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201节

萧剑阁哼了一声道:“虽然神亭会还未正式开始,但是堂堂正正的切磋应该是允许的吧?我想让龙太子做个见证——巫鸿远,我虽未见过你,但是听说你是巫长老的儿子,是你们诸天教难得的青年天才,若是有胆的话,不妨跟我切磋切磋?”
巫鸿远的手上闪耀着金属的光泽,一挑眉道:“有何不敢?萧剑阁,你久居蜀山,识不得天下英雄的厉害,竟然被玄星阁的一个无名小卒所打败,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现实的残酷!”
巫鸿远此言一出,场上顿时如同炸开一口锅——
“什么?萧剑阁竟然被一个玄星阁弟子打败了?我不相信!”
“是真的,我听说了。好像是一个南阳堂弟子。”
“我呸!南阳堂弟子能打败萧剑阁,我把这凳子吃了!”
“巫鸿远敢当众这么说,一定是有些根据的。”
“不可能!如果说是君山岛弟子,我还有一丝的相信,南阳堂绝对不可能!”
卫然心道:原来你们都不认识我?搞得我还误以为自己名气很大,不得不戴上面具隐姓埋名呢!
一时间众说纷纭,很多人始终无法相信玉京剑派的天之骄子会败在玄星阁的一个无名小卒手上,他
们都盯着萧剑阁,期待他能给出一个答复。
萧剑阁沉声道:“诸位,巫鸿远所说之事并非无稽之谈,但是他对细节并不了解,就在此以讹传讹,败坏我的名声,我不得不分辨几句。”
“我与那玄星阁弟子的战斗,是在空桑楼举行的,空桑楼有一座大阵能压制人的修为,我的修为被压制,而那个玄星阁弟子恬不知耻的讨好空桑楼主,空桑楼主竟解除了对他的压制,所以,那一次的对决是在一种不公平的情况下发生的,此消彼长的情况下,那玄星阁弟子竟依然突施暗袭,各种无耻手段用尽,当真卑劣!”
听着萧剑阁慷慨激昂的辩解,卫然甚至有些恍惚。
他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原来我这么下作?
幸好我就是卫然本人,不然还真有可能信了你的鬼话!
可惜的是,现场除了他之外,只有韩夜妃一个人知道真相。
众人纷纷怒骂那玄星阁弟子无耻,甚至有人攻击整个玄星阁都是无耻小人,一时群情激奋,都要求萧剑阁说出那个卑劣小人的名字,好让他遭到整个修行界的唾弃!
韩夜妃等着脖子替卫然分辨了几句,可是她一个人的声音淹没在无尽的喧哗之中,连一朵浪花都没溅起。
萧剑阁并没有说出卫然的名字,只是对众人说他自己会手刃那卑劣小人,卑劣的伎俩只可能得逞一次!
此举更加赢得了众人的好感,堂堂玉京剑派的天之骄子,蒙受了这样的屈辱之后,却没有四处辩解,且并不借助外力,而是独自雪耻,这是怎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众人纷纷感慨——如果不是巫鸿远今日发难,萧剑阁这个老实人甚至不会辩解!那样的话,我们又怎么知道萧剑阁被打败的“真相”呢?
什么叫名门正派弟子的表率?这就是表率!
面对众人如潮的称赞,萧剑阁并没有骄傲,而是谦虚的道谢。
韩夜妃气得直跺脚,卫然倒是没有太多愤怒的感受——因为他早就知道萧剑阁是这样的人。
不过是因为自己和姜竹喧表现得亲密一些,萧剑阁就雇凶杀人,这样的心胸,难道还指望他承认错误吗?
卫然对萧剑阁有些失望。
以萧剑阁这样的心性,这些年不过是凭借大长老的资源才能坐稳大师兄的位置,五年之后,必定会被其他弟子超过。
当然,前提是萧剑阁能活到五年之后,卫然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巫鸿远则有些尴尬,他当众说出这件事情,本来是想毁掉萧剑阁的形象,但是没想到萧剑阁瞎话张口就来,反而利用了他的质问树立了更高的形象。
这就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吃瓜群众卫然起哄道:“你们俩不是要决斗吗?到底还打不打?”
周围有些爱看热闹的,跟着卫然一起起哄,玉京剑派的天之骄子和诸天教的神秘英杰对战,一定很有看头!
在卫然的煽动之下,萧剑阁与巫鸿远双双拔剑,形势一触即发。
然而敖瞬卿开口了:“两位若要相斗,我并不阻拦,但是希望你们能够等上半盏茶的时间,等俊彦神亭会开始之后,到时候再如何生死相斗,都是合情合理的,有什么恩怨一并摆平,萧剑阁,你看我的意见如何?”
萧剑阁先前被众人捧了一阵,心情大好,此时收剑入鞘,道:“既然龙太子发话了,我就让你多活一段时间!”
敖瞬卿又对巫鸿远道:“我的面子,你不会不给吧?”
巫鸿远也收剑入鞘:“我既然是来求忘情水,自然要遵从龙太子的命令。”
敖瞬卿又笑呵呵的说了几句客套话,原本剑拔弩张的局面,竟然就这样消散了。
卫然暗暗皱眉——这个龙太子厉害!
敖瞬卿朗声道:“言归正传,先前诸位用请柬换到了铃铛,还请诸位把铃铛都拿出来,别放在乾坤袋里,待会儿有大用处。”
众人依言把铃铛都拿出来,所有人的铃铛都一般大小,颜色也一样。
敖瞬卿道:“战场瞬息万变,判断出最终胜出的十人简单,但是如何判断剩余九十人的表现呢?死了也就罢了,那些活着的,未曾进入前十的,即使是我们龙神宫,也无法完全精细的判断各位的表现
孰优孰劣,只能借助铃铛来评价。”
“神亭会并不是杀到只剩十个人为止,我们的目的并不是杀人,而是夺取别人的铃铛,最终按照拥有铃铛数来排名,然后我们给比赛限制了时间——一天一夜。”
“比赛以神亭山方圆五百里为边界,被人夺走铃铛然后还未死的,可以穿过边界放弃比赛,那样就没有性命之忧了。”
敖瞬卿又补充了一些细节,俊彦神亭会或者说神亭山吃鸡模式终于开始了!

第四百四十九章 大海啊你全是水
大海啊你全是水
在踏入传送阵之前,龟主事给每个参赛者发了一个烟花。
如果在竞赛途中后悔了想退出,只需点燃烟花,龙神宫的高手们会立即出发挽救退出者——前提是退出者能坚持活到龙神宫的救援到达。
只听得“嗡”的一声,淡蓝色结界张开,众人都心中一紧,虽然早知道这个程序,但是退路被封死,总是人心中不安的。
罢了!勇往直前吧!
如果在天空中看的话,淡蓝色的结界如同一个巨大的覆碗扣在神亭山之上,这方圆五百里的区域,不但有神亭山,还有远处的大路、森林、部分海域以及丘陵。
众人纷纷踏入随机传送阵中,“咻咻”之声此起彼伏,人影一个接一个的消失,然后随机在比赛区域中出现。
卫然望着那传送阵,心中思忖着策略。他和别人不相同,他是玄星阁弟子,在这封闭的区域中,一旦被拆穿了,连逃都没地方逃,可以说是必死无疑,所以他必须谨慎一些。
封闭的区域犹如一个牢笼,踏进去可是祸福难料,卫然此时还有退出的机会。
他当然不会退出,事已至此,哪有打退堂鼓的道理?
既来之,则安之,到时候随机应变吧!
卫然踏入传送阵,随着咻的一声,眼前一花,一切都变得很模糊。
当他能再次看清楚事物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往海边走。
卫然一只手一边攥着铃铛不让它发出声响,另一只手提着剑,谨慎的前行。
铃铛既是计算分数评价表现的道具,又是一个定位道具,龙神宫规定铃铛不准放到乾坤袋里,一方面是希望铃铛的响声能妨碍偷袭,鼓励众人正面对决,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铃铛来找人,一旦放入乾坤袋,则视为超出方圆五百里的区域,当即取消资格。
至于为什么要往海边走,理由很简单,因为卫然会沧浪遁法,一旦到了水边就能进能退,很适合发挥,至少能让他安心。
可惜往海边的行进并不那么顺利,他很快就遇到了一个敌人。
巧的是,那个敌人也戴着斗笠,也是个散修。
那个斗笠散修将剑一横,拦在卫然身前。
卫然友好的说:“穷逼,别挡道。”
那人大怒:“少特么废话,先把铃铛交出来!否则爷的剑可不是吃素的!”
卫然皱起了眉头:“你们散修但凡有一点点修行资源,就迫不及待的用掉,看你的模样就知道身上没什么好宝贝,我不想跟你打,简直浪费我的时间。”
斗笠散修很不高兴:“你不也是个穷散修吗?还以为自己多厉害?”
“我表面上是一个跟你一样的穷散修…”
“嗯?事实上呢?”散修心中一动,眼睛仿佛毒蛇一般盯着卫然。
“事实上,我是一个不穷的散修。”
斗笠散修呲牙笑道:“那很好啊!代表爷今天发财了!”
卫然取下斗笠,诚恳的说:“我就想不明白了,我看起来很好欺负吗?”
散修道:“你看起来并不好欺负,我们这一百个人,哪有好欺负的?”
“那可未必,我觉得你就挺好欺负的!”说罢,卫然拔剑!
戴斗笠的修行者一般要么是高手,要么是菜鸡想装高手。
斗笠散修认为卫然属于后者,卫然也是这么看对方的。
两人拼了一剑,卫然行有余力,左手撒出一把沙子,那沙子是从先前那齐云宗的讹诈犯身上抢来的,一打出来,顿时由黑变白,万点莹火兜头盖脸打向斗笠散修,一时噼噼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齐云宗的巽风白光沙!
散修头上身上被打得坑坑洼洼,斗笠也被打碎,他一边退后一边发出凄厉的叫声:“一上来就砸脸,素质极差!”
不过比起毁容,他更关心自己的性命。这一交手,他终于判断出对方的实力远超自己,于是当机立断,以他生平最快的速度转身逃跑。
卫然摇了摇头:“你连逃跑的方法都不懂,如果主动把铃铛丢出来,我心情好的话,说不定会饶你一命。”
口中说着,手上挥出混天绫,一道长长的红绫骤然飞出“哗啦”一卷,将那散修卷了个结结实实。
被捆住的散修心中惊骇,全力挣扎,可是混天绫上传来的大力如何能轻易挣脱?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卫然飞身而来,一剑斩下他的头颅。
那个散修当真是穷的叮当响,除了一个叮当响的铃铛,别的什么都没有。
卫然拿了铃铛和剑就走,当务之急还是要走到海边才能安心。
走了几步,忽然远处有人御剑飞上天空,不久之后,那人就被狂风暴雨一样的剑气打成了一个筛子。
卫然暗暗摇头——这得是多蠢才会御剑飞天?飞到天上所有人都能看到你,不就是一个活靶子吗?
行进路上又遇到了一个天师道弟子,卫然对天师道还是有些好感,修行界大战中,天师道虽然没有大张旗鼓的帮助玄星阁,但是暗中资助了一批符箓,可以说两派的关系还算友善。
其实就算天师道两不相帮,也算是帮了大忙了。
所以卫然没有下杀手,也没有抢那天师道弟子的东西,只要求其交出铃铛,就放他过去了。
礁石与海鸥映入眼帘,终于来到了海边,卫然松了一口气。
他的运气还算好,没有在一开始就遇上那几个炙手可热的名字。
比如萧剑阁、巫鸿远、张弘毅、陆咏歌、袁逸枝等等…
早在开始之前,卫然就定下了策略,他要待在水里捕猎!
既然飞在天上不安全,那么我就潜在水里。
卫然的计划是在水里布一个敛息阵,自己藏在阵中,一旦有人路过,他就从水里冲出来,瞬间爆发杀敌!杀敌之后,又潜入水中。
这种守株待兔的阴人方法让卫然很是兴奋,他迫不及待地潜入水底开始布阵。
不过他终究更擅长破阵,没有阵旗的帮助,他布阵有点慢。
更何况来了一个骚扰者。
这个骚扰者不是参赛的青年俊彦,而是一个本地螃蟹精。
卫然问道:“你是不是先前给我登记名字的那只螃蟹精?”
毕竟在人类的眼中,螃蟹精长得都一样。
螃蟹精没有答话,一钳子钳向卫然——这里明明是他螃蟹精的地盘,一个人类竟然大摇大摆的闯入,不给点教训不行!
首节上一节201/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