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设定师 第199节


除此之外,帕西因还提到了一件让吴雍为之一振的事情——他昨晚观测到了星辰的异动,那是象征建造之神凯西瑞的星。

——这或许意味着,继余安之后,凯西瑞也要苏醒了?不,余安是被我唤醒的,而凯西瑞……难道主动醒来了?

吴雍不禁猜测到。

——我得帮帕西因建造一个占星实验室,好让他能够开展自己的实验,找到凯西瑞的下落。

吴雍如此打算着。虽然还不知道如何实施才好,可一旦能找到精准定位诸神的方法,那唤醒其他几位神明就容易得多了。

他突然觉得,事态似乎在朝着可控的方向发展,又或许事态只是在朝着应有的方向发展。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有“宿命”一说,但无论如何,在诸神回归的时代,世界一定会发生变化,一些剧烈的、不可逆的变化。

——而如今,我正身陷变化的漩涡中,连同着卷入了整个世界。







艾纳尔重新穿上了边戍团的军装,将身板挺得笔直。他的左手搭在剑首的配重上,神情严肃地站在帐子的门口。

他打量着从军账前穿行而过的身影。除了边戍团的战友们,还有许多安特利维奇的士兵。他们的身上穿着颜色不同的罩衫,用以区分各自所服务的家族。

——红白蓝三色是莱夫利家族的,棕蓝相间是约斯米尔顿家族的,红黑相间是……登特芙瑟法家族,妈的,真拗口。

艾纳尔在心中默念着陌生的词语,将其和不同颜色的衣服建立了一一对应的关系。整整一上午的时间,他所做的唯一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就是记住了各个家族的姓氏。

和摩根类似,安特利维奇也用颜色来标识不同的军队。但它们的颜色不是代表某支军队的名字,而是这支军队所服务的领主,至于领主这个概念在摩根是没有的。就这点而言,两国的军事制度还是相差很大的。

艾纳尔微微调整着脚下的中心,以缓解一上午的辛劳。站岗真的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可奈何这件事情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在和边戍团成功汇合后,商队的负责人莫尔斯.卡特(在敲诈了一笔赔偿款后)立即载着他们返回了安特利维奇。经过了一段漫长的跋涉,又凭借着奈尔维茨颁发的特许通行证,部队和科莫村的村民们终于在昨天傍晚抵达了奈尔维茨。

在威廉领主的协调下,边戍团和村民们驻扎在了奈尔维茨镇外的东南角。临近着他们的营地则驻扎着三个不同的安特利维奇家族。那些家族听命于威廉,受威廉的征召而来。

边戍团刚到来的时候,安特利维奇的士兵们以一种戒备的眼神看着他们,就好像是在看待什么危险的野兽一样。那些目光称不上敌意,但也绝非是善意。也正是因此,艾纳尔才提出在弗里德曼的帐外值守的。

好在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冲突。虽然昨晚出现了几起酒后斗殴事件,但总体来说还算太平。

不过艾纳尔却丝毫不敢懈怠,暗地里的危险往往掩盖在表面的平静之下。亚瑟和蒙多拉尔本来应该在好几天前就返回的,但却至今未归。艾纳尔询问威廉的时候,对方也像是刻意隐瞒了什么一样。

“亚瑟他们暂且不提,那小子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艾纳尔自言自语了一句,但随即否定了这种想法。

——开什么玩笑,诸神能出事的话,我们就都得死。

他兀自笑了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

接着,他听到了马蹄接近的声音。

本能让他抬起头来,但目光尚未接触,声音便已经传来。

“iyo~艾纳尔!”

第199章 全境集结(上)

【这是一条道歉的叨叨】经书友提醒,发现昨天那章忘了取标题了QAQ,在这里给大家说声对不起!(顺便祭奠一下未生先死的第186章标题)







“iyo~艾纳尔!”吴雍远远地望见了艾纳尔,挥手向他打了个招呼。

当他回到奈尔维茨,向威廉报告了这一趟的情况后,被对方告知弗里德曼的军队已经抵达了这里。

顾不得归途的辛劳,吴雍立刻前往了边戍团的营地区。在那里,青灰色的帐幕如同是晾晒在草席上的干货一样规整排列,被另三种颜色迥异的营帐团团包围着。

那些是威廉治下的领主军队,分别用红白蓝、棕蓝、红黑三种颜色的罩衣标识各自的家族,所穿的甲胄风格和摩根士兵有很大的不同。

穿行过营帐围成的天然走道,吴雍一眼便从一片青灰色中认出了弗里德曼的帐子——倒不是因为那帐子有什么不同之处,单纯是因为艾纳尔全副武装地站在帐外。

“小子!”当吴雍从马上翻下来后,艾纳尔当即给了他一个猛男的拥抱,力度之大差点让吴雍喘不过气来,“见到你们平安真好!”

“我也是。”吴雍揉了揉胸口,稍稍缓释了一下大力拥抱带来的压迫感,“听说你们在海上遇到风暴了?”

“可不止是风暴,我以你的名义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下海了。呃……如果没有必要的话。”

艾纳尔努了努嘴,看向于洛颖道:“于小姐,这一路应该很辛苦吧,吴雍有好好照顾你吗?”

“当然,谢谢你的关心,艾纳尔先生。”于洛颖含笑道,随后望了望四周,眼中略带期许地问道,“安妮卡呢?没有和你在一起吗?”

“我把她暂时托付给威廉领主的仆人了,您知道,军营并不适合小女孩。”艾纳尔苦笑道。

“嗯……这样啊。”于洛颖突然变得有些失落。

——等……等!你怎么表现得像是一个喜欢可爱小萝莉的怪叔叔啊!

吴雍忍不住在内心里吐槽着。

正当这时,帐子的帘幕被从内侧拉开。一张蓄满花白胡须的、熟悉的面孔探了出来。

“我好像听到外面有些动静?”帐中的人露出一个微笑,眼角挤出几道皱纹来。

“好久不见,军团长。”吴雍愉快道。

“是的,好久不见了,吴雍,于洛颖。”弗里德曼将帘子拉得更高了些,托出一只手向着帐内,“我们进来谈吧。艾纳尔,你也进来吧。”

“要不我去找两个人过来替我看门?”艾纳尔问道。

“不必了,相信我,我们在这里很安全。”

艾纳尔稍稍犹豫了一下,最终同意了弗里德曼的说法。

三人跟着弗里德曼走进帐子里。帘幕拉上的那一刻,军团长突然转过身来,庄重地将右手按在胸口,表情严肃地朝着吴雍和于洛颖分别一躬身。宽阔的肩膀随之下沉,如同沉入泥土中的巨石。
首节上一节199/349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