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195节

卫然怒了!
他一拍桌子,指着公孙长老骂道:“我自从到了南阳堂以来,心心念念想着就是要升职到荆州部,在我心中荆州部是多么美好的地方,却出了你这样的无耻败类!”
公孙长老眉毛一竖,怒斥道:“混账东西,你胡说什么?是活腻了吗?”
卫然毫不畏惧,环视众人道:“老子今天就是要骂你这无耻老贼,就算因此被逐出门派,我也要一吐为快!我说什么?我说你是荆州部的败类!败坏了荆州部的名声!败坏了我们玄星阁的名声!”
公孙长老气得胡须都在发颤,他竭力遏制自己的愤怒,咬牙切齿道:“卫然,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跪下来向我磕九个头好好道歉,我可以考虑饶过你这一回。”
卫然岂是个服软的?见公孙长老发火,他反而骂得越发痛快:“我可去你奶奶的磕头吧!公私不分的老贼,就连包庇都做的这么没有技术含量,在场的各位只要长了眼睛的,谁看不明白你的心思?你有什么胸襟,你何德何能成为荆州部刑堂的长老?该被惩罚的是你!因为你已经影响了我们玄星阁的形象,你是我们玄星阁的害群之马,趁早滚回你的老家,给自己买块墓地等着老天爷收你吧!”
公孙长老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当众出这么大的洋相,过去他欺压年轻弟子的时候,哪个不是忍气吞声?
这个卫然据说向来知进退,懂变通,为何这一次却这般刚烈?
卫然这一骂,公孙长老的形象直接跌到了谷底。
观众们虽然表面上不敢附和,却有不少人在心中认同了卫然的说法。
公孙长老攥着拳头,怒目圆睁,一掌将案几“咔嚓”拍了个粉碎,几乎是用咆哮的方式吼道:“关起来!把这个狂徒关起来!”

第四百三十七章 你翻白眼真好看
你翻白眼真好看
在拂晓和尚以及几个有良心的荆州部弟子的竭力恳求下,公孙长老最终把对卫然的处理从下狱改成了软禁。
也就是说不用关在肮脏的牢房里,而是单独关在一间比较干净的院子内,院子很小,但是跟牢狱比起来干净多了,没有什么难闻的气味。
而且这个院子,活动范围是牢房的十几倍,就是伙食十分差劲,穿的也很差,睡的地方也不好。
毕竟已经是被关起来了,哪能要求那么多呢?
公孙长老对卫然恨之入骨,暂时扣押了卫然的乾坤袋和所有的武器道具,亲手加固了软禁的阵法,又派了一个心腹弟子来守着卫然。
卫然观察了一阵子,发现其实那个阵法技术含量并不高,可惜的是他的乾坤袋被收走了,缺少一些破阵的材料。
但没有材料的情况下,卫然能不能破阵呢?
答案是能,不过破阵时会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估计整个荆州部都听得到。
别说门口守着公孙长老的心腹弟子,就算没守着,也足够远处的人赶来了。
于是卫然息了潜逃的心思,静下心来在软禁的院子中练习飞羽藏光剑,就当是闭关了。
过了几天,卫然有些坐不住了,他很想知道自己被判了多少天。
但是在公孙长老的手下面前,他必须保持骄傲,所以绝对不能亲口去问。
卫然坐在老旧的屋子中喃喃自语道:“快来个人看看我啊…帮我问问我被判了多少天啊…我好无聊啊…”
旁边的卿瓶冷笑道:“你是在暗示跟我相处很无聊是吧?”
卫然连忙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因为…因为那个…嗯,因为我是半糖主义者。”
“半糖主义?是什么意思啊?”卿瓶听到了新词语,顿时好奇的发问。
“就是一颗糖只吃一半,永远觉得意犹未尽,你天天待在我身边,我觉得没什么稀奇的,但是如果我很久才见你一面,就会很新鲜,很珍惜,你看,留一点空隙是多么好的事情。”
卿瓶道:“你一颗糖只吃一半,身上的那一半化了怎么办?”
卫然苦笑道:“我说的不是吃糖的事…”
卿瓶道:“我说的也不是吃糖的事。”
化了?
卫然沉默了——看来我把这个大胸御姐想的太傻了?
卿瓶察言观色:“那个很久没见,很新鲜很珍惜的女子是谁?”
卫然摇了摇头,表示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
而卿瓶却缺少见好就收的情商,反而缠着卫然说以前的事,也可能是因为被关在这个鬼地方实在无聊了。
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响起:“卫然!我来看你了!”
卫然大喜,急忙望向门外,然后顿住脚步对卿瓶道:“你快藏起来。”
卿瓶观察卫然的神色,语气有些酸溜溜的:“那女子一喊,你就让我藏起来,是不是你的相好来了?”
卫然啐了一口:“什么相好?是我们堂主的声音!你是我的杀手锏,在杀死萧剑阁之前都不能暴露,所以才让你藏起来的。”
卿瓶哼了一声:“好吧,本女王就饶你这一回。”
卿瓶回到青萍剑小世界之后,卫然才走向门口迎接来访的客人。
不但厉青筠来了,梁导和拂晓和尚都来了,三个人一起来探望卫然。
拂晓和尚带了些瓜果和糕点,卫然狼吞虎咽的吃着,此时梁导塞过来一个鸡腿,卫然眼前一亮,竖起大拇指,口齿含糊的赞道:“梁导,还是你懂我!”
厉青筠笑道:“慢点吃。”
卫然嚷道:“这些天我吃的连斋饭都不如!”
拂晓和尚双手合十:“听你这口气,好像斋饭是很低档的食品一样。”
卫然呲牙笑道:“莫见怪,在我眼中很高档的鸡腿,到你手里不也如弃弊履吗?”
厉青筠撇了撇嘴:“土鳖,鸡腿哪里算什么高档食品?你好歹是个凝神境的高手了,有点出息好不好?”
四人一起笑了起来。
寒暄了一阵之后,卫然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知道我被判了多少天吗?”
拂晓和尚和梁导都是新来的,对这些律法条框都不大懂。
厉青筠答道:“你公然藐视荆州部刑堂长老,按照规定,被禁闭两个月乃至两年都是可以的。”
“两年?”卫然傻眼了。
厉青筠道:“公孙长老本来给你判了两年,后来看在荆州部众人的面子上,改成了一年。”
卫然差点跳起来:“一年也不行啊!那太久了!”
他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做,在这里关一两年的话,一切都完了!
梁导知道卫然为什么这么着急,对厉青筠道:“堂主,卫然急着赴龙神宫的俊彦神亭会,龙神宫之行对他来说至关重要,所以还请堂主替卫然说说话。”
卫然摊手道:“萧剑阁离金丹境本只有一步之遥,不过是因为上次被我打败,所以才一时卡住了。然而这不是永远的死结,在玉京剑派大长老贺佐鹏的帮助下,他迟早会到金丹境的!我必须在萧剑阁到达金丹境之前击杀他,否则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厉青筠苦笑道:“我知道你急,我也赞成你去龙神宫,关键是,这件事情超出我的能力了——距离俊彦神亭会只有一个多月了!”
卫然恳求道:“堂主,你在荆州部有熟人吧?托他们帮我说说情吧…”
厉青筠叹了一口气:“好吧,我就拉下这张老脸,去求一求在荆州部的朋友。”
卫然马上由哀转喜,美滋滋的拍起了马屁:“不是老脸,绝对不是老脸,厉堂主这张嫩脸肌肤赛雪吹弹得破,腮如桃花唇如…”
“行了行了行了!”厉青筠瞪了卫然一眼,“奉承的话不如等到你出来之后再说——我可先说好,我虽然拉下脸帮你求情,但也不一定保证成功的。”
“我理会得。”卫然表现得无比乖巧。
厉青筠见了卫然这惫懒模样,没好气再次翻了一个白眼:“你就是个闯祸精!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一个属下?整个南阳堂加起来也没你能闯祸!”
卫然搓着手赔笑道:“这叫能力越大,闯祸越大。”
厉青筠差点被气晕,再次翻了个白眼。
“堂主你翻白眼真好看,再来一个呗。”
“我迟早被你气死…”

第四百三十八章 身陷囹圄
身陷囹圄
临走时,厉青筠犹豫了一会儿,问道:“卫然,我问你一件事,你平时是个最会变通的人,为什么到了公孙长老这里就变得如此刚烈?本来赔个礼就过去了的事情,最终闹得这么大——刚才你在我面前也很会转弯啊,怎么突然改了性子?”
卫然收敛了笑容,正色道:“堂主,我是一个惯于耍手段的人,为什么我在你们眼中是一个机智巧变的印象,而不是一个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卑劣之人呢?”
“因为我有底线!世上的聪明人很多,这就是我和他们的区别!这就是为什么我的朋友们总是不遗余力的帮助我,你知道吗?一个心眼很多的人,能得到别人的信任,是多么不容易啊!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我有底线有原则,所以他们才把我当做朋友。”
卫然这番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是他发自肺腑的坦诚之言。
他的两位朋友——梁导和拂晓和尚都面带微笑的点头。
卫然又道:“我当然可以向你哀求,当然可以毫无心理压力的拍你的马屁,因为在我眼中你是自己人,拍你的马屁是一件很欢乐的事情,而向公孙长老屈服则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大丈夫有所不为!”
厉青筠郑重的点头:“我果然没看错你!”

然后,她又加了一句:“如果你能少闯一点祸,那可真是一个完美的队长。”
卫然三人都开怀大笑。
又过了几日,梁导再次来探望,带来了新消息。
厉青筠托人求情成功了,上边把卫然的软禁期限从两年减到了三个月。
不得不说,厉青筠所托之人很上心而且有能力,一口气砍了八分之七。
可是依然不够!
还有一个多月,龙神宫的俊彦神亭会就要开始了!
可是卫然还要被限制三个月的自由,来不及了!
“梁导,这可大事不妙,你帮我想想办法。”卫然焦急道。
梁导一摊手:“连你这个最会想办法的人都想不出办法,我能有什么招呢?”
卫然有些懊恼,难道真的要错过这次和萧剑阁对决的机会吗?
如果说这一次卫然有五成把握战胜萧剑阁,那么错过这一次的话,下次连一成都没有!
梁导拿出一封信:“还有另外一件事,包子铺的杨莎莎托我给你带封信。”
卫然接过信,却没有心思打开,梁导走后,他依然陷入沉思,琢磨着怎么提前出去。
可是无论他怎样绞尽脑汁,都想不到妥善的办法。
无奈之下,卫然只好暂时搁置问题,打开了杨莎莎的信。
信上也没说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过是寻常的问候,杨莎莎不识字,前边是有人代笔写的,到了后边
则变成了图画,想必是有些女儿家的小心思,不想让代笔的人知道。
对于杨莎莎的心意,卫然是知道的,可惜他和杨莎莎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注定没有结果的。
卫然不忍心伤害这个柔弱而心地善良而柔弱的女子,正琢磨着怎么回信,忽然门外响起脚步声。
那脚步声沉重而快速,毫不掩饰,让卫然想起了公孙长老的那位得力下属。
果然,一个粗壮的汉子鲁莽的将门推开,扯起嗓子喊道:“姓卫的!快滚出来!”
此人名叫潘壮鹏,四十岁左右,长得胖且眼睛小,满脸横肉,是荆州部刑堂的弟子。
公孙长老派他来看守卫然,事实上潘壮鹏内心也是有怨念的,因为看守这件事情实在是太无聊了,明明有固若金汤的阵法,为什么还要把他潘壮鹏也拴在这里呢?
首节上一节195/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