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35节

卫然知道这些官二代的脾气,所以昨天湖上没提这事,若是在船上讨债,李弘业非翻脸不可。
施小翠本来想跟卫然多聊两句,然而里屋传来李弘业的催促声:“小翠,快来练功!”她应声急急去了,像她这样的侍妾,世子共有八个,这也许是她一生中最受宠的时候。
卫然心道:这两人真奇怪,不在空旷的庭院练功,反而在里屋练功……
一边走着,卫然一边算账:金人一百,世子二十,自己通过考核一百,手头一共有两百二十米,加上最初三天的食堂活动,三连吃得了一百米,加起来总共是三百二十米,在众学生里算个富豪。
接下来就看雷克顿给的种子能不能培育好了。
正美滋滋的走着,路边冷不防的冒出三个大汉,将卫然围住,为首那汉子道:“小伙子,借点钱……哦不,借点米用用。”
卫然愣了一下,道:“现在打劫的都是这职业素养吗?也不蒙一下脸,这岛上哪有外人?五百学生,我能叫出名字的也许只有几十个,但是脸见过啊!天天一起上课一起吃饭的,真不打算蒙面?”
左边那高瘦汉子闻言道:“马哥,他说的有道理,要不要蒙一下脸?”
右边那壮硕汉子道:“蒙个屁!都已经被他看到了,现在蒙迟了。”
中间为首的马哥犹豫了一下,决定掩盖自己的过失:“别信他的话,做贼的才蒙脸,我们打劫的靠的是强劲的肌肉!”
面对这三个人的围攻,卫然倒是毫无压力,他甚至收起了剑,打算用拳脚对付这三个打劫的。因为月考的拳脚功夫没得满分,卫然决定练练手。

第六十九章如听万壑松
马哥对胖瘦二汉子道:“你们俩先别动手,听好了!我们打劫也是有原则的,绝不一拥而上,一个一个轮流来。”
卫然捏了捏拳头:“说得好听,单独上不就是车轮战吗……”话刚说到一半,身后便有风声响起!
原来三个汉子按计划行事,马哥说话吸引注意力,后面两人一拥而上,一个用布袋蒙住目标的脑袋,一个打断目标的腿,使其丧失行动力。这是他们三人组堵人的老一套了,用得十分纯熟。
可卫然仿佛早就料到了似的,侧身一闪,顺手捏住拿布袋那个高瘦汉子的手腕,轻轻一折,便听得嘎嘣一响,手腕脱臼了。卫然想也不想,一肘子撞在那高瘦混混的脸上,直撞得那混混眼冒金星,“哇”的惨呼起来。
“我草!谁说他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谁特么说他是个书呆子!”马哥吃了一惊,令他惊讶的是,对方的身手、反应速度堪称格斗高手!单只说那一闪一捏一折,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就不是他所能达到的。
意识到自己碰到硬钉子了,马哥咬牙道:“一起上!”一声令下,他和壮硕汉子两面夹攻卫然。
卫然退了一步,趁那高瘦混混晕头转向时,抓住其往最近的壮硕汉子身上一推,旋身一脚踢向马哥的面门!好个马哥,竟伸手架住了这一腿!仅仅是踉踉跄跄退了几步,并没有受伤。
卫然暗暗点头:我的拳脚是甲等,从马哥这一招架来看,拳脚至少是乙等,甚至可能是乙上!
念头一闪而过,卫然跨步抢上,与马哥拆了两拳,手如铁锁般卡住马哥的手腕用力一拉,膝盖便如重锤般狠狠顶在马哥的肚子上。
马哥极为硬气,痛得脸色都变了,却硬是不哼一声。卫然正想就势解决了马哥,后边的壮硕汉子却来捣乱。卫然哼了声“找死”,疾退三步,腾出空间来,双腿连环踢出,壮硕汉子虽然有一身死力气,实战起来却还不如马哥,被卫然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那汉子皮糙肉厚,一直用双手护住要害死死防御,倒也拖延了一些时间。卫然喝道:“叫你防!”扭腰拧身,利用旋劲就是一记大力鞭腿,“砰”的将壮硕汉子那两百斤的身躯重重的踢飞了出去!
这一手其实是《青莲剑典》里的剑招“如听万壑松”,卫然临时把它改为腿法,推劲倒是保留了,可惜杀伤力比剑招低很多,否则这一招下去,壮硕汉子已经死了。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马哥先前被卫然一膝盖顶伤了肚子,疼得站都站不起来,眼见壮硕汉子也惨遭落败,躺在地上哼哼唧唧,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
马哥心中骇然:草!被雇主骗了!这真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打起架来比黑帮最恶的打手还凶!
卫然解决了马哥和壮硕汉子,回头瞪了一眼高瘦汉子,高瘦汉子看到马哥和壮硕汉子的惨状,早已手脚发软,加之被卫然这一瞪,被吓得一个哆嗦,转身欲逃。
卫然猛的喝道:“敢逃,我就打断你的腿!”
顿时高瘦混混的脚就像生了根一般,定在地上不敢挪动分毫,他战战兢兢的扭过头来,等待卫然发话。
卫然揪着马哥的衣领,问道:“说吧,谁指使你们来的?”
马哥咬牙道:“没人指使,是我们自己财迷心窍。”
卫然赞了声“好汉子”,然后猛的一拳揍在马哥腰上,马哥疼得蜷起身子,如虾一般。
卫然又问高瘦汉子:“谁指使你们来的?”
高瘦汉子嗫嚅着不说话,卫然作势要掰断他手指,他惊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不知道,意思就是有人指使,但是只有马哥接触过指使者,然而马哥颇为硬气,咬牙不透露雇主。
卫然想了想,自己毕竟没遭受任何损失,暂时没有酷刑逼供的必要,他抓起马哥道:“什么阿猫阿狗都欺负到我卫然头上了,你不愿吐露雇主,我也不为难你——你们三个跟我去找巡察,你不是一口咬定自己才是主使者吗?跟巡察说去!”
这个岛上最大的规矩,不可擅自出手。
远处一个浑身金饰的人冷静的看着这一切,马哥失败之后,他便遁走了。
卫然带着三人找到玄星阁的驻岛巡察,说明马哥三人围攻他的事情经过。巡察自然不会只听卫然一方之词,而是仔细询问了马哥三人。
马哥一改之前的配合态度,嚷道:“你别信他颠倒黑白,明明是他围攻我们,瞧我们这一身伤!”
见马哥出尔反尔,卫然森然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马哥不由得后背发凉,冷得浑身一个激灵。
巡察面无表情道:“刚才你是这么说的,他一人,围攻了你们三人?是我理解力有点问题,还是你们精神有点问题?”
马哥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刚才我说岔口了,说反了,其实是我们主动围攻他。”
巡察做了笔录,让马哥三人按了手印,然后宣布三人各罚一百米,由于三人本无米,所以逐出无名岛,学费不予退回。
卫然这才知道原来这次培训是要收学费的,看来自己还是个保送生。
马哥三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他们知道以巡察的铁面无情,逐出无名岛的决定是不可能收回的,只是哭求能退学费。
高瘦汉子哭丧着脸道:“为了凑齐学费,我已经倾家荡产了,来岛上就是为了学星魂化影诀,如今才学一个月,投影出来的角色没战斗力啊!”
巡察依然面无表情:“入岛第一天就宣布了规矩,平时还三令五申不得私自斗殴,你们依然要违反规定,这怪我吗?”
“既然私自斗殴,为什么他不用受罚?”壮硕汉子指着卫然忿忿道。
“他属于正当防卫,不受罚。告诉你们吧,他若存心杀人,你们三个一个也活不了。”
高瘦汉子央求道:“不用退全部学费,退一部分就好,哪怕退两成三成也行啊……”
巡察无动于衷。
马哥道:“行了,别丢人了,走就走吧。”
三人收拾好行礼后,被符船载到巴陵县岸上,上岸之后随便寻了个馆子吃饭,一边吃着,壮硕汉子与高瘦汉子便埋怨马哥,为什么接了这么一个活,雇主拿他们当刀使,最终害得大家损失惨重。
壮硕汉子要求马哥说出雇主的名字,他要出口恶气。
但是马哥没有说话,只是坐着不动。
高瘦汉子隐隐觉得不对劲,推了马哥一把,哪知马哥应手而倒,竟是已经气绝了。
壮硕汉子和高瘦汉子对视一眼,慌忙拔腿就逃!

第七十章飞鸟跌穴
卫然拿着锄头,在院子里种下丹海米种子,然后精心浇灌五莲泉,带着美好的期待睡了一觉醒来,第二天清早竟已长出绿芽来了!第三天就变成秧苗了,这生长速度令人咋舌。
但是长成秧苗之后,丹海米灵株的生长速度就变慢了,卫然专门请教了萧叶雨,萧叶雨说,五莲泉虽然能少量的影响生长速度,但主要还是影响收获时的数量,至于生长速度,则依赖肥料。
萧叶雨列举了十二种适宜的肥料,但是无名岛上都没有,即使在玄星阁预定的话,也要三四个月才能到。
原因很简单,这些肥料都是云梦泽里猛兽的粪便,猛兽通灵,实力强劲,能打赢猛兽的都是高手,而哪个高手会愿意捡粪?
卫然原以为整个云梦泽都是玄星阁的地盘,其实不是,八百余里的云梦大泽,玄星阁连一半都没控制,大概百分之四十吧,大半地方还是未能掌握,泽中最深处最是凶险莫测,连金丹之后的高手都不敢进入。
就连次深处,被玄星阁称为“第二圈”的区域,也有上千年的猛兽存在,连金丹境进入都得小心翼翼,普通弟子胆敢擅闯,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当卫然邀请柳渊去云梦泽探险时,柳渊连续摇了三四十次头,以表明自己坚定的态度。
“慌什么,我们只去第五圈,死不了人的。”卫然安抚他道。
三四个月实在太久了,卫然等不及。
柳渊道:“第五圈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你要找的是雷狼啊!那可是第五圈的霸者!我不敢去,要死人的。”
其实在萧叶雨所说的十二种肥料中,雷狼的粪便是危险性最小的,其余的都在第四圈甚至第三圈。
卫然道:“我不用你战斗,你只要负责掏粪……负责捡肥料就行了!”
柳渊道:“你可有什么倚仗?”
卫然道:“我会阵法啊!而且我会青莲剑典!”
柳渊摇头道:“你不但会青莲剑典,还会吹牛!青莲剑典是玉京剑派的镇派绝学,呵呵,你区区一个炼精境要是会青莲剑典,那我就会落星真解!”
卫然昂起头负手而立,身姿卓然,语调沧桑的叹气道:“是时候揭露我的真实身份了……没有错,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玉京剑派的荣誉长老……”
“去去去!”柳渊压根不信,“你要是准备好布阵材料,我就跟你走一遭,就当是还你上午送我十颗丹海米的情,哦,主要是感谢你帮我补习。”
“我真是玉京剑派的荣誉长老,你怎么不信呢?”
柳渊没理卫然的“胡言乱语”:“再重申一次,我只掏粪……我只捡肥料,不战斗,雷狼我惹不起,你可别指望我干别的。”
卫然道:“好,你放心,别想得太严重了,我们又不是要战胜雷狼——成功了我再送你二十丹海米。”
“行,就这么说定了!”
在卫然的利诱之下,柳渊瞒着岛上的老师与同窗们,划船来到了云梦泽第五圈。
这个时候,所学的修行常识就发挥作用了,两人先是选择雷狼经常活动的西面,果然发现了雷狼的足迹,跟着足迹来到雷狼巢穴附近,柳渊一看地上巴掌大的一块一块,喜道:“是雷狼的粪便!”说罢拿着袋子和小铲子便开始收集。
卫然却感到不满意:“这些粪便太干了,肥料效果有限,我们需要更新鲜的肥料,再靠近巢穴一点去找找。”
柳渊苦着脸,极不情愿的往雷狼巢穴挪动。
卫然笑道:“瞧你那怂样,雷狼又不在巢穴里,怕什么?”
“你怎么知道?”
卫然指着地上的脚印道:“这组没有乱的脚印是最新的脚印,方向是朝外的。”
柳渊眼睛一亮:“我曾听说书先生讲,很多探险者趁猛兽不在巢穴的时候,摸到巢穴里,发现猛兽的幼崽,然后探险者把幼崽抢走当宠物,幼崽对探险者忠心耿耿,连亲生爹妈都不认。”
卫然嗤之以鼻:“别信那个,人之所以拿猫狗当宠物,是因为它们温顺,你见有人养狮虎豺狼当宠物的吗?养不熟的!第一攻击性强,有潜在的危险,第二野性难改,一有机会就逃。退一万步说,假设有个人养剧毒蛇为宠物,那人实力高强,丝毫不惧毒蛇的毒性——但是你敢成为那个人的朋友吗?毒蛇不咬主人,就一定不会咬主人的朋友吗?”
柳渊点头:“你说的是,每次到巢穴里都能找到幼崽,太过分了,而且我坚信一个野性泯灭的猛兽,实力是不会强大的。”
卫然感慨道:“人与兽,谁不渴望自由呢?你给宠物洗澡,自己觉得对宠物很好了,可是你从来不问宠物想不想洗澡,是想现在洗?还是过一个时辰再洗?你从来不会在乎的。”
柳渊表示认同:“而且一旦成为了宠物,猛兽将不再猛。”
见柳渊一直在谈宠物的实力,卫然知道聊自由是不会引起共鸣的,不如说点别的。
很快两人到达雷狼巢穴,刚要进去时,却被柳渊拦住了:“你布个阵再进——万一雷狼突然回来呢?”
卫然依言布下束缚阵法。这个阵法有讲究,名叫“飞鸟跌穴局”,乃是天盘丙奇加地盘甲子。
所谓地盘,是指奇门遁甲推演以日期为主,所谓由日定局,因局起元,为不变之则,故定局起盘,先分阴阳二遁,次审何节气,再查用事干支,是为地盘,地盘五日一换。
根据今日日期,卫然定下地盘为起甲子戌。
所谓天盘,是指根据地盘之配布,再查所用之时辰,归何符头管辖,即以其星为直符,以其门为直使,加于用时辰之干上,然后中宮不变,星门均循顺时旋转,依次定位是为天盘。
天盘比较麻烦,一个时辰得改一次,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人主持阵法的话,飞鸟跌穴之局的有效期只有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绝对绰绰有余,够柳渊铲几千坨狼粪了。

第七十一章无双猎人
两人小心翼翼的走入雷狼巢穴,雷狼果然不在,而且果然也是没有幼崽的,但是卫然发现了意外的东西——一朵金身蘑菇。
金身蘑菇从上边看如普通的蘑菇,但是从下往上看,就是金色的,它有增强身体强度的妙用,应该是在第五圈里能找到的最好的灵株了!
首节上一节35/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