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252节

如果皇帝死了,这些人全部要陪葬。
信仰被颠覆的九黎苗族,无法忍受这样的屈辱,以九黎巫术锻造了一把带有诅咒的苗刀,由最强大的苗族勇士所持,竟真的发动了对皇帝刘辩的刺杀!
当时年轻的叶知秋还是个忠心耿耿的朝廷官员,满腹圣贤书,一身屠龙术。千钧一发之刻,他以替皇帝抵挡刺杀,并活捉刺客,然后以重伤之躯在皇帝面前求情,求皇帝只追究首恶,放过其他无辜的异族。
他的行动救下了十万异族百姓,乃是功德无量的善举。
可惜的是,舍身救主且心怀百姓的叶知秋,中了苗刀的诅咒,生命力不断流失。
叶知秋是个天才,他竟想到了办法强行压制诅咒,不过清除是不可能的,那诅咒依然潜伏在他体内,仅仅是表现的比较安稳。
可惜这个平衡,因为他妹妹叶织春的死,被打破了……
叶织春冤死,让叶知秋彻底爆发了,诅咒的压制也渐渐的变得不稳定起来。
他反出朝廷,成为了一个有名的大反贼,成为了某些人眼中的革命者。
在南征北战各地活动的时候,他的诅咒终于压不住了,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内在的生命力渐渐的流失殆尽。
叶知秋不堪重负,造反事业屡屡遭到百姓唾骂,对百姓们心灰意冷的叶知秋终于放下了坚持,为了自己的生命,抛弃了他曾经苦苦守护的百姓们。
首先他策划了五溪蛮之乱,却被军方和修行者联盟一起破坏,不过在五溪蛮作乱的过程中,他通过神仙水来擢取蛮族人的生命力,以给自己续命。
重新获得生命力的叶知秋恢复了实力,通过斩杀之前平乱的武卫将军费桦来向朝廷发出挑衅——当年如果不是我替皇帝挡刀,现在吸收他人生命力而苟延残喘的人,就不是我叶知秋,而是皇帝刘辩!
不过由于蛮族之乱终究是失败了,所以从蛮族那里吸收来的生命力,终究有用完的时候,于是叶知秋开启了第二场作乱——浮屠教。
这一次,他依然选择了荆州。
有可能在他的内心里,自认为救过荆州十万人,以恩人自居的他做起事来,有一种“有借有还”的正当性,吸收生命力的时候心理负担没那么重——你们欠我十万条命,我收个一两千条回来,不算过分吧?
至于欠的和还的是不是同一条命,对方是不是想还,乃至是不是真的欠,叶知秋都没有想过,恐怕也不敢想。
因为他从一个有理想的革命者,变成了一个无原则的反动派。
整个荆州没人有资格劝叶知秋当一个圣人,因为我们不能对某个人说“为了百姓们,请你去死吧”。
为了大多数人,我选择死,这是英雄。
为了大多数人,请你去死,这是无耻的道德绑架!
这其中最大的区别,就是自由意志!这种事情,只能是自己主动的选择,跟别人无关,更不能逼迫别人去做。
叶知秋为了活下去而害人,荆州人当然有资格反对他,杀死他,以及做更多的事情,但唯独没有资格劝他做一个圣人。
不过叶知秋的运气实在不好,浮屠教才刚刚发展起来,又被端掉了!
卫然心道:每次坏叶知秋的事,都少不了我的戏份,叶知秋肯定已经对我恨之入骨了!
端木瓢饮听澹台思远说完这些,怔了很久,依然有些不愿相信他所尊敬的老师竟变成了这样:“澹台,这不是真的吧?连我这个大弟子都不知道,你却知道的清清楚楚?”
澹台思远道:“二师兄死后,老师身边最得力的两个人就是你和我,而这些不光彩的事情,老师是不愿意告诉你的。”
“为什么?”端木瓢饮依然有些恍惚,他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澹台思远一字一句的沉声道:“因为,你就是老师想要成为的人!”
端木瓢饮本能的否认:“我怎么比得上……”
“老师从你身上看到了过去的自己!曾经年轻时的他,也是那么高尚、聪明、强大、坚定……老师越违背曾经的原则,就越器重你!他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所以把希望全投在你的身上!”说到这里,澹台思远的语气已经接近咆哮!
“你知道吗?老师曾经跟我说,但凡举大事,毕竟有黑白两面,光靠高尚是不能成事的。他说他尽量在活着的时候,把所有的坏事做完,然后把一个最好最庞大的义军组织交给你,最终由你接任首领,推翻朝廷的腐朽统治!他会承担所有的黑暗与罪名,而你只用做光明的事情就行了!这就是他心目中最完美的前景!”
端木瓢饮听到这里,一时百感交集:“我端木何德何能,竟然成为老师全部希望所在……不!即使是这样,老师也不应该建立浮屠教这个邪教组织,去吸收荆州百姓的生命!他们不是蛮人,是跟我们一样的汉人啊!”
澹台思远怒道:“师兄,你怎么这样不识好!”
端木瓢饮不为所动:“我一直这样不识好,你今天才发现吗?”
澹台思远冷笑道:“可以,大圣人,我明说了吧,老师派我来帮助浮屠教,你是要反过来对付我吗?”
端木瓢饮慨然道:“事已至此,我不会帮外人对付自己人,不过我也决不会帮助一个邪教!这一次我两不相帮,告辞!”
说罢竟决然离去。

第五百四十二章 是条大鱼
原来叶知秋经历了这样的转变,这一番秘辛听得卫然震惊不已。
澹台思远没有任由端木瓢饮离开,他追上去挽留师兄,意欲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卫然不敢太靠近这两个人,他回头穿过毒气陷阱离开了暗道,想把这件事告诉厉青筠。
身后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想必是澹台思远劝告失败,端木执意离开了。
卫然心中想着事,刚刚走上台阶,就看到一个人急匆匆的迎面走过来。
此时卫然的秘虚斗篷还没有解除,依然处于隐身状态,也就是说对面看不到他,但是他可以尽情的打量对面。
那是一个眼神阴鸷的瘦削中年男子,手臂细长,头上戴着一个金环,身后跟着四个护卫,看身手都是凝神境的高手。
卫然心中一动——这是什么排场?四个凝神境保护他,难道他是教主?
只听得那人口中嘟囔道:“赶紧把机关给停下来,我要去密道!”
“司诏大人,我们正在解除机关,请不要着急。”
原来是浮屠教的司诏!
卫然曾活捉了不少浮屠教的俘虏,从俘虏的口中得知了浮屠教的一些情况。
司诏在教中地位极高——仅次于教主,浮屠教不存在副教主的说法,司诏其实就是副教主。
卫然心中一喜:是条大鱼!
只听得那司诏不耐的催促:“别着急?火烧眉毛了知道吗?教主被那疯女人追着砍,已经逃出阴福山之外了,现在无人主持大局,都在逃命,你说我急不急?”
那四个护卫露出古怪的神色,心里想:正因为无人主持大局,所以你这个二把手才应该及时站出来收拾烂摊子啊……
你跑的太快了吧?不是说不准你逃命,你好歹组织大家象征性的抵抗一下,然后才撤退吧?
这才刚刚攻进来,你就迫不及待的要远走高飞,也太怂了吧?
他们虽然不敢说出来,但是司诏观察四人的神色,隐约猜出了护卫们心中所想,于是振振有词的辩解道:
“你们知道什么大势?我们浮屠教才发展一年,怎么可能比得上数百年的玄星阁?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所以我明智的选择了及时撤退,这是慈悲为怀你们懂吗?如果我不撤退,教众们就会发起无谓的抵抗,就会多死很多人,你们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吗?我这个人就是心太软!”
司诏简直痛心疾首!
卫然差点笑出声,那四个护卫也是无话可说。
那司诏依然在喋喋不休,卫然心中盘算了一下:对面整体实力不差,一打五,到底上不上?
犹豫什么?就是干!
卫然当机立断,隐身到司诏旁边,一剑将这话唠捅了一个透心凉!
那司诏虽然话多,但是手底下还是有一点点本事的,虽然被偷袭,却没有立刻毙命,而是躺倒在地上痛苦的扭来扭去,发出凄惨的呼喊。
四个凝神境护卫马上醒悟过来,把卫然团团围住。
“这人是活腻了,我们四个他一个,竟然也敢上!”
卫然按住左手小臂,一脸轻松道:“你们虽然占人数优势,但胜负犹未可知呢!”
他的计划是这样,用卿瓶拖住两三个,然后自己逐个击破,即使对方有四人,也有获胜之机。
但很快卫然的脸色就变了。
他听到了脚步声。
脚步声从暗道中传来,快速而稳定。
而四个护卫则面露狂喜:“那位大人来了,你死定了!”
卫然面色很不好看,他当然知道“那位大人”是谁。
叶知秋的三弟子,澹台思远。
没有时间犹豫了,卫然迅速召唤出卿瓶,自己的身形则飞速的往暗道口奔跑过去。
他要把澹台思远堵死在暗道里!
选择暗道作为战斗的地址,这是卫然的考量——暗道有毒气,这对会解毒的卫然是有利的。
而且暗道光线很差,卫然又能发挥他红莲天眼的优势。
这两个因素加起来,应该能让卫然轻松一点。
而卿瓶这边真没有那么争分夺秒,浮屠教四个凝神境的护卫忽然看见凭空冒出来一个大美人,都怔住了。
“这美人是怎么出现的?”
“我也不知道,忽的一下就出现了。”
“她先前是隐身的吗?对,肯定是隐身的!那小子就是用隐身偷袭了司诏大人!”
“话说回来,这姑娘可真漂亮啊……”
“嘿嘿嘿,比我家那婆娘好看百倍。”
“比我家那个好看千倍!”
“那岂不是证明我家的比你家的好看十倍?”
“……算术不错。”
“姑娘,我们四人联手,你一个人打不过的,不如趁早投降,免去些皮肉之苦。”
“对对对,我们可不忍心把你这光滑的肌肤给割破了!”
“你若是不同意,我们就要施展可以割破衣服,但是不割伤皮肤的剑法了!”
四人嘻嘻哈哈,全不知自己的死期将至。
卫然成功的把澹台思远堵在暗道里。
可惜的是,他的算计都落空了。毒气陷阱根本没有被触发,暗道里的墙壁上甚至一路点起了灯。
卫然醒悟过来,既然浮屠教是叶知秋一手策划,可以想到的是澹台思远在浮屠教的地位必定崇高,知道这些机关的操作太正常了。
也罢,失去了这些优势,也不是不能打。
那就正面对决吧!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澹台思远负手在后,淡淡道。
卫然面不改色:“我倒是一直想跟你再见一面!”
澹台思远道:“这次你怎么不逃了?”
卫然诚恳的说:“因为我比你强,该逃的是你。”
澹台思远大笑出声,声音震得暗道的墙壁簌簌掉下灰尘:“比我强?哈哈哈,你区区一个凝神境,竟敢出此妄言?哦!我知道了,你一定以为能杀死漆雕师兄,就能杀死我吧?”
“卫然,你犯了一个大错误,漆雕师兄在我们前十位师兄弟中,是最弱的!而我,实力排第三!这么说吧,我拜入老师座下之后,仅仅用了一年就超过了漆雕师兄!”
卫然神色依然不变:“我知道漆雕能当上二师兄,纯粹是靠混资历,叶知秋内心不忍,才没把他踢出前十。我也知道你实力排第三……”
“但是,你还是胜不了我!”

首节上一节252/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