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155节

一提这个,卿瓶气就不打一处来:“你知道吗?我的前九任剑主,都是弱得不行,有的刚刚唤醒我,就死了!有的甚至一辈子都没能唤醒我——你知道我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吗?露一下脸,然后沉睡无数年,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我不是青萍剑,我是沉睡剑!”
卫然心道:你的前九任剑主很可能都是我…因为我是十世转生,前九世真是辛苦你了…
当然,卫然绝对不可能告诉卿瓶“其实是我坑了你九次”,一旦说出来,卿瓶可能会暴走。
说起来卫然也是有苦无处诉,故事中别人的剑灵都是服服帖帖,想干吗就干吗,没有半个不字,也没有自己的思想,一切为主人而活。怎么到我这里就不同了?剑灵要革命?
不行,真让剑灵跑了的话,那可太丢脸了!而且青萍剑那么大的好处,眼睁睁的丢了不是我卫然的风格!
“是这样的卿瓶,我觉得我很有潜力,不但能活得长长久久,而且能走向这天下的巅峰!”卫然开始无耻的吹牛逼。
卿瓶哂笑道:“自卖自夸谁不会?还是那句话,我觉得你太弱,不足以成为我的剑主。”
卫然叹气道:“我才打败了玉京剑派的天骄萧剑阁,人人都说我很强,就你说我很弱。”
卿瓶白了一眼:“那是他们眼光太低!”
卫然道:“你眼光高,但是眼高手低,你这样出去,很快就会死翘翘,毕竟你长得漂亮,引人注目,麻烦肯定很多。”
卿瓶选择性的忽略了卫然其他的词语,只听到了“长得漂亮”四个字,答道:“你虽然弱,但眼光还是有的。”
卫然倒是丝毫没有拍马屁的羞惭,因为这不是奉承,这是事实。
卿瓶这样的相貌和身材,无论去哪里都是绝对引人注目的。
“所以你在这里住一会儿,等身体养好一些,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这样行吗?”
卫然的想法很简单,趁这段时间施展魅力把卿瓶拿下!
这是一个艰难的任务,但还是有希望,卿瓶虽不乐意,但对卫然没有仇恨,只是叛逆心理罢了。
卫然既已决心成为卿瓶的剑主,首先得和她搞好关系,其次又不能被她呼来喝去,成为剑灵的舔狗,这中间的度有点难以把握,但有一条底线卫然是明白的:相处要融洽,但不能毫无原则的讨好。
宁可失去,也绝不做舔狗。
见卿瓶还没有改变心态,卫然也不着急,而是悠闲的拿着铲子水桶,在门口手植桃树。
此时暮春,桃花都已落尽,卫然植树纯为消遣,又几乎没做过园艺,于是请了空桑楼的韩夜妃现场指导。
慢腾腾的种罢了。卫然终于回到屋里,跟卿瓶打了个招呼,又兴致勃勃的看起书来,而且还是戴着眼镜看,故意激起卿瓶的好奇心。
卿瓶心道:卫然啊卫然,你肯定等着我问为什么暮春时栽桃树,问你眼睛上的透明琉璃是什么,哼,我偏不问。你从昨天便不主动与我说话,这招欲擒故纵,难道我看不出来么?我偏不让你如愿,看你怎么办。
这不是聪明,这是卿瓶被坑了九次之后练出来的警觉。不是成功的经验,而是失败的教训。
又是一天过去了,卫然吃罢饭给桃树浇水,然后又是戴眼镜看书,神态自若。
卿瓶为之气结:“你是个书呆子吗?”
卫然取下眼镜,佯作无辜道:“反正又没别的事做。”
卿瓶冷笑道:“别做出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我可是聪明得很,你一看就是满肚子坏水,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实在讨厌。”
卫然哈哈一笑:“是是是,你聪明,我傻。”
卿瓶道:“你不是傻,你是…嗯,狡诈。我聪明,你狡诈。狡诈的人说什么我都不会信的。”
“你自己不愿多说,现在又嫌我闷,到底是要我说还是不要我说?”
卿瓶不欲分辨,懒洋洋的说:“你给我说个笑话解解闷。”
卫然眼珠子一转,想到一件好玩的事物。

第三百六十九章戏说不是胡说
卿瓶对眼珠子乱转的人十分警惕,谨慎道:“你可别想什么坏主意。”
卫然道:“不是坏主意,是个大大的好主意。我不会说笑话,却会说故事。”
“什么故事?”卿瓶的眼神依然充满怀疑。
卫然道:“有四个故事,一是三国割据英雄征战的故事,一是师徒四人西去取经降妖除魔的故事,一是一百单八个好汉占山为王替天行道的故事,一是大户官家痴男怨女荒唐辛酸故事。众多故事里以这四部为经典,若不愿听,雄健的还有独臂神雕大侠、丐帮乔帮主的故事;惊艳的有小李探花、四条眉毛的故事;奇险的有京师名捕,扬州双龙的故事;要说充满想象力的,还有斗罗大陆、斗破苍穹、神墓圣墟等等…”
卿瓶本来酷爱看戏听说书,这一回也是憋得久了,闻言顿时眼睛发亮,喜不自胜仿佛百爪挠心:“快说快说,一个一个说来。”
卫然叹息道:“你养好身体就要走,怎么说得完这么多故事?”
卿瓶白了卫然一眼:“休想让我松口,你且拣一个先说了——就说那师徒四人,西去降妖除魔的故事吧!”
卫然也不着急,端了杯水,清了清嗓子,就开始细说《西游释厄传》:
(说到西游记,你们以为王老师会说文体两开花?我偏不说,嘿嘿)
“混沌未分天地乱,渺渺茫茫无人现。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白龙马,蹄朝西,驮着唐三藏跟着仨徒弟,西天取经不容易,容易干不成大业绩。”
“等等,你后边那句子与开场诗的风格好像不一样。”卿瓶疑惑道。
卫然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说的是神话故事,后边奇怪的地方多了去了。”
卿瓶点点头:“你第一句就是白龙马,蹄朝西。故事主角是白龙马么?”
“当然不是。”
卿瓶恍然:“白龙马驮着唐三藏,唐三藏是白龙马的主人,他才是主角!”
“也不是。”卫然摇头,“唐三藏顶多是个二号,戏份最多的不是唐三藏,主角是只猴儿!”
卿瓶不禁失笑:“怎的是只猴儿?”
“且听我细细说来…”
两人一讲就讲到半夜,卿瓶听得津津有味,卫然则是讲得口干舌燥。深夜时,卫然要睡觉了,卿瓶缠着不让睡觉,被卫然无情拒绝。
卿瓶只得恋恋不舍道:“弱鸡,竟然还要睡觉。”
精气神丹观沧海,结成金丹之后,才能不吃不睡,彻底脱离凡人范畴。
卫然正脱衣服,还没来得及躺下,又听得卿瓶大呼小叫。
“你又搞什么花样?”
“让开,床给我睡。”
卫然奇道:“剑灵也要睡觉的吗?”
卿瓶道:“我这不抓紧休息,调养好身子好去游山玩水闯荡天下吗?”
她只拟说出这句话卫然会着急,却听得卫然“哦”了一声,然后没了声响。
卿瓶气道:“喂!跟你说话呢!把床让出来给我睡!”
卫然道:“那我睡哪儿?”
“我听说书人讲,故事里的君子都是自己睡地上或者伏在桌上将就一晚,把床让给女子以展示自己的风度。”
卫然嘿嘿一笑:“我不是君子,所以我不让。”
卿瓶跺脚道:“你脸皮怎么这么厚?难道要我睡地上吗?”
卫然变戏法一般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床被子:“我把床让你一半,被子也给你准备好了,别吵了。”
卿瓶气得脸通红:“你居然想让我跟你睡同一张床,做梦吧你!”
“哦,那我把被子收回去了。”
“别别别!”卿瓶慌了,“被子给我。”
见卿瓶妥协,卫然露出胜利的微笑。
“卫然,你如此没有风度,难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卫然盖上自己的被子,躺在床上道:“你一口一句要养好身子赶快离开我,我为何要迁就你?”
卿瓶说不过卫然,只得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警告道:“我告诉你卫然,你一旦有不恰当的举动,我立马就知道,到时候,哼哼!”
卫然心道:你刚刚复活的时候没穿衣服,我已经把你看光光了,不知道算不算不恰当的举动?
嘴上却道:“到时候?到时候怎么样?”
卿瓶这才想起身体虚弱的她拿卫然根本没治,顿时露出难过的表情:“我…我怎么沦落到这地步了?”
卫然连忙安慰道:“你放心,我不会有不恰当的举动的。”
这一夜,卫然没有趁人之危,第二天清早,卿瓶早早的把卫然叫醒来,连脸都没洗,就强行要求他讲《西游释厄传》。
卫然只得讲了一段才开始漱洗,他口齿伶俐,说书说得生动,还杂以自己的见解,一部《西游释厄传》竟讲得悬念迭起。卿瓶听得如痴如醉,沉迷其中。
招架不住卿瓶的软硬兼施,卫然又硬生生说了一天,偌大的茶杯喝了八杯水,依然口干舌燥。
看到卿瓶这个痴迷劲儿,卫然觉得把卿瓶留下来是有戏的!
他有一个计划:当卿瓶渐入佳境的时候,使出绝招《红楼梦》,宝玉黛玉的故事一说,还怕她不眼泪哗哗的?最棒的是说一半就不说了,以《红楼梦》对女性的杀伤力,保管让卿瓶欲罢不能,为了宝黛命运,说不得要留下来。
简直是个完美的计划,卫然越想越有劲,《西游释厄传》先搁置了,反而讲起了《斗破苍穹》。
《红楼梦》得留到后边讲,绝招都是留在后边的,谁斗地主刚出来就丢炸弹呢?
但是卫然万万没想到,《斗破苍穹》讲了一段时间之后,卿瓶给卫然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
要卫然用《斗破苍穹》的方式讲《三国演义》!
什么?用《斗破苍穹》的方式讲三国?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卫然满头大汗:“这…这可太难了!”
卿瓶道:“若是不难,我就不会提了——怎么样?”
模仿斗破苍穹的语气和词语,用在三国演义的情节上,没想到卿瓶竟恐怖如斯!
卫然一咬牙:“我试试!”

第三百七十章用斗破苍穹的方式讲三国
卫然竟真的用斗破苍穹的方式讲三国:
貂蝉贝齿轻咬红唇,玉手托着香腮,旋即目光中闪过一丝异彩,一怔:关羽竟斩了华雄?华雄这样的存在,放眼整个董卓军,也不过一手之数。
董卓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关羽尔敢!此子不可留!”没想到十八路诸侯的实力竟然到这种程度。
吕布负手而立,桀桀怪笑:“可惜,天才总是早夭的。”
虎牢关前。
吕布抚摸着方天画戟,突然手腕一动,一股劲气便是猛然凝聚而出,狠狠地轰在了丈八蛇矛之上!
一旁围观的十八路诸侯被这瞬时之变惊的目瞪口呆,要知道这世上,没有几个人敢接下吕布的全力一击!
然而,尘埃散去,张飞却并未像众人预想的那样直接陨落,而是完好无损伫立不动,更是让众人顿时惊的鸦雀无声。
蕴含了吕布全力的一击,就这样被轻松接下了?
不,张飞双手颤抖,眼看要支撑不住。
“能死在我这招下,你也足以自傲了!”轰!方天画戟上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眼看张飞就要陨落,一个红脸长须强者持刀而来:“三弟莫慌,关羽来也!”
张飞这样的实力,放眼整个三国,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没想到又多出一个关羽!
旁观的貂蝉银牙紧咬,眼中难掩震惊。
首节上一节155/56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