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226节

经历了这一场风波,整个龙宫一片狼藉,处处残垣断壁,仿佛废墟一般。
敖瞬卿就坐在废墟之中的龙椅上,此番大战之后,即使以他的强横实力,也显得疲惫不堪。
最让他感到心累的,是此事对龙神宫的声誉影响,虽然说历史由胜利者来书写,但是弑父篡权的闲言碎语在修行界流传,总归让他很不好受。
揭露这一切的人是谁?玄星阁的马跃!
敖瞬卿把马跃恨到骨子里!
而龟主事带回来的坏消息更是让他失望透顶——竟然让那个兴风作浪的马跃给逃走了!
一个玄星阁弟子,不但进入了龙神宫,而且还搅风搅雨大闹一番,浴了龙血抢了龙丹,揭露了最大的丑闻,最后大摇大摆的走了——传出去龙神宫的脸往哪儿搁?
这根本就是在打敖瞬卿的脸!
敖瞬卿面色阴沉,暗暗下定决心,马跃必须死!
当听到鲨鱼队长汇报说萧剑阁与巫鸿远已死的消息之后,敖瞬卿脸色稍霁。
“你们做的不错,待会儿去龟主事那里领奖励吧。”敖瞬卿想了想,又把鲨鱼队长叫住,先允诺升职的好处,然后道:“这一份功劳我给你们记上了,奖励也绝不会少你们的,但是你们须记住,对外必须宣称萧剑阁和巫鸿远都是马跃杀的,明白吗?”
鲨鱼队长马上乖巧的应允,他大概能猜到龙太子的意思。
萧剑阁和巫鸿远来参加俊彦神亭会,不可以死于龙神宫之手,而应该死在万恶的玄星阁弟子手上。
这样一来,将由马跃来承担玉京剑派贺佐鹏与诸天教巫长老的怒火。
可怜的马跃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敖瞬卿计算着,屠龙小队还剩两个人还活着——刘川风与“马跃”。
他马上作出决断,贿赂刘川风,让刘川风隐瞒龙神宫政变之事。
至于陈留王与马跃,那本来就是敌对势力的人,敌对势力说任何闲言碎语,都可以视为谣言中伤。
所以他只要处理好新五大门派的盟友以及中立势力就好了。
龟主事有些担心:“我们先前派人追杀了刘川风,此时再去跟他谈条件,只怕不大好谈……”
敖瞬卿咬牙道:“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堵住刘川风的嘴!”

第四百九十一章 裤裆藏剑
临别之前,卫然回头望了一眼东海,这一趟虽然没有花多长时间,却发生了太多事情,值得细细回味。
他没有想到的是,两三个月之后他就会再回到海边,跟龙神宫再度为敌。
当然那是后话,此次龙宫之行,卫然可以称得上是满载而归,不但浴了龙王之血,还抢到了龙王内丹,最后关头还收获了秘虚斗篷,可以说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他没有急着回南阳堂,而是回了长沙郡老家。
先前向母亲隐瞒卫鸿之死,是因为母亲身体不好,不能受到刺激,得在山上静养三年。
后来卫然修为有成,给母亲带去了不少补药,调养之后母亲身体不但完全恢复,而且更胜从前,所以把母亲提前接下山,回卫府居住。
既然杀父大仇已经报了,那么父亲之死就不应该再隐瞒。
这一次卫然打算回去向母亲坦白一切,然后给父亲立个灵位,这是父亲应得的待遇。
卫然给卫府中人带了不少礼物,不但给母亲带去了延年益寿的灵药,还给福伯以及大壮二壮带了能强身健体的果子,甚至没忘记福伯老妻的份。
回到家中之后,自是一番其乐融融,卫然自修行以来,常年厮杀与斗智,只有在家里,他才能完全放松,不用想太多事情。
大壮兴致勃勃的问起少爷修行的轶事,卫然随便捡了一些说了。然后二壮又要看少爷的武器,卫然从乾坤袋中拿出晓天一闪。
二壮赞叹不已:“少爷,您这一手功夫是真的厉害。”
卫然有些奇怪:“我仅仅是把剑拿出来,哪里显露了什么功夫?”
“就是您从裤裆里掏出一把剑的功夫。”
“等会儿!我什么时候从裤裆里掏出一把剑了?”
二壮道:“您浑身上下没看见哪个地方佩了剑,突然从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拿了出来,难道不是藏在裤裆里吗?”
卫然无语:“我是从乾坤袋中拿出来的,乾坤袋你懂吗?还裤裆藏剑呢……”
二壮啧啧称奇:“果然是仙家手段!”
享受了一天的平静生活之后,次日,卫然叩开了母亲的门,打算说出真相。
卫夫人见卫然难得的面色严肃,奇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卫然沉默了一会儿,郑重的说:“确实是出事了,但不是最近才发生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须让母亲知晓。”
卫夫人有些惴惴,站起身来道:“什么重要事情?”
卫然示意母亲坐下,他坐在母亲身边,握着母亲的手,以沉重而缓慢的语调说出了父亲已经去世的消息。
卫夫人听了这个消息,一时间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卫然心中叹息,也不怪她这般反应,毕竟对于母亲来说,父亲乃是一家之主,心中的支柱,骤然失去了这个支柱,确实有些无法接受。
“母亲,我知道你一定很悲痛,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应该……”
说到这里,卫然发现母亲脸上的表情并不是悲痛,而是愕然。
卫夫人怔了一会儿,失笑道:“傻孩子,你胡说什么呢?”
“母亲,我知道您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是我们不应该逃避现实。实不相瞒,杀父仇人正是玉京剑派的萧剑阁,我已经手刃仇人,为父报仇!”
卫然心中有些不忍,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妇人,面对噩耗,本能的选择了不愿相信。
“不是,你到底在胡说什么,你父亲明明还活着!”卫夫人收敛了震惊,脸上露出笑意。
“母亲,你再这样说,反而是对父亲的不尊重,我们现在应该给父亲立一个灵位,好好祭拜他!”
卫夫人笑着摇头:“你父亲真的活着!我不是在胡言乱语,我有证据的。”
卫然心头疑云骤起,母亲说得郑重,难道是真的?
不过话说回来,当初父亲的尸体确实没看到,只捡到一条断臂。
也罢,我倒要看看母亲到底有什么证据。
卫夫人翻开抽屉,拿出三封信来:“你看,这是你父亲给我写的信。”
卫然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概一个半月之前吧。”
“一个半月之前?那上次我回家的时候,母亲你为何不说?”
卫夫人道:“你有个聪明的脑袋瓜,你母亲也不傻呀,刚刚收到这封信,我也不确定是真是假,哪能随意说出来?当然是要自己确认一番。”
“然后呢?”卫然不禁追问道。
“然后我确认是真的,后来断断续续又来了两封信,我反复确认过,确实是真的。”
卫然拿着信道:“母亲,此事重大,请恕孩儿无礼。”
卫夫人道:“也罢,你要看就看吧。”
卫然仔细查看了信件内容,首先确实是父亲的笔迹,第一封信写的大多是叙旧的话,提起了一些卫府的生活细节,连福伯的生日都记得,没有什么破绽。
但是卫然依然没有全信,也许确实是父亲写的,但不一定是出自最近——说不定是生前所写的旧信呢?
刚看完第二封之后,卫然沉默了,第二封信说了一些时兴的轶事,都是近几个月发生的,而距离父亲出事已经有两年了。
第三封出现了更多的细节,更是写了卫府的一些新变化,甚至连卫府新招收的仆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知道,显然是暗中到过卫府。
敢写这么多细节,摆明了就是不怕查证。
卫夫人指着卫然手中的信纸道:“按照信中所说,你父亲也走上了修行之路,跟着一位前辈高人学艺,只不过前辈高人性格古怪,说五年之内不准他离开,也不准他回家探亲,还说什么你父亲修行得太迟,沾染红尘太多,必须借此锻炼心性。”
卫然沉吟半晌,心中有了定论。
父亲确实没死。信上故意写那么多细节,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死。
但是跟着前辈高人学艺嘛……
那前辈高人的身份可不知是好是歹!
“母亲,这信是谁送来的?”
“没有人送,三次都是早晨我一起床,信就出现在我床边的桌上了。你想啊,若是歹人的话,想害我早就害了!”
卫府的护院阵法乃是江华与卫然联手布成,虽然没用什么珍贵的材料,但等闲化气境是无法靠近的。
看来父亲不但开始修行了,而且修为还可以。
不管如何,父亲还活着那就是好事,那就有希望。
至于父亲身后那位所谓的前辈高人,就得花时间好好查证一番了。

第四百九十二章 你一个剑灵这么漂亮做什么
既然父亲主动给出了五年的期限,那便不急于这一时,有机会再慢慢探寻就是。
而且父亲可以自由行动,说明他没有危险。
在家里待了两天,卫然不得不回南阳郡——得回去“上班”了。
以前卫然在玉京剑派的时候,发现玉京剑派的弟子也出任务,但是没有玄星阁弟子这么繁忙,究其原因可能是玉京剑派弟子很多,任务一出来就被抢着做完了。
所以玉京剑派的弟子主要是闷头修炼,宅久了就下山历练。
而玄星阁的风格则是两极分化,君山岛的弟子懒得出奇,说的好听点叫清静无为,他们几乎不管具体事务,一门心思在岛上修炼,只要不出大事很少露面。
而下边郡县的弟子以百姓为本,忙得团团转,每天至少一半时间在任务上面。
这样的分歧,导致玉京剑派的弟子修为高,但是历练不够,战斗经验也不丰富。玄星阁的弟子虽然够老练,战斗经验也完全不缺,但常常被敌方境界压制。
综合来说,还是玄星阁弟子吃亏一点,幸好经过这一次修行界大战,君山岛一整懒惰之风,上边忙碌起来,让下边的人稍微轻松了一些。
这是个好消息,一个沉睡懒散的友善门派,被强行打醒,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卫然相信门派会是朝一个好的方向发展。
回到南阳堂之后,卫然第一时间找到厉青筠。
厉青筠有些不高兴:“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不直接回来,反而在老家耽搁!”
卫然道:“我不是已经寄信向你汇报了吗?”
厉青筠晃了晃手里的信纸:“我昨天才收到你的信,惊得我一宿没睡好——而且这种大事,光用写信怎么行,有很多细节我要问你的。”
卫然挠了挠头道:“我这不历经激战吗,所以在老家养了两天伤。”
“跟东海的距离相比,长沙郡到南阳郡能有多远?也罢,不说那个了,我有正事问你。”
就龙宫之行的细节,厉青筠仔仔细细的问了许多,虽然早已经在信中知道了大概,但是当卫然亲口说起经历的时候,她依然忍不住惊叹。
厉青筠早知道自己手下这个二队队长是个搞事情的高手,却没想到捅出这么一番让人心惊的大事出来。
而当谈到浴龙王之血时,厉青筠的口吻中有掩饰不住的羡慕。
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遇,能战胜龙王的人,都是境界高绝的大佬,像卫然这样凝神境就浴龙血的,千年难得一遇。
一半是运气,一半是拼命。没有这一半运气,根本什么都做不到——摊上一个身负重伤而且还喝了忘情水的龙王,不是运气是什么?
龙血之事一流传出去,不仅是厉青筠,就连荆州部的人都会羡慕。
首节上一节226/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