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412节

于是拂晓和尚就尝试了一次,被梁导抓住了吐槽的机会。
卫然原以为高级版那一定是达到了修为的巅峰,精气神丹观沧海,别说星海境,沧浪境总要来几个吧?
没想到拂晓和尚却说,伏魔之路幻阵主要是面对金丹境的,里边最高也就观星境。
卫然顿时大失所望:“那我进去岂不是一路碾压?没点挑战!”
他稍一思索就知道了原因,因为伏魔之路幻阵的主体是空桑楼制作出来的,陈清焰根本不知道沧浪境是啥样,所以没法把沧浪境的对手做到伏魔之路里边。
梁导看不惯卫然这种“无敌真是寂寞”的臭屁样,马上道:“你也别得意,虽然你是观星境,但在伏魔之路里,你也发挥不出多少实力,并不比金丹境有优势。”
卫然大奇:“什么意思?它未必还能压制我的修为?”
能够压制修为的,那是空桑大阵!空桑大阵凝聚了前人几百年的智慧,依托了空桑神树,还得燃烧不少材料,三样加起来才能发挥出“压制修为”的妙用,而且大阵还无法移动,只能被动防御。
伏魔之路仅仅是一个小小的阵盘,怎么可能有空桑大阵那样的妙用?卫然深谙阵法之道,知道这绝无可能,从成本上就行不通。
梁导解释道:“伏魔之路当然没资格压制你,但是观星境的实力超过了伏魔之路的容纳,强行进去的话,阵盘都会被挤得爆炸。所以观星境想要进入伏魔之路的话,必须自己限制自己的修为,这样才能顺利开启。”
卫然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我太强了,差点把伏魔之路挤爆,所以自己限制自己。
“无敌真是寂寞啊……”卫然再次感慨。
要不是打不赢,梁导真的窜上去跟卫然打一架了。
整个荆州部,除了部主范长坡,还有谁治得住卫然?
卫然的实力都已经超过战堂统领厉青筠一大截了……
而且据卫然自己私下里的分析,连范长坡也不一定能胜过自己。
梁导懒洋洋的说:“我劝你别得意的太早,这次伏魔之路难度比之前要大,最重要的是,删除了一些骚操作,防止有人取巧。”
上一次卫然的骚操作实在不少,让人产生了一种“卧槽伏魔之路也能这么玩”的感觉,虽然说能发现捷径也是 本事的一种,但是陈清焰为了鼓励试炼者踏实作战,特意亲自删除了骚操作。
卫然道:“我就问一句,还有没有淫气瓶?还有没有熊哥?只要这两者结合,我就能闭着眼通关!”
听到“淫气瓶”三个字,梁导忍不住笑了起来,上一回在南阳堂的伏魔之路,卫然让熊哥使用淫气瓶无限开后宫,睡妖睡魔睡天睡地睡空气,最终组成了一支后宫大军,骚操作让人目瞪口呆。
“熊哥还有,淫气瓶没有了,那是空桑楼主点名要删除的道具。”
卫然一脸遗憾:“淫气瓶是个杰出的设计,闪耀着设计者智慧的火花,怎么就点名删除了?这是一大憾事!”
“我说了,骚操作都没有了,你压制修为踏踏实实战斗,伏魔之路还是挺有难度的。”
卫然精神为之一振:“有难度好!要是没点难度,我还不想玩呢!”
拂晓和尚插嘴道:“那你快着点吧,听说君山岛的人今天就要来拿阵盘,你快一展身手,我这个刚刚失败的人也好看看你是怎么玩的,学习一下。”
梁导忍不住道:“到时候一群美女缠上来,卫然大展雄风,你正好跟他学习几招。”
拂晓和尚老老实实的摇头:“众目睽睽之下,卫然不会这么做的。”
卫然和二人商量着,就要去闯一闯伏魔之路。然而突然之间,天空中响起一道御剑飞行的厉啸,那一声尖啸在桃花崖前戛然而止,显示出了不俗的控制力度。
虽然没有违反荆州部的规定,但卫然有些不爽。
这就好像有人开着一辆跑车,以极快的速度开到你家门口,然后来了一个紧急刹车。
虽然没有撞进你家里,但是那聒噪的声音让家里的人感到不痛快——你就不能提前减速吗?
但卫然看清楚这位不速之客的脸之后,这种不爽的感觉更浓了。
来者黄脸尖嘴,眼睛细长,身材高瘦,正是君山岛的侯擎苍。
卫然和侯擎苍的过节由来已久,那一次卫然和江华去扬州,无意中发现马跃的师父沈长老和诸天教的一位长老交手,当然卫然没有看到交手的具体场景,只是好心替死去的沈长老收了尸。
当时卫然好心好意把沈长老的乾坤袋上交,没有贪图半点东西,而当时侯擎苍十分无礼的要求搜身,而且要搜查卫然的乾坤袋。
最后不但被卫然拒绝,而且还被卫然臭骂一顿,两人从此结下梁子。
侯擎苍当时只觉得卫然是个小角色,没有放在眼里,没想到卫然实力突飞猛进,发展速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然后才开始渐渐重视。
不过此人心胸狭窄,没有想着如何化解罅隙,反而使一些小手段,让裂痕越来越大。
卫然一看到侯擎苍,顿时生出冤家路窄之感,他上前几步,堵在大门口,一句话也不说。
侯擎苍看到卫然,也是没什么好脸色,他走到门口,和卫然眼神对峙。
梁导和拂晓和尚也上前几步,站在卫然的身后。
气氛变得剑拔弩张。
卫然心道,侯擎苍啊侯擎苍,今天你撞到我荆州部来,我就在门口看看你的态度,如果你肯低头,那我就不为难你。
如果你跟以前一样嘴臭,那我只好让你出个洋相!

第八百二十六章 双标狗
侯擎苍以为卫然会主动说句什么话来为难他,没想到卫然半晌一句话不说。
他很不耐烦,臭着一张脸道:“好狗不挡道!”
卫然叹了一口气:我本来想着都是同门,好歹给你一个机会,没想到你脸臭嘴更臭,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恶臭气息,给你机会你不要,那就别怪我不顾念同门之情了。
“今天恰好我智堂当值,在门口搜查可疑人士,我见你脸色古怪,十分可疑,得搜身才行。”卫然淡淡道。
侯擎苍一听到“搜身”两个字就全明白了,当即怒道:“我可疑?我特么是君山岛的侯擎苍!这里认识我的人多了去了,再说了,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你不搜他们,凭什么就搜我一个?”
卫然一脸云淡风轻:“什么猴儿擎苍,就算是猩猩擎苍,来到我们荆州部,也得按照荆州部的规矩来。我优先搜嘴臭的,其次搜脸臭的,你两样占全,太吸引人注意了。”
侯擎苍怎么可能真的让卫然搜身,这不是打脸吗?他愤而上前,就要展露君山岛弟子的威风。
然而手刚摸到剑柄,侯擎苍突然心惊肉跳!
他握剑柄的手不住颤抖,额角出现冷汗,面露惊疑道:“你……你到达了观星境?”
卫然不置可否,淡淡道:“算你运气好,收手还算快。”
侯擎苍涩声道:“你怎么那么快到达了观星境?比我还快……这没道理!凭什么!”
卫然道:“我也不知道凭什么,但我听说整天臭着一张脸的人修行会比较慢,不知是真是假。”
梁导忍不住插嘴道:“从他身上验证了,应该是真的。”
侯擎苍清楚的认知到,他已经打不过卫然了。
曾经不被他放在眼里的小角色,如今变成了无法逾越的高山。
于是他变得进退两难,打又打不过,认怂的话……狠话都说过了,再认怂也太丢人了吧?
而且来来往往的人看着……
侯擎苍越想越不是滋味,脸色越发难看。
“卫然!你就这么不念同门之谊吗?何必把事情做到这地步?”
卫然笑了,所有人都能跟我说同门之谊,唯独你侯擎苍不配跟我谈同门之谊!
“侯擎苍啊侯擎苍,我早知道你是个双标狗,对别人要求苛刻,对自己要求宽松。你跟我说同门之谊?若不是我顾念同门之谊,你现在怎么可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你在背地里给我使的那些绊子当我不知道?换了其他人,可能已经被你害得举步维艰了!当初你要搜我的乾坤袋时,怎么不说同门情谊?现在打不过我了,就开始说同门情谊了?双标狗!我呸!”
侯擎苍当众被卫然骂得狗血淋头,气得拳头紧握,额头青筋暴露,胸膛不住起伏,整张脸红得如鸡血一般。
卫然轻笑道:“哟,你攥着拳头做什么?是不是想打人?来来来,朝这儿打,只要你敢打,我叫你一声哥!”
这番奚落让众人哄笑起来,也让侯擎苍更加难堪。
他松开了手,不停的告诉自己:打不过就认怂!认怂才是出路!
侯擎苍深吸一口气,道:“卫统领,我不是什么可疑人士,空桑楼赠送我派一套伏魔之路,君山岛派我来取阵盘,此事千真万确,你尽可去打听。”
围观众人没想到侯擎苍这么没种,刚上来就服了软,都对着侯擎苍指指点点,面露鄙夷。
侯擎苍又羞又愤,但谁叫自己打不过呢!
卫然道:“你想拿伏魔之路的阵盘?可是我还没体验过啊,我记得空桑楼主曾经明言,务必要我体验过后才送君山岛的。”
众人这才想起卫统领除了“丹霞猎杀者”这个称号之外,还有另一个称号“空桑剑主”。
空桑楼的东西,让空桑剑主体验,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侯擎苍继续服软:“行,那我就等你体验完再取阵盘,反正也用不了多久。”
卫然懒洋洋的说:“可是我今天累了,没什么兴致,想明天再走伏魔之路。”
“你!”侯擎苍顿时为之气结。
“怎么?一天都等不了?”
侯擎苍终于忍不住了,干脆挑明了说:“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能让我拿走阵盘?”
卫然道:“只要你满足我一个要求,我不但不搜你的身,甚至可以马上让你拿走伏魔之路的阵盘。”
侯擎苍马上道:“什么要求?”
“只要你当众向我道歉,然后叫一声卫老大,就可以了。”
侯擎苍怒道:“你休想!”
卫然面露诧异:“我觉得我已经非常的宽宏大量了,没想到你竟然不同意?”
连拂晓和尚这个老实人都忍不住道:“小僧也觉得这个条件已经很宽松了,卫然心胸宽阔,乃是众弟子楷模。”
拂晓和尚这么一说,侯擎苍冷静下来一想,虽然当众道歉很丢人,但这个条件确实不算过分……
但是狠话已经不由自主的说出口了,现在马上打自己的脸,好像有些不妥……
卫然道:“好,既然你不领情,那我只好继续搜身了,你要是有种,尽管动手。”
侯擎苍十分难堪,他没想到自己堂堂君山岛弟子,竟然在荆州部被人欺负成这样。
情急之下,他一时急中生智,大声道:“卫然,你自以为我斗不过你是不是?”
卫然奇道:“什么叫自以为,这不是事实吗?未必你斗得过我?”
侯擎苍道:“你若是有本事,就在伏魔之路和我比一场!谁输了就向对方磕头!敢不敢来?”
卫然愣了一下:“看来你是打听过的……没错,我进入伏魔之路确实得限制自己的修为。”
侯擎苍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大声道:“不妨明说了吧,伏魔之路里,你的优势荡然无存!谁胜谁负还犹未可知!”
“我确认一下,谁输了就向对方磕头是不是?”
侯擎苍怎么可能放弃唯一的翻盘机会,龇牙道:“而且以后每次见到对方,都得主动绕道走,你敢不敢?”
卫然对拂晓和尚道:“我们都错怪侯擎苍了,原以为他不愿道歉,没想到他做得比当众道歉更厉害,竟然磕头!这样的诚意真是令人感动!”
拂晓和尚双手合十:“无量寿佛,施主诚心悔过,善哉善哉。”
侯擎苍怒道:“悔你吗了个笔,这种嘴皮子功夫就不要来了,不如直接进伏魔之路吧!”
“行,如你所愿。”卫然一脸轻松。

第八百二十七章 沉沦魔
两人的比试迅速引起了荆州部弟子们的关注,还有个别本欲离开的空桑楼弟子,一听说有好戏看,顿时就不愿意走了,非要看完卫然的表现才离开。
阵盘启动,水幕有了画面,卫然和侯擎苍同时进入伏魔之路。
如以前一样,两人虽是同时进入,却并不合作,也不互相影响,而是各走各的,各有各的表现。
首节上一节412/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