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466节

完颜承鳞本以为卫然会解释一大堆,没想到这么爽快,没有半句废话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稍稍感到满意,继续道:“第二,我确实打算给你一些奖励——和许芙清秦训华他们不相同的一些奖励。”
卫然喜道:“属下先谢过了。”
完颜承鳞拿出一本册子道:“你一定很好奇石盏最后展露出来的那个身法,告诉你吧,那就是我们囚雷谷的镇派绝学《凌绝天魁步》!”
凌绝天魁步!
卫然心中按捺不住激动起来,这门绝学他当然听说过,本以为自己要经过很长时间才可能接触到,没想到这么快谷主就传授给他了。
有了这个,我还贪图什么白虎斗袍!
完颜承鳞见卫然神色,道:“你小子倒是识货的,知道凌绝天魁步的价值比白虎斗袍要高。”
石盏使用了凌绝天魁步,却依然被卫然捉到了白虎斗袍的衣襟,不能证明凌绝天魁步的性能不佳,只能说石盏和这门身法的相性不好。
见卫然接过秘籍立马就打开翻阅,爱不释手的模样,完颜承鳞感到满意:“顺便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这是我私人的发现,如果把雷法糅合在这门身法里边,能提高身法的性能——至于怎么融合,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这一点对卫然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之前就做过类似的事情,把紫霄狂雷真诀和摘星手融合成为狂雷摘星手,而且那时候还没有领悟智慧之道。
如今领悟智慧之道的卫然,再做这种融合的事情是更加的得心应手。
完颜承鳞没有说出来的是——凌绝天魁步上手极难,与其说需要武学天赋,不如说更需要空间感和计算天赋。
想当初石盏刚上手的时候,足足练了四个月才练成第一层,就算是比较聪明的朱雀使,也练了十来天。
然而次日,完颜承鳞亲眼看到卫然已经练成了第一层。
他被震惊的久久不能言语——仅仅一天?难道这就是智慧之道的威力吗?
石盏竟然让这样的人才闲置着?
我得跟石盏好好谈谈,如果石盏不想用他,我并不介意把卫然换到青龙使或者白虎使的旗下。
投壶大会产生的分歧就这样完美解决了,石盏得了面子,卫然得了里子,大家都很开心。
在投壶大会之前,尚有许多人看不起卫然,因为谷主为了笼络人心,常常会对新来的人态度很和蔼,这并不意味着卫然有本事。
而经过这次大会,卫然在囚雷谷声名鹊起,再无人敢轻视他。

第九百一十九章 凌绝天魁步
过完年后的一段日子,卫然一直埋头练习凌绝天魁步,剩余的时间都在给石盏干活。
凌绝天魁步常常需要计算,跟卫然的相性很好,他修炼的速度一日千里,甚至比当年谷主修炼凌绝天魁步还要快。
当然,石盏交代下来的诸多任务他也圆满完成了。
虽然上次投壶大会卫然毫不客气地跟石盏争夺白虎斗袍,但那是因为谷主鼓励大会上人人争先。
大会结束之后,卫然恢复了对石盏的尊敬,没有忘记自己护法的身份。
石盏毕竟得了白虎斗袍,也不可能跟卫然再计较,而且这段日子卫然办事很得力,甚至在争夺地盘的时候让赤魔门吃了一个哑巴亏,让石盏很痛快。
“卫然,我这次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
“需要我做什么?石盏大人请吩咐就是。”
石盏摆手道:“什么都不用你做。”
“什么都不做就能挣一份功劳?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
石盏嘿嘿一笑:“你还不知道吧?天师道要跟我们做生意了。”
卫然闻言大吃一惊。
天师道跟天底下正派邪派中立门派都做生意,唯独跟囚雷谷不做生意。
原因很简单,一百五十年前的灭劫行动,虽说是玉京剑派主导,但天师道也出力甚多,说天师道是灭掉万劫谷的第二号主力也并不为过。
所以囚雷谷跟天师道称得上是死仇。
石盏却说天师道要跟囚雷谷做生意,所以卫然震惊也是正常的。
如果说囚雷谷真的和天师道建立了生意来往关系,那可真是件大事!难怪石盏说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我实在想不明白,谷主为什么会同意和天师道的生意来往——没错,我们囚雷谷确实属于崛起时期,迫切的需要资源来往互换,也需要购入大量的符箓,但如果你说谷主忘记仇恨了,我是不相信的。”卫然想来想去,总觉得不对劲。
石盏笑了笑:“谷主没有忘记仇恨,只是为了大局暂时搁置争议。”
呵呵,我还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呢!
“石盏大人,你就把话挑明吧。”
石盏指了指卫然:“果然瞒不过你这精明人。谷主表面上同意和天师道做生意,实际上会雇佣一批人假扮寻脉者刺杀你——你不是个叛徒吗?寻脉者刺杀你好几回了,多刺杀一回也没什么。当然,这一批假冒的寻脉者真正要杀的是天师道弟子,成功之后,我们把那批货物全部吞下!”
卫然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天师道倒霉了。
他对天师道的观感还不错,毕竟在修行界大战的时候,多亏了天师道的支援,玄星阁才能支撑下来。
如果有机会的话,最好是能把天师道的弟子们救下来。
卫然表面上赞叹不已:“这计策厉害啊!既能报当年的一箭之仇,又能吃一批货,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最重要的是还能嫁祸给寻脉者,让天师道和寻脉者们产生矛盾,真的一石三鸟!”
石盏得意道:“连你都称赞这计策,看来是真的高妙了。”
卫然又苦笑道:“只是拿我的叛徒身份做文章,有点揭人伤疤的意思。”
石盏蛮不在乎的说:“为了门派,你牺牲一点又算得了什么呢?而且这次任务你很安全,只需要假装遇到刺杀,及时撤退就行了——我把话说前头,这次行动你的身份是必不可少的,是让刺杀合理化的必要条件,所以你必须去,没有拒绝的余地。”
卫然点头:“行,我去吧——石盏大人你不去吗?”
“这一次是青龙使主持,只不过由于牵涉到你,所以由我来通知你。”
卫然问了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石盏都一一解答了,最后还大方的表示会派刘大强援助他。
石盏走后,卫然没有耽搁,趁着夜色去找顾允溟。
没想到却遇上了意料之外的人——倪牧歌。
倪牧歌笑盈盈的说:“哟!这不是卫护法吗?这半夜里急匆匆的往哪儿去呀?”
卫然本来有些不耐,但转念一想,学着倪牧歌的语气道:“哟!这不是赤魔门的小龙女吗?这半夜里静悄悄的等谁呢?”
倪牧歌凑过来道:“这不特意等你吗?”
卫然当然不会相信这句鬼话,本能的退后两步。
倪牧歌吃吃的笑道:“卫护法怕什么?还怕我把你吃了不成?”
卫然越退,倪牧歌就越进。
说实话,见到这个胆大包天的龙女,卫然还真有点怕。
“你问我怕什么?当然是怕你那把剧毒的匕首,以及能迷晕观星境的迷药了!”
倪牧歌站直了身子:“你这话就没意思了,我确实把你迷晕了,但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行了,说正事吧,我看你好像忧心忡忡的?”
卫然犹豫了一会儿,最终选择把事实告诉了倪牧歌。
听罢,倪牧歌面色变得严肃起来:“我绝不会让百里老魔嫁祸给我们寻脉者!”
“所以你打算救下天师道的人吗?”
“这不正是你据实相告的原因吗?我们会想办法的。”
卫然想起顾允溟提醒自己的事情,问道:“我给了你情报,你也应该反馈一个给我吧?听说最近风声很紧,赤魔门和囚雷谷频频抓捕寻脉者和守脉人,竟然是一抓一个准,你可知道情报来源是什么?”
倪牧歌愣了一下:“你竟然问我?”
“我怎么就不能问你了?”卫然表示不解。
倪牧歌道:“我本来还想问你呢,现在看来我了解的比你还多一点!”
“照你这语气,问题是在囚雷谷这边?我最近忙着练那凌绝天魁步,剩下的时间都一门心思给石盏干活,都没有注意身边有什么风吹草动。”
倪牧歌道:“何止是在囚雷谷那边,根本就是你那好兄弟——光头强!”
光头强?
卫然太意外了。
据倪牧歌说,光头强获得一条新的情报来源,但是严防死守,她一直无法深入。
卫然一拍大腿——难怪光头强明明把200个手下败光了,却那么快重新获得了石盏的信任,原来是这个原因!
想不到光头强还有这一手,以前倒是我小看他了,这一次我与他同行去洋河城接触天师道的人,看途中能不能打听到一点什么苗头。
倪牧歌表示她也会来洋河城,伺机破坏刺杀行动,两人交流了一些细节之后,便分开了。
这一天夜里,卫然没有再去找顾允溟,虽然倪牧歌已经和他达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共识,但寻脉者是寻脉者,守脉人是守脉人,顾允溟绝不能暴露。

第九百二十章 珊瑚石玉佩
次日,卫然大清早来到延津药铺,却发现那熟悉的药铺老板没有坐在柜台前。
卫然喊了两声,没有人应答,便自己掀开帘子往里间去了。
走了几步,遇着一个精瘦的年轻人,那年轻人似乎受了伤的样子,身上虽然没有缠着绷带,但散发出一股伤药的气味。
卫然马上判断出来,这个年轻人应该是之前受了伤,现在快痊愈了。
他上前报出暗号:“我要雪见草、紫萱……”
那年轻人打断卫然道:“你是来找我爹的吧?他在地窖里整理文件,我带你去就是。”
你怎么连暗号都不让我说完?
卫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依然跟着年轻人进入了地窖内。
地窖内灯火通明,果然如年轻人所说,顾允溟正在整理文件。
看到卫然,顾允溟露出和蔼的笑容,但望向精瘦年轻人的时候,他马上换了严厉的面孔:“东来,你退下吧。”
那受伤的年轻人有些不乐意:“爹,我也是守脉人呢!早就想跟你们一起商量大事了!”
顾允溟没好气道:“你算个狗屁守脉人,也没见你发挥什么作用。”
受伤的年轻人一脸委屈:“你们又不对我委以重任,就让我干些鸡毛蒜皮的活,让我怎么立功?反倒怪我没发挥什么作用!”
顾允溟板着脸道:“你现在想参与大事还早了点,好好锻炼锻炼自身的能力吧——我再说一次,快退下!”
受伤的年轻人这才极不情愿地离开了地窖。
顾允溟对卫然笑了笑:“犬子顾东来,是个不成器的东西,让你见笑了。”
卫然当然不会傻乎乎的接口:“如果以后我有了儿子,我肯定不会让他跟我一样参与这些出生入死的事情,天天提心吊胆——只不过令公子还没体会到老顾你保护他的一片苦心啊!”
顾允溟叹了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们俩都是把脑袋别在腰上的,他以为我们俩轰轰烈烈,却不知我们的难处!”
“年轻人是这样,你越不让他做,他反而越想做。”
顾允溟不愿再谈私事,转而问起卫然此行的目的。
卫然把囚雷谷针对天师道弟子的计划说了,但是没有说自己和倪牧歌的事情。
顾允溟听罢,眉头紧锁:“天师道这件事情你见机行事吧,我无法刻意做些什么,因为上次才跟你说过,最近风声很紧,一切以不要暴露身份为准则。”
看来顾允溟帮不了,天师道的事情只能靠倪牧歌了。
“这个东西你拿着。”顾允溟给了卫然一个珊瑚石玉佩,红色很漂亮,而且小巧精致。
首节上一节466/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