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23节

有长老提出疑问:“姓卫的年轻人不是没法修炼吗?”
姜云摇头:“我用窥天镜看了,他如今已是炼精五层的修为。”
众皆惊疑,纷纷讨论卫然何以发生这样的变化。

第四十四章千与千寻
姜云咳嗽一声,示意众人肃静:“一个炼精境还不值得诸位聚众讨论,我们要说的是,我们要不要兑现诺言?”
古师叔第一个站起来,面色难看:“绝对不能给他!”
有几个老爷子附和道:“卫然又没后台家世,不必给他面子,随便丢个什么宝物给他就行了。”
郭长老发言了:“我觉得要给他,前年对抗魔族,导致我派伤了元气,有些宗门对我们这个天下第一大派的名号动了心思,越在这个时候,我们越不能给那些居心叵测的人以理由。”
支持郭长老的寥寥无几,一个年轻的长老道:“可以把剑典复制一份,给他一个拓本,既完成承诺斩断因果,又没损失什么。”
马上有人反对:“没损失?他拿着《青莲剑典》,开个道场收一千个徒弟,每个人都学《青莲剑典》,那我们平时捧得高高在上的镇派绝学还有意义吗?还能激励弟子们立功向上吗?”
另一人道:“不如把拓本稍微改动一下,让他练不成剑典中最厉害的几个招式,万一问起来,就说他天资不够。”
姜云否决了这个建议:“不行,你们可以看不起卫然的实力,却不能看不起他的智计,这个方法糊弄不到他的。”
郭长老点头:“这小子是鬼精鬼精的。”
讨论来讨论去,最终决定,以门派名誉为重,给卫然复制一份《青莲剑典》的拓本,并加以各种限制条件,比如不能开馆授徒等等。
方案基本敲定,姜云宣布下一个议题:“既然卫然已经能够修炼,要不要笼络他加入我派?”
这个议题分歧很少,除了古师叔,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可以把卫然吸收进入玉京剑派,但是必须打磨掉他的锐气。
古师叔无奈妥协:“也罢,不过我直话先说在前头,卫然本来就心性骄狂,加之还未入派就得了《青莲剑典》,更是无法无天,这对本派和其他弟子都不是一件好事,非要让他入派的话,必须狠狠的消掉他的骄狂之气!”
姜云静静的听着众人讨论,半晌才表态:“如诸位所言,我派会给卫然设置一些障碍,让他体会到入派机会的来之不易,当然最终还是会让他入派,成为一名外门弟子。”
众皆赞同:“好,就从外门弟子做起。”
姜云继续道:“并且入派之后会有半年的冷落期,等他的骄狂之气磨干净之后,再给予他重视,相信等他长大之后,会感激我们的。”
长老们纷纷点头:“这也是为他好。”
就这样,老爷子们轻松的裁定了卫然的人生,并对自己的裁定颇为满意,一句“这也是为你好”就足以对抗自由意志。
与姜云的劳心设计不同,单纯的姜竹喧学了《千与千寻》这首歌之后,只想听卫然讲《千与千寻》的故事。
两人坐在高崖上,面对着缥缈的云海和暮春的清风,在言语中开启了宫崎骏的童话之旅。
听罢故事,姜竹喧怔怔的失神,半晌才道:“记得自己的名字,才能找到回家的路……”
故事中小千没有忘记自己的名字“千寻”,所以没有迷失自我。
卫然知道姜竹喧是因为千寻的名字,而想起自己曾经的名字“姜柔”心生怅惘,他本来想理智的告诉姜竹喧“名字只是一个符号,你可以叫姜柔,别人也可以叫姜柔,名字背后的自我才是真正的自我”,但是转念一想,姜竹喧或许不需要这么多理性。
于是卫然坚决的说:“是啊,你的名字是姜竹喧,你一定要记住自己的名字!”
姜竹喧果然笑了:“你真会安慰人。”说罢横起竹笛吹奏起来,乐声悠悠随风飘散。
当卫然到清心殿时,已是正午,这次依然是姜掌门亲自出面,他告诉卫然,为了兑现承诺,可以提供《青莲剑典》的拓本,但是要求不得传授亲友,也不得凭之开馆授徒,如果将来卫然要传授给自己的儿子,也必须得到玉京剑派的授权。
还有一些细枝末节也一并补充说了,卫然当即表示同意,他其实是用《青莲剑典》来掩盖通天教主传下的绝学,这些条件都无所谓。
最后姜云隐晦的提示卫然可以加入玉京剑派,卫然也没多想,立刻去管人事的长老处报了名,加入玉京剑派没有任何坏处,而且姜竹喧在这里。
但是很快卫然就觉得自己想得太简单了,他申请加入内门,管人事的贺长老表示要考核,问考核什么,贺长老又不说,只道规则正在拟定中。
卫然四处打听,发现这一年像自己这样申请入内门的,有五十人之多,也都是一样的说辞。
也罢,我已经得了《青莲剑典》这个大好处,没道理要求什么特殊待遇,考核就考核吧!
回到房中,卫然翻开《青莲剑典》,马上就喜欢上了这本秘籍,如果说通天教主的招式风格是苍苍茫茫、古朴浩大,那么青莲剑典则更有人间烟火气,潇洒飘逸。
青莲剑典境界虽高,却仍在卫然理解范围内,是人间的剑法。而通天教主的剑法境界更高,高过头了,已经远超出了卫然的理解范围,是仙界的剑法。也许只有当卫然立于这个世界的巅峰,才能完全体会通天教主的剑法真谛。
当卫然沉迷于青莲剑典时,萧剑阁已经肠子都悔青了——怎么就摊上冯猫儿这个宝?
两个月前,萧剑阁嫉妒卫然和姜竹喧关系亲密,又爱惜名声不愿自己出手,所以雇佣冯猫儿去教训卫家,本意是略施惩戒发泄一下,没想到冯猫儿下手太重,把卫然父亲震死,还逼得卫然母亲跳河自尽。萧剑阁虽然当时很不满意,但事后根本没放在心上。
然而现在不同了!卫然又来玉京剑派了,拿到了青莲剑典不说,据说还想加入内门!
如果可以,萧剑阁只想立刻掐死冯猫儿:万一事情败露了,他将名声扫地!
无处发泄的萧剑阁把冯猫儿臭骂了一顿,并狠狠嘱咐冯猫儿老老实实藏着,万不可外出。萧剑阁空有凝神境的修为,却因炼精境的卫然的到来而心烦意乱,实在憋屈。
然而越是这时候越要低调,出手是绝对不能出手的,萧剑阁甚至根本不打算在卫然眼前露面。
(注:其实那首歌不叫《千与千寻》,而是《千与千寻的神隐》主题曲《いつも何度でも》,卫然不认识那个日语,网站上一般翻译为《与你同在》。)

第四十五章药不能停
卫然的到来,除了令萧剑阁抓狂,更令张之栋疯狂。
张之栋“咚咚咚”的在他的师父面前磕着头,直到额头破了,流出的血布满脸上,他也没有停止。
“求师父赐我丹药,提升修为打败卫然!”
师父叹了口气:“痴儿!我并非舍不得丹药,你得知道丹药这个东西是外物,不是你自身修炼而来的,而且丹药出自炉中,绝对是有杂质的……所以服丹药都是作为提升修为的辅助,而不是主体,服丹药必须循序渐进的,否则后患无穷!”
张之栋眼神坚决:“只要能打败卫然,我愿承担所有后果!”
师父苦口婆心道:“服一颗也就罢了,助你到炼精三层,输得漂亮就可以了,还没有副作用,岂不是最妙?为何执意要连服三颗?你是知道的,不遵守循序渐进的原则,副作用是让你此生止步在化气境!永远无法到达凝神境,你可好好想想!”
张之栋咬牙道:“我知道这个后果,依然求师父赐丹三颗!”
师父不解道:“不过是一场胜负罢了,为何如此执着?”
张之栋恨声道:“昨天夜里我收到家里的消息,卫然诬陷我爹,害得我爹遭受牢狱之灾!昨夜我一宿辗转无法入睡!这是一桩,其次我和卫然从小一起长大,样样比他强,骤然遭到这样的逆转,我无法接受,我必须获胜,否则落下心魔,心魔影响下反正也是无法到达凝神境的!”
师父犹豫了一会儿,一声叹息,还是给了张之栋三颗丹药。
卫然在偌大的玉京剑派寻找冯猫儿,以一人之力自然是寻不到的,所以他只能靠悬赏,问题是,内门弟子们基本不缺银子,急需的是修行资源,这方面新手修炼者卫然自然是没有的。
于是卫然以银子在外门悬赏,散布了悬赏消息之后,发现姜竹喧已在他房间。
卫然喝道:“大胆!你竟然擅闯我的香闺!”
姜竹喧笑道:“你的臭闺还差不多,不对,闺房这个词只能用于姑娘家,你连臭闺都算不上——据说昨天你得了青莲剑典,恭喜恭喜!”
卫然从怀中掏出秘籍,递给姜竹喧。
姜竹喧愣住:“你给我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给你看了。”
姜竹喧连忙摆手:“不行不行,我不能看。”
“放心,没有什么不健康的内容。”
“呃,这是规矩你知道吗,规矩!青莲剑典只有长老或者立了大功的内门弟子可以看,我只是个副长老,也没立功,不能看的。”
卫然哂道:“规矩?竹喧,你是大家闺秀,从小就是个乖乖女,根本不知道打破规矩是多么的爽!”
姜竹喧没有注意到卫然对她的称呼已经从“竹喧姑娘”变成了更亲昵的“竹喧”,她不解道:“打破规矩有什么爽的?”
“叛逆啊!偶尔的叛逆使我超快乐!叛逆分两种,第一种是对别人叛逆,你父亲想叫你柔儿,你偏不准他叫,是不是很爽?”
姜竹喧不自觉的点头,卫然说出了她人生中唯一的一次正式反抗,确实挺爽的。
卫然继续道:“而第二种更高级的叛逆,是对自己叛逆!晚上你的肚子饿得咕咕叫,想吃宵夜,这是你身体发出的信号,但是你偏不吃!就是这么叛逆!我看到一个美人,身体对我发出信号,想抱抱美人亲亲美人,我偏不抱!对自己的身体叛逆,掌握了身体的主动权,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姜竹喧噗哧笑出来:“你这人,总有些好玩的想法。”
卫然翻开《青莲剑典》:“来来来,看一看,不为别的,就为打破规矩这一下爽。”
姜竹喧还是有些犹豫。
卫然道:“又不是让你每件事都叛逆,那是智障是杠精,我只是鼓励你为了好奇为了自己的爱好而偶尔叛逆一回,偶尔,很少!”
姜竹喧被说服了,怀着紧张的心情,看起了《青莲剑典》,这一看就是一整个下午。
姜竹喧离开之后,古师叔满脸杀气的出现在卫然面前,仿佛卫然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卫然挤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古师叔好。”
“叫古长老!你还没入派,没资格叫我师叔!”
“呃……古长老好。”既然姜竹喧说古师叔对她很好,卫然便对古师叔客气一点。
古长老脸色铁青:“我曾经提醒过你,再接近柔儿,我一剑斩了你!”
卫然一脸无辜:“我没有主动接近她啊!”
“还装!她都跑到你房间来了!”
卫然摊手道:“我真的从来没主动找过她,每次都是她主动接近我!我能怎么办?乱棒把她打出去?我也打不过她呀!”
古长老呸了一声:“柔儿主动接近你?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算什么东西?区区炼精五层的修为,也觉得别人能看上你?追求柔儿的人不是一个两个,有化气境有凝神境有金丹境,你能排得上号?”
卫然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有点同情:“古长老,我冒昧的说一句,你完全不懂女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没有妻子,也找不到双修的道侣吧?”
古师叔如遭雷殛!
卫然这句话,对单身狗古师叔造成了无情暴击!
“花言巧语,还给自己争辩?”古师叔嘴硬着,觉得自己不能堕了气势。
卫然同情的摇摇头:“你竟然会认为,一个女子看上某个男子,是因为这个男子打架很厉害?”
“这……”古师叔满腔的怒火,忽然之间变成了苦闷、自卑和其他的东西。
卫然道:“古长老,你为了清心修道,坚持孑然一身,这是你的自由,我是敬佩的。但是当你探究一个不熟悉的领域的时候,先别急着发表意见,不如去问问玉京剑派的女弟子们,好不好?问完之后再来骂我,我绝不回嘴。”
其实这番话不全对,男人的强大当然是加分项,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卫然故意这么说,是为了反击古师叔——你处处看不惯我,凭什么我就得看得惯你?
古师叔果真去问女弟子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有答喜欢俊朗的,喜欢有钱的,喜欢有趣的,喜欢有魅力的,喜欢性格和善好相处的,喜欢干净温暖的,喜欢知书达礼的,喜欢痴情的,喜欢懂得赞美的……
还真没有哪一个女弟子说,喜欢打架厉害的男人!
古师叔不服输,找到一个迷恋萧剑阁的女弟子,问她为什么喜欢萧剑阁,是不是因为萧剑阁拥有凝神境的实力?
在保证保密之后,女弟子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是一个普通的修行者,十分缺乏修行资源,如果能成为萧剑阁的妻子,修行资源就不愁了,毕竟他是大长老的徒弟。”
古师叔沉默了,姜竹喧是掌门的女儿,修行资源当然是不缺的。
虽然对卫然的讨厌没有变,却打消了询问姜竹喧的念头。

第四十六章给您拜个早年
古师叔很不爽。
他堂堂长老,被卫然这样一个新人挫败了,让他不痛快。平时他不爽的时候,都是用剑解决问题。
这一次也不例外。
卫然在房间里点着灯,正夜读《青莲剑典》,突然看到门外古师叔杀气腾腾的提着剑过来了,他“嗷”的一声怪叫,就开始以最快的速度翻窗逃命。
他知道古师叔不会杀他,不过是戳他几剑泄愤而已。
但是他怕疼!
首节上一节23/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