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174节

童言无忌,卫然却听得心中一紧,他杀过不少人,但并非每个人都是奸恶,比如前几个月有些小门派作乱,他去镇压。
小门派有些人罪不至死,但是为了震慑宵小,为了玄星阁的伟大复兴,卫然带队剿灭了两个小门派。
当然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卫然内心很坚定,他深知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要怪就怪那些小门派低估了玄星阁,以为玄星阁和善就是好欺负。
但是这些话,他无法跟孩子们说。
有一个孩子问道:“请问,邪不胜正,这句话是对的吗?”
卫然想了想,道:“那可不一定,有时候邪恶也会赢,但是做一个正直的人总是不亏的。”
那小孩道:“既然都赢不了,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思去做正直的人?”
卫然露出微笑:“你已经知道做正直的人是很难的,这很好。当你们长大之后,会发现另外一件很难的事情,那就是心安。”
“心安?”
“就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或者午夜梦回的时候,你内心一片坦然,能够安心的睡着,这件事情对于你们小孩来说很简单,但是对大人来说,其实有些难,每个人或多或少的做过一些亏心事。”
卫然继续道:“做一个正直的人,就能换得心安,所以我说不亏。而且正直者的朋友一般都会比较靠谱,而邪恶者的朋友则不怎么靠谱,你们想要交哪种朋友呢?”
众小孩似懂非懂的点头。
“如果你们依然觉得划不来,那也没关系,如果你做的每一件事,都要求划得来的,那你未免也太累了,会垮掉的。”
说完这些,卫然在孩子们崇敬的目光中转身离开。
然而,不远处响起一个突兀而刺耳的声音:“好个卫然,嘴上说的一套一套,暗地里却肮脏不堪!”

第四百章故人赠礼
听到有人泼脏水,卫然不禁回头一看,露出错愕的表情。
那人是武陵郡的捕头,常胜。
卫然跟常胜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早先在衙门大火事件中,常胜还和他争权,后来在弥天大雾事件中,由于实力与地位的变化,常胜已经不敢抬头仰望他了。
今天突然大放厥词,不知道是谁给他的熊心豹子胆。
卫然静静地看着常胜,一句话也没有说。
反倒是孩子们破口大骂,极力维护心目中的英雄。
卫然蹲下身,柔声对孩子们道:“你们都听话,这是官场上的腌臜事情,你们听了没什么好处,都回家吧。”
孩子们兀自气愤不已:“他污蔑你!说你坏话!”
卫然笑了:“别为我担心,我什么场面没见过?区区一个捕头,能奈我何?”
孩子们面面相觑:“也是,常捕头再厉害,能有蛮王厉害?我们还是听英雄的话,都回家吧。”
待孩子们散尽,卫然的目光冷了下来。
明明周围的环境没有什么变化,但常胜觉得空气骤然冷了下来。
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凝神境强者。
常胜的腿有些发抖,但他还是鼓起勇气说:“卫然,你利用前任县令给你的令牌,盗走了我们衙门仓库的三千两银子,还不乖乖认罪?”
“三千两?”卫然不禁笑出了声。
他觉得这实在太滑稽了。
他什么时候堕落到偷银子了?而且还是区区三千两!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卫然想偷银子,还用得着出示什么县令的令牌?
再退一万步说,即使卫然真的偷了银子,以他南阳堂队长的身份,哪里轮得到官府来抓?
再再退一万步来说,即使真的官府要抓他,又怎么能轮到常胜出手?
衙门的人都死绝了吗?
卫然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理常胜,转身就走。
他很忙,还要去庆祝陈维荣升副堂主呢!
常胜被无视之后,叫嚷道:“卫然!你别目中无人,我承认我是打不过你,但是你若不跟我去衙门澄清一趟,我可以对你母亲是加压力的!长沙郡卫府没错吧?”
卫然眼中骤然闪过一缕杀意。
拿我母亲来威胁我?
常胜,你踩到我的底线了!
剑光一闪,常胜捂着咽喉,瞪大了眼睛,就这么倒在临沅县的大街上。
围观的百姓都惊呆了,也有慌乱离开的,但是没有人去报官说要抓卫然。
因为他们知道玄星阁才是拯救了武陵郡的功臣。
临沅县的老百姓们虽然没什么文化,其实谁好谁坏他们心里明镜似的。
卫然根本没有看常胜的尸体,他一边走着,一边心想——田家是狗急跳墙了吗?竟然派常胜这样的人来对付我?
这不对呀,田老太爷好歹是一家之主,从他没把家里的家产败光来看,智商是正常的。
一个智商正常的人,怎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行为?
正想着,脚步已经自动走到了他熟悉的武陵分堂。
陈阔正与人议事,抬头看见卫然,顿时一跃而起:“大喜事!南阳堂的队长大驾光临!”
卫然佯作不悦:“阔哥,你能说人话吗?”
陈阔哈哈大笑:“我的朋友卫然来了!”
卫然遭到了武陵分堂最隆重最热烈的欢迎,搞得卫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虽然鸿福楼已经换了老板,但是陈维依然选择在鸿福楼设宴庆祝。
众人好一番吃喝,卫然手肘靠在陈维的肩膀上问道:“你怎么回事?等级比我还高了,我才是个队长呢,你就突然当副堂主了!”
陈维笑着连连摆手:“南阳堂的队长,不比我这个武陵的副堂主强到哪里去了?”
匡蕾插嘴道:“卫然哥你别夸他了,容易膨胀,他有什么本事?不就是运气好吗?”
“运气?”
“说实话,我这确实是运气,庞海被调到豫州去了,空出一个位置,承蒙阔哥看重举荐了我,所以才当上副堂主的。”
看来豫州的情况真的不容乐观,原来只从荆州调凝神境的人去,如今连化气境都要。
上次豫州部想把南阳堂的副堂主调过去,厉青筠坚决不同意,最后君山岛下令,借用一年,归属依然在南阳堂,厉青筠这才放人。
卫然心里明白,这是陈阔在巴结他,不过他并不讨厌这样的巴结。
“既然如此,卫然敬阔哥一杯!”
陈阔大声道:“小二,给我拿大杯来!”
觥筹交错之中,众人欢声笑语,一片和谐。
宴席散了之后,卫然走在街上,忽然一个邋遢的小孩递给他一张纸条。
卫然拿出三两碎银子递给小孩,问道:“小鬼,这个纸条是谁给你的?”
小孩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给你纸条后,你一定会赏我银子,所以我就拿来了。”
“这小滑头。”
小孩离开之后,卫然打开纸条一看,上边写着:
故人赠礼,请去三鑫钱庄领取。
三鑫钱庄是一家官营的钱庄,很规范,信用也很好。
规范就意味着名堂多。
卫然心中猜测着这位故人是谁,却始终不得要领。
其实不用多想,到三鑫钱庄看看礼物到底是什么就知道了。
卫然走入钱庄,对柜台那女子道:“我来领一份寄存物品。”
那女子道:“户名是什么?”
“卫然。”
“带了户籍证么?或者路引也可以。”
所谓“户籍证”,就是衙门下发的一块小竹片,上边写了姓名、籍贯和生辰八字等等,当然是没有照片和画像的。
卫然嫌那玩意儿麻烦又没用,从来没有带在身上过。
“没有户籍证,路引也没有。”
柜台女子皱起了眉:“那你如何证明你是卫然?”
卫然本来想把阮县令送他的那块令牌拿出来,但是想了想常胜说的话,最终还是没有拿出来。
“我是玄星阁弟子,没有人敢冒充我的。”
“你这样空口无凭,我们钱庄没法把东西给你,不如快去衙门拿个证明吧。”
卫然根本不想去衙门,他对柜台女子道:“把你们钱庄的老板叫来,看他认不认识我!”
柜台女子有些不愿意,卫然瞪了她一眼,她顿时麻溜儿的去了。

第四百零一章又让我表演斗气化马?
等了半晌,钱庄老板终于来了。
卫然道:“老板贵姓?”
“免贵姓黄。”
“黄老板,我不是吹嘘,就是想问问,你知道一个叫卫然的人吗?”
黄老板想了想:“你说的是抗蛮英雄卫然吗?”
卫然道:“没错,我就是那个卫然,柜台的姑娘让我证明我是我自己,你替我证明一下吧。”
哪想到黄老板拒绝了:“这年头冒充英雄的人可多了!除非你能展示一手卫然的绝技,我们才能相信你是卫然。”
卫然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什么绝技?”
“当然是斗气化马了!”
果然…又是斗气化马…
卫然只想仰天长啸——谢宇!我的形象被你改成什么样了!
黄老板摇头冷笑:“怎么?展示不出来?果然是个假冒的!阿珍,我正忙着算账,这种小事别来烦我!”
“黄老板请留步!”卫然无奈,只得再一次演示了斗气化马的绝活。
这一手露出来,黄老板脸上顿时堆满了笑:“看来真是您,行了,阿珍给他办理事务吧!”
首节上一节174/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