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设定师 第275节


“当然。”雷德拉向前落座,下意识地举起右手,在发现没有侍从给他递来文件时,才有些不悦地从自己的腰间抽出那卷羊皮纸,并将副本分发给了五位使者。

“依据传统惯例,以及摩根和诺特兰各自的情况,我们拟定了这份协议书,具体来说……”

雷德拉开始详细地解释起那卷长长的文件,其中事无巨细地罗列了各项事宜,其中不仅仅是军事合作,甚至牵扯到了政治方面的内容,无疑是在为他的个人计划铺路。

在此期间,弗里德曼数次观察了几位使者的反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使者们似乎对羊皮纸上的内容并不关心。

冗长的说明完毕后,雷德拉缓了一下,问道:“各位大人有什么疑问吗?”

五人沉默地看着彼此,为首者将羊皮纸向前一推,说道:“这是一份十分详尽的文件,感谢您的说明。”

雷德拉的头微微一扬,随即又优雅地一顿,“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开始正式地商讨……”

“请等一下。”弗里德曼伸出一只手来,阻止了雷德拉的发言。

雷德拉皱眉望着对方,手中的羊皮纸悬在了半空。

——必须在这里阻止他。

弗里德曼念想着,随即面向了几位使者。

“诸位大人,我希望能说几句话。”

第273章 狼梦的幻灭

“诸位大人,我希望能说几句话。”

“拉森先生。”雷德拉的语调变得低沉了几分,如被抢食的豺狼般盯着对方道,“希望你认清现在的场合。”

“我认得很清。这里是教会,是摩根的教会,而我有权表达自己的想法。”弗里德曼态度凛然道,丝毫不在意雷德拉的反应。

“这可是……”

“斯特洛韦尔大人,就让拉森携袍说说看吧。”为首的使者打断雷德拉的话道。

弗里德曼注意到,在称呼雷德拉和自己时,使者使用了不同的称谓,其中“携袍”是对教会内部成员的泛称。如此看来,使者们还未将雷德拉认同为教会的一员。这给了弗里德曼极大的信心。

“诸位大人。相信各位都是怀着同一信仰,遵循诸神的指引,而聚集于教会之下的。”弗里德曼运足了内气,掷地有声道,“而今,下界的混沌意志卷土重来,妄图给这片大陆带来灾祸,让不幸扫荡我们所生活的世界。”

使者们静静聆听着弗里德曼的发言,不为所动。

“我毫不怀疑各位所拥有的崇高动机。诸神缺位的年代,保护人类免遭邪恶侵袭本就是教会的职责。可诸神已相继归位,为何不去寻求诸神的帮助,而要如此擅作主张?”

“目前可知归位的,仅有三位神明。”使者回应道,“而几位神明尚未给予教会明确的指示。况且……”使者停顿了一下,“诸神与众生的统治者,奥古斯都,还没有任何消息。”

弗里德曼暗暗地握了下拳头——他所等的就是这句话。

几天的时间里,他经过了成百上千次的心理斗争。尽管奥古斯都一再强调不可以过早地暴露祂的身份。但诚如潘森所说,向人们证明诸神的存在,是有必要的。

——如此一来,他们自会相信的。

弗里德曼再一次默念起潘森的话,好让自己变得坚定一些。

——请原谅我,奥古斯都大人,我又一次要违背您的意愿了。

“不,奥古斯都已经回归了。”弗里德曼平稳住呼吸道。

几位使者的表情发生了细微的变化,那位老人的眼神中透射出另一层意味。另一边,雷德拉的眼睛睁得圆而大,说不清那到底是吃惊,还是愤怒。

“不止是奥古斯都,还有爱丽希丝。”弗里德曼继续道,“早在去年九月份,两位大人就已经归来了。”

使者们看着彼此,缄口不言,让人误以为他们是在靠意念交流。

“这是你的揣测吗?”为首的老人道。

“不,这是事实。”弗里德曼坚定地回答道。

“那么……”老人凝望着弗里德曼,“祂们在哪里?”

弗里德曼掐断了最后一丝犹豫,做足了心理准备道:“安特拉加圣国。”

“拉森先生,你难道是想说,你的主人就是奥古斯都?”雷德拉语气冷漠道,“这可是最为无端的妄想。”

弗里德曼无视了雷德拉,而是直面使者老人道:“如果各位携袍不相信我的一己之言,大可前往圣国一探究竟。”

老人依次确认了每一位使者的眼神,这一次,他的脸上不再是那种隔世般的冷漠感,而是换上了一副温和的微笑。

“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你所说的话,拉森携袍。这是一个弥足重要的信息,我们会尽快回复给塔斯拉顿教宗的。”

弗里德曼的内心变得宽慰无比,“如果各位愿意的话,我可以向奥古斯都大人请示……”

“如此一来,我们也不必自己动手了。”老人冷不丁地打断了弗里德曼的话,莫名其妙道。

就在此时,老人右手边的女性突然站起身来,用手中的魔杖指向了弗里德曼。没有任何的吟唱,也没有任何的先兆,一束扭曲的紫光从杖尖发出,打向弗里德曼。

麻痹感贯彻了弗里德曼的全身,仅仅是一瞬间,弗里德曼便动弹不得。

——静默施法!这些人不是普通的使者!

弗里德曼猛然间意识到。

雷德拉迅速从桌后跳起身来,但另一边的女性业已抽出魔杖,用同样的法术困住了对方。

“雷德拉.斯特洛韦尔。”老人站起身来,俯视着因法术而瘫坐回凳子上的雷德拉,语气冰冷道,“你真的以为教会不知道你的真正用意?不知道你那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我不明白您的意思。”雷德拉声音沙哑道,明显被那道法术损伤了声带。

“数年前,某个不可言其名的邪神的信徒拜访了你的宅邸,并成为了你女儿——亚瑟.斯特洛韦尔的家庭教师。这一切都是你事先安排好的,因为早在你女儿之前,你便已经投靠了那邪神。”

老人徐徐说道,绕过桌子走向雷德拉。他的话一时间让弗里德曼没有缓过神来,只觉惊讶无比。

“这些年来,你暗中资助摩根的邪教团体‘悼念者’,成为了它们幕后的实际控制者。你甚至还渗透进了教会,玷污我们的兄弟姐妹,亵渎我们的神圣信仰。你以为我们这十七年来毫无作为吗?你以为我们的情报网会比你的差吗?”

老人抓起雷德拉的头发,将他提到与自己同一个高度。

“这次的闹剧,想必也是你的阴谋吧?你想借所谓的合作进一步渗透教会,彻底铲除我们,对吗?”
首节上一节275/349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