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坑宝藏 第57节


突然间雷声如炸,一道道惨白刺目的闪电,仿佛受惊的光蛇,在云雾缭绕的洞窟中到处乱钻,弥漫的黑雾立时退去。

原来当年血蘑菇摆阵金灯庙,纸狼狐被魇仙旗封在了他身上,从此之后,血蘑菇本人就是魇仙旗。

黑雾分化了血蘑菇的尸身,故此引来雷击。

魇仙旗可以调动五方蛮雷,接连劈下来的炸雷,震得山摇地动。

洞顶的碎石泥土哗啦哗啦往下掉落,画树石匣底部的岩盘也分崩坍塌,像是被扯开了一道大口子,深处呈现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浑浊光芒!

4

画树石匣悬在尚未完全垮塌的岩盘上摇摇欲坠,剧烈的晃动中,张保庆和白糖死死抓住石匣上的树根不敢放手。

这个叠层洞穴下方是万丈深渊,当中布满了透明或半透明的巨大水晶,像云杉一样高大挺拔,形状千奇百怪,边缘比碎玻璃还锋利,壮观的水晶密密层层,在迷雾中放出银灰色的光。

乱石纷纷落下,接连不断砸在水晶上发出的巨响,震得人全身打战。

那个挨了张保庆一棍子的偷油贼,长了两只返祖的大脚,五趾出奇地长,脚尖几乎可以弯曲到足跟,相当于比旁人多了两只手,按说应该抓得比谁都稳,怎知此人扯住的那条树根长得不结实,突然从石匣上断裂脱落,他也惨叫着掉了下去。

张保庆和白糖看得心惊肉跳,再不跑可就跟画树石匣一并掉入深渊了,他们俩还想多吃几年饭,生死关头不容犹豫,趁洞底的岩盘还没有完全崩塌,看准可以落脚的地方,一前一后跳了下去,那几个厌门子也是争相逃窜。

众人落足未稳,身后的画树石匣就陷了下去。

张保庆转头看了一眼,但见水晶折射出的银灰色光亮中,画树石匣分明是一个蠕动着的庞然巨物,刚才被雷电击中的地方,淌出暗绿色的脓液,周身发光的筋脉形状近似于灵树图案。

张保庆心寒股栗、目瞪口呆,这个大肉柜子是画树石匣的真身?画树石匣竟然是活的?只在转瞬之间,画树石匣已坠入迷雾,再也看不见了。

白糖使劲儿拽着张保庆,催促他赶紧逃命。

而那伙厌门子中为首的老枪还不死心,眼见通往张保庆位置的岩盘已经塌了,却仍想凭着一身惊人本领夺下吸金石,当即深吸了一口气,往前疾冲几步,猛地纵身一跃,捷如鹰隼一般,扑奔张保庆而来。

白糖眼疾手快,他将自己的背包对着老枪扔了过去:“吸金石给你了!”老枪刚跳到一半,没想到对方突然把背包扔了过来,急忙用手去接,这一接不要紧,却忘了身在半空,怒骂声中连人带背包一同坠入了深渊。

张保庆和白糖眼瞅着老枪这个倒霉鬼在下坠过程中被锋利的水晶切成了若干块,惨叫声却仍回荡不绝,甚至穿透了岩石垮塌砸中水晶的轰然巨响,二人皆是肝胆俱裂,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快逃!

这时候叠台形岩盘崩裂加剧,洞窟顶上的乱石不住塌落,张保庆和白糖拼命奔逃,再也不敢去看身后的情形,一口气跑进了通往隧洞的山裂子。

二人刚钻出去,落石便堵住了后路。

山裂子中一片漆黑,他们俩又打着手电筒,步履踉跄地往前逃,最后几乎是从山裂子里爬出来的。

隧洞上方也不断有碎石泥土落下,二人狼狈不堪,不顾身上全是泥土血污,扔在地上的死麝和那口破棺材都不要了,立刻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儿踩下去,汽车像放笼的兔子,飞也似的冲出汛河林道隧洞,狂奔在颠簸不平的路上。

洞外风雨已住,天色放晴。

车子前面没有挡风玻璃,山风拂面,感觉异常清爽。

张保庆和白糖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兴奋中,除死无大事,命是最重要的,何况还把吸金石带出来了。

可是张保庆的心也还悬着,吸金石在宝画之中,怎样才能抠出来?厌门子还有没有别的同伙?另一个血蘑菇又躲在什么地方?只有一点可以肯定,宝画已经从《神鹰图》变成了《纸狼狐》。

血蘑菇当年夜闯关家窑,破了纸狼狐的香堂,让纸狼狐祸害了一辈子,如若他张保庆将宝画丢失损毁,恐怕今后永无宁日!

张保庆一肚子疑惑,决定顺路去一趟鹰屯,拜访二鼻子和菜瓜的奶奶?供奉鹰神的老萨满。

旧时受过皇封的鹰屯猎户要交“腊月门”,年复一年地往京城送虎鞭虎骨、鹿胎鹿茸、人参貂皮、熊胆熊掌、东珠獾油,交得不够数,轻则坐牢,重则砍头。

朝廷专门派来一位侯爷坐镇,贡品用黄绫子封好,载满一辆辆大车,每辆大车的枣木辕子上都插一面三角杏黄旗,旗上绣着一个“贡”字,排成一队,浩浩荡荡走一个多月才能到京城,这个传统延续了千百年。

而近些年封山护林,当地屯子里纵鹰捕猎的人几乎没有了,鹰猎只作为传统风俗保留下一部分。

如若赶上鹰祭,还可以看到猎人们拙朴遒劲的鹰舞,模仿从天穹降下翎羽怒张的神鹰,展开遮天盖地的金翅膀,伴随着滚滚雷电扫荡邪魔。

屯子里上岁数的老猎人们讲起鹰猎传说,也仍是滔滔不绝,比如神鹰怎么飞到云霄之上,怎么疾冲而下擒拿天鹅,猎户怎么带着猎物进贡,皇帝怎么摆设头鹅宴,白山黑水间的贡鹰道上又有多少艰难险阻……可是如今走遍整个鹰屯,都已见不到一只猎鹰。

二鼻子早已娶妻生子,仍是那么冒冒失失不管不顾的,见了张保庆一脸惊愕:“你这又遭啥难了?”没等张保庆和白糖说明情况,他已将二人一把扯到家里,招呼菜瓜和媳妇儿烧水做饭。

张保庆顾不上叙旧,问二鼻子:“有没有法子能把白糖耳朵里的虫子掏出来?”这倒难不住二鼻子,他让菜瓜取来盐水,冲出白糖耳朵里的虫子,滴了两滴消炎药水。

白糖恢复了听觉,对二鼻子兄妹千恩万谢。

菜瓜又烧了水,找来几件衣服,让张保庆和白糖清洗伤口、更换衣服。

二鼻子媳妇儿手脚麻利,嘁哧咔嚓整了一炕桌酒菜,河里捞的嘎牙子鱼,土灶底下烧柴火,用大铁锅连炖带焖,那滋味儿别处尝不着。

菜瓜又给他们端上来一个大笸箩,盛满海棠、圆枣子、山丁子、洋姑娘,全是这大山里的果子。

张保庆和白糖盘腿上炕,跟二鼻子边吃边唠,得知二鼻子在林区的鹿场上班,有一份正式工作,而萨满奶奶的身子大不如前,菜瓜为了照顾奶奶,至今没出门子。

说话这时候,二鼻子媳妇儿又给他们支上一口锅子,盛满了蘑菇和鸡肉,底下有炭炉,烧得汤锅咕噜噜滚沸,鲜味儿直往鼻子眼儿里蹿。

白糖嘴急,抓起一把大勺,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鲜得好悬把舌头咬掉。

他一口气连汤带肉干下去半锅,撑得直打饱嗝儿,但觉一阵头晕,手脚发麻,说不出来地难受。

张保庆在山里待过,知道汤锅里有山上的野蘑菇,深山老林里遍地都是,带毒的也不少,比如“红鸡冠子”,看上去肉肉乎乎的,毒性却特别强,用手指头碰一下都能肿得老高。

当地人会分辨,采回来的野蘑菇吃不死人,但是放在汤锅里煮沸的时间得够,至少一袋烟,也就是一刻以上才能吃。

白糖这是中毒了,不过不要紧,顶多手脚发麻、眼冒金星、恶心头晕,最厉害也就是拉肚子。

张保庆托二鼻子两口子照看白糖,自己跟菜瓜去见老萨满,问一问心中的疑惑。

想起当年头一次见萨满奶奶,老人家还能打法鼓,可是一别多年,今日再见,老萨满双目已盲,然而心如明镜,听完张保庆的遭遇,就让菜瓜点了一道烟供,将《纸狼狐》封入一个皮筒子,套上绳箍交给张保庆,告诉他:相传始祖神开辟混沌,划分九天三界,上为光界,下为暗界,光暗相交而成世界,又立六合八荒,隔绝外道天魔。

因此九天三界之内的一切,上下四方,往古来今,尽皆有序,否则必受劫灭,却也有来自九天三界之外不受因果制约的外道天魔,躲入了无明之暗。

奇门世世代代守护着其中的秘密,以免世人受其蛊惑。

有的萨满不仅是跳萨满的,更是奇门中人。

不同朝代不同地区,奇门中人随不同的风俗。

《纸狼狐》与《神鹰图》均为奇门神物,另外还有一张《猛虎图》。

奇门不在三教之内,厌门也不止诈取钱财。
首节上一节57/61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