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449节

围观众人对他的选择表示理解,如果换了自己在这里,十有八九也是选择逃跑。
开什么玩笑!龚若愚三招被秒!谁还敢跟卫然硬扛?
卫然没有放过这位玄星阁弟子,连跨两步,挥刀一上撩,直接将那人的右手手臂给斩了下来。
那位死士颇为坚忍,强忍着痛撞破窗户,从三楼的窗子里跳了下去。
卫然冲到窗前,正好看到死士在空中回头的眼神。
死士的眼神仿佛在询问——你怎么不杀我?这和约定好的不一样!
见死士在空中转过身来,卫然奋力拍出一掌,遥遥击中死士的丹田气海。
死士喷出一口鲜血,如麻袋一般坠落在地。
卫然眼神冰冷,却没有下楼取那死士的性命,只是倚在窗子前,静静的看着死士的惨状。
他还是有些下不了手。
龚若愚既然是玉京剑派的奸细,那自有其取死之道。死士是个明白人,虽然早做好了死的准备,但事到临头,卫然还是有些手软。
一个血淋淋的人从3楼落到院子里,马上就引起了各层楼赌徒的注意。
说实话,赌场打架那是常态,不过一般都被保镖及时制止,这一回大见血,让赌徒们很兴奋,整个一楼的人都涌出来看热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死士挣扎着站起来,大口的咳着血,慢腾腾的往大门外挪过去。
卫然淡淡道:“他的心脉已经被我震断,三天之内必死。”
三楼的赌徒们面面相觑。
这算他必死,你就这样看着他慢腾腾的挪出去?
卫然也觉得这个理由说不过去,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提着刀踩到窗子口,打算跳下去。
至于跳下去之后,是直接杀,还是让死士多活两天,卫然还没想好。
就在此时,院子外传来轰隆隆的大震动。
整个金钩赌坊都在颤抖,每层楼的窗棂都在哗哗作响。
但卫然确认这轰隆隆的声音其实是某人的脚步声时,他的瞳孔微缩。
紧接着,院门口出现了一个石头人。
那人似乎穿着奇特的铠甲——也无法确定是不是铠甲,看上去就像穿着一套石头盔甲。
这个石头人,浑身是黑色的玄武岩,走起路来地动山摇,比正常男子高了两个头,仿佛巨人一般。
卫然一看到这个石头人,就知道死士今天绝对活不成了。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从三楼窗子口一跃而下,一刀斩杀了死士。
死士终于完成了他的使命。
卫然握刀的手有些不易察觉的微微颤抖,他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不露出任何破绽。
石头人静静的看着卫然。
金钩赌坊所有人,包括老板、干活的、师爷,乃至来赌博的客人,全都齐齐向石头人低头行礼。
如果石头人说要扯下赌坊的金钩,老板会毫不犹豫的把金钩奉上
金钩赌坊里一群穷凶极恶的保镖们冲出来,气势汹汹的,本来想要教训一下胆敢在赌坊内杀人的卫然,但是一看到石头人,都纷纷放下武器并且下跪,温顺的像一群小鸡仔。
只有卫然一个人昂然而立,仿佛一个不懂规矩的外乡人。
卫然当然知道这个石头人是谁,他向来最重视信息,就算没有准备的时候,都想方设法搜集消息,更何况这次有备而来?
既然最终要去囚雷谷,这几天他早就把范长坡给他的一本小册子背得滚瓜烂熟,那里边记载了囚雷谷和赤魔门的大人物。
石头人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他必须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向旁人询问眼前这位高手是谁。
旁边的人小声告诉他,眼前这位,乃是囚雷谷仅次于谷主的大佬——玄武使石盏。
囚雷谷没有副谷主,谷主完颜承鳞之下,就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使。
玄武使石盏,在囚雷谷身份超然,卫然想进入囚雷谷,如果能搭上石盏这条线,那是再好不过了。
于是卫然向石盏抱拳:“原来是玄武使石盏,久仰大名!”
石盏皮笑肉不笑的说:“卫统领斩杀两位昔日同门,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可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啊!”
卫然不为所动:“我与玄星阁已经彻底决裂,哪有什么情面存在?”
石盏问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石盏的声音好像是从石头缝里挤出来的,说话瓮声瓮气。
卫然的脸上有些厌倦:“我在玄星阁爬的太快,晋升速度遭到某些人的记恨,只不过之前一直碍于我统领的身份,没敢对我怎么样。一旦我被逐出门派,他们趁机对我落井下石,这种事情应对好几次之后,我感到恶心!”
石盏呵呵一笑:“这就是所谓的爬的越高摔得越狠。”
卫然叹了口气道:“我感觉很没意思,想着来金钩赌坊找点乐子,没想到还是很没意思——走了,石盏大人有缘再会。”
说罢,他就这样转身离去,对金钩赌坊的老板和保镖们看也不看一眼。
保镖们不知该如何是好——你在我们这儿杀了人,就这样一句交代也没有?扬长而去了?
但是他们不敢妄动,只是观察老板的脸色。
殊不知老板也要看人脸色行事——老板观察的是石盏的脸色。
卫然的脚刚刚跨出院子的门槛,后边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卫统领请留步!”
卫然霍然回头,眼神犀利:“石盏大人是要和我计较在赌坊内杀人的事情吗?”
石盏摇头:“我听卫统领一口一个没意思,并且想来洋河城找点有意思的事情,恰巧我石盏这儿有件有意思的事情,不知道卫统领是否感兴趣?”
卫然神色稍缓:“有意思的事?比如?”
“比如——加入囚雷谷?”
卫然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石盏大人真是快言快语,有意思!有意思!”
石盏道:“事不宜迟,卫统领这就和我一起去见谷主吧?”
卫然道:“走就走!我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见一见完颜谷主又何妨?”
二人没有和金钩赌坊打任何招呼,就这么直接走了。
金钩赌坊的老板和保镖们一个字也不敢多说,只是低着头,恭恭敬敬的送二人离开。
平时喧嚣吵闹的赌徒们,此时也噤若寒蝉,变得十分安静。
谁敢惹囚雷谷呢?就连老牌邪道门派赤魔门都对囚雷谷客客气气,区区金钩赌坊又哪里有说话的资格?
金钩赌坊所谓的后台,在完颜承鳞面前不值得一提。

第八百八十九章 囚雷谷主
卫然被蒙着眼睛送到完颜承麟面前。
取下眼睛上的黑布之后,卫然见到完颜承麟的真面目。
完颜承麟是个高大的男人,须发皆白,看上去是老人模样,但十分强壮,浑身的肌肉似乎要把衣服撑破,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无穷无尽的旺盛精力,留着一部威武的白色络腮胡,顾盼自雄,凛凛不凡。
卫然也算是见过不少大人物了,姜云仙风道骨,敖瞬卿丰神如玉,赊刀人阴损诡秘,薛楚夜高雅倜傥,完颜承麟威武不凡,相比较起来,反倒是诸天教主轩辕定海最没特点,看上去平平无奇。
房间里陈设简单,也没什么艺术设计的讲究,不过是些兵器,导致这里看起来不像个帮派大佬的房间,反倒有点像军营。
完颜承麟对卫然道:“卫然,你有什么想说的?”
这是完颜承麟给卫然一个开场白的机会,按理来说这番话务必要出彩。
此时仆人上前回收了先前蒙住卫然眼睛的那块黑布,能蒙住观星境强者的眼睛,这块黑布当然不寻常,很有回收的必要。
卫然没有任何思索,直接开始了他的开场白。
他闭着眼睛淡淡道:“从蒙上眼睛开始,先是直行二里路,然后朝北半里,再前进三里,以某个种了金花茶的地方为圆心转了一个大圈,回到原地,转圈的时候竟然一直是青石板路,太愚蠢了!此时往右进发,过了一座桥,再朝东北方向蜿蜒前进,最终到达这里。”
卫然一边说着,一边肆无忌惮的用手指在完颜承麟的茶杯里蘸了水,然后在桌上画了一幅图。
最后他手指所落的点,代表着他和完颜承鳞所处的地方。
卫然耸了耸肩:“我唯一不明白的是,你们为什么要蒙上我的眼睛?”
完颜承鳞扯了扯嘴角,确实,蒙上卫然的眼睛毫无意义。
卫然的这番开场白不算高明,甚至会引起一些古板老家伙的反感,但是充满了年轻人锐意进取的气息。
“还有吗?”完颜承鳞不置可否。
卫然道:“我突破到观星境的时候,领悟的天道是智慧之道。”
完颜承鳞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了起来。
“谷主为何发笑?”
完颜承鳞道:“因为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为正道门派所不容了。”
卫然顿时来了兴趣:“愿听谷主高论。”
完颜承鳞道:“你到我们囚雷谷来,想谋求一个好位置,不过你一开口,我感觉你是在做生意,把自己的本事拿出来贩卖,这种利益交换的口吻,正道门派当然是不喜欢的。他们就算心里想着利益,嘴上也是要说一些仁义道德的,像你这种直接而不顾情面的人,当然和正道门派格格不入。”
卫然面露苦笑:“真是让你把话给说透了……”
完颜承鳞哈哈大笑:“正派人士的嘴脸我还看不清楚吗?不做事情的时候,说的比唱的好听,做事情的时候又婆婆妈妈,各种规矩!你在正道门派待不下去,这是正常的!说明你天生就是我们这边的人。”
卫然没有露出感激和深以为然的神态,而是有些矛盾:“虽然谷主这样说,但我依然有些不确定,只不过我自己也知道,既然已经和玄星阁彻底决裂,就得下定决心,不可以纠缠不休。或许来囚雷谷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吧?”
完颜承鳞满意的点了点头。
卫然悄悄舒了一口气,至今的表现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完全符合一个正道门派弃徒应有的表现,没有太刻意,但又恰到好处的表达出了自己对玄星阁的不满。
他本来是个影帝,但是任何一个影帝面对完颜承鳞这样的大宗师,也是会有压力的,无法发挥出本身正常的演技。
幸好智慧之道让卫然心静清明,抵消了这股压力,或者说再次增强了卫然的演技。
完颜承鳞问道:“我就不搞那些拐弯抹角的了,直接一点——你想要什么职位?”
卫然道:“听说你们的朱雀使死在姜云的手里,如果能当朱雀使自然是最好,不行的话,当个护法也可以的。”
完颜承鳞直接摆手拒绝:“不可能的!你初来乍到身无寸功,就想直接当护法?那让辛苦立功的兄弟们怎么想?我看你先当个香主吧,至于朱雀使这个位置,我先给你空着,如果10年之后,你确实立下了大功劳,到时候让你当朱雀使也不是不可以。”
“香主?打扰了。”卫然笑着对完颜承鳞拱了拱手,就要告辞。
完颜承鳞叫住卫然:“怎么?不满意?”
卫然道:“倒不是不满意,我只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以我的实力和办事才干,如果投靠赤魔门的话,那新门主会不会也只给我一个香主当?”
完颜承鳞眼神一冷:“你的意思是在威胁我?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卫然也道:“你的意思是在威胁我?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完颜承鳞被气乐了:“年轻人,你是不是太狂了?你是一个观星境,确实属于强者之列,但我是沧浪境,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既然你想要投靠赤魔门,我得不到的人才,别人也别想得到!杀了你顺理成章!”
首节上一节449/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