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坑宝藏 第52节


血蘑菇倒吸一口冷气,看来六指蛊婆被破了五瘟神坛,死到临头也要拽上冤家对头。

此人有通魂入梦的邪术,也是最厉害的通灵蛊,放蛊之人在梦中递出一件物品,你一旦伸手接过此物,即中其蛊。

血蘑菇明知接不得,无奈手脚不听使唤,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接。

正当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嘟嘟嘟”几声虫鸣,敲金击石相仿,梦中的六指蛊婆随即化为乌有。

血蘑菇一惊而醒,原来是那只大肚子蝈蝈在叫,一摸装了大肚子蝈蝈的树皮筒还揣在身上,掉下山裂子居然没被砸瘪。

自从逮到这大肚子蝈蝈,还从没听它出过声,居然在紧要关头救了自己一命。

血蘑菇死中得活,可也只比死人多了一口活气,他无力起身,咬着牙爬到死狼身边,掏出心肝来生嚼了。

等到缓过这口气来,他接连在山裂子里转了几天,大致摸清了地形。

山腹中大大小小的洞穴多达几十个,最深处的巨大洞窟,曾是故老相传的“棒槌庙天坑”。

由于若干年前发生过地震,不仅埋住了上方的洞口,还使周围的山壁多处崩裂,几乎贯通了整个洞窟群。

他掉下来的山裂子正是其中之一。

然而马殿臣埋宝的天坑并不在此处。

血蘑菇大失所望,只得觅路出去。

他把四周的山裂子挨个儿钻了一遍,找出一条与汛河林道相通的活路,那还是伪满时期留下的森林铁道,可以行驶运送原木的台车,出口在汛河林道的穿山隧洞中部,位于917号界桩附近。

血蘑菇揣着大肚子蝈蝈钻出山腹,一看自己满身泥垢血污,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不敢直接去到东山林场,先在深山里找个马架子窝棚忍了几天。

探得林场中一切如常,包大能耐已经不治而愈,还听说有人在山沟里见到一具死尸,被野兽啃了大半,身份无从辨认,似乎是个外来的六指老太婆。

既然无人追究,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根本没人在意他这个常年独来独往的老洞狗子,血蘑菇这才敢下山返回住处。

不觉又过了三年,那只蝈蝈竟然活过了三个寒冬。

蝈蝈又叫“百日虫”,活不过三个月,怎料这个大肚子蝈蝈不仅没死,叫声竟也越发清亮透彻。

血蘑菇套了个小葫芦,装上它揣在怀中,喂以露水菜叶,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这么多年以来,血蘑菇身边一个说话解闷儿的人也没有,到了夜里躺下睡不着,就跟这蝈蝈唠嗑。

大肚子蝈蝈也似听得懂人言,血蘑菇说两句,它就“嘟嘟嘟”叫几声。

可血蘑菇心里不可告人的秘密太多了,即使对着大肚子蝈蝈也不能说,因为纸狼狐困在他身上,虽然什么也干不了,但他说什么、做什么,一举一动都瞒不过纸狼狐。

到了年终岁尾,地冻三尺,呵气成霜,东山林场变成了银装素裹的林海雪原。

一过腊月二十三,林场职工都回老家过年,场部大门二门都加了大锁,贴了封条,留下血蘑菇一个人,住在小木屋里看套子。

一年到头,只有这个时候血蘑菇最松心,天儿太冷,连皮糙肉厚的野猪都不出窝了,他也不能再去山上找马殿臣的天坑,林场里又没人,正可躲一阵子清净,备足了吃的喝的,把火炕烧得滚烫,踏踏实实睡上几个囫囵觉。

这一天早上大雪纷飞,血蘑菇着没脚深的积雪,在林子里捉了两只山鸡。

冬天的山鸡很容易逮,因为毛厚飞不起来,有的顾头不顾腚,一见人就把脑袋拱进雪堆里,尾巴撅在外边,哑默悄儿地走过去,就能一把揪住;有的一见漫天大雪片子就发蒙,趴在地上打哆嗦,拎回去抓上一大把干榛蘑,热腾腾炖上这么一锅,快咕嘟熟的时候再来上一把粉条子,一掀锅盖喷香喷香的,这是“关东八大碗”中的一道名菜,名副其实的山珍野味,两只山鸡够他吃上两天。

血蘑菇拎着山鸡走下山,但见茫茫白雪中行来一头黑驴,缎子似的皮毛乌黑发亮,粉鼻子粉眼四个白蹄子。

驴背上端坐一个老客,大约四十来岁,土头土脑其貌不扬,却长了一双贼亮的夜猫子眼,从里到外透出一股子精明。

他头顶狗皮帽子,身穿反毛大皮袄,肩上背着一个褡裢,里头鼓鼓囊囊不知塞的什么,脚蹬毡子靴,腰间坠着一枚老钱,嘴中叼着个半长不短的烟袋锅子,一边吧嗒吧嗒抽着旱烟,一边眯缝着夜猫子眼,离老远就盯着血蘑菇,上上下下打量不住。

血蘑菇当了一辈子杀人越货的土匪,那仅有的一只眼可不是摆设,一看这骑黑驴的就非常人。

莽莽林海天寒地冻,这又是在年底下,一个外地人来林场干什么?况且大雪纷飞,这一人一驴不落半个雪片,身上必有古怪。

可他既不像偷东西的蟊贼,又不像来搞破坏的。

之前血蘑菇放出风去,说马殿臣的天坑大宅就在长白山,各条路上闻风而来的人不少,不知这个骑黑驴的意欲何为。

双方越行越近,血蘑菇沉住气没吭声,若无其事地将两只山鸡往肩膀上一搭,借这个动作遮掩,手中已多了一柄短刀,又装成冻得哆哆嗦嗦的样子,揣着手用袄袖蹭着鼻涕,低头耷脑从骑黑驴的老客眼皮子底下走过。

只听那人开口叫道:“老哥留步,想不想发上一笔财,过个肥年?”血蘑菇故意装傻:“发啥财啊?都这岁数了,还是个穷看套子的,这辈子不指望发财了。

”黑驴上的老客笑道:“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断肠,该是这辈子的财运,挪不到下辈子,迟来早来而已,眼下正是机会,我想买你身边一样东西。

”血蘑菇茫然地问:“买啥啊?你要这两只山鸡?”老客“嘿嘿”一笑,伸手点指道:“买你揣在怀里的那只蝈蝈,怎么着,开个价儿吧?”血蘑菇心念一动,寒冬腊月滴水成冰,自己身上这个大肚子蝈蝈,却还嘟嘟直叫,何况一连三年如此,怎么想也是个稀罕玩意儿,不过骑黑驴的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只蝈蝈?在林子外边听到蝈蝈叫了?他听说过关内有一路憋宝客,擅长望气,也许自己这大肚子蝈蝈是只宝虫,让憋宝的盯上了!憋宝是个发财的行当,但是干这一行会被财气迷住心窍,故此贪得无厌。

血蘑菇躲在东山林场这么多年并非求财,不愿多生事端,想尽快把这个憋宝的打发走,就冷着脸一摇头:“你别在这儿挨冻了,我这个蝈蝈不卖!”老客愣了一愣,奇道:“你忙什么?我还没出价儿呢,怎就一口咬定不卖?”说话从黑驴上下来,缠着血蘑菇不放,价钱越开高越高。

血蘑菇孤身一人,无亲无故,根本用不着钱,这几年唯一跟他做伴儿的,只有这个大肚子蝈蝈,更何况这蝈蝈当年在山裂子里还救过自己一命。

憋宝的老客越说,他越不想卖,一边往前走,一边摇着头。

老客忙牵上黑驴跟上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老哥啊,就是个金蝈蝈,也得有个价儿不是?你后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还留着它干啥呢?”血蘑菇停下脚步,没好气地答道:“干啥?啥也不干,就揣身上听响!没它我睡不了觉!”老客以为这个林场看套子的脾气挺倔,多半觉得有钱也没地方用,又变戏法似的从褡裢里一样样往外掏出东西,罐头、烟卷、烧刀子、红肠、蛤喇油,告诉血蘑菇尽管开口,他这褡裢里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给什么。

这一来血蘑菇倒不好推托了,不是他贪图老客给的那些个东西,如今他是老洞狗子?一个住小木屋看套子性格孤僻冷面寡言的老光棍儿,吃喝用度皆由林场供给,那个年头的东西又全凭票证,挣的工资都没地方用,要说给钱他看不上,那倒也还罢了,可是老客掏出这么多山里见不着的东西,他连眼皮也不眨一下,肯定会让对方起疑。

他本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反正林场里没别人,有心一刀插了这个纠缠不休的老客,再把尸首往山沟子里一扔!但是转念一想,必须摸清了底细再下手,首先来人到底是不是憋宝的,其次是否还有同伙?血蘑菇动了杀人的念头,目光略有闪烁,却没逃过老客的夜猫子眼。

不过那个老客误会了,还以为血蘑菇识破了憋宝的路数,只得说道:“也罢也罢,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正是走南闯北到处憋宝的窦占龙,因见你这只蝈蝈非同小可,才不吝重金相求。

既然让你看出了门道,那便不瞒你说,你顶多拿它当个解闷的玩意儿,落在我手上,它能变出一座金山。

实不如让给我,我也不亏你,咱俩合伙发这个财!”

憋宝的窦占龙这句话一出口,血蘑菇如同听到一声炸雷,怎么憋宝他不明白,发不发财他也不在乎,但是一听到“金山”二字,立刻想到了金王马殿臣。

他在长白山转了这么久,始终找不到金王马殿臣的踪迹,穷年累月,一无所得,说不定憋宝的窦占龙有些手段,能够找到那个天坑!血蘑菇心神激荡,脸上却不动声色,挠着头问道:“我这个大肚子蝈蝈能变出一座金山呢?”窦占龙见血蘑菇似乎动了贪念,忙说:“何止如此,你若信得过我,可随我进山走上一趟,只是得按我说的来,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血蘑菇故作踌躇:“你不告诉我咋变出金山,我咋信得过你呢?”窦占龙发财心切,指天指地发誓:“不是我不肯明言,奈何憋宝的法子不能说破,总之你尽管放心,我窦占龙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不给你变座金山出来,让我头碎颈折,死无葬身之地!”血蘑菇心想这个誓发得够狠了,看来言下无虚,就眨么着一只眼说:“那行吧,反正这数九隆冬林场里没啥活儿干,我就跟你去一趟,瞧瞧那座金山……长啥样!”

4

血蘑菇带了些干粮,背上袍子皮睡袋和一杆鸟铳,跟着骑黑驴的窦占龙,迎着漫天的大雪片子,顶着呼呼咆哮的北风进了山。

窦占龙不说去什么地方,只在头前引路。
首节上一节52/61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