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400节

他有点后悔来试探这个乔碧落,简直是浪费时间。不但浪费了今天的时间,明天还得继续来这儿浪费时间。
卫然哈哈一笑:“比我强多了?你这么一说,哪天我若是真的遇见了这个卫然,一定得好好跟他打一场!”
欧阳一星并不接话,直接转身离去。
如果说战胜豹哥让人记住了乔帮主,那么经过此战,让人再不敢小看乔帮主。
至于乔帮主说要战胜欧阳一星,那是没人信的。

第八百零五章 乔帮主威武
一回到房间,李正超马上对卫然好一番吹捧,毕竟战平金丹境对于凝神境来说是很厉害的战绩了。
卫然道:“你先别急着寻那寡妇玩,在门外替我护法一会儿。我要练刀了,为明天的决战作些准备。”
李正超应了一声,欲言又止——难道你明天不是为了蹭热度,还真打算战胜?
再说了,你也没得到九翘茯苓散,需要护什么法?乔家酒楼也不是那么不安全的地方吧……
而且你在屋子里练刀?
卫然知道李正超在想什么,却无心多解释,让他去门外候着,一个时辰就好。
李正超掩门时,顺便看了一眼,发现卫然端端正正的躺在床上。
睡觉?
我就知道嘛……一天时间你还能反了天不成?
李正超苦笑着摇头,也罢,反正就一个时辰,我就在门口候着吧。
卫然取出梦貘,把头发放入梦貘口中,然后安心进入了梦境。
上一次梦境给了掌门级的基本刀法,按理来说,这一次很可能会给中阶的刀法,那正是卫然最需要的东西。
一枚虚拟的铜币呼啦啦抛飞旋转,睡梦中的卫然探手一抓——这一回抓到了“真”。
相对来说,“幻”的情节天马行空,完全不按套路来,而“真”的情节好歹有个谱,相对来说稍微简单一点。
梦貘的提示音传来:“检测到宿主已长时间未进入梦境试炼,特赠送一次提前知道试炼主题的机会,是否查看?”
卫然心中嘟囔——小气,好歹给个回归大礼包啊……
好吧,我又不是充钱的游戏玩家,梦貘没必要哄着我回归以增加游戏日活跃度。
既然如此,那我就查看一下吧,聊胜于无。
以前都是进入梦境世界之后过了好一会儿才靠自己发现是个什么世界,这回提前知道也好。
梦貘回答:“这一次梦境试炼的主题是——荆轲刺秦。”
荆轲刺秦王?那是战国时期一个耳熟能详的故事,说的是燕国太子姬丹,派侠士荆轲刺杀秦王嬴政的事情,其中有樊於(念污)期自杀献头,太子丹易水相送,高渐离慷慨悲歌,秦王殿图穷匕见等名场面。
不知道这一回我将化身为谁?荆轲?秦王?高渐离?该不会是那个临阵发挥失常的秦舞阳吧?
恍惚之间,卫然进入了荆轲刺秦的梦境事件。
“呛啷”一声,卫然发现自己脚很沉重,一伸展才看清原来是被镣铐锁着。
他环顾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穿着囚服,四周光线昏暗,看起来情况不大妙。
不过周围这几间狱室看上去都还比较干净,没有寻常牢狱里的臭味,卫然身上也没有拷打折磨的痕迹,应该属于那种比较高级的囚犯。
怎么回事?开局只有一条锁链,装备全靠打?
还是说,我其实是荆轲,已经被抓起来了?
不对吧,历史上荆轲刺秦的结局,是荆轲当场被秦王反杀,直接死亡,没有下狱这个过程。
满怀疑惑的卫然闭上眼睛,静下心来搜索梦貘提供给他的信息。
原来我是夏无且(念居)!
夏无且(ju),秦国宫廷御医,“荆轲刺秦王”一事之中的关键性人物。曾“以其所奉药囊提(di)轲”(用他所捧的药袋朝荆轲掷去。),而被载《史记》之“刺客列传”。
《战国策》上也有记载。秦王嬴政赐夏无且黄金二百镒,曰:“无且爱我,乃以药囊提荆轲也。”
这里要解释一下,嬴政说“无且爱我”,不是现代人所说的爱情,仅仅是“爱惜”的意思,就好像《孟子》里说“王何爱一牛”,意思是大王为什么舍不得一头牛,而不是说大王为什么爱上一头牛。
原来如此,我是夏无且,我只要负责拿药箱子砸荆轲,然后在秦王绕柱走的时候喊一声“王负剑”,最后在秦王柱下反杀的时候喊666就行了。
听起来很简单,但事实上梦貘从来不会给简单的任务。
本次梦境试炼,卫然的第1个难点在于如何从牢狱中脱身而出,第2个难点在于如何重新获得秦王的信任,然后才能有后续的发展。
否则到时候荆轲都来了,我还在吃牢饭,那任务就失败了——虽然没有我在,秦王不一定死,但我的奖励一定没了。
而且还会有失败惩罚,两年之内不得进入梦境试炼。
理清了一些脉络之后,卫然皱起了眉头,他发现想要出去实在太难了。
因为他入狱的罪名,是睡了秦王嬴政的妃子。
御医这种身份,常常和妃子有来往,睡一个把宫女啊嫔妃啊其实不是特别稀奇的事情,但绝不能暴露的。
而秦王嬴政的妃子又格外不同,众所周知,秦王都快统一天下了,却迟迟没有立王后。
究其原因,是因为秦国世世代代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每一代秦王的后宫中,必须有一个楚国的公主。
楚国的公主在历代秦国的宫廷中扮演着重要的地位,甚至可以说十代秦王的王后,有五代王后是楚国的,都是姓熊,无非是熊姓羋氏和熊姓别的氏的区别。
这样一来,楚国人就在全国的宫廷里建立了庞大的“楚人”体系。
吕不韦之后,秦王嬴政任免的丞相昌平君,名字叫熊启。而另一位重臣昌文君,名字叫熊炽。
这两个人都是楚国人,虽然没有达到吕不韦那样的权势,但在秦国朝廷之上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来自后宫和庙堂之上的声音都劝嬴政如之前的秦王一般迎娶一个楚国公主,而嬴政厌恶这种楚国派系,尾大不掉,这就是他迟迟没有立王后的原因之一。
在这种敏感情况下,有人把嬴政的妃子给睡了,这是怎样的色胆包天?
卫然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夏无且的情况,发现夏无且是被冤枉的,并没有睡。
被冤枉这就对了,这种事情如果不是被冤枉,立马就斩了,哪里还轮得到什么下狱?
但令人头疼的是,嬴政似乎不怎么在乎夏无且是不是被冤枉的。
于是就得由卫然来想办法了。
卫然带着镣铐在牢狱里走来走去,苦苦思索着脱身的办法。
“叮叮当当的吵死了!”隔壁狱室的人传来不满的叫嚷,“新来的!你究竟是什么罪名?刚来就这么狂?”
卫然苦笑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把秦王的妃子给睡了……”

第八百零六章 长安君
狱友?
卫然顿时眼睛一亮,狱友这种存在,偶尔是很神奇的。
说不定他能传我一套《神照经》,或者知道基督山岛上某个宝藏的位置,让我去寻宝呢?
(注:这里玩的梗指的是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以及金庸的《连城诀》。)
卫然转头一看,发现这位狱友身材瘦削,皮肤苍白,虽然看上去有些贵族气质,但是比较阴柔。
不能把出去的希望寄托在狱友身上,他若是能出去,早就出去了,偏偏还等我?
不过聊一聊还是可以的。
“狱友,你叫什么名字?犯了什么事?”
那狱友冷笑道:“这么快就开始了?一点耐心都没有?”
卫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就开始了?”
那皮肤苍白的人继续冷笑:“别装了,你不就是嬴政派下来的间谍,故意来接近我的吗?我能有什么狱友?哼,像你这样的人,我已经见识了两个了!你是第三个。”
卫然愣了一下,我是嬴政派下来的间谍?
……
“你特么说得我差点自己都信了。”卫然搜索了一下梦貘给出的信息,确认夏无且不是间谍,悻悻道。
狱友奇道:“你似乎努力确认了一下自己是不是间谍?这种事情还用得着确认吗?”
卫然淡淡道:“我刚醒来,头脑还不大清醒。”
“那你确认自己不是间谍之后,似乎很沮丧?”
卫然有些不耐烦:“那当然,如果我是间谍的话,只要对付了你我就能出狱,然而我不是,所以我得对付秦王才能出狱,你和秦王哪个好对付不用多说了吧?你若是比秦王还厉害,能被关在牢里?”
那狱友哈哈大笑,笑了好一会儿,才止住声淡淡道:“你这个间谍很有意思,跟之前那些都不同——我差点就相信你了。”
卫然翻了个白眼。
神经病!是有被害妄想症吧?你是个小公主吗?所有人都费尽心思接近你?
这不禁让卫然想起后世有个群体叫田园女权,又称女性拳(权)法家,明明没什么事,就强行往被歧视被迫害上边靠,自行脑补各种不平等。
举个例子,警察叔叔,农民伯伯,太阳公公,这三个词语正常人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如果被女性拳法家看到了,一定会十分愤慨,怎么全是男性称呼,为什么不叫太阳奶奶?非要叫太阳公公?这是歧视!
一旦有人反驳“母亲河”“祖国母亲”“大地母亲”之类的词语,女性拳法家就会视而不见,继续说:“看到这里我大热天的浑身发冷,气得全身发抖,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内心一片绝望,这个社会还能不能好了,对女性的压迫什么时候才能停止?我们女人到底要怎么活?”
卫然这位狱友的心态,与女性拳法家有异曲同工之妙。
低骂了一句之后,卫然不再理睬那狱友,独自思索脱身之策。
那狱友摇头晃脑的说:“假装不理睬我?你这一招欲擒故纵对我没用的。”
卫然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只当他是只叽叽喳喳的麻雀。
转眼间一个下午过去,到了晚上,那狱友终于醒悟过来,卫然不是假装不理睬他,是真的不想理睬他。
于是他有点慌:“新来的,你可真沉得住气啊,之前那些间谍好歹跟我说几句话,努力跟我搞好关系……”
卫然有些受不了,他实在不想跟这神经兮兮的狱友说话,于是躺下欲睡觉。
那狱友见卫然要睡觉了,更加聒噪起来。
卫然一不做二不休,在被子上撕了块小布揉成团,塞进耳朵里一觉睡到大天亮。
次日清早,卫然听到哐哐哐的声音,起来一看,原来是狱友在“敲门”。
说是“敲门”,其实是砸铁门弄出动静,奇怪的是,并没有哪个狱卒来组织此人的狂妄行为。
看来这狱友真的有些背景。
不过该骂还是要骂。
卫然张嘴就来:“你有病是吧?清早给你逝去的爷爷奶奶敲锣打鼓是吧?”
一听到卫然骂他,那狱友反而喜滋滋的:“你终于跟我说话了。”
原来是个抖?那我不骂了,越骂他越舒服。
狱友道:“你要洗把脸吗?我这儿有清水和毛巾。”
卫然淡淡道:“你不是说我是间谍吗?说我居心叵测?”
首节上一节400/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