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设定师 第264节


托连恩向前靠在桌上,将双手交叉在眼前,脸上出现了与那副英气外表不相符的老成。

“您是否知道,威尔格弗.摩根有一个年幼的孩子?那是他唯一在世的嫡系子嗣。幸运的是,那孩子从小被他的母亲塞茜皇后悉心教导,并不像他的父亲那样喜怒无常。是一位……合格的王。摩根的存在有赖于摩根的姓氏,雷德拉的统治根基不在于我的敕令,而在于那个孩子。那孩子是他拉拢摩根海姆保王派的关键,是‘正统’的延续。”

“我以为摩根人并不在乎他们的王姓什么。”吴雍稍稍侧过脸道。

“是的,农民、匠人、乞丐,这些人确实不在乎,但掌握摩根权力的那些人在乎,王是一个象征,是统治权的延伸。这个王是谁不重要,但必须冠以摩根的姓氏,除掉一个乖戾的王,推举一个温顺的王,这正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更何况……”

托连恩拉长了语调,接着道:“摩根人对宗族和传统异常执着,就这一点,我十分敬佩。可当今掌握最高权力的,竟是一个安特利维奇人。从情感上来说,摩根人恐怕难以接受——尽管雷德拉的表演是如此的完美。”

“那这个王为何不是你?一位正统的摩根?”

“我来自安特利维奇的摩根,就像我所说的那样,摩根人,尤其是统治者们,不会容忍外人长久干预自己国家的。真是讽刺,明明在数百年前,我们还是手足兄弟。”

“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们支持那位王子上位。”

托连恩笑而不语,眼神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等等!”吴雍猛地吸了一口气,“你难道是想……”

“这是必要的。要让雷德拉失去民心,就必须拔掉他的旗。当然,我们早有准备,实际上,威尔格弗还有一位私生子,那孩子早年流亡到了安特利维奇,一直处于我的秘密保护之下,只需要一个简单的血统仪式,他的身份就会为世人所见证。”

吴雍眯起了眼,突然对眼前的这位年轻国王有了全然不同的认识。

这是一个长久浸淫于背叛和斗争中的,真正的王。

“我相信您已经意识到,此举对我们两国皆有好处——尽管是以一位年轻的生命为代价,但这是目前最好的、牺牲最小的方式。”

吴雍的内心突然升腾起一丝嘲笑,但最终还是克制地将其隐藏在了一副淡漠的表情下。

“如果这能让世界变得更好。”吴雍勾起自己的杯子道。

“我始终相信,世界总是在变得更好。”托连恩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应和地举起自己的杯子。

两盏华美的水晶杯在半空中相碰,清脆的响声彼此交错,于无硝烟的地方演绎着平和。

第261章 受命

“大人。”

弗里德曼站在门外,用军人的方式一踢鞋子,但软绵绵的皮靴并未回应他身为军人的尊严,只是发出一阵不像样的摩擦声。

“不用搞得那么正式,快进来,随意点。”

吴雍将老人招呼进屋,随手从书桌后捞起自己的椅子,打算放到圆桌前。

“大人,这种事情让我来就……”弗里德曼见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谁知吴雍轻巧地一转身,躲过了对方的‘攻击’。

“都说了多少次这种小事我自己做就好了啊……”

“嘻嘻……”

圆桌旁,于洛颖捂嘴偷笑起来。弗里德曼的老脸瞬间像是烧起来了一样,这感觉甚至比骑士的荣耀遭到质疑还要令人难以忍受。

“弗里德曼先生,您和我们相处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吴雍是什么样的人吗?”于洛颖愉快地瞥了眼吴雍,又是一阵窃笑。

“好……好了!玩笑归玩笑,别拿我说事啊。”吴雍不满地抗议道。

“咦?我有具体说什么吗,尊敬的圣下?”于洛颖故意用一根手指挑着下巴,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见吴雍无力反驳后,便笑得更开心了。

弗里德曼看着两人,又是窘迫又是欣慰。

——不管怎么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这两个孩子还是和当初一样。

——不对!诸神饶恕,我怎么能称祂们为孩子……

弗里德曼在内心里反省到,不安地摸了摸自己的棉麻衬衫。依照吴雍的要求,他在私下的场合里都不再穿着正式的服装或盔甲,而是换成了摩根常见的休闲款式。但说实话,这种穿搭让他十分没有安全感。他总是觉得,只有全副武装——起码有最基本的护具,才能随时保护好身边的这两个人。

“咳咳。”

吴雍清了清嗓子,转换为一副要说正事的态度。

“我这次叫你来,是想谈一谈关于托连恩国王的事情,不,准确的说,是关于摩根的事情。”

弗里德曼心里一惊。安特利维奇国王的突然来访显然是怀着某种目的的,更显然的是,这目的绝非是能够让常人所听闻的、最高级别的秘密。

“……谨愿悉听。”弗里德曼恭敬地一躬身,又在吴雍的催促下安静地坐在了圆桌旁。

“呃……该从哪里说起呢……?算了,总结这种事情我实在是不太擅长,详细的情况我已经告诉于洛颖了,让她来说明吧。”吴雍说着,将手托向了于洛颖。

“你这也太懒了吧……”于洛颖不满地吐槽道,但还是敬业地将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弗里德曼认真地倾听着,而得知的信息每多上一点,就离他原先的猜测更近了一步。

就他所知,安特利维奇的现任国王托连恩.摩根并非是王室的长子,其兄长在十多年前便意外死于一场骑术竞技比赛,巧合的是,他们的父亲,俗称“暴君”的格尔谢勒克.摩根也在几年后的一场狩猎中死于同一种情形——跌落下马。

许多人曾猜测这两起“意外”的幕后黑手是雷德拉.斯特洛韦尔,但这种猜测显然无法出现在堂案上。但无论真相如何,雷德拉一直在借托连恩国王掌控安特利维奇这件事情,早已成为了公认的事实。

如今,三十而立的托连恩王想要摆脱雷德拉的控制,独自建功立业的想法也就无可厚非了。

弗里德曼继续倾听着于洛颖的话,可正当她要说到托连恩王的计划时,却被吴雍打断了。

“先停一下,于洛颖。接下来的事情可能得慢点讲。”吴雍看向弗里德曼道:“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当然,我的大人。”

“都说了私底下……唉,算了。”吴雍摆了摆手,“你觉得托连恩为什么会花这么大心思找上我们?还把他的具体计划都说了出来?”

“不管怎么说,斯特洛韦尔都是以托连恩王的名义受封成为摄政王的,所以安特利维奇王室才难以主动出手。也就是说,这是在拿我们当邪恶的树枝使……我说的对吗,大人?”

“完全正确。”吴雍点了点头,在内心里对弗里德曼所使用的摩根式比喻暗暗称道,“也就是他们常说的,立场问题。”

“那么托连恩王的具体计划是什……呃!恕我逾越,不该如此问的……”

“不不,我叫你来不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吗?”吴雍无奈地笑了笑,但随即摆正了脸色,“你知道威尔格弗有一个小儿子吗?”

“是的,哈罗德王子,虽然我从未见过他,但是——等……请等一下,”弗里德曼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难道……托连恩的计划是指……”
首节上一节264/349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