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17节

刘天龙累得汗如雨下,却依然涨红了脸仰天道:“我不服!不服!”
卫然认真的给刘天龙加油:“别放弃!继续来!你一定可以突破自我的!我期待你更强的反击!”
刘天龙羞恼至极,奋起最后的力气发起最终的进攻,然而效果却还不如前几轮。
瘦狼望着气喘如牛的刘天龙,摇头道:“并不是只要你的意志够强,就可以创造奇迹的。”
卫然一脸兴致勃勃道:“你的进攻很不错,现在轮到我进攻了!”
“等等!”刘天龙喘着气道,“我认输!”说罢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谈给堂弟报仇的事了。
卫然有些失望,道:“不要放弃啊龙哥!你想想你被废的堂弟!他从小和你感情多么好,如今你却要放弃了吗?”
“住口……”刘天龙虽然还在喘气,但思维已经冷静下来了,“瘦狼首领说得对,意志力这个东西,并没有想象中好使……我不服输,就真的不会输吗?不过是嘴硬罢了!”
卫然只得摊手道:“欢迎你随时来挑战我。”
刘天龙摇摇头,一脸落寞道:“等我哪天到了化气境,再说挑战的事吧……”他也知道这句话不过是自欺欺人,丢下阔剑恹恹的离去了。
卫然依约收获两把武器,美滋滋。
自从发现青萍剑吃武器的功能后,他花钱买了一些武器给青萍剑吸收,效果不大理想,他得出一个结论:在同等材质的情况下,从没用过的新武器效果最弱,沾染了杀气或者血腥气的武器效果最佳。
虽然瘦狼身居首领之位,应该很少亲自动手,但他是不惮于杀人的,短剑效果至少是龙哥阔剑的三四倍。
瘦狼招呼卫然坐下来,卫然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瘦狼笑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第一次见到我的人,都会想说——你一点都不瘦,也不是满脸刀疤目露凶光的残忍模样。”
卫然斟酌着词语道:“我确实想说你一点都不瘦,但是作为一个杀手组织的首领,说你慈眉善目可不算什么夸奖,说你心狠手辣反而才是对你的尊敬吧?”
瘦狼笑得更开心了,肚子上的肉和脸上的肉都荡漾起来:“我就当你在赞扬我吧。”
卫然把为父报仇的事情说了,道:“瘦狼首领,我先问一句,这个事情该不是你的手下做的吧?”
瘦狼摇头道:“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的手下太多了,他们每天干了什么活,我不可能一一记住,而且令尊一不是朝廷官员二不是修行者,我就更没有理由去记了。这件事得查。”
卫然问道:“我不大清楚你们行业的报价,这样的事得多少钱?”
瘦狼不假思索道:“八万两。”
“如果只找人,不杀人呢?”
“二万两。”
卫然点头:“有劳贵组织替我找出这个人,二万两的价格虽然有点贵,但也在承受范围内。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你查出来,正是你手下做的,那该如何?”
瘦狼面露难色:“我们杀手有杀手的规矩,不能出卖自己人的。”
卫然不禁莞尔:“少来,你如今不是杀手了,你是个奸商,说吧,多少钱?”
瘦狼道:“如果是我手下做的,六万两,我告诉你他的位置,你自己去找他。”
卫然道:“那雇主的信息呢?”
瘦狼变色道:“雇主的信息是万万不能透露的,这是行业大忌!我若这样做了,对整个组织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好好好,我就问问,雇主信息要多少钱?”
“得要八十万两才能消弭这样的恶劣影响。”
卫然点头:“瘦狼首领,跟你说话真的很痛快,一切都以钱来衡量,多么省心!”
瘦狼道:“你这是夸奖我还是讽刺我?”
卫然道:“对于一个奸商来说,这是诚恳的赞扬。”
瘦狼道:“年轻人,你到底是哪个名门正派的?怎么一股子趾高气昂的感觉?”
卫然微微一笑:“在下玉京剑派雷电法王!”
瘦狼一拍大腿,猛的想起来:“刚才你用的剑法就是玉京四剑!”
“瘦狼首领,查这个人,你们需要多长时间?”
“短则半月,长则一月,你留个联络的点。”
卫然写了地址,然后拿出五千两银票道:“这是定金,消息来了我再付剩下的一万五千两。”
离开鸿发酒楼之后,卫然马不停蹄的回家了,因为他所有的钱都给瘦狼了,只剩雇车的零钱。

第三十二章你是卖东西还是抢钱
回到长沙郡,卫然看到了江华,巧的是,江华也是刚刚回长沙郡不久。
福伯和大壮在门口迎接,卫然问道:“我和江兄不在的这几天,可有宵小之辈来侵扰?”
福伯笑道:“多亏了江大师和少爷布下的阵法,有个不长眼的,以为住房没阵法,结果留下三根手指走了。”
卫然表示满意,“卫家”这两个字,至少在郡城里有那么一点威慑力了。
江华问道:“卫兄,你去找瘦狼,结果如何?”
卫然将鸿发酒楼之行说了,江华道:“不容易啊,跟瘦狼这样的大佬打交道,不吃亏已经很不错了。”
卫然道:“钱花光了,连影楼组织的报酬都给不起,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得赚钱了。”
江华连忙道:“别急着休息,你跟我讲讲十二地支璇玑阵怎么破。”
给江华讲完课之后,卫然迫不及待的拿出瘦狼的短剑和大龙哥的阔剑,开始最重要的吸收大业。
意外的是,大龙哥的阔剑效果极差,比张之栋的剑还差一些,看来这位大龙哥看上去很凶,实则很少动手,以吓唬人为主。
而瘦狼的短剑果然没有让卫然失望,直接让卫然从炼精三层初飙到四层顶!离炼精五层只差一步之遥!
这次的吸收,卫然注意到一个非常在意的事情,原来青萍剑纹身中间空着的不是血槽,而是刻度!
上一次吸收时刻度略微上升了一点,也就是正中的空槽稍微填满了一点,但卫然还不确定,经过这一次的验证,他确定是个刻度。
刻度满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通天教主没有说,只能自己探索。
卫然心中十分期待,但是青萍剑的“饭量”和“消化能力”是有限的,也急不来。
第二天,卫然开始赚钱计划,他和江华做了一副波动拳手套,利用自制电容充了一天电,第三天,卫然寻了个厉害的匠人,给手套包装了一下——外表绣上金线,嵌上两颗宝石,手套顿时变得珠光宝气,贵族风范。
第四天,卫然出去卖手套,临走前他问江华:“江兄,你觉得我们这副手套能卖多少钱?”
江华随口道:“八百两……不,一千多两吧?遇上钱多的,卖个二千两也是可能的。”
正午时分,卫然就回来了,提着一箱子银票,丢在江华面前:“你猜错了。”
江华打开箱子一数,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八八八八……八万两?”
“八万八千两!”卫然得意道。
江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确定你是去卖手套,而不是去打劫?”
卫然道:“说什么呢,我可是正经做了一回生意。”
江华问道:“你卖给谁了?”
“长沙郡最有钱的家族,杜家的杜老爷子!”
“杜老爷子我知道,虽然年过六旬,但是不糊涂,你怎么说服他的?”
“很简单,我答应他,整个荆南四郡,我只卖他这一副!而最富庶的荆北三郡那块地盘,我答应他最多卖两副!”
“也就是说,整个荆州只卖三副手套。”
卫然一挑眉毛:“限量两个字,本来就值钱!物以稀为贵,我若是批量制造了一千副波动拳手套,也许还赚不到这么多!”
江华明白了:“在我眼中,波动拳手套只是个辅助,而在杜老爷子眼中,波动拳手套在特殊时刻甚至能抵他一条命!”
卫然点头:“你是修行者,不明白普通人眼中,这个东西的意义有多大,你修为高,不依赖这玩意儿,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只要花钱就能拥有炼精境的战斗力,面对化气境也有逃跑的机会,这是一场革命!”
江华笑了:“所以八万八千两这个价格,其实很良心。”
卫然道:“你不能只看原料成本,我们俩制造拳套的技术和知识,就是最值钱的东西!况且杜老爷子还那么怕死,我就算说十八万两,估计他也会答应。”
“那你怎么不说十八万两?赚杜老爷子的钱难道你会心疼?”
卫然龇牙笑道:“因为我跟他说,手套电用完了,充一次电二万两。”
江华哑然失笑:“你就是个奸商!”
“我志不在经商,钱够用就行,否则我早在荆州商界兴风作浪了!江兄,手套是我们一起制作的,这八万八千两分你一半。”
江华摆手道:“你给我上几节数学课,就能抵十万两百万两,这钱我不要。”
既然已经跟江华是朋友了,就无需矫情,卫然把钱卫然把充电的方法告诉了福伯,以免杜家来充电时他不在家。
钱的问题解决了,等待影楼组织消息的这段时间内,卫然主要是练剑,其次与江华共同研究阵法。
当然,他也没忘了绝仙试炼阵。
到达炼精四层之后,卫然再次挑战剑十九,过了!从剑二十一起,雨停了,取而代之的是风!不是先前的那种微风,而是大风,狂风!
卫然很不适应,狂风让二十柄剑的方向变得难以预测,自己挥剑的方向也难以如愿,至今竟是再难以寸进,只得退出来,没有方向的训练毫无益处。
接下来几天他一直在练玉京四剑的“仙人抚我顶”,练到一半卫然突然心想:我总是想着不屈不挠热血沸腾的去对抗阵中的狂风,为什么不能利用狂风呢?
想到这里,卫然连忙回到房中,再次进入绝仙阵中。
先观察风的走向和变化,然后利用风力,让二十一柄剑互相打架互相抵消!这个方法是非常有用的,原本剑二十一都吃力的卫然,竟一口气冲到剑二十七!看来方法是对的,接下来只要稳扎稳打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就可以逐渐过关。
卫然这个方法非常依赖观察能力和计算能力,对风力的估算也在其中,说到底就是一个角度的问题。
半个月过去,卫然练成玉京四剑的第三剑“仙人抚我顶”,再闯绝仙阵,一口气打到剑三十!
如同预料的一样,到剑三十一环境又有变化,狂风歇止,天色渐暗。
绝仙阵中,夜幕降临。

第三十三章大破绝仙阵
剑三十一来临之前,天顶上那苍老的声音说话了:“能走到这里,还算不错了,请注意,这里离最后一关剑四十只差十步!限时在十六天内完成,若超时,则无奖励。”
卫然的耳朵竖起来,把“奖励”两个字听得真真切切的。
超时无奖励,意味着未超时有奖励。
通天教主的奖励,想必是很厉害的存在!
但是难度也很大,接完剑三十一后,光线已经比较晦暗了。剑三十二,太阳落山,靠星月照明!剑三十三,星光尽敛,纯靠月光!
到剑三十四的时候,卫然已经有点想骂人了,唯一的月光还不时躲到云里去!
仗着自己超强的恢复能力,卫然耍赖般的闯进剑三十五,然后他绝望了。
月亮没了,一点光都没有!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卫然最大的倚仗——观察能力和计算能力完全用不上了,剑三十五成了他无论如何都过不去的难关。
不可操之过急,卫然这样告诉自己,训练阵本来是循序渐进慢慢来的,自己仗着特殊体质,一次机会当作四次用,才快速达到剑三十五。
卫然强行克制住对奖励的渴望,退出了绝仙阵。
晚上吃饭时,卫然一直在思考绝仙阵的事,食不知味,倒是福伯打断了他这种魔怔的状态:“少爷,今天晚上江大师怎么没来?”
首节上一节17/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