令全派通缉卫然?”
“再等等吧。”薛楚夜神色复杂。
薛南浮追问了一句:“事情已经很明朗了,还要等多久?”
薛楚夜不耐烦地说:“我说再等等,你听不懂吗?”
电池哥几乎没见过儒雅的父亲会这样说话,说明父亲确实心乱如麻,他顿时乖乖的闭上了嘴。
接下来卫然的日子就难熬了。因为天师道那件事情,石盏已经不再相信卫然,甚至剥夺了卫然的护法身份,让卫然成为了一个无所事事的闲人。
直到倪牧歌来找他,他才想起除了范长坡和顾允溟,其实倪牧歌也知道他是卧底。
但那又怎么样呢?
倪牧歌会替他证明吗?就算愿意,玄星阁也根本不会相信一个龙神宫弟子的话。
事实上倪牧歌也不愿意替卫然作证,卫然穷途末路她高兴还来不及——这不正是笼络人的好机会吗?
于是倪牧歌隔三差五的来找卫然,热情的邀请卫然加入寻脉者。
卫然根本不为之所动。
实在闲得无聊,卫然再次搭上了桓侯的线。
没想到石盏亲自来找他,命令他不准再和桓侯接触。
卫然感到很不爽:“上次谷里也这么要求我,我立马就停止了,因为谷里给了我新的任务。如今你什么事情都不给我做,又不准我见桓侯,你让我干嘛?”
石盏冷冷道:“我禁止你接触桓侯,这是我们囚雷谷的规矩,跟有没有事情做毫无关系。”
得,拿身份和规矩压人了。
但卫然还真没法说什么,他已经没法再叛了。
修行界的门派可不像后世在公司上班一样,是很讲究的。
你在我这里学了落星真解和弈星窥天算经,然后投了别的门派?那还了得!
你在我这里学了凌绝天魁步,然后又投了别的门派?那还了得!
所以即使石盏态度蛮横,卫然也不得不听从。
不过卫然也不会让石盏太痛快,特意说了一句:“石盏大人,听说谷主把你的一部分属下分给了青龙使,你有何打算?”
卫然特意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件事情正好戳中石盏的痛处。
朱雀使死之后,旗下的部众原本归石盏暂时统辖,但最近青龙使在谷主面前告状,谷主听从了青龙使的建议,把朱雀是旗下的部众分配给了青龙使临时统辖。
比如卫然部200人就属于这种情况。顺便一提,卫然被撤销护法之位后,石盏提拔了一个叫简麦的女人当护法顶替卫然的位置,结果谷主大手一挥,简麦直接从石盏的手下变成了百里老魔的手下,这让石盏很无语。
所以严格的来说,卫然算是简麦的手下,也算是百里老魔的手下,唯独不是石盏的手下。
不过简麦也没傻到真的把卫然当手下,卫然反正没事做,也不在乎属于谁的麾下。
总的来说就是石盏失势了。原本为了遏制青龙使,谷主特意让石盏成为最具风头的人物,如今青龙使打了个翻身仗,此消彼长之下,石盏反而成为了三使中最没牌面的。
“我有何打算关你什么事?”石盏的脸色很不好看。
“我本来想着替石盏大人出谋划策,没想到你根本不需要,都是我自作多情了。”
石盏闻言面色稍缓:“既然你没事做,不如替我笼络一下幽州的散修。”
卫然叹了口气,这种小事,以前他当护法的时候是从来不做的,但他现在似乎没得选择。
他原本以为石盏失势,迫切需要他的智计来扳本,然而没想到石盏疑心病重到了这个地步。
或者说石盏太高估自身的智力了。
幽州的散修大部分依附于囚雷谷赤魔门或者桓侯三家势力,也有一些中立的。
本来像囚雷谷这样的大门派,一定得是散修主动投上门来,哪有屈尊去笼络散修的?
你见过玉京剑派和天师道笼络散修吗?都是散修们眼巴巴的送上门去。
不过完颜承鳞雄心勃勃,不放过任何一点可以拉拢的力量,与其让这些散修被寻脉者乃至守脉人争取,不如囚雷谷自己来。
石盏自恃身份,并把这种事情交给手下做——至少第一次接触他是绝不会露面的。
卫然这次的任务是接触三个散修,第一个散修名叫陈文胜,是个阵术师,卫然在阵法之上造诣颇深,所以跟他聊得很来,陈文胜虽然没有答应投靠囚雷谷,却很愿意和卫然有下一步的接触与交谈。
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头,陈文胜这边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第二个散修没见着,可能是外出游历了,至于第三个散修……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此人名叫平息,光看名字,卫然还以为是个小老头,真正见面了之后,却发现对方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
据石盏提供的信息,平息的祖父颇有实力,留下了一大笔修行资源给儿孙,只可惜平息的父亲是个败家子,消耗了不少遗产,却实力不济碌碌无为。
平息的资质稍微好一点,靠着祖父的遗产硬是把境界给堆了上来,这也是石盏想要笼络他的原因。
一走进平息的宅子,卫然就感到一股窒息的感觉扑面而来。
不是中毒,不是幻觉,不是阵法,更不是强大的威压。
而是文化的气息!
卫然这辈子就没见过给书画镶钻的!
真是一位奇人异士啊……
平息的会客厅里挂满了书画,然而每一幅书画的边框都挂满了花花绿绿的宝石和黄金,晃得卫然眼睛都快瞎了。
书画镶钻,路子野啊!
亲眼看到平息本人时,卫然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想要膜拜的感觉。
身穿儒衫的平息气定神闲的在练习书法,双手一共戴着六个亮晃晃的宝石戒指。
……
你是灭霸吗?

第九百三十四章 写诗鬼才
在谈正事之前,平息热情的邀请卫然参观了他的会客厅。
客厅里一共大约有五十幅字画,他极有耐心地介绍了20多幅字画,完全不介绍旁边的宝石,然而卫然差点被宝石晃得根本看不清书画。
这五十幅字画里边有不少是赝品,不过卫然没有提醒这位暴发户。
说他是暴发户也不大对劲,人家是祖上传下来的财产,不过是喜欢显摆罢了,准确的来说应该是败家子?
但是把钱用在自己的爱好上边,也算不上败家呀……况且金银财宝对于修行者来说也不是什么珍稀事物。
那该怎么评价平息呢?卫然想了想,最终用一个字来概括:
俗。
只可惜平息尚不自知,只以为自己非常高雅。
平息侃侃而谈:“我的人生追求可不在于钱,也不在于修行境界,我非常看重的一点就是文学!卫先生乃是饱学之士,不知对文学有何见解?”
卫然连忙道:“我哪里称得上是饱学之士,愿听平先生的高论。”
见卫然很懂味,没有抢风头,平息精神为之一振,滔滔不绝地说:“诗文是我人生中一种无穷的安慰! 有些境界,根本非我所能有,但诗中有,读到他的诗,我心就如跑进另一境界去!只要能在文学里接触到一个较高的人生,接触到一个合乎我自己的更高的人生。”
卫然抚掌道:“说得好!仿佛醍醐灌顶,让我豁然开朗啊!”
平息面露神秘:“刚才你说的醍醐灌顶四个字,那你知道醍醐怎么写吗?”
卫然一拍脑袋:“我光听人说过这词语,却不知怎么书写,还请平先生赐教。”
首节上一节474/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